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从这一秒开始,我要寸步不离的守护你

从这一秒开始,我要寸步不离的守护你

    写字楼下围满了人,消防车,救护车从街道的另一头开来,11楼的已是火光满天。

    在附近用餐的柳玄月,可可,小陈,以及公司的其他员工,听到外面消防车的声音,还悠闲的打聊开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是哪家商场着火了”。

    “商场哪会着火,我想应该是餐厅,报纸上不是时常都会爆出餐厅着火的事嘛”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你们听,还有救护车呢,事情出的可不小”咫。

    他们议论声引的服务生也好奇,把头探出去看,餐厅的老板更是走出去问,过了一会,那老板跑进来“听说是你们那栋大厦发生爆炸了”。

    因为蓝光公司的员工是这餐厅的常客,所以跟老板混的也熟。

    一听爆炸,大伙全都吓了一大跳,连饭都不吃,赶紧结帐赶过去吃。

    “我给老板打电话——”可可焦急的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柳玄月比可可快一步,已经打过去了,听到那一听机械化的录音,他心咯噔一下,有种不好预感,俊脸顿时白的像张纸一样。

    “通了么?”

    “老板有没有接?”

    大伙心急如焚的围着柳玄月问。

    “关机了!”柳玄月怔怔的回答,心里很乱,手机放在耳朵边,隐隐发抖。

    他的话,使大伙一阵缄默。

    死寂在每个人心里蔓延,让人有种透不过的窒息感。

    “该,,,该不会是我们那一层吧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,用颤抖,害怕,不确定的声音,说出了大家心头已经想到了,确又不敢说出来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可眼眶通红的骂道“是哪个乌鸦嘴在胡说八道的,关机而已嘛,有,,,有可能是正好没电了”。

    “对,可可说的对,不会是我们公司的”小陈笑的很难看,想到怀有身孕的老板,她实在忍不住的想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先回去看看吧”可米拍拍小陈的肩膀,抿着唇,低头往着走。

    怀着忐忑的心情,大家全都跟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仍旧站在原地的柳玄月,突然撒开步子,大步的往前飞奔而去,其他人见状,在后面叫着他,也跟着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写字楼跟餐厅只隔着一条街,跑过了转角,就能看到了。

    柳玄月喘息的停下来,定晴在远处的漫天火光上。

    “1,2,3,,,,9,10——”

    身后有人数着层数,数到10的时侯,没有了声音,,,

    “呜,,,真的是我们公司,真的是我们公司”可可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“老板——”

    公司上下的人全都知道,唐暖央还在里面。

    几个女员工受到可可的影响,心里原本就难受,这样子,全都抱在一起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玄月心痛又慌张的摇头“一定还活着,暖央姐不是会被上帝抛弃的人,她不是,一定还活着,我要去救她”

    他企图用这么坚定的话,让事实改变。

    长腿继续向前奔跑。

    “玄月——”

    后面的人听到他说要去救她这话,在悲伤的心情上,又多了一层惊吓,他这是去送死,这么大火光,别说是人呢,铁都化成灰了,人在里面不可能还活着的。

    怕他真的上去,大伙也顾不上伤心了,为免又出一条人命,赶紧跟上去拦他。

    电梯里。

    “少爷的电话打不通”保镖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想他可能是看到爆炸的场面,以为少夫人出事了,所以情急之下手机都没拿就赶过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这样的,下一步该怎么办,要不要叫人上来打开电梯门”。

    “不妥,现在外面肯定围满了人,人多眼杂,出去会有危险,倒不如这里安全”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那我先给下面的人打个电话,少爷来了告诉他一声,免得他着急”。

    “嗯,你打吧!”

