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哥,我看到嫂子的鬼魂了!

哥,我看到嫂子的鬼魂了!

    “我想帮忙拉开窗帘,里面的小姐好像很生气,还骂人了”服务生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,你下去吧!”洛君天淡淡的说道,提步走进洛宛馨的房间。

    洛子龙跟洛子赫也跟着他一同进入。

    因为服务生提起过窗帘,所以洛君天下意识的就往窗户方向带了一眼,可这一看,视线绵延的范围竟遍布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白色的窗帘由窗户,到墙面,形成了一个包围,挺唯美的羼。

    他之前也没有留意去看,这里房间的设计好像都是不相同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视线在白色的窗帘上一寸寸掠过,绿眸犹如X光的探头。

    最后,视线定格在一只落地花瓶的旁边,窗帘在出现了断层,他的脚尖向着那个方向转动,人也跟着侧过身去灼。

    “表哥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男声,打破了洛君天的专注,收回视线,他扭过头来,看到是黎圣卿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警局那边有什么收获么?”黎圣卿谦逊的问道。

    在洛君天面前,他总是表现的矮人一等,不过事实也是,普通家庭出生的他跟父母都是贵族血统的洛君天怎么能比,单是气质跟气场,就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洛君天对这个表妹夫倒也是客气,嘴角微微一动“说是没有看到凶手,尸检出来,如果酒中没毒的话,可能真是某种突发的疾病所致”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”黎圣卿应道,而后伤心的半捂着脸“爸也真是的,生了病应该告诉我们的,哎——”

    “圣卿你莫非是已经认定二叔是死于疾病突发?”洛君天没有丝毫预兆的冷下脸来。

    黎圣卿愣了愣“啊?!是,,,是表哥你说可能是死于突然疾病,所以我才——”他越说越小声,最后在洛君天倨傲的目光下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在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,不要说断定的话,明白么”洛君天走到他背后,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表哥,我刚才说错话了”黎圣卿低着头道着歉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喜怒无常是出了名了,上一秒对你笑眯眯的,下一秒就冷酷下来,他是一个不容易被看穿的男人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,坐在沙发上的人,对于他的这种举动,并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坐下来吃饭吧,冷了就不好吃了”洛君天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黎圣卿也坐回到洛宛馨的身边。

    洛诗菲跟洛诗涵帮忙把餐车上的食物放在茶几上,大家围在一起无声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到半途,洛海珍突然看向洛君天“你二叔绝对不是死于疾病,上个月我们还去做过体检,他身体很好,昨天来之前也是好好的,怎么会死于突发疾病呢”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洛诗涵生怕洛君天生气,扯了扯她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二叔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,三姑知道你看不起你二叔,可他毕竟是你的亲叔叔,你爸爸的亲弟弟,就算有多看上眼都好,看在这血缘关系上面,你也要让他死的瞑目啊”洛海珍眼中又滚下了泪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桌上抽了一张纸巾,递给她“擦擦吧”。

    洛海珍接过纸巾,擦了擦眼角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警察一定会调查清楚的,凶杀案可不是那么容易忽悠过去的,吃饭吧——”洛君天切着盘子里的食物,自顾自的吃着。

    一屋里子的人,再次陷入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象征性的吃过了午餐,洛君天起身回房,其他人还是围坐在一起,蒋瑾璃一直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“可真是离奇,二叔即没有病,也没有人进过他的房间,怎么会就那么死了呢”洛诗菲心直口快的嘟哝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见了鬼了”洛宛馨阴着脸,咬牙恨恨的骂道,眼睛红肿的像核桃。

    洛海珍身体顷刻间僵住“该不会,,,”

    “不会什么呀,妈?”洛诗涵看着母亲。

    洛海珍牙齿发着缠,身子也像是很冷似的缩成一团“该不会是暖央,,暖央她的怨气未散,来报复我们的吧”。

    众人表情皆是一顿。

    而后,都否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,这世上哪来的鬼啊”。

    “三姑,你就不要再危言耸听了,已经够人心惶惶的了”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不信鬼神之说的”。

    洛海珍叹息“你们别不信鬼神之说,这种东西不可全信,可也不可不信啊,暖央怀着孩子被炸死,死的极惨,加上她个性刚烈,死后的怨气肯定很大,之前有人三番二次的害她,说这人就是在我们之中的,可是到最后也没有找出是谁来,她只好把洛家的人一个个的都杀掉”。

    她的话,说的洛宛馨她们一阵的寒颤。

    “三姑,哪怕是有鬼,唐暖央干嘛要报复二叔,要报复先报复表哥才对吧”洛子龙觉得荒谬的可以。

    “君天是什么人,那是帝王之命,煞气重的很,哪是牛鬼蛇神可以靠近的了的,算起来这些人里,也就你二叔最弱了,加上他跟暖央向来不合,从他那里先下手,完全是有可能的”。

    洛诗菲干笑“妈,你就别吓我们了,要我是唐暖央,我就先弄死蒋瑾璃,干嘛先杀二叔,完全没逻辑嘛”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说不定就是瑾璃”。

