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持续战更加累!

    揉着僵掉的手臂,感觉快要断成两截了。

    “手臂很酸么”洛君天这才意识到自已有些过分了,只顾虑到自已的舒服,忽略了她的辛苦。

    “废话,你拿根棒子撸半个小时试试看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,我帮你揉揉吧”洛君天讨好的用大掌搓揉着她的手臂“好点没有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火气慢慢降下来,语重心长的说“洛君天,我看你还是去睡客房吧,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呀”邃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闹一整夜。

    “不去,没你在身边我睡不着”。

    “敢情以往你每晚都在失眠啊,少来这套”相信他,她脑子才被门挤了迦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住她“真的啦,有你睡在我身边,我感觉睡的特别踏实,你难道没有这种感觉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答。

    说心里话,她也有这种感觉,身边有一个人,感觉很安心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都是害怕寂寞的人,又或许,这就是需要爱情的感觉,越是年纪大,就越是想要一份安定而长久的爱。

    她有些于心不忍了“算了,算了,关灯睡觉吧,我困死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的像只奸计得逞的狐狸,他抱着她躺下来的,把灯光调暗,将她圈在怀里“睡吧,我不会在***扰你了”。

    “再***扰也没有用,反正又不能做,就算你被欲火焚身了,我最多只能为你哀悼”唐暖央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做为老婆,你也太冷酷无情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做为孩子的爸,你就稍微有点自制力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没话说了,抱着怀中这温香诱人的身体,体会着,能看,能闻,能摸,就是不能吃的痛苦。

    禁欲三个月,这是最新发明的酷刑么。

    房间里寂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均匀的呼吸声,在房间如游丝般的漂浮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枕在他的手臂上,窝在他怀里睡相宁静安稳,像个乖小孩。

    洛君天闭着眼睛,但还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手臂横压在她的胸前,不由自主,不受大脑控制的就握住那柔软蹂躏了起来,那嫩滑富有弹性的触感,简直是要他的命,特别是顶端那粉红的花蕾,在他的拨弄下变的坚,挺饱满。

    “嗯,,,,”睡梦中的唐暖央,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这呻吟声诱惑的洛君天子再次受不了了,撕开她的睡衣,含住那芳香的花蕾,贪婪而疯狂的吸允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,,,呃,,,,”

    唐暖央舒服的呻吟着,难耐的绞起了双腿,身体好热,某种渴望强烈起来。

    她抱着他的脑袋,将他压的更紧,弓起了身子,去寻找那渴望的热源,一种想要被填满的感觉,炽烈的翻滚着。

    如此热情的回应,完全是在鼓励他犯罪。

    洛君天想要收手的,可当手指触碰到她湿透的幽谷,兽欲发作,结果不旦没收手,反耳架起了她的腿,向前挺进。

    突然入侵的巨大硬物,让唐暖央猛的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昏暗的灯光下,洛君天邪俊的脸,她才意识到,这不是她的春梦,而是某只禽兽又发情了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

    她生气的捶打他,腰扭了起来,想要挣脱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这种行为,反而让他们结合的更加深刻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,宝贝,这样太刺激了,我会更加亢奋的”他畅快的闷哼着,表情淫邪魅惑,如暗夜中危险的妖魔,可这妖魔实在是太俊美了,所以让女人更加无法自拔的去靠近。

    她的腿被他紧紧的钳制着,她动不了。

    等意识到自已挣扎只是助长他***之后,她不再动了,一动也一动,这个时侯让他出去,说了也是白说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轻点,伤到了孩子,我杀了你——”她火大的拧了一下他的腰。

    这男人究竟是不是人啊!

    “好,我轻点的,保证不会有事”洛君天慢动作的抽动着,温柔的与她缠绵着,每一次向前,都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嗯,,,,嗯,,,,你轻一点,慢一点,太用力了”她享受着这温柔的快感,又总是害怕体内这粗壮的东西会伤到孩子,所以一味的向后躲,可是身体越来越舒服,她又忍不住要去迎合。

    这应该算是最矛盾的一次爱爱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这已经是最轻,最慢的了,再慢,只能静止不动了”洛君天好想奋力的冲刺一番,这么不温不火,险象环生的进行,真是累死他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静止不动吧”

    “这是人话么”洛君天能呕出几两血来。

    “对禽兽我干嘛要说人话,嗯,,,嗯,,,洛君天,你到底要什么时侯才好?”

