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哄我!

    “那个孩子是我跟君天的”她又说了一遍,好帮他确定他听到的事实。

    即使是像洛云帆这样喜怒不行于色的人,也花了好几分钟才消化整理好唐暖央说的话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比你想像的要复杂”唐暖央说了之后,就开始后悔,因为就像洛君天说的,不要跟狐狸合作,因为你永远猜不到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虽然她心里想要相信他,虽然二叔现在是最可疑的,可这一切都还如同在薄纱后的猜测,就算是已经透过这层薄纱,看到后面那凶手的轮廓,但百分百的肯定,还是要等到这层薄纱被揭开之后。

    “蒋瑾璃自已还不知道,对么”开了口,洛云帆就不会再给她隐瞒的机会彖。

    “我要进去了”唐暖央不回答他的问题,自顾着朝里走。

    洛云帆把她拖回来“她不知道孩子是你们的,也就是说,她也是被人设计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聪明,不如全都自已猜吧”要是洛君天知道她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了洛云帆,一定会掐死她的问。

    似是看出她的心思,洛云帆板住她的肩膀“丫头,都已经说了一半了,再想后悔来的及么,与其让我按自已的想法乱猜,不如还是爽快点告诉我吧,横竖都一样了”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不告诉你,就不放我走?”唐暖央挣了挣。

    “何止不放你走,我数到5,你不说的话,我就抱你,数到10,你还是不说的话,我就亲你,1——,2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吓的乱拍打着他的手臂“喂——,你别乱来”。

    “5——”

    只觉被一股子力量向前扯,人向前扑去,被他固定在怀里,他衣服上有干净的气息,不似洛君天的味道那么魅惑,却也是令人非常舒心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6——,7——,8——,9——”他低头便要吻她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——”唐暖央别开头,在心里暗骂着他不要脸,怎么能对她做这么肆无忌惮的事呢。

    “真让人失望,嘴硬最底该有多好”洛云帆早料到她会在最后时刻投降,可是心里还是禁不起的失落。

    唐暖央转过头,愤愤的瞪了他一眼“让你的期望落空,真是不好意思,想听就放开我”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说吧,我先听听看,你是不是在撒谎”这样抱着她,他竟舍不得松开了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我看你真的是无法无天了,这里可是洛家,你是我叔叔,我是你侄媳,哪怕是要轻薄,你也看看场合吧,你不怕被人骂,我可还得做人”唐暖央抗拒的扭着身子,这男人的脸皮,真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再说下去,洛云帆似乎也没有继续抱着她的理由了,只好放开“说吧,最好当个诚实的好孩子,不用编故事骗我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编故事,你也能知道么,以为我会在结尾处加个本故事纯属虚构么”唐暖央没好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见他黑眸如银狐般的微微眯起,她才说正题“我们查到,蒋瑾璃的孩子是我跟君天的,很有可能是二叔买通了那个威廉,在杜医生那里窃取了用我跟君天人工孕育成的胚胎,你也知道,爷爷那时有过让我人工孕育的想法,之后威廉跟蒋瑾璃在英国认识了,还发展成非比寻常的关系,之后找机会把胚胎放进蒋瑾璃的身体里,然后消失了,蒋瑾璃之后发觉自已怀孕,按常理肯定会觉得威廉的,这能从她让你为他收买院长这一行为上看的出来,我们之所以没有揭穿她,一来是为了孩子的安全,二来,如果揭露蒋瑾璃的话,那幕后真正的黑手会藏的更深有,而处心积虑的部署了这么久的人,他的阴谋会单纯么,能引出她的人只有蒋瑾璃,现在你明白了,我们不是喜欢玩冒险游戏,是不得不玩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将唇往里抿着“你们确定这人是洛宏国么?”

    “目前他的嫌弃最大”。

    “可他似乎没有这个胆量”这么多惊险的事情,真是洛宏国完成的么,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他看似没有这个胆量,可洛家又有谁是具有这个胆量的呢,其实我也对洛君天提出过相同的疑问,他说二叔是想铤而走险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深思着“我想,就算不是他,也一定是他身边的人,或许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”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,让唐暖央着实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眼睛无意的掠过前方,已经过去的眼神,又闪了回来。

    三楼阳台,洛君天双手环胸,绿眸骇人的傲然站立的,周身刮着呼啸的黑色的龙卷风……

    这下子有的闹了!

