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已经装了,你们不知道么

已经装了,你们不知道么

    唐暖央点开视频,看到蒋瑾璃偷偷进了这个房间,然后往杯子涂东西,脸上有说不尽的狠毒。

    “手脚动的还真快”唐暖央不由的冷笑,她不知道这个房间里装有摄像头。

    洛君天还真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呢。

    “不算是快,离年会已经没几天了,在这之前,你是最大的威胁,而且她看我们正在冷战期,以为我不会进这个房间,就算进来了,跟处在冷战期的你,最多也是吵几句,待一会就走,她肯定会去倒水喝的人只能你,所以才在每个杯子上抹了毒”洛君天松开她,拿起杯子嗅了嗅“气味也很清淡,几乎闻不出来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的,如果有味道的话,还能顺利的毒死我么”她把手机还给洛君天彖。

    “若非亲眼所见,我真的不能相信,她脸上会做出这样的表情”洛君天胸口郁结了一口浊气,对蒋瑾璃的失望,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虽说早就知晓她变成了怎样的一个人,可想像与实际用眼睛看到还是有差别,心里更失望,也更加愤怒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他似乎为此伤心,讥笑“难过了么,青梅竹马怎变的这么不堪入目,心痛了?问”

    绿眸悠悠的转到她的脸上,似笑非笑“如果我说不,你会相信么?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也没什么好抗辨的”洛君天耸耸肩,搂过唐暖央“我是心痛,因为记忆中的她,哪怕有心机,但也温柔可人,那样子分手,什么也不解释就不要她了,内心也有过愧疚,可为何就不能保留那份美好的印象呢,近一个多月来,对她真的很失望,以至于内心只剩下厌恶与憎恨了”。

    他叹息出声,那里带着一种无奈与沮丧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让唐暖央感受到,原来洛君天也是有血有肉的,不是无缘无故,随心所欲的对一个女人宠爱与绝情,他内心也是有纠结的,只是他不喜欢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很快就会明白自已的愚蠢”唐暖央动作轻缓的拍拍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洛君天环紧她“事到如今,我只求你可以平平安安,永远呆在我的身边”。

    话虽是最朴实的,可她的心里意外的暖。

    很早之前,在他身上体会到甜蜜滋味的那一瞬间,她就知道自已陷进去了,痛苦的时侯,也做过努力要拔出来,可做再多的努力,也还是抵不过他偶尔对她流露出来的好,多么不想承认他就是操控她伤悲的那个人,也跟命运抗争过,可那份扎根在心里对他的渴望,竟是理智所无法抵抗的。

    原来她也是个很没用的人。

    纤瘦的双臂慢慢的攀上他宽阔的肩膀,收紧,喜欢听他的心跳声,很安心感觉,只是他太高了,这样子抱着,她需要把脚踮起才行。

    “直到结束为止,你要听我的话,懂么?”他揉着她的发丝,连命令都带着宠溺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她柔顺的点头“那你可要好好保护我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捧起她的脸,低头寻找她的唇,覆盖上去。

    黄昏的空气中,气氛美好的似有人洒着粉色的花瓣。

    两人正拥吻的起劲,突然,唐暖央一把推开洛君天“不对,如果说这房间里的一举一动都被拍摄着的话,那我们每天做的这种事,不成了现场直播了?”

    洛君天笑了笑“理论是这样,不过我们在房间的时侯,我会把它关掉,白天不在这个房间里的时侯才打开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松懈下神经“总觉得周围有摄像头,浑身都怪怪的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你不要去想就好啦”。

    说起摄像头,她猛的想起他装在她办公室的摄像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刚才温情脉脉的气氛消散的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关于我办公室里的摄像头,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让我不生气的理由呢”唐暖央不怀好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她步步逼近,他也不逃,只是一味的笑。

    “理由有很多,关心你,担心你,保护你,想你,想要时时刻刻你都在我的视线里,这么多华丽真挚的理由,你应该不会生气了吧”他握起她的双手,放在嘴边亲了亲。

    这招柔情美男计,十之八,九会中招,但是包括她。

    “华丽是够华丽了,但你漏说了一点,那就是在关心我,担你我,保护我,想我的大前提下,你还可以附带监视我,对不对”唐暖央瞪着他,靠他更近,鼻尖都快要碰到鼻尖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注视着她的红唇“需要我闭上眼睛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问你需要我闭上眼睛么,你好像想亲我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怔了怔,反应过来,用脑门去撞他,正好撞到他挺直的鼻梁上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洛君天捂着鼻子退开几步“唐暖央,你能不能别这么野蛮,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淑女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淑女嫁给无赖之后引发的必然后果,没听过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这句话么”。

    “那牙尖嘴利也是受我影响么?”

