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谁才是主谋,离奇死亡,蒋瑾璃的恐惧!

谁才是主谋,离奇死亡,蒋瑾璃的恐惧!

    蒋瑾璃的瞳孔顿时放大,该不会一击既中吧!!!

    “威廉?哪个威廉啊?”洛海珍仔细的想着,茫然的转着头,最后看向蒋瑾璃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表情是截然不同的,形容成强烈的对比,洛海珍的迷惘,洛宏国的吃惊,他们即时的反应全都落在蒋瑾璃的眼中,让她的心狂跳不止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么?奇怪了,他明明说跟洛家的人都认识的啊,没事,可能是我记错了吧”蒋瑾璃以轻松的口吻,自然的带过,眼睛却盯着洛宏国。

    是他么,是他吧,起码从反应上来,充分说明二叔跟威廉是认识的,暗中助她除掉唐暖央的人就是他么屙。

    洛宏国绷着脸,垂着眼,不作声。

    洛海珍和蔼的笑笑“不是,不是,可能是我记性不大好,这人哪,年纪越大,记得的事就越少了,可能是他认识我,我不记得他了,威廉,,,”说着,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看向洛宏国“二哥,我记得圣卿是不是有个叫威廉的朋友?”。

    “你记错了,那个不叫威廉,叫威廉姆,前几年出车祸死了”洛宏国面无表情的缓缓抬眼,看了洛海珍一眼,马上就又垂下眼穑。

    “死了?真是可怜,暖央也可怜,孩子也可怜,哎——”洛海珍放下筷子,站起来离开餐厅,说到死,她又想到了唐暖央,心里不免又黯然神伤了。

    蒋瑾璃用眼角的余光往洛海珍离开的方向瞥了瞥。

    调回视线,她拿起碗筷夹了一些菜,慢吞吞的吃着,观察着洛宏国的脸色,不经意的说“我记得小时侯,二叔你就很疼我,那时你还想撮合我跟子龙呢,想来,在这个洛家,幸亏有二叔你帮我,真的很感谢你!”

    洛宏国终于把一直低垂的头抬了起来,淡笑着说“你是我看着长大的,要说出生跟气质,暖央没一处能比得上你的,帮你也是出于本能的喜恶,说这话虽然对不起死去的暖央,却是我的真心话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对他甜甜一笑“二叔,你多吃点”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!”

    “老是闷在房间挺无聊的,二叔,待会吃过饭,我们去散步吧”这里有佣人在,她不便把话跟他挑明。

    洛宏国看上去有些犹豫,不过还是答应了“好,好啊!”

    用餐结束后,洛宏国推着蒋瑾璃去了后面的花园。

    远处,幽静的花房,屋顶被绿色的藤萝所遮盖,透过缝隙,可以看到白色的屋子内的繁花似锦。

    洛云帆坐在花房的沙发上,望着前方的目光悠长深远。

    听到门口有动静,他才抽回思绪,慵懒的转过头去看,本以为是园丁,没曾想看到的竟然是蒋瑾璃跟洛宏国。

    见他们似乎要进到这个花房来,他快速的起身,闪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花真的很漂亮,估计也是很难管理吧”蒋瑾璃欣赏着各种名贵的鲜花,显得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“之因为娇贵所以才漂亮,从钻出泥土开始,就已经注定了高贵的血统,这跟人一样”洛宏国平静的说道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蒋瑾璃微笑“说的是啊,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大锅子粥的心情相当不好吧,所以总忍不住想要把它给挑出去,这种心情,二叔很迫切吧”。

    “瑾璃,你这是再跟二叔打哑谜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,,,说的是,只剩下半天的时间,你跟我确实是没必要在打哑谜了,那么,为表我的诚意,我先来揭开自已的谜底,然后你在揭开怎么样”她没时间了,她要尽快的确定,赶在年会之前,解决好这件事。

    洛宏国不太明白的皱皱眉“瑾璃,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我没有什么谜底”。

    “快递是您邮寄给我的吧,你跟威廉认识吧,能控制车子的U盘,杀死唐暖央的炸弹,这一切,是你做的吧”蒋瑾璃不跟他兜圈子,直截了当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洛宏国紧张了看了看四周,惊恐万状“你胡说什么,这,,,这些事情怎么会是我做的呢,人命关天的事,你可不能瞎说”。