    唐暖央大脑中只掠过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先进去了”她扔下这句话,快步的与他错身而过,往别墅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眼睛不敢往上瞅,可即使如此,那双极度生气,表面冰冷,内有喷火的绿眸,还是跟蚊子似的紧迫盯人,似要在她戳出上万个小洞来。

    进了屋,上楼,推开,房门。

    以为还有阳台上的男人,此刻跟阎王爷似的站在门口,差点没把唐暖央吓出心脏病来。

    她快速的进去,将门关上,朝左边走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移过来挡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不想跟他吵,她又往右边移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腿长,一个跨步,又往右边挡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你?”她怕怕向后背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等你!”洛君天盯着她的脸,笑容诡异,她后退,他前进。

    “等,,等我干嘛?”唐暖央自知理亏,所以底气也不足。

    “看你!”洛君天笑容更加明媚,简直可以把她分成两半。

    唐暖央知道他现在体内藏着一只野兽,因为他看到洛云帆跟她拉拉扯扯,被抱,还差点被亲,以洛君天的脾气可想而之了,照理该大发雷霆的,他却笑的这么恐怖,可见严重性。

    今天跟他硬磕的话,她绝讨不好半点的便宜。

    转念,她想,她不是那种没有变通性的女人。

    朝着走了两步,她主动靠上前勾住他的脖子,讨好般甜笑“那就好好看吧!”

    “用被洛云帆抱过的身体来抱我,妥当么”洛君天低头看他,没笑,没抱她,说的话,也是怪怪的。唐暖央在心里翻了翻白眼,脸上笑眯眯,嘴里娇滴滴的问“那要怎么抱才妥当啊,老公~~~”

    “把衣服脱了”。

    “光着身子抱你,让你觉得就妥当么”色鬼,他脑子里就不能有点纯洁的思想么。

    “衣服被他碰过了,所以我讨厌你的衣服”洛君天一把扯开她的衣服,脱下来扔在一边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在他喘息时侯,她感觉出他的怒意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穿着内衣,过去把门锁上,又折回到他的身边“这样子好了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深深的吸气,手臂环在胸前“被他碰过的地方都要清洗,然后高温消毒杀菌”。

    “高温?!!你不会准备把我给煮了吧?”唐暖央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有这种想法,不用见血,直接放上去煮,也是个不错的主意”他刚才恨不得拿颗导弹,把草坪的两个人炸死。

    来劲了,真来劲了,,,

    唐暖央在心里念叨着,刚想发火,可是一想被他看到的情景,也确实是容易让人误会,就软下来说道“如果你想听解释的话,我可以说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干笑“哈——,你这女人,解释不是该你自动的嘛,这是基本,还得我要求”。

    “这当然,你不想听,我解释个毛啊,所以我得征求你的意见啊,你说想听,我就说,你说不想听,那我就不说喽”唐暖央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一种想掐死她,拧死她的表情看她“唐暖央,你觉得我很可笑么,不相信我会打死你么,说了几千次,几万次了,不许跟洛云帆呆在一起,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,还公然搂搂抱抱,想死可以跳海”。

    爆发了,爆发了,怪不得别人说,沉寂的火山爆发起来,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“跳海太远了,而且也冷”唐暖央故作委屈的瘪着嘴,小媳妇似的玩着手指。

    “要我把海烧热给你去跳么”洛君天咬牙瞪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天真无邪,很是认真的摇头“工程太浩大,还是算了吧,不难为你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瞪了她半天,而后表情一改,笑了“一点也不害怕我是么”。

    “不,很怕的,你没看到我在发抖么,其实很想跪在你面前说,老公,我再也敢了,原谅我一次吧,可这么说,又怕你说我没有个性,所以还是决定不说了,洛君天老婆,怎么能说那么没水准的话呢,是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非常之用力的吸了一口气,小妮子,耍起嘴皮子来一套一套的“水准是够了,不过老公还是很生气,我可以不惩你,但是为了体现你的水准,哄我吧”。

    “哄你?”某人的恶性趣味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,哄我开心,直到我不生气了为止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眼珠子一转,抱住他的脑袋,开始哄“宝宝,不生气了,咱们可是大男子汉,不许再耍小孩子脾气了,明天老婆给你买棉花糖吃,还是你想吃奶?”

    洛君天眼睛的邪恶一亮,一把抱住她“吃奶?好主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