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能不能再快一点!

能不能再快一点!

    他一经宣布,大家的表情统一的又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每一年的年会都是到盛夏才召开的,几十年来都是如此,在老爷子还执掌洛氏的时侯,这就已经是不成文的规定了,全球各地分公司都知道。

    可现在才刚刚是初夏,整整相差一个月呢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不关我的事吧,我已经不是洛氏的员工了”唐暖央开口。

    “但你是我老婆,你以总裁夫人的名义去”洛君天快速的接过她的话邂。

    “我又该感激了,总裁夫人,多光鲜的名称”唐暖央反讥着,揉揉了太阳穴,失去耐心似的说道“第三件事呢,别卖关子了,爽快点说出来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过睡在蒋瑾璃怀里的小宝宝“至于这第三件事嘛,跟这个孩子有关,我要在年会上承认他是我未来的继承人”。

    不亚于一颗原子弹的威力,在客厅里炸开了锅蘅。

    他说的第三件事,一件比一件惊爆,所有人都傻眼了,好半天没能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噌的一下站起来,不能置信的急促喘息,脸色苍白“洛君天你说什么?你要立这个孩子为继承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自古以来都是长子继承家业,上至皇储,下至平民百姓,我父亲是如此,我是如此,我的儿子自然也是如此,难不成这位置要让给老二么”洛君天看上去像是在讥讽唐暖央,实则是在讽刺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洛宏国难堪的红了脸。

    洛云帆低头浅笑,笑的温柔绵延。

    “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的,我的孩子,才应该是继承人,洛君天,你可别忘记了,洛氏50%的股份是我的,洛氏的半壁江山都是我的,你有什么权利立继承人,实话跟你说吧,我已经问过律师了,如果有一个人能证明当天吴律师念的遗嘱上的内容属实,我就有可能通过法律途径拿回我的股份”唐暖央坚定有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看吧”洛君天丝豪不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为了孩子,我一定会试的,洛君天你太让我失望,我要让你尝尝输的滋味,你跟这不要脸的贱人,等着瞧吧”唐暖央咬牙切齿.

    转身,甩门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门被甩的啪的一声巨响,洛君天的脸色已是相当的难看。

    其他人在这个时侯,大多选择的还是谨言慎行,沉默是金。

    蒋瑾璃悄然得意的笑开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人心里,也是开心极了,年会,立继承人,这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简直是老天赐予他的机会,是时候行动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望着洛君天的脸,笑的优雅,温暖如春,撒了鱼网,也撒了饵,就等着鱼儿自已乖乖的去咬钩子了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散会后,大家各自回去各自的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蒋瑾璃可能是无法消化这一下子地狱,一下子天堂的反差冲击,所以破天慌的没有缠着洛君天留在她的房间睡。

    洛君天悄悄的回到了自已的主卧室,将门锁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洗过了澡,正坐在梳妆台前吹着头发,以前她喜欢把湿漉漉的头发放进风里,让自然的风慢慢将之风干,不过现在她不敢了,怀孕了抵抗力也跟着下降,万一生病可麻烦的很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着走过去,拿过她的手里的吹风机“让我来为你效劳吧”。

    撩起她的长发,他轻轻的揉着,动作无比的温柔宠爱。

    她舒服的闭上眼睛“嗯,还挺有模有样的”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用说,你老公我可是个天才,不管做什么,都一定是最好的”。

    “哎哟妈呀——,才夸你两句,就开始自吹自擂了,自大病泛滥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轻笑的用手肘子向后顶去,哪知不偏不移的顶到他的命子根上面。

    得到刺激的某种,迅速变的粗大坚硬。

    洛君天抚摸着她的发丝,心痒痒的厉害,腰向前顶,在她身上磨蹭着,呼吸粗重“嗯——,老婆,你引诱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”。

    “是意外,别顶了,它好烫”

    隔着西装裤,那滚烫的热源似要将他给灼烧。

    她向前避开,他靠过来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走开啦,又不能做,你把自已弄的欲火焚身,我可收拾不了残局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很享受,哪还管你那么多,俯身将她抱到大腿上,头埋在她的秀发间,双手揉捏着她睡衣下的丰满,那巨大的火棒,一下又一下的顶着她柔软又脆弱的某处。

    她真怕他随时随地,都会释放出那可怕东西,放在她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男人发情的时侯,跟禽兽没二样。

