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睡着之后还能干什么!

睡着之后还能干什么!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柳玄月在花园里吃早餐,无论是环境,还是食物,都非常精致,连银色的刀叉,都像是一件艺术品。

    “暖央姐,你说这里又住进了许多人来,可是怎么一个都没瞧见啊”柳玄月困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跟你一样的困惑”唐暖央面无表情的回答。

    谁说不是呢,从昨天到现在,这个庄园里好像还是只有他们几个客人一样,要不是在佣人那里得到确定,她还真怀疑是自己见了鬼遑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传说中昼伏夜出的吸血鬼,欧洲这片土地,可是吸血鬼的故乡,特别是在贵族之中,吸血鬼尤其的多,暖央姐,咱们不会是被骗过了这里,然后在今晚的派对上,当吸血鬼的晚餐吧”柳玄月的手挡着一侧的脸,悄悄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心里翻了翻白眼,微笑的注视他“要吸肯定也先吸你啊,你这么白白嫩嫩的,又男女通吃,到时我就安全了,可以趁机逃跑”。

    “暖央姐,你可真有义气!”柳玄月明媚的微笑,加重着语气位。

    “傻小子——,也不用感动成这样吧”唐暖央知道他在说反话,还是假装没听懂似的,用手去推着他的脑袋,把反话当赞美。

    柳玄月一把拉住她的手,放到嘴边“实不相瞒,我昨晚被吸血鬼咬了”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“隔着皮肤与血管,我闻到血液的芬芳”。

    他魅惑的像个妖精,对她轻扇的凤眸,张嘴,作势就要咬下去。

    “别——,不要闹了——”唐暖央苦笑不得的往后缩着自已的手,真是爱玩。

    柳玄月闭起嘴来,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一下,才松开她的手“今天就暂且不咬你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受不了他,笑了笑,拍他的脑门子“你呀——,别总是拿我开玩笑,没大没小的”。

    他们后面,伊容走上来,正好看到柳玄月拉着唐暖央的手在亲。

    她惊诧的张着大了嘴,杏眼一眯,火光从中射出,她冲过来,拿起桌上的水,就往柳玄月的头顶倒去。

    柳玄月还沉浸在跟唐暖央的说笑中,突然被浇了一头的水,激的他差点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是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小刁婆,你三叉神经短路啊——”柳玄月抹去脸上的水,恼怒的看向站在自已面前的女孩。

    伊容指着他的脸“柳玄月你这个大贱男,不要脸的色鬼,你竟敢亲暖央姐的手,你这趁人之危的小人,我鄙视你,泼你水算是轻的了,我还要把你的嘴跟舌头切下来喂狗”。

    她看上去比他还要愤怒,娇小的身体,浑身都要冒火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,我亲我的暖央姐,管你什么事”柳玄月实在搞不清这因果关系。

    伊容的脸变红了,眼神闪烁不定,结结巴巴的说道“怎,,,怎么不管我的事了,我是洛叔叔派来的监视你的,你亲他的老婆,我就能代替他教训你,我就是看你不顺眼,超级的,超级的不顺眼”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不讲理女生,简直不可理喻”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就是不可理喻,怎么样,长的这么丑,还一天到晚以为自已有多帅,拜托别去韩国整容了,看了就讨厌——”

    柳玄月从出生那一秒开始,就一直不停的被人夸漂亮,帅气,丑这个字从来没出现在形容他的字眼里过,他一口气提下去,差点下不来“暖央姐,快打精神病院的电话,把她拖走吧,求你了,我真的受不了了——”

    他说完站起来,燥怒的甩着湿漉漉的头发,大步的走开。

    伊容的脸上,有着淡淡的失落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生气,小丫头,你可真有本事”唐暖央张望着柳玄月的背影,知道他是真的被惹火了。

    “生气就生气,谁让他这么不知检点的”伊容小声嘟哝着。

    显然她自已也意识到做的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她的脸上似是洞悉到了什么,温和的拉过她的手“坐下来吃早餐吧,小嘴不要噘起了”。

    伊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粉舌,坐下来吃东西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着眼前这个留着俏丽短发,像精灵似的女孩“伊容——”她轻声的叫她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伊容吃着面包,抬起眼睛看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昨天下午,听说你跟玄月玩的还挺开心的,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?”唐暖央尽量含蓄的问,旁观者清,从伊容泼水的举动上来看,绝非单纯的只是因为帮她的洛叔叔,这其中包含着另一层心思。

