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像我,却是蒋瑾璃生下了他! 首发VIP尽在www.fyxs.ne

像我,却是蒋瑾璃生下了他! 首发VIP尽在www.fyxs.ne

    柳玄月美丽的脸瞬间变红,噤了声,自从遇到这个小魔女开始,就诸事不顺,就连向来的自信也变弱,让自已看起来跟个傻瓜一样,好比现在站在这里吵架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伊容见他不说话,也鼓着腮帮子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真不是一般的默契!”洛君天笑着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原本在唐暖央感觉有些压抑的清晨,因为他们充满朝气蓬勃的脸,变的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15分钟后遢。

    飞机停在庄园外的草坪上,他们四人上了飞机,离开了庄园。

    飞机上,柳玄月问出了心里疑惑了一晚上的事。

    “暖央姐,这所谓的蓝先生,就是那种恐怖分子亚兰瑟伯爵吧”毽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上当了,这是一趟赔本买卖”唐暖央直言不讳,以柳玄月的智商,就算不说,他猜也该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我们还真是羊入虎穴,抱歉,这次是我接的生意”柳玄月沮丧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笑“不怪你,我是老板,是我判断失误”。

    “暖央姐,你真是一个好老板,怪不得我这么爱你”柳玄月眨动着漂亮的凤眸,透着一种比女人还勾人的妖媚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悦的揽过唐暖央的肩,霸道的宣布属于他的领土主权“小朋友,我爱你这三个字不是某只小狗的名字,不要随随便便的乱说,特别是当着我的面,明白么”。

    他非常想把这面貌如花的小子给扔下飞机,特别是他是对他老婆抛媚眼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臭脸大叔,你有没有听说一句话,人上有三样东西是隐藏不了的,贫穷,咳嗽,还有爱情,所以就算当你的面,我还是无法抑制对姐姐的爱”柳玄月用极为煽情生动的口吻说着。

    “哎哟妈呀,我的天,柳玄月你还让不让人活了,恶心我想把前天吃的都吐出来”伊容摘下耳机,怒视过去,她实在是TMD的吃不消了,听的她很想动粗。

    “你前天吃的还没消化成么?你可不要当众喷——那个什么黄黄的东西”柳玄月没有说出屎字来。

    伊容的空气被活生生的掐断,指着他“对于你这种长的像公厕的家伙,我不喷,你喷谁啊”。

    “长的像公厕!”洛君天听的哈哈大笑“哈哈,,,这词用的真新鲜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的凤眸刷的一下扫向洛君天。

    唐暖央顶了顶洛君天,示意他别再笑了,可洛君天才不管,照笑不识。

    “臭脸大叔,你知道你像什么么?”柳玄月淡定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敢乱说我就把你的嘴缝上”洛君天笑的和扇如佛。

    “像过期的避,孕套,虽然里面的润滑剂还没有干,但是快了,马上会变的皱巴巴的一团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如神抵般俊美无双的脸,瞬间变的黑沉。

    唐暖央无力的撑着额头说道“我建议大家都闭嘴休息吧,飞机还要飞很久的”。

    今天这是幼稚他爸遇上幼稚他妈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的嘴我缝定了”洛君天面露狠色。

    “我等着你来缝哦,大——叔——”柳玄月特别加重最后几个字,示意他老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朝着两人各自盯了一眼“我对你们两人相当无语,现在开始都给我噤声,认先开口说话,谁就是小黄狗”。

    伊容满心不服气的脸,再听到小黄狗之后,被彻底就戳了笑点,捧着肚子,在那里笑翻了。

    飞机飞了一路,这斗嘴也斗了一路。

    唐暖央终于发现,就幼稚这种东西,发作起来,就跟病毒似的,传染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短暂的幼稚,让她能暂时忘却将要面对的重重困难。

    飞机场。

    柳玄月跟伊容分别坐出租车回自已的家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在机场外商量着,他先回洛家,然后假装接到唐暖央的电话,再来机场接她。

    他们目前虽然能确定孩子的身世,可还不能贸然对蒋瑾璃公开,因为他们必须要先找到当年在蒋瑾璃身上动手脚的人,一旦事情公开,那人会藏的更深。

    “你快走吧”。

    “找个地方坐着吧,我很快会来接你的,别到处乱跑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一暖“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婆,别墨迹了”。

    目送着洛君天坐车子离开,唐暖央走回机场里面,找到个地方坐下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回到洛家,已是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他消失了两天,也没向家里打招呼,大家纷纷的猜想他有可能是去找唐暖央了。

