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动机是什么?!

    等洛大灰狼吃饱了,他才满足的穿好衣服,把车子调成正常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得产检!”唐暖央边穿衣服边告诉他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会陪你去的”洛君天立刻说。

    唐暖央定神的看着他“你当然得去,孩子的爸,他一定要比我们幸福才行”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会幸福到老的”暹。

    “目前说这话,为时尚早,等真的有那么一天到来,你在说也不迟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叹了叹气,不深入的跟她纠缠这个话题,因为越是深入,翻旧帐的可能性就越高,而对于有过“丰功伟绩”的男人,最怕的就是老婆跟自已翻旧帐。

    “明天几点?上午还是下午?羲”

    “下午,明天我会去公司上班,下午我会打电话给你,这样的话,家里的人不会知道,不过就算知道也没事,你可以说成是我强迫你的,反正我正在扮演着,跟小三争宠的戏码,哎,真是无聊又血腥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拿起矿泉水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洛君天则是驱动车子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餐时分,跟往常一样,大家一一入列,蒋瑾璃也被叫下来一同用餐。

    这是自唐暖央上演离家出走之后,她,洛君天,蒋瑾璃又一次三个同时出现。

    宝宝被佣人抱着,正用懵懂天真的双眼望着餐桌上的人,一会儿看这个,一会又看那个,见到熟悉的脸,他会露出笑容,见到陌生的,眉头会打结。

    唐暖央正对着孩子,看到他看着自已,小小的手乱挥着,笑着笑着,竟然朝自已咯咯咯的笑了起来,非常的欢喜。

    那可爱的笑容,一下便击中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,她望着孩子,眼中流露着温柔的爱意,恍惚间,她好像已经将孩子抱在了自已的怀里,

    她不自知道自已的表情有多可疑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她绝对的神经不正常,一般女人见到情敌的孩子,弄死他的心都有了,哪还会流露出如此慈祥的表情呢。

    一餐桌的人,包括佣人,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疑惑的在唐暖央与孩子之间来回的看着。

    蒋瑾璃很不喜欢唐暖央用这种眼神看她的儿子,那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当当——”洛君天用银色的叉子,轻轻敲击的盘子。

    这笨女人,知道自已再干什么么,她想害死孩子是不是。

    清脆的声响让唐暖央猛的回过神来,看着四周,才知道做了多么愚蠢的事。

    她低头继续用餐,吃的食不下咽。

    她好想认回这个孩子,可是她目前又不能这么做,如果让蒋瑾璃知道这孩子不是她的,而是她跟洛君天的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而宝宝,因为唐暖央不再看他,小脸上透着茫然。

    晚餐结束。

    “瑾璃啊,今天晚上我得办公,所以跟孩子早点休息”洛君天弯腰在她额头亲了亲,尽显温柔。

    唐暖央猛站起来,用生冷的声音讥讽“你们可真让我倒胃口”。

    她提步离开的,走的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她不看唐暖央,继续对蒋瑾璃说“别理她!”

    “不会啊,我才没她这么小气”蒋瑾璃尽情的享受着他这一刻的温柔,心底的那个念头更为坚定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洛君天靠在书房纯黑色的奢华的椅背上,手中的纸张被一页页的翻过去,阴鸾的表情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他接收到了属下发来的传真,这书房平时只有他可以进,所以他也会把机密的文件放在这里。

    上面是一年半之前,他跟唐暖央离婚,跟蒋瑾璃分手之后的两个月中,洛家每个人活动情况,特别是与蒋家,与蒋瑾璃的来往。

    粗略的翻了翻,没有发现异常,无非就是一些平常的交际,跟蒋家虽有来往,也是很寻常。

    拿着这些调查资料,他回到房间,唐暖央已经睡着,但是听到脚步声,她就警惕的醒过来。

    见是洛君天,她才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今晚打算宠幸我么”她调笑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谨慎的将门锁上,走到床边,把资料递给她,拧了拧她的鼻子“打算请你一起当回福尔摩斯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唐暖央坐起一些,洛君天很自然的把胸口给她靠,她也很自然的靠上去。

    看完了手里的资料,她才明白“你调查了洛家的所有人?”