    “激烈一点的话,我会来的快一点,照现这种速度,估计一整晚我都不会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绯红的俏脸一阵阴沉,眉心上方有两片乌云,她抓起枕头砸向他“你怎么不去死呢,洛君天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实话实说,你又不爱听,可持久力长是我的错么,这是天生的”洛君天故作烦恼。

    这句话怎么听都像是在炫耀他的雄风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10分钟,不射你自已对着镜子玩去,捣鼓一晚上都行”唐暖央对他下最后通碟。

    “10分钟乘以100怎么样”。

    “你去死——”

    另一个枕头,又华丽丽的砸到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一场美女与禽兽的持续战,进行了大半夜,唐暖央被他温柔的折磨着,最后累极了,干脆自顾自睡觉,懒的去理,气的洛君天想掐死她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早上起来,头昏脑胀,四肢酸软。

    唐暖央瞅了瞅光着身子,趴在那里还呼呼大睡的洛君天,举起拳头,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通乱挥,当然,这是凌空的。

    不行,这才过了几天,总不能每晚都这么折腾吧。

    她得想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发什么呆呢”洛君天张开眼睛,看着坐在床上冥思苦想的女人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,穿轻薄的窗纱,轻柔的打在她如雪的肌肤上,连脸上那一层细细的绒毛,也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这女人,保养的还真是不错,除去那熟女的气质,她跟18岁时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唐暖央扭过头去“我在想,用什么方法可以控制你不在乱发情”。洛君天愣了愣,嘴角向上翘起,侧身撑起脑袋,他饶有兴趣看着她“那想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目前没有,不过会有办法的”。

    “想到了,要第一时间告诉我,我来帮你参谋参谋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过她的手,亲了亲,笑的那叫一个亲切。

    唐暖央有种黄鼠狼给鸡派年的感觉,抽回自已的手,她撩开被子下床“你慢慢睡吧,我去上班了”。

    她走进卫生间,他也像是跟屁虫一样跟过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***。

    “拜托你把衣服穿上吧,这样,,这样,,有碍观瞻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别人么?”

    唐暖央一阵无语,她难道就不是人么“哎,算了,你喜欢光着就光着吧,有本事这样走出去,这才叫牛”。

    她站在洗手台前,他从后面圈住她,拿起洗手台上的牙刷,帮她挤了牙膏,送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不客气,接过来,调侃他“你不会又多了一项爱好吧?”

    洛君天把她的调侃当成是真的,在她脸上亲了一下“说你聪明,真不是盖的,连这个都被你猜中了”。

    “每天有俊美的裸男帮我挤牙膏,还真是一种负担”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允许你待会脱光了衣服帮我挤”……

    抬起手肘向后用力的顶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就知道她会来一招,稳稳的挡住“老婆,相同的招数,最好别反复使用”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提醒我”唐暖央抬起脚,向后往他脚上剁去。

    惨叫声,顷刻在卫生间中回响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她,跌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连连呵气“唐暖央,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狠,不知轻重呢,我脚背断了”。

    起先她不信,可是看他痛苦的纠着眉,久久不舒展的样子,心想难道自已刚才真的下手太重了?

    “真的很痛么?”她走过去,手搭在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,人就落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坏蛋,敢算计我,看我不好好罚你”洛君天扣住她的脑袋,就是一阵窒息的热吻,甜蜜的炽烈,让她心头涌动出热火。

    她被他吻的快断气,他才放开她,绯红的脸还带着迷离,喘息的靠在他的怀里,她撒娇似的轻锤他的胸口“洛君天,你这个腹黑的坏男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对付你这狡猾又泼辣的坏女人,我不更坏一点怎么行,想不想再吻一次”。

    他将薄唇凑过去,她娇笑的别开头“好了啦,别闹了,你想好年会在哪里开了么,这可是几天后的事情”。

    “去泰国怎么样,我们人生地不熟,他们也一样”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决定就好,只是君天,我在想,我们这一次,会不会玩的有些冒险”唐暖央轻蹙眉头。

    洛君天捏了一下她的下巴“与其等他们来,不如我们主动出击,放心吧,一切皆在我的掌控之中,他们逃不了的”。

    “哎,各国的分公司接到这消息,应该都要炸开锅了,短短几天,什么都没有准备,可怎么向总裁你交代”

    “老婆你这么心系着洛氏,不如回公司吧,那种小打小闹的策划公司,会让你施展不开拳脚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喜欢他用轻视的语气说她的公司,她笑“行啊,我回洛氏,我做总裁,你当秘书,我马上回来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突然笑的很灿烂,拍拍唐暖央的屁股“快去刷牙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