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做完了我们再谈正事!

做完了我们再谈正事!

    “唐暖央你别诬陷我,这个威廉我确实认识,但他不过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,因为很久没有联系了,他突然给我寄东西,我才会觉得惊奇,并非你说的紧张”蒋瑾璃紧握住衣服的一角,强制镇定的反驳她的话。

    唐暖央捏住她的下巴,含笑端详着她的脸“惊奇跟紧张,我还是能够分辨的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甩开她的手“你存心想诬陷我,挑拨离间,我还有什么可说的,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”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冤枉你了?”

    蒋瑾璃冷冷一笑,静了下来“我知道,现在君天不在站在你那一边了,所以你紧张,给我送快递,你有这么好心么,你是看到有男人给我送快递,以为可以抓到我的小辫子,然后到君天面前告我一状,好让他讨厌我,回到你的身边,我说的没错吧”暹。

    她自以为聪明的斜视着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淡淡的笑着,以优雅大气的交姿态坐下来“没错,我是这么想的,这毫无悬念,所以我也就不再遮掩,瑾璃啊——,你最好不要让我查到,你跟这个男人有超越朋友关系的事实哟,因为我一定会是第一时间告发你的,你应该有觉悟,我对你是不会仁慈的吧”。

    语调有多么的亲切柔软,内容就有多直接诡异,因为强烈的反差,所以让人感觉恐怖羲。

    “你,,,你少吓唬我,有本事你就去查吧,不过我想终究会让你失望的”蒋瑾璃声线中,一连带出几次颤音,故作无畏的脸上,僵硬的像干尸。

    “心虚的人,嘴巴再硬,也是理直气壮不起来的,我对这个威廉真是越来越好奇了”唐暖央已经得到她想要的,起身“我不打扰你拆快递了,虽然我很想知道里面是什么”。

    提步,她不紧不慢的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蒋瑾璃捧着快递盒,双手不断的箍紧,似要将之揉成团。

    威廉消失了这么久,怎么会突然给她寄包裹?另外他人在国外,又是怎么知道她在洛家的?

    莫非他人已经来了中国,知道孩子的存在,知道那是他的孩子,知道她正在骗君天,所以想借机敲诈她。

    下床将门锁上,她手忙脚乱的将快递拆开。

    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只手机,最新款的,她的呼吸急促了,伸手将手机拿出来,打开,里面有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他是想让她用这个手机打这个号码过去么。

    因急于跟他联系,弄清他的目的,蒋瑾璃想都没想,就拨打了那个电话。

    有人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威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你,你想干什么?”对方没有声音,蒋瑾璃的神经绷紧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对面依旧没有声音,但是能听到那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电话两头,彼此沉默对峙了一会之后,蒋瑾璃终于受不了这种慢性折磨了,压低着声音,愤怒的开口“我警告你,别来破坏我的生活,我不喜欢你,你不要再缠着我了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孩子?”

    一个男声,轻声的吐出两个字,如同两枚炸弹般的轰在蒋瑾璃的脑门子里,她顿进呆若木鸡,也没心思去仔细辨认这声音究竟是不是威廉,就满脑子认定,他是为了孩子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,,,你到底想干什么,那孩子跟你没关系,不是你的,你要钱是不是,要多少我给你,混蛋,拿了钱,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”

    电话在这时啪的一声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喂——”蒋瑾璃一连叫了好几声,也不见对面有回音,才后知后觉是挂断了,她拿开手机,乱按着回拨键,可是对方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她呆怔的跌坐到床上,完了,全完了,,,,

    脑子乱成了一团,她抓着头发,狠狠的拽着,该死威廉,该死的唐暖央,君天好不容易已经不再怀疑孩子的身世了,她不能被他们给破坏了,绝对不能。

    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牢靠了,她的脑中掠过这么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唐暖央坐在洛君天的车子里,听完了电话录音。

    刚才蒋瑾璃打去的电话,接听的人不是别人,就是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她自已以为孩子是她跟威廉的,所以才会让洛云帆帮他收买那两个院长,而她没有想到,那是一份根本不用动手脚的DNA报告”这会,唐暖央明白这其中的矛盾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威廉的,我想应该是那个幕后操纵者派去接近瑾璃的,然后用他医生的这点本事,在她身上作下了手脚,两人其间发生过性关系,于是她就认为孩子是他的,也合乎逻辑”洛君天淡然的脸上,没有半丝表情。

    唐暖央扯出一丝讥笑“发现曾那么忠于你的女人,在离开你之后不久,马上就搭上了别的男人,你心里不舒服了?”