    “二叔,这里没有别人,你做了就承认吧”明明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蒋瑾璃——,我郑重的告诉你,这事跟我没关系”洛宏国翻脸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说威廉的时侯,你为什么震惊了一下,你认识威廉,而威廉告诉我,暗在帮我的人也认识他,这二者联系起来,不是你还有谁,二叔,明天就要去泰国了,威廉他威胁我一定要找出你,不然他就来搞破坏,唐暖央的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,但是你也要帮我搞定威廉,以后我当上了少夫人,我不会亏待你的,我们这是双赢啊”蒋瑾里说的非常有诚意。

    洛宏国呼吸有些急促了,脸色铁青“你这话,我就当没有听说过,呆着吧,我会让佣人过来接你的”。

    他大步的走出花房,几乎是用跑着离开的。

    “二叔——”蒋瑾璃在后面叫他,这么心虚,还说不是他,难道他还不相信她,所以不肯暴露么,怎么办,要是二叔死不承认的话,如此说服他去联系威廉呢。

    她烦躁的用拳头锤了锤腿,实在万不得以的话,只有她自已去见威廉,然后,,,,杀了他!!!

    站在暗处的洛云帆把他们的对话听的真切,洛宏国貌似就是凶手,他所表现出来的心虚,还有那证据,说他是凶手的话,就全部对上了,可奇怪的是,一个接三连二杀人的人,他的心理一定是非产冷静且强悍的,怎么因一句话而心虚成这样呢?

    因为在黑暗中呆的久,他多少懂得一些那种的人的心理。

    困惑感,在他心间慢慢放大,,,,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从海里钓上来的鱼,照着烹饪书上写的,做了清蒸鱼,又简单的做了两个蔬菜。

    唐暖央坐在吧台上吃的西瓜,看着他在厨房忙碌着,视线跟着他来来回回的。

    “哇,哪家的男人帅气成这样啊,烧个菜都像副画,真是没天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西红柿蛋汤端到她面前放下“哎——,又不能去怨我爸妈,干嘛把儿子生的这么完美,真是伤透脑筋”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唐暖央喷笑“谦虚点会少块肉是吧”。“这已经很谦虚了,听不出来么”洛君天含着笑着拿起勺子,勺了一点汤吹凉了送到她的嘴边“喝喝看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张开嘴喝掉勺子上的汤,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“好喝么”他期待的问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唐暖央故意皱着眉头,拖长着声音,让他着急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敢说不好喝试试”洛君天生怕她说很难喝,所以威胁似的用力盯她。

    “我很纠结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难喝么,都到让你纠结的地步了?”。

    “不是——”唐暖央摇头,拉过他的大手,翻来覆去的看着“我是在纠结着,向不只拿金卡跟钢笔的手,怎么能做出这么好喝的汤呢,洛君天,你怎么能抢家庭主妇的饭碗呢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愣,表情松懈的大笑起来“哇——,真是让人受不了的女人,就不能夸的直接一些么,非要这么婉转”。

    “因为人家是有深度的淑女啊”唐暖央端庄的坐好,高高的扬起下巴。

    “调皮的淑女,自已拿着调羹慢慢喝吧,我去把剩下的饭菜拿过来好不好”洛君天把银质的勺子塞到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的更为甜蜜了,喝的每一口仿佛都倾注了满满当当的爱意,用爱当作调味料的汤,哪怕是苦的,也变成甜的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她睡的特别特别的沉,感觉像一直被柔软的粉色云朵包围着,闻到的香气,接触到的物体,都包裹着美好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一觉醒来。

    咦,云朵怎么离的她这么近呢?

    还在做梦么?

    如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似的,望着窗外的云朵,柔柔的笑开了,一整晚都在云上飞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“少爷,早餐吃什么?”

    传入耳中的清晰话语,把唐暖央彻底激醒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责怪似的怒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黑衣男,谁让他出声的,他难得欣赏到这么美丽纯真的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少爷”保镖自责的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——”唐暖央坐起来,身上的毛毯顺势掉到腿上,她看看四周,又看看外面,惊叫了起来“飞机上!”