    一个保镖转过身去打电话了,另一个保镖面向唐暖央,恭敬的说道“少夫人,为了你安全着着,要委屈你在电梯你多呆一会了,你放心,我们会平安把你带离这里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点点头“你们的对话我听到了,就照你们说的做吧”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少夫人!”保镖恭敬的鞠躬,笔直的站直在旁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唐暖央靠在电梯的墙上,自肺腑中吁出一口气来,刚才真是千钧一发,若不是她想上卫生间,若不是卫生间正好堵了,若不是正好走出来,若不是电梯正好到了,若不是她及时走进电梯,现在她已经被炸死了。

    这样巧合,让她不得不相信命运,冥冥之中,她也是命不该绝。

    手放在自已的腹间,又或许,孩子,是你在保护妈妈么,指引着我,从死神的手中逃脱么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她活着,逃过了这一劫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写字楼下的越来越多了,都是从这栋楼里疏散下来的,另外警察,消防员,护士,医生,完全混乱了,,,,

    原本停在门口,洛家的黑色商务车,不得不开走,停在远处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接到从楼上打来的电话,眼睛就关注起洛君天的银色跑车,等他出现,就立即下去通知他少夫人平安这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可他们哪里知道,洛君天的车子半路上跟其他车子追尾,他改坐计程车过来了。

    柳玄月跑到写字楼下,非要进去,被几个警察拦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进去”

    “我姐姐还在里面,我为什么不能进”

    “她是几层的员工?整栋楼的都疏散下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她是发生爆炸那个楼层的”。

    警察一愣,遗憾的叹息“如果你姐姐在那一层的话,还生还有机率为零,节哀顺变!”

    “节哀你个老鬼,还没有确定的事情,你凭什么说她死了,起码也要去找找才能确定不是么”柳玄月心痛至极,跟警察吵了起来,漂亮的凤眸里,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姐姐,她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。

    “你难过我们能理解,可就算你上去,你也做不了什么的,孩子,那炸弹的威力,可以把人炸成碎块”。

    “碎,,,碎,,,呜,,,”可可想到美丽的老板变成碎块,难过的又哭了,怎么止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柳玄月气的要去打人“你才变成碎块,我要进去,命是我自已的,我自已作主”他向里面挤。“不能进——”警察坚决的阻拦他。

    后面的同事拉着他“玄月,老板死了,你去了她也不会活过来的,弄不好,连你自已也搭进去了”

    红色的计程车从商务车前开过,挺在人群的另一边,正在挡了对面的视线。

    洛君天下车,狂奔的冲进人群,想要进入大厦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,洛先生他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蓝光公司的员工看到洛君天,叫了起来,洛君天也看到他们了,哭个不停的可可,还有几乎要跟警察打起来的柳玄月。

    “你们老板呢?她人呢,人呢——”洛君天神经错乱了,最后那两个字,几乎是嘶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可哽咽的哭着回答“洛,,,洛先生,老板她,,,,她被炸死了,呜,,,”

    洛君天无所适从的撑着额头,抿着唇,包裹着强烈悲伤的他,在这一刻快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猛的冲上去,推开柳玄月跟警察,向里面冲去,按开另一部电梯就走去,毫不犹豫的按了11楼,上面是刀山火海,可是他要找回她,没有办法也要变的有办法,他不会让她死的,哪怕到地狱,他也要把她带回来。

    靠在电梯门上,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无法承受的痛,让他只能用拳头砸电梯门来缓解,血顺着门淌下来,,,,

    门开了,灼热感瞬间传来,他一步也不迟疑的走出去,往火光满天大门内冲“暖央——,暖央——”

    他扯着沙哑的嗓子吼叫着,喉咙似乎都要叫破,满是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,外面有声音——”唐暖央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,不知是不是错觉,那声音像是洛君天的,

    两个保镖对看一眼,把耳边贴近门口。

    照理是不会的,火还没灭,这么危险的情况下,谁会儿上来。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,这一次两个保镖也听的真切了。

    “糟糕,好像是少爷的声音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唐暖央惊叫“他是不是疯了”她扑到电梯门上,用手扒着门“洛君天,危险啊,你不要进去,君天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一门心思往里冲,根本不去顾忌其他的,办公室里已经烧的面目全非,他记得爆炸前,她说要去卫生间的。

    他赶紧往卫生间冲,里面也是被炸的面目全非,黑色的物体,东一堆,西一堆的散乱在地上,,,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,老婆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这一刻茫然了,也绝望了,他举着手,却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才好,或许真要去另一个世界把人找出来么,悲伤至极的脸上露出崩溃的笑意,他瘫软的跌倒在地上,跟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电梯里,唐暖央急的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保镖萧寒着一张脸,对着电机话狂吼“你们这群笨蛋,怎么会让少爷上楼来的,立刻上来救他,不管用什么办法,他出一点差池,你们全都不用活了,集体给他殉葬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办,洛君天你这白痴,笨蛋,疯子——”唐暖央胸口颤的厉害,她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怕过,比自已面对死亡还要害怕跟恐慌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不要这样,你的身子要紧,少爷会没事的”保镖扶着唐暖央,浓黑的眉皱的很紧。