    “不,这是在恶劣环境中变异的,你以为有你这个头号大变态,在洛家很好立足么”

    洛君天捂着鼻子,很是郁闷“那我是不是要恭喜你,成功逆袭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“随便恭喜一下好了,别让我太有负担,另外,以后不许自作主张的跳跃话题,还有就是,你若不拆了我的办公室的摄像头,公平起见,我也要在你办公室装摄像头,我也时刻都想凝视你的脸”。

    “晚餐时间好像到了——”洛君天装模作样看表。

    “不许岔开,跳跃我的话题”。

    “人有三急,我想尿尿可以么?”

    唐暖央提着气看着他,双手一环“回答完了再走”。

    “耗时太久,尿在裤子里,你要负责么?真的憋不住了”洛君天假装线痛苦的绞起腿。

    他这模样实在是让她哭笑不得“洛君天,你要不尿出来,你就变女人”

    “哇——,真是狠毒的诅咒”洛君天垂下眼皮。

    “不是尿急么,怎么还不去,憋的太久了?要不要我给你嘘嘘——”革命尚未成功,她还不能糗死他么。

    洛君天去卫生间呆了一会,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带她下去吃饭。当然,在大家面前,他们仍是冰冻的关系,所以也是先后下楼的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餐厅里,满满当当的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昨天的家庭会议,让这个家里的人都处于神经紧张的状态,各自心里猜着那凶手是谁,除了知道自已不是以外,其他人看着都像是凶手。

    而没有这种心态的,就是真正的凶手。

    今天吃的是西餐,厨师按着家里每个人的不同喜好与口味,精心搭配的。

    人到集了,佣人就一一上餐了。

    从唐暖央进来之后,蒋瑾璃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,似乎在观察她的脸色。

    这杯子,她是用了还是没用?

    唐暖央喜欢吃三文鱼,蒋瑾璃喜欢吃黑松露,两份截然不同的食物,放在她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大家拿起刀叉,陆续开动。

    “瑾璃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忽然叫她。

    蒋瑾璃停下手中的动作,抬起头来,温婉甜美的盈盈一笑“嗯,有话说么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换一份吧”唐暖央笑里藏刀。

    蒋瑾璃有些不太明白的说“你不是喜欢吃鱼嘛,抱歉,我还是喜欢吃我这份,我不想跟你换”。

    “不换可不行,必须得换,最近想要害我的人太多,我怕我的食物里面被人下毒了”唐暖央站起身,端着盘子,从洛君天的背后绕过,来到蒋瑾璃面前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放下,弯下腰,笑意深沉“你若执意不换的话,会被大家怀疑的,要是我吃了真的中毒的话,你可就变成头号嫌疑犯喽”双手大力的拍在她的肩上,掐紧,心里多恨这个女人,笑的就有柔美。

    蒋瑾璃的目光开始闪烁。

    洛君天适时重咳,冷酷的出声“瑾璃,就跟她换吧,省得她闹腾了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立刻听话的回应“好吧,为表我的清白,换就换吧,哎——,你讨厌吃鱼了”她委屈的小声抱怨。

    唐暖央拿走她的盘子,回到自已的位置上,放心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看唐暖央,或许,又有事发生过了?!

    “过几天就到年会了,一连被害了很多次,害的我都神经质了,大家不要介意”唐暖央吃着东西,顺口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表示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刚才进房间的时侯,感觉空气中有种怪味,凶手就在洛家,就是在座各位的中间,我不得不防啊,君天,待会让佣人检查一下房间吧,特别化妆品啊,杯子之类的”。

    说到杯子,蒋瑾璃的手明显一顿。

    她没上当!

    不可能啊,那药可是无色无味的,唐暖央怎么可能闻出来呢,还是说她的鼻子特别的灵?

    洛君天略为淡漠的点头“可以啊!如果这样你会安心一些的话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抬起头来说道“在楼道间都安上摄像头吧,那样,凶手若是偷偷进暖央的房间,也会被拍下来”。

    “已经装了,没有通知你们么?”洛君天随口一说。

    “当——”

    蒋瑾璃一抖,叉子从手中脱落,脸色已经惊吓到了死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