    洛君天微笑着抚了抚她的脑袋“小乖乖,你还认得这是飞机,我很开心哟!”

    唐暖央嘴角抽搐,被他的话恶出一声的冷汗,她是傻了还是返老还童了,会不认得飞机?!!!

    “开心你个头——”她拉下他的手“从水里搬到天上,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无辜的耸肩“你又没问!”

    唐暖央汗颜了“大哥,你又没说,我怎么问”他当她有读心术啊。

    “你没问,我当然不说啦”洛君天耍着她,又绕回了老路上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提了一口气,看着含着盈盈笑意,老神在在的男人,知道自已绕不过他“算了,我懒的跟你理论,这是要去哪里,总能告诉我吧”。

    “泰国!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开年会么”唐暖央来了精神,她就知道他另有计划。

    洛君天推了推她的额头“别太兴奋,没你的事,到了那里,我会找个地方让你住下的,事情没有解决之前,你不能够露面”。

    “至于这样嘛?”唐暖央不想他一个人冒险,特别是在这最后的时期。

    “至于,很至于,你什么也别管,什么也别问,听我的话就好,等年会过去了,所有事的事情也就过去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有信心在年会上面,他们会露出马脚给你抓么,我现在是担心,他们以为我死了,就收起了狰狞的面目,让你无从抓起了,如果是那样,这次的年会,恐怕也无法拿他们怎么办,毕竟抓贼捉赃,蒋瑾璃容易对付,可二叔,不,说不定也不是二叔,那个人呢,他在暗,你在明,我实在很担心”唐暖央心里是一点底也没有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的轻松,揉着她的眉心“小笨蛋,别杞人忧天了,相信我,事情在我的掌控之中,蒋瑾璃跟那个人都会乖乖的在年会中暴露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很有自信”。

    “当然!你老公是什么人,会打没把握的仗么,安心等我的消息吧”洛君天转头对保镖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保镖立即心领神会,端上了早餐。

    唐暖央鼓了鼓脸,哎,成功与否都好,即然已经踏出去了,那就陪着他走到底吧,死生相随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洛家。

    天色刚亮,四辆黑色的轿车从洛家的大门开出。

    7点,车子到达私人机场。

    那边已经站满了迎接的人,全都是总公司的高层。

    这次去年会,洛家人全都去了,连洛海珍也去了。

    主要原因是因为洛宏国要去,可是照理,这年会是只有公司主管以上的人才有资格参加的,洛宏国不在公司了,自然只能找别理由去,所以就以家人的名义去,洛海珍也一起前往的话,那就没有人说闲话了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飞机旁,有人立刻上来开车门。

    一行11个大人外加一个小宝宝,华丽尊贵的走下车来,在公司主管的簇拥下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乘坐这架飞机的,全是总公司的人,每一年都是一起过去的。

    洛宁香拉着洛云帆一起坐着,相对沉默着。

    蒋瑾璃跟洛海珍坐在一起,方便可以一起照顾孩子,洛宏国跟女婿黎圣卿坐在一起,洛子龙跟洛子赫跟公司几个经理坐在一起讨论事情,洛完馨跟洛诗涵与洛诗菲窝在一起,谈论着明天晚宴上要穿什么礼服,他们都像是没事人一样的有说有笑,似乎完全不受唐暖央死亡这件事的影响,让人不禁唏嘘,豪门内的薄凉。

    “四叔,我想知道,嫂子她真的死了么”洛宁香靠近洛云帆,压低了声线询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也很想找个人问问”洛云帆表情落寞的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洛宁香不再问了,转正了脑袋“也不知我哥他怎么样了,他肯定心里不好受”听到唐暖央公司发生爆炸,她被炸死的消息,心里在刹那间,竟也难过了起来。

    飞了一会,洛宏国起身去卫生间,蒋瑾璃也让乘务员推她到卫生间。趁着没有人,她闪身进入男卫生间“二叔——”