    写字楼外商务车打开,一行八个人飞速的下来,统一黑色西装跟高大魁梧的身高,让人纷纷侧目去看。

    他们分头行动,两个人走向消防车,六个人往大楼方向训练有素的跑去,门口试图阻拦的人,轻易被放倒。

    柳玄月趁机推开警察跟上去“各位大哥,你们是上去救暖央姐么”……

    没人理会他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接到臭,,洛君天的电话,说人还活着,让你们上去营救?”柳玄月不死心的继续追问,忽然有这么大的动作,肯定是有事情发生……

    六人还跟黑客帝国的机械人似的,面色冷酷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,全是聋哑人么?”他急着想知道,他们倒好,全把他当成空气。

    洛君天如同一摊烂泥般的呆呆坐在那里,火势向他身边蔓延,他也不知道躲一躲,似是打算放弃自已的生命了。

    后来回想,当时大脑里一片空白,也不是说想寻死,只想着到底要去哪里把她找回来。

    消防队知道发生爆炸的楼层还有生还的人,赶紧搭了云梯上去。

    火势被控制住了,电梯门也打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火快要烧到他身上的时侯,外面传来了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少爷——”

    “快来,少爷在这里——”

    凌乱的脚步声,黑色的皮鞋,一声声紧张与焦急的少爷,在洛君天的耳边泛开。

    保镖来不及向他解释,先把他背出火场。

    “臭脸大叔——”跟进来的柳玄月才知道,他们上来是来救洛君天,不是来救唐暖央的。

    看着几乎成了废墟的公司,他不禁又掉下泪来,暖央姐,你真的不在了么。

    他被人麻木的拖出去,双眼无神。

    “臭脸大叔,姐姐她——”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门一开,唐暖央就跑出去,看到门口的洛君天,她激动的喊道,开心的过去抱住他“老公——”

    柳玄月被点穴似的定格在那里。

    好吧,他现在分不清她到底是人是鬼,哪有被炸死的人,又突然完好无损的出现的。

    彻底凌乱了,,,,

    洛君天的眼珠子动了动,他这是在做梦么,还是说他死掉了,这么快就跟她在阴间见面了?

    大起大落的转折,让他也没能即可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抱了他半天,他都跟木头似的没有反应,不由的抬起头来,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“喂——,傻了么?”

    她头一次见到这么失魂落魄,浑身都脏兮兮的洛君天,简直像是从煤灰里扒出来的似的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活生生的女人,洛君天的原本空洞的眼中有了神采,怕她会消失掉似的,他眼睛眨也不敢眨,很想去抚摸她的脸,可是他忍住了,怕一碰她就如如沙般的消散了。

    他怕,他真的很怕,,,,走廊上一片的安静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似要被永远定格。

    站在两旁的保镖,靠近洛君天,非常小心的提醒道“少爷,少夫人她没死,爆炸的时侯,她人正要好进电梯,所以逃过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眨动了绿眸,空气在他周围变的鲜活了“没死——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没死你很遗憾么”唐暖央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——”洛君天吼道,一把扯过她用力的抱在怀里,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哭泣了,虽无声,可那连珠串的晶莹液体,疯一般的流出他的绿眸,美丽的像颗颗钻石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震撼了,天哪,这个狂妄自负的男人在哭么?

    他的眼泪有多珍贵啊,天塌下来都不会哭成这样的男人,现在竟然不怕丢脸的当着这么多的人哭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好,,,好了啦,我不是在嘛,不要哭了——”她安慰的拍着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他是世界上最强大,最无所畏惧的男人,现在才知道,他也有这么脆弱的时侯。

    保镖们看直了眼,一开始都以为自已眼花了,因为他们的少爷——竟然在哭!!!

    说实在的,他们真的有些怨恨少夫人了,总是能轻易的把少爷折磨的死去活来,去美国那会也不是,离婚那会也是。

    爱情可真不是一样好东西!

