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想听我调查的事情,就先陪我!

想听我调查的事情,就先陪我!

    唐暖央翻来覆去一夜无眠,天快亮的时侯才沉沉的睡去,这一睡竟然就睡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起床后,她下楼吃早餐,其他说是午餐才贴切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间段,洛家的人是最少了,因为多数都在公司,留在家里的只有二叔跟三姑,洛云帆这段时间也在家,他即不回法国,也没去洛氏总部。

    走进餐厅,他们三个人都在。

    “暖央,起床啦,睡的好么”洛云帆热络的起身为她拉开椅子,体贴的像似老公遛。

    洛宏国跟洛海珍脸上闪过不自然,可又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层窗户纸桶的不好,可要出大事了,尽管大家都已知道洛云帆对唐暖央的心意,就连洛君天自已也知道,而洛云帆依旧能肆无忌惮的原因,主要还是他手里的股权,20%的股权如果从洛氏王国的版图上被割走,这可不是闹着玩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唐暖央用礼貌回应他的热情绻。

    “老是听你对你说谢谢,感觉我们越来越生疏似的”洛云帆脸上的难过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答。

    佣人在她面前摆好了碗筷,她就拿起来用餐。

    “吃过饭,我们到海边走走吧”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洛云帆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手一僵。

    洛海珍的脸色也不大好“云帆,暖央刚回来,应该让她多休息才是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却仿佛没有听到洛海珍的劝告,黑眸期许的望着“去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要去上班,下次吧”唐暖央婉转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讲”洛云帆不理会她的拒绝,说的依旧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“那吃过饭到书房去说吧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放下筷子,从位置上站起来,目光温煦的如三月暖阳“我在海边等着你,一定要来”。

    脚尖转动,深情的眸光敛去,侧身,向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四叔——”唐暖央叫他。

    当着两位长辈的面,他到底是想干什么,他还知不知道礼义廉耻。

    洛云帆恍若未闻,走的轻盈如风。

    洛宏国跟洛海珍的脸色,已经难看到不能再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暖央,你可不能去,君天要你知道了,可不得了”洛海珍语气甚是严厉。

    “一个野种,一个穷酸丫头,把我们洛家搞有乌烟瘴气,两个不要脸的东西”洛宏国狠狠的羞辱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本是不打算去的,可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。

    她转头对洛宏国轻蔑一笑“二叔,你这话以后该当着他的面说才对,他人都走了,你说又有什么的意义呢,你不会是怕他吧”。

    洛宏国心虚的转了转头,避开着唐暖央嘲笑的视线“笑话,我怕他?”。

    “不怕为何刚才不说,二叔你不会只敢放这种马后炮吧,另外说别人的同时,先看看你自已,偷东西,嫖,妓,吸毒,你都60了,还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来,你好像也姓洛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,我有说错么,让别人尊重你的同时,你也要看看自已是不是值得被尊重”唐暖央不给喘息的机会,从她到洛家开始,就一直受他的侮辱,未来她还有孩子,她不想让孩子听到这些话语,所以她不会再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要吵了——”洛海珍喊着,又看向唐暖央“三姑只希望你可以懂的自重,不要做出让洛家丢脸的事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堵的慌,却仍旧得体的微笑“我谨记三姑的教诲,也希望你能对我的要求,严格的对每一个人,因为一直在丢洛家脸的,并不是我”。

    洛海珍跟洛宏国被气的够呛,饭也没吃饱就走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独自清清静静的吃完了饭。

    海边。

    洛云帆脱了鞋子,在沙滩上慢慢的走着,他在等她。

    无论多久都会等。

    唐暖央思前想后,最后决定还是去,因为她今天不去,难保明天他不会顾计重施。

    远远的,看他在沙滩上悠闲的漫步,那白色的衬衣,白色裤子,还有墨黑的发丝,侧脸清隽,非常的好看。

    她脱了鞋,踩着沙子,来到他的身边“为什么那么做?是要显示你如今在洛家的地位么”

    “我不该显示么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就算你已是万人之上,你仍旧还是在一人之下,这王朝不会是你的,我也不会是你的,对不属于自已的东西过于固执不肯放弃,到最后就变成痴心妄想了”