    洛宏国被她吓了差点把尿给缩回去“这是男厕所”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不是该先惊讶的问,瑾璃,你的腿怎么能站了?你似于对于我能站起来,丝毫不惊讶”只有那个人才知道她的腿没事,所以她更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洛宏国心虚的喊道“瑾璃你到底要干什么,我说过暖央的事跟我没有关系,我也不认识什么威廉,我老了,只想在家里安安稳稳的呆着,不想惹出事端,如果让君天听到这话,可不得了”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别装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对唐暖央下这种狠手,不只是因为看不过她,我看更多的是为了那50%的股份吧,你帮我也是在利用我,现在唐暖央已经死了,是时侯说出你的目的了,我会满足你的,不过同时,也请你帮我,如果我什么也没有的话,二叔你也别想好好活着,考虑一下吧,到酒店给我答复”蒋瑾璃退出去卫生间。

    她也是被逼急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中午便到达了泰国的华欣,距离首都曼谷200多公里。

    飞机降落在酒店上空,洛君天带着唐暖央下飞机,入住进顶层的总统套房,全程没有一个人看到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到阳台上,拉开窗帘,外面茂密的树林,暖风吹的人昏昏欲睡,泰国已完全是盛夏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不错的地方”她感叹。

    “没来过么?”洛君天从后面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!其实一直很想来的,我喜欢这种植物茂密,气候温润的地方,我讨厌冬天”唐暖央一直幻想能在到处都是枝繁叶茂的地方生活,有点热,空气都有安全感,风吹来都像是亲吻般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正好相反,我不喜冬天,干净,空气冷洌清新,最主要的是,身上不用粘嗒嗒的”洛君天淡而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转头“冷血动物”。

    “嗯哼——,一直都是啊”洛君天并不否认,轻捏起她的下巴“不过让我意外的是,我老婆的骨子里原来藏着个天真的小女孩,我还以为,你跟我一样是冷血动物”。

    “让你失望了,很抱歉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抱歉,这样刚好,冷血动物可是最喜欢吃热腾腾的食物了”洛君天啃咬着她线条柔美的脖子,下面肿涨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挣开他,跟这随时都想在她身上发情的男人保持距离“都什么时侯了,还光想着这种事,我问你,他们也会住到这里来么?”

    “放心,你不会被发现的,这个房间只有我可以进来”洛君天又靠过去,只吻脖子怎么够,自从她骗说肚子痛之后,就一直没有要过她,他憋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托起她的下巴,吻下去。

    缠绵的热吻,令她无法拒绝,双手环住他的脖子,回应他的吻,湿润甜蜜的唇,乐此不疲的纠缠着,吃着对方的口水。

    在洛君天意乱情迷,情难自控制的想要撕开她衣服的时侯,唐暖央将他用力的推开,逃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少爷,不要总是想着寻欢作乐了,大敌当前,还是赶紧想一想,怎么抗敌吧,知道什么样的人死的最快,掉以轻心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摸摸唇,那美好的滋味还留在她口中“唐暖央,你真是越来越会折磨人了”。

    酒店从下午开始,便陆续有洛氏集团各国分公司的人到来,他们互相询问,才知谁都不知总裁的行踪。

    下午2点,总公司的飞机到达了曼谷,坐了三个的车程之后,到达了华欣,时间正好是傍晚5点。

    他们入住了进了酒店。

    6点钟。

    洛氏的全体高层接到一个通知,总裁到了!

    大家顾不得休息,就连洗澡洗到一半的,也飞速下去迎接。

    黄昏的落日染后了天际,白色的加长型跑车自外面缓缓的开进来,停在大门前。

    总公司的人上前打开车门,一身黑色暗纹西装的洛君天从里面走出来,绝顶萧杀的冷酷表情,让站在门口迎接他的人,瞬间感受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他走下来,目不斜视的向前走着,没有表情,更加莫测高深,让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两旁的人恭敬的低头,微微弯腰,

    最里面,作为他家里也是属下员工的洛家人也站在那里。、

    “哥——,这两天你到哪里去了?我真的担心死你了”洛宁香走到洛君天面前,抓着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去了一个安静地方,不要担心我,我没事”洛君天看似淡定的脸上,透着一股忧伤,大家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是从外面坐车进来的,所以大家也相信,他是刚刚才到,之前去了哪里,做些什么,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不要太难过,凶手一定能抓到的”蒋瑾璃故作伤心的握了握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嗯!”洛君天有丝颓废的点头。

    这种隐性的悲伤,并不显得夸张,反正很自然,让人更加让人相信唐暖央已经遇难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君天哪,人死不能复生,你一定要挺过来”洛海珍泪眼朦胧的鼓励他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也都开口安慰了他几句,只是洛云帆没有说话,大家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我先上去换件衣服,一个小时侯餐厅见吧!”