    伊容假装自然的的摇了摇头“没有啊,没发生什么”

    那个算是事么,只能算是意外吧,一个偶然又完全没有准备的意外,来的过于迅疾,让她连抗拒的时间也没有。

    小女孩到底是小女孩,唐暖央轻轻一笑,心里全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,伊容到外面去散步了,唐暖央上楼去,敲开了柳玄月的房间。

    换好了衣服的柳玄月正坐在躺椅上吹风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到他跟前,笑的有些诡异“柳玄月,你给我实话,昨天下午有对伊容好过吧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皱眉“什么叫对她好过?”

    “就是把她当成女孩子一样,用你的擅长的勾,引能力,把人家小姑娘迷的团团转过呀”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,暖央姐,你不会是想说那小魔女喜欢我吧”柳玄月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有对人家做什么?奇怪,难道我想错了?”唐暖央想了想,又看向柳玄月“一路上都没有发生过特别不一样的事么?”

    柳玄月叹息“我在车上睡着了算不算特别不一样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睡着了?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哪还有然后,你可别说我睡着时把她给勾了,我还没这种超能力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皱了皱眉,难道真是她想错?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唐暖央借故说有东西掉在朋友家,要过去取一下。

    她还是开昨天的车子,开到半路上,车子突然就开不动了。

    老天,你是不是在耍我,在这样关键的时侯,你给我抛锚了,她下车打开车盖看了看,也看不出什么名堂,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,也只是干着急。

    目前也没有别的法子了,只能让柳玄月再从庄园开车出来接她了。折回到车上,她打开包包,去拿手机,一掏,经常放手机的那个地方空空的。

    不可能啊,她昨天打过电话之后连包都没有再拉开过,怎么就没了呢。

    望着四周空旷的绿地,唐暖央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寻常,有人在阻止她离开这里?还是说有人不让她去医院?

    这个时侯,洛君天在飞机已经到了英国。

    他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唐暖央,电话通了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男声传入洛君天的耳朵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第一个冒出的人是柳玄月,可是这声音不对“你是谁?!”

    “你打电话过来,连找谁都不知道么?”那声音带着十足讽刺的意味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色冷了几分“这手机是属于我妻子的,怎么会在你那里呢?你是小偷么,亚兰瑟——”最后那几个字,力量很重。

    他以为改个中文名,说几句国语,他就不知道他是谁么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,”电话那头的人发出一连的笑声,低沉悦耳。

    “亚兰瑟,这玩笑可开的一点也不怎么样,虽然我不知道洛家或是我哪里开罪了你,但是拿女人来开刀,可不是一个君子所为”洛君天沉冷的说道,将拳头握紧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君天表弟,别这么火急火燎嘛,我找暖央是真的觉得她设计的婚礼非常的棒,想要让她为我也策划一场完美的婚礼”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要结婚了?”洛君天开始意识到,事情的源头或许跟这有关。

    “正确的说来,我还没求婚,而一场完美的婚礼是我送给她的礼物,你觉得我有主意怎么样?”亚兰瑟带着笑意问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缓慢着眨动着绿眸“还不错,或许你打算这几天求婚?”

    “今晚就求,在派对上,我要做件让她开心的事,比如报复伤害过她的人什么的,那把人绑起来,欺凌一番,表弟,你可千万别紧张,这人不会是我可爱的弟媳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心吊到了半空“亚兰瑟,敢动我老婆一根汗毛,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”。

    “君天,我真不明白你为何动这么大的肝火,我有做什么,哦,对了,还有一件事,我帮暖央去医院取了一份DNA鉴定书,结果是——”亚兰瑟拖长了声音,又适时一收“你还是自已来看吧,手机快没电了,我挂了”。

    “暖央人在哪里,喂——,喂——”洛君天再问,电话已被挂断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洛君天又拨过去,手机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对了,暖央说在庄园,可他不记得外公家有庄园,或许是亚兰瑟近几年买的?早知道昨天就问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加快车速,他得去一趟外公那里,他应该知道亚兰瑟的庄园在哪里。

    唐暖央坐在车里,时钟从一点转向二点,三点,四点,太阳慢慢的向西降落,怎么办呢,,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