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精湛的表演!

    “是亚兰瑟伯爵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?”洛君天眸中掠过闪电。

    “回少爷的话,是亚兰瑟伯爵!”

    洛君天内心震惊的无以复加,因为算起来亚兰瑟是她母亲的侄子,比他大一岁,是英国世袭贵族,母亲就是从那个贵族嫁到洛家的,从伦理上来说,那边是他的外婆家,而亚兰瑟伯爵是他的表哥,可那边的人自视甚高,看不起中亚洲人,而爷爷也是心高气傲,所以自父母认识那天起,来往就少,连带着他跟妹妹也不常跟那边联系。

    虽然来往不多,可也没有仇怨,而且他每年都会去看望年迈的外公,跟亚兰瑟说不上非常亲密,可也还算好,他为什么会陷害洛家呢,这不符合逻辑逯。

    “你们确定查清楚了么?”他仍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们查到亚兰瑟伯爵是通过二爷的朋友得到卖古董的消息,那妓女看了那天托她拉客的人,她从一叠照片中认出了他,所以,我们能肯定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异常缓慢的做了一次深呼吸“好,我知道了,先这样吧”多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他双手叠成塔状,盯着餐桌,表情严峻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唐暖央隐约听到刚才电话中的内容,好像是关于二叔的,她伸出手去,握了握他的手“君天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面露嘲笑的抬起头来“知道跟二叔做交易的人是谁么?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从他的表情上,她知道这个人她也认识。

    “亚兰瑟!”

    听到名字,唐暖央的嘴巴张大,不解的眨了眨眼睛,有点摸不着头脑“最近的怪事可真多,他人在英国,跟洛家是亲家,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”。

    “老婆,如果我能知道的话,就不会跟你一样吃惊了”。

    “原因肯定是有的,只是我们想不到也猜不到罢了,给他去个电话问一问吧,不管他承认不承认,如果真是他做的,总归能从字里行间听出点端倪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起身来,将手机放进口袋里“这事没有九成九的把握,我不会贸然采取行动,打过去也只是打草惊蛇而已,亚兰瑟聪明过人,哪会这么容易让我查到,分明是有意的”。

    “在我印象中,你们的关系一直不错啊,你好好想想,哪里开罪了他?跟他斗上,对你没好处的,何况你们之间还夹着一个老伯爵,你外公应该不希望看到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严峻的脸上泛出一丝温和的笑意,过去牵起她“这事你别操心了,我会处理的,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瑾璃跟孩子的问题”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这事挺棘手的,回家吧,我要去换家衣服,顺便也该会一会刚刚出院的蒋瑾璃了,她现在的自我感觉一定很好吧,以为你原谅了她之前做的坏事,又不再怀疑孩子的身世,心里肯定得意的不得了,我们就继续你唱白脸,我演黑脸”唐暖央把嘴角往上扯了扯,她想笑的轻松点,不过心里有压力,所以仍旧牵强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唐暖央望着窗外的风景,把从蒋瑾璃抱着孩子出现到现在的过程全都串起来,仔细的想了一遍,推敲了一遍,发现有几处说不通的地方。

    车子沿着海岸线开着,已经能看到远处的白色豪宅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把车停一下”她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洛君天打转方向盘,将车子靠边停下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仔细想了想,觉得有些事非常矛盾,假设蒋瑾璃如果是拿了我们人工受孕成功的胚胎植入她的子宫,那她为何还要去收买那两个院长呢,反正孩子是你的,她心虚什么,大可理直气壮的化验啊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沉思片刻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她有可能连自已都不知道孩子真是我的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!不过蒋瑾璃也不会去拿自已都不知道是谁的胚胎植入子宫吧,退一万步说的,她真的急切到这么做了,为何这么巧正好拿到了你的呢?若不是有人暗中搞鬼,牵针引线,那几乎是不能发生的事,洛君天,事情远远比我们想像的复杂的多的多,如果我推测的没有错的话,除了我们跟蒋瑾璃之外,还有一个人在暗中操控着,而这个人就在洛家”唐暖央的后颈直发凉,都说人心隔肚皮,皮肉之下的心脏是谁也看不透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不会是洛云帆吧”洛君天脑中冒出的第一个疑犯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不排除是他,但也有可能是另外的人,洛云帆他只对我感兴趣,那时我跟你已经离婚,他似乎也没有必要这么做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酸溜溜的发笑“他只对我感兴趣,唐暖央你还真敢说,你心里是不是祈祷着最好不是他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白了他一眼“我懒的理你,我只是据实说而已”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再敢跟洛云帆那只不要脸的老狐狸单独见面,你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死?!好啊,一尸两命你开心不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的绿眸一沉,发动车子往前开,他在考虑着用什么方法把洛云帆撵回法国去,那个家伙非善类,他存在一天都是威胁。