    洛君天提步向前,其他人也不敢去跟着他,趁着还有些时间,人都散了,回房间或是休息,或是打扮。

    洛君天刚进了房间,门铃就响了。

    “叮咚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谁啊?”唐暖央紧张的小声问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有60%可能是洛云帆,40%是洛宁香,你躲到里面去吧,记得把门锁上,我去应付”洛君天拍拍她的屁股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来不及骂他色狼,快步进房间,把门锁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穿着灰色休闲西装的洛云帆站在门口,门一开,他就自顾着往里面走,还到处东张西望的。

    “四叔,你来我这寻宝么”洛君天哪会不知道他是来干嘛的,就算能骗到所有人,也骗不过他洛云帆。

    洛云帆侧头“是啊,我来寻宝,一样无价之宝,你把她藏在哪里了?”“你嘴里所谓的无介之宝,我都还不知道是指什么”洛君天装傻。

    “暖央没死对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——”洛君天摇头,单手撑着额头,伤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洛云帆扯笑“别装了!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,我也希望这是一场梦,不是真的,希望闭上眼睛睁开来,她能站在我的面前,我分不清现在是真实还是虚幻,又或许我的梦还没有醒”洛君天有点神神叨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表演的不错,台词出色,演技超群,越来越炉火纯青了”洛云帆不相信他的说每一个字,心里却颤抖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夸奖,四叔,我很累,想要先休息一会了”洛君天假装疲惫的撑着额头。

    洛云帆又朝着房间四周望了一圈,不该相信洛君天的话,可万一他没有撒谎呢,他的心痛了起来,不敢想下去“那你休息吧”。

    他起身,往外走了几步,又突然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说道“洛宏国他认识威廉,蒋瑾璃质问过他,不过他并不承认,还心虚的逃走了,他似乎就是凶手,可是他的反应让人觉得心里怪怪的,留心点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,谢谢你了四叔”洛君天礼貌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把她带回来,无论是哪里,我知道只有你才能把人带回来”洛云帆开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里面出来“他好像知道我没死”。

    “这只老狐狸可不是轻易会上当的,不过我看的出来,他虽不相信我的话,但到最后他有些动摇了”。

    “他刚才说洛宏国认识威廉,可是很心虚,照理使用炸弹的人,怎么可能这么不冷静呢,是有点奇怪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摸着下巴想了想“并不奇怪,有可能他是故意装出来的,让别人以为他是一个胆怯的人吧,洛家的人可都是演戏高手”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洛云帆说的话,道理还是有几分的,留心点好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以为然的笑了笑,对她拓开双臂“过来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走过去,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把将她抱进怀里,惬意呼吸着她身上的芳香“嗯,这种把你藏起来,独自享用的感觉真好”。

    “趣味能不能正常点”唐暖央拧他的手臂,取笑他。

    “特别是看到洛云帆那张渴望,失望的脸,真的很有趣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翻了翻白眼“幼稚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继续开心的搂着她笑,腻歪了半个小时,才起身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从里面出来“我现在要出去,你呆在房间里把门锁好,谁来都不要把门打开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笑“知道了,快走吧!”