    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了。

    一种无形的恐惧感,在每个人的心里滋生开来,相信或是不相信的,都逃脱不出这气氛之中,房间里似乎也阴森了不少。

    鬼魂,是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怪物,没有人不怕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相信呢,哪来什么鬼”洛子赫挥了挥手,站起来,大步的走出房间,逃离这种气氛之中。

    洛宛馨,洛子龙他们虽然没有走,但是神情中透露出了胆怯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蒋瑾璃躲在房间,紧紧的锁着房门,就连午餐也没有吃。

    手机静静的躺在垃圾桶里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放在枕头下的手机又响了,她知道又是威廉发来的,舔了舔唇,她拿出来点开:怕么,如果你再不找出那个人,下一个死的就是你!

    实在受够了,早上被洛宏国的电话吓的魂飞魄散,现在威廉又来恐吓她,一气之下,她也顾不得害怕了,干脆直接打过去,可马上就给挂断,一条信息又来了:不想死,就照我说的做。

    蒋瑾璃挫败的回复过去:威廉,你究竟想要什么?钱?孩子?还是别的,为什么要抓着我不放?她发过去后不久,信息就又来了:今晚去洛宏国的房间,我来见你!

    让她呆在死过人的房间,蒋瑾璃一想就牙齿打颤了,她回过去:打死我也不会去的!

    而且有可能就是他杀的洛宏国,她才没有这么傻的自投罗网呢。

    手机安静了一会,信息才又传来:你以为躲在房间,就能平安无事么,别天真了,晚上12点,我等你!你不来,我就只有去敲洛君天的门了,估计他会很乐意看到我吧!

    找君天!蒋瑾璃吓的立刻回信息过去:不要!不可以去找他!我什么都答应你!

    她的信息发过去之后,很快就又发过来了:晚上12点!我等你来!

    蒋瑾璃放下手机,心力交瘁了,目光突然一狠,望着桌上的水果刀,威廉,是你逼人的,今晚你必须得死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天色渐渐的暗了。

    用过了晚餐,大家都各自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今晚跟你一起睡”洛诗菲被母亲白天说的话给吓的疑神疑鬼的,不敢一个人呆在房间。

    “好啊!去我房间吧”洛诗涵正好也想找个人陪。

    洛子龙跟洛子赫毕竟是男人,就算心里有些发毛,可也不能像她们似的睡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洛宛馨反正有黎圣卿。

    “宁香,今晚上陪姑姑一起睡吧,也好个照应”洛海珍开口说。

    洛宁香听不大懂“照应?难道怕那凶手会来对我们下手么?”

    她这一说,其他的人纷纷白了脸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的好笑,怎么一个个的都怕成这样“三姐,我陪你吧,我睡沙发上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,那再好不过了,男人阳气重”洛海珍安心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三姑,你说什么呢,什么阳气阴气的?”洛宁香更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洛诗菲靠过去说“我妈说,杀二叔的可能是暖央的冤魂,晚上说不定会来找我们的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听了想喷笑,冤魂报仇?!以为拍鬼片么!!

    “胡,,,胡说!”洛宁香心头一跳,精致如洋娃娃的小脸上,闪过丝愠怒与慌张。

    她提步快速的往自已的房间跑去。

    走廊上的也都各自散了,洛宏国的那个房间,门开着,黑洞洞的门内,看一眼就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唐暖央在房间里呆的无聊,洗过澡,就到阳台上去乘凉了,心想,这里应该没人会看到吧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会正在洗澡,因为二叔的事,他也忙了一天了。

    站在栏杆旁,她面朝着风吹来的方向,享受似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洛宁香回到房间,按亮了所有的灯,在明亮的灯光下,她的身体才放松下来,想到诗菲说的话,身上又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什么嘛,已经弄的这么人心惶惶了,还讲些迷信的歪理邪说。

    扶了扶额头,她走进卧房,看到窗户大开着,白色的窗帘被风吹飘在半空中,猛的吓了一跳,这本没什么可怕的,可今晚不同,哪怕是飘进来一片树叶来,也能把人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洛宁香跑过去,伸手就要关窗子。

    突然间,她看到旁边玻璃窗上有个影子,头皮顿时发麻,定晴仔细看,是个穿白衣服的女人,她是,,,她是,,,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洛宁香吓的尖叫,倒退了几步,坐在地上,是唐暖央,真的是唐暖央,,,,

    每个毛孔都被恐惧所涨满了,她分不清东南西北,跌跌撞撞跑出房间,往洛君天的房间的跑去,乱按着电铃,拍着门“哥——,开门哪,哥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在阳台上,好像听到一声尖叫,她不知道自已所站的位置,跟洛宁香的窗子,正好形成一个对角,她的影子正好就通过灯光投射到了窗户上。

    听到急促的门铃声,她赶紧从阳台进来,洛君天也裹着浴巾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“又有人被杀了?”唐暖央心都提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你快到里面躲起来”洛君天拍了她一下,快步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门一开,一具香气袭人的娇躯就扑进了他的怀里,死命的抱着他“哥——,我不想死啊,救命啊哥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埋在了怀里的妹妹,把她带进门。

    他想把她从身上拉下来,可这小妮子就是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不放,没办法,他只好抱着她坐到沙发上,拍了拍她的脑袋“宁香,你冷静告诉哥哥,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有洛君天在身边,洛宁香感觉安全多了,她稳定下来,用惶恐的目光朝着四周看了看,又往他怀里钻了钻“哥,我看到嫂子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怔住!