    蒋瑾璃为此也阴郁了两天。

    所以当洛君天驱车到家,家里的人全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哥,你去找嫂子了么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看到表嫂她人呀,气还没消,呆在英国不想回来么”。

    “君天哪,暖央她真不肯回来么”

    洛君天看过他们的脸,面露不悦“谁告诉你们我是去找她了,除非她自已打电话来,不然我是不会去接她的,我这两天是去工作了”。

    “工作?表哥你到哪里去工作了?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呢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挑起剑眉,气场骇人“怎么?我去哪里工作,需要向你们汇报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是,不是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摆手,吓出一身的冷汗,谁不知道他向来不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洛云帆站在楼梯上,穿着米色的薄线衣,儒雅干净,他俯瞻着楼下发生的一切,嘴角似笑非笑的勾着,似嘲讽,似鄙夷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,让人准备晚餐,带瑾璃也下来吃饭吧”洛君天交代着,脚步一路迈向客厅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全都像是跟屁虫似的,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很快,蒋瑾璃被带下来了,怀里抱着孩子。

    洛君天等她发问便主动的说“瑾璃,我这两天到外地去视察工作了,你的身体好些了么”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蒋瑾璃压在心里阴郁立即就消散了,舒展开了笑脸“原来你是去工作了吧,我还以为,,,,”

    “以为什么?”洛君天温柔的微笑着,动作自然的抱过她怀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天真可爱的大眼睛盯着洛君天的脸骨碌碌的看着,许是见的少,看着看着瘪着粉嘟嘟的小嘴,挣扎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手忙脚乱的哄了起来,又是拍又是逗的,看的其他人,连蒋瑾璃自已都傻了,他从未对孩子表现的这么有父爱过。小家伙终于被他逗笑了,黑的发亮的大眼睛,现在看来真是像极了暖央,暖央最漂亮的地方也是眼睛,纯黑清澈同,非常的坚定,想到这是他们的孩子,他心里便溢出柔意来。

    蒋瑾璃哪知他心里的想法,见他对孩子越来越好,心里开心极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声音是从洛君天的方向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接下电话!”洛君天把孩子交给佣人,拿出手机,原本有笑意的脸顿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敏锐的察觉到他表情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是谁打来的?莫非是唐暖央,大家心里有了统一的想法。

    洛君天当众接起了电话,淡漠的开了口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来接我么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来是不来”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如果你想回来就自已乖乖的给我回来,我的时间很宝贵,没时间一直陪你玩这种矫情的游戏,哪条腿走出去的,就用哪条腿给我走回来”洛君天的话语,说的如此轻描淡写,却又无情的让人足够心寒。

    在座的人想,这才是真正的洛君天,独断专行,对谁都不留情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默了声,洛君天表情不耐的将眉毛蹙的更紧。

    似是过了一分多钟,唐暖央的声音才再次响起“老公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老公?看来你真的很想回来”洛君天得意的笑了,脸上有着胜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人在机场,你可不可以过来接我”唐暖央语调平缓中带着一丝不自然跟怯弱,未了又补了一句“看在孩子的份上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面无表情,绷着的脸有些严酷,如同雕像,餐厅里也没有人敢出声。

    半晌,洛君天动了动,动着电话严肃的说道“看在孩子的份上,最后一次,下次你若是在这么离家出走的话,想要回来,都回不来了”。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站起身“你们继续吃吧,我去机场把人接回来”

    提步,他的手腕被蒋瑾璃扯住。

    “君天,不要去好么,她自已有手有脚,不会自已打车回来么,干嘛一定要让你去接”。

    “瑾璃你别这样,她总归是我老婆,何况还有我的孩子,她肯主动打来做出退让,已是非常之难得了,你好好吃饭,我去接了人马上回来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下她的手,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”蒋瑾璃转头不甘心的叫他,才明白唐暖央在他心里头还是有地位的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面面相觑,战局果然是千变万化,没有定数啊。

    洛君天到机场去接了唐暖央。

    越往北开,唐暖央就越发沉默,紧张,仿佛去的那个地方是真实的战场,她本不怕那个敌人的,可是当敌人与亲人捆绑在一起的时侯,她该将手中的利剑刺向何方呢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细看了看孩子,他的眼睛像你”洛君天忽然笑着说道,温柔而心痛。

    唐暖央呆怔,冻的僵化的心遇到了温热,就化成了液体流淌了下来,低头的时侯,砸到了手背上“像我,可是却是蒋瑾璃生下来的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