    洛君天靠过去,在她脸上亲了亲“小兔子,要乖乖的”。

    “大灰狼,你不靠过来的,就很不错了”唐暖央推开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餐厅。

    偌大的厅里,摆满了餐桌,上面放满了食物,都是泰国特色的佳肴。

    洛氏集团的人陆续进入,次序井然坐到写有他们名字的位置上,或是聊天,或是谈论着事情,会议明天早上进行,晚宴也是明天,今天这一顿只是便饭。

    洛君天踏进餐厅。

    原本喧闹的气氛,顿时变安静。

    “大家随意,不用拘谨”他走过去,坐在洛云帆那一桌上。

    虽然总裁这么说了,可仍旧不敢说的太大声,因为员工都知道他的个性,不喜欢太过于吵闹。

    “开动吧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淡淡的下着命令,自已拿起刀叉,往盘子中夹着食物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也依次开动。

    蒋瑾璃因为脚不方便,又要抱着孩子,所以并没有下来吃,而是让服务生把餐送去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又接到威廉发来的信息了,他说他已经跟着她到了泰国,并且就在附近,如果在明天之前还没有找到人的话,他就会出现在年会上。

    到底该怎么办!

    她急着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于是拿出手机给威廉回了一条信息:你在哪里,我来见你!

    用餐进行到一半洛君天,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,在心里笑了,回过去:不要跟我耍花样,你还有一晚上的时间,最晚期限是明天早上,说实在的,我真的很想看一看我的儿子!

    蒋瑾璃吓出一身的冷汗,要被逼疯了:为什么一定要见那个人,你知道他是谁,自已去找不好么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了一眼信息,又回过去:之所以必须让你找,等你找到后就会明白,看在过往的情分上我才告诉你,那个人手上有操控你生死的秘密。

    操控生死的秘密?!!蒋瑾璃握着手机的手,剧烈的颤抖了:什么秘密!

    洛君天回过去:他知道所有的一切,包括你跟我的!

    蒋瑾璃的手机掉到地上,天哪,洛宏国他知道孩子不是君天的,帮她是为了控制她,怎么办,这前有虎,后有狼,,,

    洛君天在心里嘲笑了一下,收好了手机,今晚一定会有好戏上演的!

    “哥,你给谁发信息呢?”洛宁香见洛君天一直拿着手机,不由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一个朋友”洛君天笼统的回答,表情坦然。

    在旁的洛云帆瞄了瞄洛君天的口袋,他记得他用的不是这款手机,前几天还没有换。

    对面的洛宏国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常不经意的偷看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有话对我说么”洛君天突然直视他。

    “没,,没有,我是怕你因为暖央的事情不开心,会影响年会的进度”洛宏国被他这么一盯,魂都快吓没了,胡乱的找了个借口,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泛开诡异的微笑“到底是自家的叔叔会关心我,你放一百个心吧,年会会进行的很好”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,二叔相信你”洛宏国极为不自然的的笑笑,还没有吃完,就找个借口离开了。

    洛宛馨他们几个表兄妹在暗下交换了眼神,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晚餐结束。

    人相继离开,洛家这一桌,洛君天还没有起来,其他人只能陪着坐着。

    可能是受到唐暖央死亡的打击,大家都感受到了他的阴阳怪气。餐厅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了,洛君天悠闲的擦拭着嘴角“我们也走吧!”

    一行几人坐电梯上楼,跟往年一样,他们都住在同一个楼层。

    电梯门开了,大家自各回房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深夜11点。

    洛宏国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不能够那么做,你看,现在都无法收手了”。

    “就差一步了,难道要放弃么,镇定点,没事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还怎么镇定,蒋瑾璃已经知道我了,她咬得我很紧,那个威廉不是去加拿大了嘛,怎么在这里时候,又会给蒋瑾璃发信息的,难道还想借机向我们敲诈钱,不如去见一见他吧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是陷阱的话,去了就都完蛋了”。

    “不去就等着蒋瑾璃把我们都抖出来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们,是你,目前他们只怀疑你,抖出来,也是抖你一个”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可全是你做的,我抖出来了,你也没有好果子吃,君天可不是吃素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永远没有机会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,,呃——,这酒,这酒里有,,,救命啊,救命——”

    那人站起来,擦掉杯子上的指纹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两声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人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又是两记小心翼翼的敲门声,之后靠在那里的洛宏国,他身上的手机又响了。

    那人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马上挂断。

    在门外的蒋瑾璃握了握粉拳,无计可施,只好先回去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清晨,尖叫声划破寂静。

    隔壁房间还在沉睡中的洛宛馨跟丈夫黎圣卿被吵醒,套上睡袍走出来,对面房间的洛子龙,以及洛云帆也满脸睡意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的,谁在鬼吼鬼叫”。