    发现他可能有这么想法,她心里更不舒服。

    洛君天微怔,转而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脸,哈哈大笑了起来“老婆,我看心里不舒服的人是你吧,看你这张脸,简直可以酿成一坛子老陈醋来”。

    被他发现到自已的心思,唐暖央的脸顿时变红,难掩尴尬,她抬手去打他“谁,,,,谁吃醋了,对你这个男人,我早就练就免疫力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抓住她的手,拉进她,绿眸邪魅“真的么,对我免疫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免疫了,看着你,就跟看着忠叔一样,没啥感觉”唐暖央镇定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哦,让我老婆对我没感觉,真是天大的失误,谢谢你提醒我”洛君天恍然大悟般,低头就去吻她的嘴。

    伶牙俐齿的小嘴,尝起来可是非常柔嫩香甜的。

    “唔,,,,光天化日,你干什么”唐暖央将他的胸膛推开一些。

    “帮你找感觉啊”

    “找——”唐暖央气结的锤他“你就这样找法么,你个臭男人”。

    “这个方法最直接,不信就试试看嘛”洛君天按下四周的窗子,椅子向下降,变成了一张床。

    这破车,简直就是专门为色狼设计的嘛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的思维能不能别这么跳跃,我们在谈正事”唐暖央捂着胸口,不让他脱她的衣服,这只随时随地,想到就发情的狼。洛君天拉开她的手“正事等下可以继续谈,而调动起我老婆对我感觉,可是当下最重要的事”。

    她还真是摆石头砸自已的脚,自讨苦吃“好了,我有感觉了,看到你这心脏就砰砰直跳,跟得了心脏病似的,你不用帮我调动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了她一会,仍去解她的衣服“我不信,我要听听你的心跳”。

    “听心跳,你隔着衣服也能听到啊”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贴的更近去听”。

    他邪恶着扯开她的衣服,将脸贴在她的呼之欲出的丰满之上,嘴角有着孩子气的笑,满足的幸福感,干坏事得逞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胸口发热,被他压着,也不能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揉着他的发丝,她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柔软,这种感觉好奇怪,像是飘到了云端,心那么轻,可是又那么的满,很幸福很幸福,,,,

    “心跳的很平稳嘛”

    “被你压的”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说好要让你心动加速的,显然这样子是过于安静了,得来点刺激的”他侧头含住那粉色的蓓蕾,香味在嘴里泛开,美味无比。

    他的吸允,让她浑身酥麻颤栗“嗯,,,,啊,,,,”

    有反应了!!!

    嘴角含笑,他蹂躏的更为肆意,她娇媚的呻吟声,刺激着他,下面迅速的肿涨变硬,他想马上就要了她,一分一秒都等不及的***,正燃烧着。

    手探入她的裙下,扯掉她的内,裤,指腹揉捏着她的花心,却不想那里早已湿成了一片,蜜液流淌在他指间。

    空气中淫糜的气味越来越侬重,意乱情迷,不能自持。

    他等不及的拉开拉链,释放出那早已坚硬如火的巨龙,分开她的双腿,抬高翘臀人,挺,身进入那湿润的幽谷之中,一种温热的包围感,顿时将他吸的紧紧的,舒服到每个毛孔都欲仙欲死。

    忘乎所以的享受着这一刻的酣畅,汗水打湿了头发,粗喘声,呻吟身交织成一片。

    那在她体内深入涌动的热源,带给她一***的快感,高,潮来的又快又猛,她浑身痉,挛,缠绕在他腰上双腿,将他夹的更紧,不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他又靠到她的胸口“嗯!这下子有感觉了,你的心跟我说,老公,我好舒服,可以可以再来一次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放下双腿,推开他的头“我看是你在这么想吧,下去,不许再来一次,孕妇不能纵欲地度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还在她体内的巨大,向前顶了顶“你可不能这么自私,自已饱了,老公还只是半饱呢,你忍心看着老公饿肚子么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”唐暖央明知故问,想到他的那股子冲劲,身体不自觉变的更湿润。

    这是比用嘴说更为诚实的邀请,她什么也变的胃口这么大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你更加性福啊,宝贝”

    律动重新又开始,窗外一片宁静,窗内却又是一场血脉膨胀的活塞运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