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因为你变态,所以我变态!首发VIP章节尽在www.97xs.ne

因为你变态,所以我变态!首发VIP章节尽在www.97xs.ne

    唐暖央一愣,即可反应过来,俏脸绯红“喂——,你个色狼,你想什么呢,我说的吃奶不是那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个意思是哪个意思?”洛君天的眼睛往她胸前瞄起,垂涎欲滴的舔了舔性感的薄唇“关于这奶,不仅只有小宝宝看吃,其实大宝宝更爱”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流氓——”

    她被他的邪淫的目光,看的又羞又气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流氓,你以为流氓就不能生气,不能被哄么,另外,流氓不喜欢吃棉花糖,喜欢吃奶,特别是34C的奶,不大不小好好刚,正对流氓的口味”洛君天坏坏的凑近,他最喜欢看她脸红害羞的模样了,真的好可爱,让人想一口吃下去咫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红的像番茄。

    胸衣的扣子被他解开,她及时阻止,不过已经被扔的老远了。

    一颗黑色的脑袋靠在她的胸前,只觉花蕾一阵的温热湿润,摩擦而过的感觉,让她顿时酥麻颤栗,这个地方真的很敏感吃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这色狼,混蛋,不要脸——”她拽着他的头发,拍打着他肩膀。

    他的抓开她的手,把她抵在墙壁上,钳制着她的手腕,干脆细细在她胸胶舔了起来,肆意的玩弄蹂躏,尽情的品尝。

    舌头在粉色的花蕾周围打转着,时而温柔的轻啃,时而狂野的吸允。

    “嗯,,,嗯,,,,呃,,,,不要这样了”她受不了了,意乱情迷的半闭着眼睛,放荡的呻吟从喉间吟出,她的身体好热,酥麻的那么舒服,可是又难受的仿佛要爆炸了,更加可耻的是的她的内,裤湿了,内心因带着某种本能的渴望,竟不由的去碰到他下面的坚硬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呼吸变的粗重,本只想好好惩罚她,没想要她的,可下面这位兄弟不靠谱的抬起了头来。

    她向他靠去,他向她压住,私密的部位,隔着布料紧密的贴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嗯,,,”似难受又似快乐的声音,像是饮泣,表情已迷乱的一塌糊涂,连理智也被剥夺了。

    想要彼此的心情是如此的迫切,一分一秒也等不及似的,想用热量就将一切的阻碍融化,然后深深的进入彼此。

    洛君天靠在她胸前,已经喘息如牛,他下面跟在岩浆里翻腾的铁柱一般,在她有意无意的挑,逗下,肿涨的快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腾出一只手来,扯开自已的皮带,解开裤子,将那烧的滚烫的巨龙释放出来,顶向她的腿间就脆弱柔软的地方。

    男人阳刚与女人柔美,体现的那么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画面是那么性感,比躺在床上脱光了衣服,更加让人亢奋跟无法抵抗的是此刻的野性。

    “君天,洛君天——”她抱着他,闭着眼睛,棒着他的脑袋,叫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声音更像是急于求欢的暗示,直接而强烈。

    和尚都不能抗拒这么妖媚的***,何况是他洛君天。

    蕾丝小内内不用太大力,一撕就烂了,强壮的双臂托起她的臀,低哼的向前挺进。

    他的巨大碰到她的***,唐暖央突然猛的长开眼睛,理智一点点回归,医生的话在她的耳边响起,她忙推他“等,,,等一下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屏着气,停下来,他只进了一半,有谁体会过一半在天堂,一半在地狱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到底知不知道,在男人人道的时侯叫停,是多么残忍的事么?”他咬着牙,按捺住呼吸的说道,绿眸快喷火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虽然很残忍,但是还是要说”唐暖央推了推他的腰“今天不行,快退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如一刀杀了我吧”洛君天咬牙切齿的吼道,真的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那一半在唐暖央的体内又大了一分,说实话,这种情况是很尴尬,很没有人性。

    她抱歉的笑笑,摸摸他的脸,在他嘴上亲了一下“以后我会补偿你的,今天就先退出去吧,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不好——”洛君天向前进入一分,舒服的哼声“嗷,太美妙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握紧他的肩膀,咬下唇,防止自已叫出声来“洛君天,你敢再动试试”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吸的我好舒服,我已经欲仙欲死了,你肯定有什么魔法吧,不然怎么这么会勾人呢,我的老天,好紧”洛君天忍不住挺动着身子,每一次进出,都带着极致的***,让他浑身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了。