    洛云帆停下步子,侧过头来看她的脸,黑眸泛着痛楚“就算变成痴心妄想,我也不会放弃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可能的,洛云帆,你还不明白么,就算你固执到100岁,我也不会跟你变成那样的关系,你这是在折磨你自已”唐暖央真不知道拿这个男人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他的手段,他的固执,他的阴险,他的温柔,全都让她觉得即恐怖又心痛。

    洛云帆低头不语,转而又抬头,笑的云淡风轻“呵——,如果我可以主宰我的心,我也想不要这么爱你,可是,你已经在我的心里了,如果要拔除,只能连我的心一并的摘掉”。

    他是个不会轻易让人住进他心房的人,所以一旦闯进去了,他便会将那人关起来,永远不让她出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揉了揉太阳穴“不是有事要跟我讲么,我来了,你说吧”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堆城堡吧”洛云帆蹲下来,对她笑。

    这是长大后,她头一次在他的脸上,看到名为天真的东西,而且在一个心机很重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她着实愣了好一会才回神“如果你说重要的事,就是这个的话,抱歉,我不奉陪了”

    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关于那两个院长,还有蒋瑾璃不是孩子母亲的事”

    唐暖央猛的转过身来,跑回去蹲到洛云帆的身边“你都调查出些什么了?”

    他嬉笑“先陪我堆城堡,我就告诉你”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麻烦快奔40的人了,不要这么幼稚好么?”

    “快40的人就不能幼稚么,谁规定的?”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想把他推到海里喂鲨鱼!!!!

    深呼吸,她捏起一把沙子“堆完了城堡你就告诉我是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侯骗过你”。

    “拜托你不要厚颜无耻了,你骗得我还少么”“爱你这一点,我从来没有骗过你”

    “哈哈,,,爱?魔鬼的爱,我可要不起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要想”洛云帆凝视她,黑眸内,似有个无助的孩子在哭泣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心脏有着一刻对他的怜悯,之后暗骂自已,陪他没完没了的扯些干嘛,于是她不再说话,专心堆沙子。

    碧海蓝天,阳光温暖,他们像小时侯一样,在沙滩边堆城堡,那时这算是非常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的手非常灵巧,而且份外的修长干净,所以连同沙子也变的纯净起来,为什么外表这么纯粹美好的男人,内心这么阴暗呢。

    两人通力合作,城堡堆好了,精美的像是模型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时间忘记他的恶劣行径,开心的笑了起来“哇,还挺漂亮的”。

    她灿烂的笑容,让他看的有点呆“我有很久没见你对我这么笑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他这么说,立刻不笑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侧面,暗紫色西装的挺拔身影,脚下带火的走来,俊美耀眼,如天神般的脸,阴沉的快要把人间变成地狱。

    该死的蠢女人。

    一脚踢过来,堆砌了半天的城堡,在唐暖央的眼前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那只脚,穿着做工考究的皮鞋,散发出的黑亮,也透着一股子尊贵气息。

    不用想,这只狂妄的脚是谁的,她不看脸,也能猜中。

    “给我站起来”洛君天憋着满腔的怒火,冷冰冰的说道,他不想对她发火的,可是他就是看不得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,尤其是洛云帆。

    唐暖央抬起头来,朝他暗使了两下眼色,不过这小心眼的家伙,显然醋意大发,全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站就站啊,你毁了我们堆了半天的心血,洛君天你怎么跟以前一样的坏呢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洛君天不能置信的瞪眼,似乎在用眼睛说,唐暖央,想死是不是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”一边的洛云帆愉快的笑了起来“暖养你的记性可真好,以前有过一次,也是这样,我们辛苦了半天的成果,君天过来一脚踢掉,然后趾高气扬的走了”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你天天惦记着怎么勾,引我老婆,我看你迟早得神经病”洛君天踢起脚下的沙发,往洛云帆的眼睛里射。

    他跑来搅什么局嘛!唐暖央拉住洛君天的手“别闹了行不行”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么好玩的沙子游戏,怎么少得了我呢”洛君天蹲下身来,在地上飞快的堆了一个长方形的物体,抬眼,勾笑“知道这什么么?”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云帆摇头,这么简单的物体会是什么?箱子?!

    “我是为四叔你量身订做的棺材!”洛君天阴笑的如同地狱来锁命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超级幼稚!!!!

    “暖央,我说的事你还想不想听了,要么改天吧”洛云帆不理会洛君天,对唐暖央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重要的事情,不能当着我的面说,不用改天了,就现在说吧”洛君天哪知道他们之前在酒店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