    “有发现可疑之处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是我们看的都还不够仔细”

    “又或许,那幕后操纵者不在这些人之中”。

    “有这可能,但有一点,我们不能忽略的是,知道杜医生那里有这种东西的,又能拿到手的,只有洛家的人,所以他们嫌疑最大”洛君天点了点资料,目光笃定。

    唐暖央蹙拢着秀眉又思考了片刻“知道有这种东西的人,当时除了爷爷之外,忠叔,三姑,三叔他们都知道,所以宛馨,诗菲她们也有可能从父母嘴里听说过此事,那进杜医生出入洛家频繁,不用想就知道是他采集的,所以在他那里得到了想要的”。

    “范围还是很大”。

    “我们换位思考,哪果换成是你人,你想从杜医生手里拿到东西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洛君天想了想“偷!”

    “偷是个好办法,可万一偷错了呢,像这么重要又私密的东西,杜医生总不会在外面写上,谁谁谁的精子,谁谁谁的卵子吧,而且肯定不会乱放,偷是好办法,可没那么好偷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环住唐暖央“我想我会找个人先去接近杜医生,先找出确切的地点,然后再去偷,在这之前,还要做一份假的,因为光是偷走,杜医生回来发现了,也是相当麻烦的事”。

    “听起来是完美的好计划”唐暖央给以肯定。

    “换我来考考你了,换成是你,你会派个什么人去接近杜医生,而且也不会被怀疑呢?”洛君天将她环的更紧,双手趁机在她胸口乱摸。

    “你问归问,手能不能收敛点”唐暖央拍开他的手,思考着他的这个问题“要是我,会派一个护士去,因为第一个能够不留破绽,第二能有时间慢慢去找,第三护士干一个月,拿到东西,随便找个借口辞职的话,也不会被怀疑”。

    “听上去护士真是个不错的人选,不过我倒觉得会是医生,而且极有可能是那个威廉”洛君天嗅着她洗过澡后的清香秀发。“威廉?!”唐暖央猛的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轻笑“威廉是医生,又是在蒋瑾璃身上动手脚的人,他难道不是最有可能跟杜医接近的人么,随便找个借口,请他开医学研讨会什么的,理由自然,以这个为切入点跟杜医生接近,拿到东西后,又以回英国的名义离开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眼中透出神采来“应该就是这样”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再来找一找看,在这段时间里,有谁接触过医生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脱了鞋子坐到床上,跟唐暖央一起看那些资料,每一个蛛丝马迹都不放,因为有了基本明确的方向,所以再看资料,也能看的更犀利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。

    “这里说三姑在那段时间里,去看过医生,是个私人诊所”唐暖央从资料中抬起头来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姑胃一直不好,常看医生,偶尔也会听信别人口中的江湖郎中”。

    “随行有二叔跟诗菲陪她一起去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瞳孔微微收缩的“大概是什么时间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”唐暖央低头看了看,回答“是9月6号上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飞快翻出洛宏国跟洛诗菲的那天的行程,9月6号上午果然也是陪洛海珍去了诊所,而且地点还是外省,他们三人在那里过了一夜才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在子龙的行程里写着,他那天跟子赫去了新加坡,是公司的一个大项目,负责人是二叔”,

    “结果这么重要的项目,他没去,而是陪三姑去看病了”洛君天挑眉。

    “这不合常理了,看病而已,况且以前也不见他对三姑这么好”唐暖央眼睛睁大“难道是二叔?可他有这个胆量这么做么”。

    “有句话叫铤而走险,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说话,因为她不能肯定“二叔一大把年纪了,策划这些对他来说,有什么好处呢?没有动机啊”。

    “他自导自演嫖,妓又吸毒,还找记者来曝光自已,这个动机你想明白了么”洛君天反问她。

    “貌似更加离谱!如果亚兰瑟没说慌,二叔真的自导自演,加上瑾璃的事,他一定在策划着在的大阴谋”唐暖央想不通,洛家的人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会算计。

    洛君天阴冷的勾笑,似是完全不意外“没有分到一毛遗产,生为次子的他怎么能甘心呢”。

    这么说起来,他们离婚的时侯,也正是宣布遗产继承的时侯,那时洛宏国有多愤怒,时间也吻合了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,钱真是万恶的东西”唐暖央冷笑,为生在这个家里的人感到悲哀,亲情早被钱腐化成烂泥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揉了揉她的发丝“暖央,你总说我猜忌心重,活的太累,没人情味,现在你明白,如果我是个天真的人,早就被人从这个位置上打下来了,现实总是丑陋跟残酷的,不管是亲人还是敌人,都要时刻警惕,不能手软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做?”唐暖央开始担心二叔的下场了,这最好不是真相,不然,他会死的很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