    随后在心里恼火的骂道,唐暖央这女人怎么搞的?!都说让她不能出去,他的头,,,嗷——,天哪,好痛,要裂开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房间亦是惊讶,洛宁香从哪里看到她的,难道是阳台上?!!

    洛君天不相信的扯笑“你眼花了吧,你嫂子她,,,,,已经不在了,你怎么会看到呢”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哥——,我真的看到了,她穿着白色衣服,长发披肩,跟电影里的女鬼一模一样,三姑说的对,她来找我们寻仇来了”洛宁香唇色发白,没有一点的血色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里面一愣,低头看看身上的白色睡衣,忍俊不禁的暗暗失笑,还真像个女鬼!

    洛君天内心也是哭笑不得,他揉了揉妹妹的手臂“小笨蛋,人死如灯灭,相信我,这世上绝对没有鬼,那都是神棍编出来吓你们这种无知妇嬬的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真的看到的”刚才窗户上那鬼影还在洛宁香的脑中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幻觉,所谓的见鬼,都是大脑神经错位引起发的,明白么,现在回房乖乖睡觉”洛君天拍拍她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回房!!!

    一想到那窗户,洛宁香就坚决不要回去“哥,我今天要跟你睡!”

    唐暖央在里面听的汗颜,兄妹同床,光是一起躺着,就觉得有够怪异的,这洛宁香到底怎么想的?!

    说真的,她心里有些吃味。洛君天也很是苦恼“不可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,哥,我害怕,我今晚就是要跟你睡”洛宁香一副你今晚打死我,我也要跟你睡的架势,三姑有四叔陪,她为什么不能让哥哥陪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,你到底有没有常识,兄妹是不可以一起睡觉的,你以为还是小时侯么,我是个成年男人,你是个女人,万一发生点什么,爸妈还不从棺材里跳出来掐死我”洛君天吓唬她。

    洛宁香脸一红,想到跟哥哥,天哪,好恶心的感觉,,,,

    “那,,,那,,,我睡床,你睡地板,哥,我发誓,我们是兄妹,就算是异性也不相吸的”她真的不想回到那恐怖的房间,死也不回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里面听的一阵无力。

    看来今晚,是赶不走洛宁香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蹙眉深思了一会,说道“要不这样吧,我先送你回房间,然后,你睡床上,我睡床下好么,要是真能看到你嫂子,我也想问一问她,在那个世界过的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表情一阵的抽搐!!

    随后,她听到开门跟关门声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洛君天把洛宁香送回房间。

    见到她说的看到唐暖央的那个窗子,他走过去,把头探出窗子外看了看,这才发现,自已那房间的阳台斜对着这里。

    好在是宁香看到,如果是洛云帆住这个房间的话,看到唐暖央,那就全暴露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小心点,快把窗子关了吧”洛宁香真担心那鬼魂会把她哥哥,从窗户上拉下去。

    “胆小鬼,哪有什么东西”洛君天关上窗子,拉上窗帘,捏着手里的窗帘,他若有所思想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等洛宁香睡着了,他才悄悄的离开,房间。

    朝着洛宏国的房间方向望了一眼,他沉着的提步走去,长腿越过黄线,跨进那房间。

    没有开灯,黑暗中,他往右手边的墙壁摸去,一寸一寸的慢慢向前摸索,手指划动在墙面上,忽然,他的手一顿,指腹下面的墙壁被隔断了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有嘴角微微向上翘起,跟他想的一样!!!

    唐暖央听到门锁开启的声音,知道是洛君天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陪妹妹睡觉么,哎呀,家里养个妹妹就是难”唐暖央装模作样的轻叹着。

    洛君天故作惊讶的叫道“咦——,这不是我老婆么,我在那房间等你半天你都不来,我真是失望极了,原来你是在这里,想给我一个惊喜?”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惊喜,不是惊吓么”唐暖央挑眉,鬼气森森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过去捧起她的脸,魅惑的舔着薄唇“见到这么美的鬼,我只想吃多少次都没有关系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受不了的张嘴,憋笑,锤向他的胸口“我的天哪,你这色狼,连女鬼都不放过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坏笑着低头含住她的小嘴,室内顿时遍布春光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深夜12点。

    蒋瑾璃将刀子拿在手上,藏在身后,悄然无息的出了房间,凝着呼吸,往洛宏国的房间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