    柳玄月终于自动解穴了,看着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他们,他眼中有过一丝羡慕跟失落,不过很快他就扬起笑脸,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对着洛君天一通猛拍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臭脸大叔,你这模样实在是太经典了,我要发到微博上去”。

    在旁的保镖忙做出反应,上前制止。

    柳玄月机灵的把手机往胸口一藏“救命啊,某些变态大叔非礼人啦——”

    保镖被他喊的一阵的汗颜。

    洛君天从失控的情绪中平复过来,松开唐暖央,接过手下递上来的手帕擦了擦脸“放开他”。

    保镖接到命令,把手从柳玄月身上拿开。

    “臭脸大叔,你别以为可以讨好我哟,我不吃这一套的”柳玄月晃着手指,笑的像个妖精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手帕扔还给手下,笑容满面的说道“没关系,照片你留着吧,也可以发到微博上”。

    “少爷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吧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跟保镖不敢相信的看着洛君天,最要面子的他,怎么肯丢这个脸呢。

    他还没恢复正常,绝对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没有理会他们的惊讶,看着柳玄月,继续悠然的笑道“但是——,你把照片发上去了同事,我会找个猛男扒光你的衣服,拍一组活色生香的基情照,就当是作为对你的回礼”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一说,唐暖央松了一口气,会威胁人,就表示他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臭脸大叔你——”柳玄月指着他“真是太没人道了”。

    “不喜基情照么?玄月小朋友”洛君天笑的友善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这就当成我的私人收藏吧”柳玄月把手机放会口袋,好汉不吃眼前亏!

    洛君天知道他不敢发,也就不再多说了,转而,表情变的认真“柳玄月,你听着,如果你不想你的暖央姐再有事,帮我去做几件事!”

    “有危险么”唐暖央不想身边的人再有事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搂过她“放心,不会有危险”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,只要是为了暖央姐,我都可以答应”柳玄月爽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暖央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,现在这里,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暖央还活着,这个消息,谁也不准走漏了,柳玄月,等会公司的人问起来,你就说现场炸成一片废墟,分不清了,另外,帮忙给每个员工支付一下这个月的工资,这间公司短时间内不会再经营,浪费他们的时间也不好”洛君天条理清晰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略为伤感轻叹,这间公司她苦心经营了一年多了,跟员工都有感情了,这么说散就散了,心里难免有些舍不得,可洛君天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柳玄月点头答应“OK,包在我身上,不过我也有个要求!”

    “说”

    “不管暖央姐去哪里,都要跟我保持联络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色微沉“跟你有什么好保持联络的,别像个没断奶的孩子”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不同意,我也帮你的忙”柳玄月一副,你爱给不给的模样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上前“行了,我答应你,会跟你保持联络的,小子,你别总在外面乱晃了,听你妈妈的话,回去上学”。

    “听的真像个大妈”柳玄月调侃道,靠过去抱了她一下“暖央姐,你可好好好保护你自已,真死掉了可活不过来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郁闷,过去分开他们“趁着警察没上来,我们快点走吧”。

    “嗯!”唐暖央点头,对柳玄月说“我先走了,其他的事,麻烦你了”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!”柳玄月笑笑,目送着唐暖央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下楼,从后面的逃生通道离开,立刻上了黑色的商务车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车子开在路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从下楼到车上,一直紧紧的握着唐暖央的手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

    洛君天想了想说道“去海上,跟码头那边联系,让他们做好准备,不用太大”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”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他们到达码头,这里有各色豪华的游轮,乍一看去,很是壮观。

    商务车停在一艘游轮前,洛君天护着她下来,快步踏上去,走进船舱。

    游轮出海,唐暖央看到码头在眼前隔的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洛君天起身,倒了两杯了,一杯递给唐暖央。

    喝了口水,唐暖央说道“我要一直躲着么,这样对计划是不是有所影响,他们没有目标就不会动手,我们就不能抓住他们的狐狸尾巴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杯子,深深的吸气,又重重的叹息“我都不在乎了,重要的是你活着,所以我决定改变计划了,我要让他们尝到比死还要痛苦的滋味”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什么时侯变的这么胆小了,我觉得是或许,你可以放出我还活着的消息,他们的动作一定会更大”唐暖央微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冷峻的抬起头来“你想都别想,从这一秒开始,我要寸步不离的守护你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