    “我要投诉这家酒店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语,看了一眼放在门口的清洁工具,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只一眼,他便震惊的定在原地,沙发上,洛宏国双手捂着心脏,双目圆瞪的盯着天花板,很明显,已经死亡并且僵硬了。

    穿天蓝色衣服的女清洁工,吓的瘫软在地上,刚才的尖叫声,就是她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,死人了——”

    女清洁工看到洛云帆,才重新又能说话,从地方爬起了,用泰语大喊着死人了,死人了,朝着门口逃去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神经病啊,鬼吼些什么东西啊——”正要进门的洛宛馨被撞了一下,气结的骂道。

    几个人先后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看到沙发上的洛宏国,他们全都傻在原地,半晌,他们才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爸——,爸——”洛宛馨哭的呼天抢地的“昨天晚上你还好好的,爸,醒一醒啊”。

    洛子龙双眼通红的慌忙探着洛宏国的鼻息,双手直发抖“爸——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”黎圣卿扑在洛宏国身上,流着眼泪的叫着“怎么会这样,怎行会这样的,,,,”

    吵吵闹闹的声音,终于把其他房间的人也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叮咚,叮咚,,,,,”

    住在最东面的洛君天跟唐暖央,听到门铃声醒来,门铃按的很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了?”唐暖央睡意惺忪的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躺着吧,我去看看”洛君天下床,随手拿起放在一旁黑色丝质睡衣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打开,房间门,他看到洛子赫惊恐的站在门口,一脸的哭相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子赫?”洛君天懒懒的问。

    “表,,,表哥,我爸他——,他死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猛的睁大眼睛,不敢相信似的问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爸他死了!”洛子赫的眼中落下泪来,事情来的太突然了,好好的人,说没就没了,换成谁也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洛君天表情冷峻,关上房门,大步的朝洛宏国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远远的,他就听到从前方传来的哭声。

    二叔怎么会死呢,不可能啊,他可是幕后操纵者,难道是蒋瑾璃从他口中问出了孩子的身世,一气之下杀人灭口了?

    这个想法,在看到洛宏国的死亡现场后,被他推翻了,这应该是有预谋的。

    房间里,洛宛馨依然是哭的最大声,洛海珍由两个女儿扶着,也是哭的撕心裂肺的,这可是她的亲哥哥,洛云帆安静的站在一边,不哭也不笑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喉咙滑动了一下,心里不太好受,原本该安享晚年的人,还有什么不甘的,非要这么死于非命才甘心。

    蒋瑾璃由酒店服务生推着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看到死在沙发上洛宏国,她第一反应便是尖叫,而后一种恐惧将她彻头彻尾的浇灌。

    洛君天悠悠侧头,看着吓的嘴唇发白的蒋瑾璃,绿眸暗了暗。

    洛云帆走到洛君天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“出来,我有事跟你说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用恐惧且心慌的眼神目送他们离开,结结巴巴的说“送,,,送我回房”。

    二叔被杀了,是不是威廉干的?下一个人会不会是她?她的大脑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来到顶楼。

    “二哥他并不是主谋”。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,说不定他就是主谋,只不过被帮凶杀了而已”洛君天淡漠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帮凶没理由杀主谋,我不知道你手里握有什么证据,认定了他是凶手,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的想法,主谋看出你在怀疑二哥,并且知道蒋瑾璃威胁他,给他施压,以二哥胆小的个性,被你跟蒋瑾璃这样一夹击,肯定是会害怕的露出马脚,那主谋心知会被他连累到暴露自已,所以就一不做二不休,把他给杀了”洛云帆面色沉稳而阴冷的分析给他听。

    洛君天笔直的站立着,像一尊完美的雕像。

    许久,他才开口“那依你之见,这主谋是谁呢?”

    洛云帆看着他,薄唇轻轻的开启,吐出三个字,,,,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蒋瑾璃把房门跟门窗全部的反锁,浑身发抖的缩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嘟嘟,嘟嘟——”

    口袋里,她手机的响声传来,她镇定了一下拿出来,而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洛宏国的脸,却吓的她肝胆俱裂,猛的将手机扔开,大叫“啊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