    “洛,,,洛君天,你停下来,说了前三个月要禁房事,你忘记了么”唐暖央掰着他的手,想要逃开,抱在一起,肯定会出事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稍微清醒了一些,抬起头来,张开因***而变深的绿眸,眼中***仍是没有退散“只是摸摸而已”。

    “少来了,只是摸怎么能满足你只色狼呢,我是怕你等下太痛苦,所以才劝你在没有那么难受的时侯,早一点冷静下来”唐暖央侧身,勾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她胸口丰满压在他的胸口,淡紫色睡衣微微敞开着,他一眼望下去,就能看到那一片的美好风景。

    视觉与触觉的双重刺激。

    哪个生理正常的男人经得起这番风情,何况他何止是生理正常,简直是无肉不欢的迅猛肉食动物,这食物,太合他口味了,他饿的都能把她给吃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***翻腾的眸,带着一种野性,唐暖央心中大叫不妙“我想去卫生间”。

    她试图从他身上下来,却被他抱的更紧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温柔一点,不会伤到宝宝的”裙子被撩开,他的手探进那片湿漉漉的幽谷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按住他的手,她说的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之前是她自已也不懂,可如今这是医生给的告诫,她不能不遵守。

    “我快受不了了,我好想要,就一次,我会轻轻的,绝对不用力”洛君天像人跟妈妈要糖吃的孩子,向她索欢。

    “说了不行就是不行,放我下去,我要去睡觉,你今天还是去睡客房吧,放着你这么大只色狼在身边睡,太危险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俊脸拉长“又要把你老公撵去睡客房?你不怕我去外面吃野食啊?”“去啊,赶快去,吃个饱再回来,哪你以后就不用进我这个房间了”最后那句话是赤果果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这好像是我的卧房吧?”洛君天笑的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不会是让我睡客房吧,那也行——”唐暖央身子向上提,假装生气,板起了脸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她按回腿上“这么快就生气了?装的吧,刚才在外面装的还是过瘾是不是”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装了,你不去客房睡,那就只好我去喽”唐暖央继续板着脸,她不这样,他哪肯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答应晚上咱们纯睡觉,不做可以了吧”洛君天投降了,尽管下面的兄弟没有妥协的意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瞅瞅他“那你先放我起来”脱身了再说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手,唐暖央立刻从他的大腿上下来,眼睛无意间往他裤裆瞄了一眼,那里撑起着一顶帐篷,可以看的出,这中流砥柱有多么的坚固。

    她没发觉自已,已经盯看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与其用眼睛强,奸它,不如用嘴吧”洛君天被她的眼神看的又是一阵激扬与亢奋。

    “你,变态,想的美——”唐暖央脸一红,暗暗嘀咕着离开。

    洛君天失笑的喊“是你先下流,我才变态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钻进被子里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“受不了,你就DIY自已解决”。

    她的话说了之后,半晌都没声了。

    而后,听到浴室有水流声传来,她又放松的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睡的正朦胧,嘴唇上被热呼呼的碰到,软中带硬,气味清香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***的闷哼声,让她猛的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眼皮子低下的庞然大物,吓的她忙把头扭开,随后才明白洛君天做了多么变态的事。

    她要杀了这个变态的男人。

    洛君天板过的她的脑袋“刚才那样做的很好,继续”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我咬断它”唐暖央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想毁了你后半身的幸福么”洛君天说幸福的时侯,那东东还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画面有多色情,就有多色情。

    见他又要把这恶心巴拉的东西往她嘴边送,唐暖央伸手一把握住它,***着“我用手帮你解决,可以了吧”。

    她的老天,今晚不摆平这披着人皮的禽兽,她肯定是睡不了安生觉了。

    他满脑子都是跟她那个那个,不能碰她,所以就换着法子折腾她。

    洛君天被她弄的很舒服,虽然不及她的小嘴,不过能这样也不错“快一点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20时分之后,,,,

    “再快点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手很酸呐”唐暖央抱怨道,恨不得把这玩意切下来喂狗,

    “再快一点,你没吃饭么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很快了,到底要多快啊才叫快啊”唐暖央停下来,她不行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就差一点,现在前功尽弃,一时间,不由的有些恼火“干嘛停下来”。

    “你找个人一刻不停,跟马达似的动30分钟试试看”唐暖央也火了,真是要疯了,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男人,前世做了什么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