    “嗯,,,嗯,,,洛君天,你有点分寸好不好,我怀的难道是别人孩子么,你这哪像是他爸爸,简直就是隔壁的坏叔叔”唐暖央一边呻吟,一边说着。

    他们真是世界上最色情的一对父母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就不是男人么,在这种情况下撤退,等于是谋杀,谋杀知道么,谋杀”洛君天喘息的抽动着身体,用低沉的嗓音,说着蛊惑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就怕自已别谋杀,就不怕孩子被谋杀么,坏蛋,我代表宝宝鄙视你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邪气的笑笑“宝贝,爸爸很有分寸的,绝对不会伤到你的,所以安静点,让爸爸妈妈爱爱吧,你妈妈哄人方法,爸爸真的非常喜欢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耳朵痒痒的,身体更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除了捶打之外,她只能红着脸呢喃“轻点,那你轻点,,,,喂——,别那就么深”。

    “做都做了,还怕深浅么,放轻松,这个时侯,能不能别像抗日战争似的戒备着”洛君天拍了拍她的臀部,对于身下这个僵硬紧张的女人,彻底没招了。

    “你那凶器杀伤力太大,我能不紧张么,所以说洛君天你一个中国人,干嘛要拥有这么离谱的尺寸——”唐暖央恨恨的说道,说完后,脸更红了,恨不得咬掉自已的舌头。

    洛君天低头给了她一个热烈的舌吻“我头一次知道,原来你对我的尺寸这么满意,没办法,这也是天生的,我该感谢我爸妈,把我生的这么完美”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她就知道,所以说,她是疯了才会说起尺寸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病,就是自大病,几乎无药可医”。“没关系,我愿意病入膏肓”洛君天笑的更是自信与倨傲,低头吻住她的唇,现在,他不想说话,只想投入的要他。

    在担忧之中,她的大脑瞬间空白,去到极乐的天堂,那种美妙的感觉无与伦比,用快乐也不足以形容,那种感觉愉悦到让人想哭。

    她紧紧的抱着他,靠在他的胸口,大口喘息着。

    今天的感觉特别的强烈,洛君天也一时没有忍住把滚烫的液体留在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靠着,等气息平复之后,洛君天把她抱到浴室,放在一旁,给她放手。

    等水满了之后,将她轻轻抱起,放到浴缸。

    “我不生气了”捧过她的脸,洛君天笑眯眯的宣告,只有这样彻底的占有过后,他内心才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生气了”清醒过后,唐暖央越想越想揍他。

    “某个女人刚才高,潮的时侯把我抱的很紧,表情也相当的快乐,把我当成宝似的,怎么,现在用完了,就翻脸了?女人啊女人,翻脸的速度,真够惊人的”洛君天唉声叹气的,一副怨妇相。

    “谁,,,谁抱着你不放了,我被你悬空压在墙上,我不抱你抱谁啊,听着,我只是把你当成烂木头桩子而已,明白么”唐暖央说了,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不单单气他,也是气自已,两个成年人,怎么说这么没自制力呢。

    烂木头桩子?!!

    洛君天俊脸一沉,撩起水拨她“你有见过长的这么帅的木头桩子么,惊为天人到你都拿来自,慰了?”

    唐暖央被水拨湿了头发,惊了一下,刷的一下转过头来瞪他“洛君天,你找死——”。

    她的神情与语气,可爱的让洛君天噗的笑出声来,拧她的鼻子“干嘛抄袭我的话,虽然语调很像,但是缺乏气场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撩起一把水就往他脸泼,懒的听他讲废话。

    洛君天正说着话,她的水就那样泼过来,躲避不及,被泼成了落汤鸡,笑脸瞬间凝固在脸上。

    他用手撸去脸上的水,站起来,就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,,,你又要干嘛”唐暖央害怕的往边上靠,这神经病,变态,什么事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洗澡!”洛君天脱下西装扔在一边,又开始解衬衣的扣子,解袖扣的动作尤其的帅。

    唐暖央张大眼睛,紧张的说“洛君天,你是个大人,成熟点好么,报复什么的,真的不适合用在孕妇的身上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扔开衬衣,精壮结实的腹肌,让人大饱眼福,他听了唐暖央的话,轻轻一笑,弯下腰,抚摸她的脸“洗澡跟报复有关系么,老婆的思想,似乎也正朝着变态的方向发展呢”。

    “因为有个变态的老公”她拍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这么赞美我,我不照着你说做,似乎是过意不去”洛君天直起身,慢悠悠的脱了裤子,踏进浴缸里。

    唐暖央缩起腿来,警惕的眼睛,仿佛在看色魔“能透露一下,你接下来想干什么,我告诉你,再做那种事,我坚决不干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