    真是个小气鬼!唐暖央笑着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洛家的清晨,宁静华美。

    蒋瑾璃从昨晚出院到现在一直呆在房间里,也是,在外人眼里,她脚上还打着石膏,起码要一个半月才能拆掉。

    得知洛君天跟唐暖央一晚没有回来,她心里嫉妒极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一起走进别墅,迎面,洛宁香跟洛宛馨还有黎圣卿有说有笑的向外走着。

    “哥,嫂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表哥,表嫂——”

    三人热络的跟他们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要去上班了吧”唐暖央对他们和煦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是员工,可不能迟到”洛宛馨中规中矩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们昨晚到哪里去过二人世界了?也太浪漫了吧,把瑾璃姐晾在一边,太坏了”洛宁香笑略带着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洛宛馨跟黎圣卿更是默契的在后面偷偷的笑。

    哪知,洛君天把突然一板“你们都上去看望过瑾璃了么?”

    黎圣卿跟洛宛馨他们着实一愣,看不太懂了,他现在到底是向着老婆还是情人呢,他们吃不太准,也就不敢贸然答话,真是喜怒无常。“问你们话呢的”洛君天的脸绷成倨傲的线条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洛宁香爽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呃,,,,”洛宛馨踌躇着也开口回答“我也没有,昨天我有点累,下班回来就睡了”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一回事”黎圣卿小心的附和,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过她们三人的脸,那冷漠着没有一丝表情的俊脸,让他们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这样足足压抑有一分钟,洛君天才展开笑意“去看看她吧,看在我的面子上”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不准去看!”唐暖央故作不痛快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给我闭嘴——”洛君天沉怒的吼道,笑脸也变的冷酷。

    洛宁香他们三人看着这局势,傻的原地满脑子的问号,谁能告诉他们,这局势到底发展成咋样了,,,,

    餐厅方向,楼梯方向,陆续有人走过来,洛云帆,洛海珍,洛宏国,还有洛子龙,洛子赫,洛诗菲跟洛诗涵他们,从不同的方向涌来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洛君天跟唐暖央之间的气场不太对劲,一个绷着脸冷酷的模样,一个气咻咻的生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们这是——”洛海珍困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绿眸扫过众人“你们来的正好,我要在这里说一件事,以后不准帮着唐暖央欺负瑾璃,她是我孩子的母亲,我决定好好待她了,她的腿不能动,希望大家多去关心关心她”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别太过分,我是大的,她是小的,是她自已死皮赖脸的呆在洛家,她必须要听从我的话”唐暖央怒气冲冲的逼视着洛君天,握紧了拳头,全身颤抖。

    洛君天捏起唐暖央的下巴“我才是一家之主,哪轮得你说话,不服气,你可以搬走”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——”唐暖央咬咬唇,冷笑“你以为我不敢么,我马上就走,孩子你也永远别想得到”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,我就知道你会用孩子来威胁我,可现在我已经无所谓了,反正我已经有儿子了,你走是你的损失,既给了别的女人扶正的机会,也把洛家的继承权拱手相让了,你要走,走啊——”洛君天甩开她的下巴,指着大门又说道“门就在那里,没有拦着你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冷笑着,没有一丝犹豫就向外走着。

    “走出这道门,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成没爸爸的野种了”洛君天在后面不紧不慢的喊道,那姿态,无情的让人心寒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步子犹豫的慢了下来,彷徨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有骨气,走啊,别停下啊——”

    用力的深吸一口气,唐暖央坚忍的脸上慢慢的溢出诡异的笑,她转身大步的走回去“洛君天,我不会让你们这么得意的,永远别想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傲然的睨视她,浅笑怡然。

    唐暖央带着满腔的愤恨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洛家人的众人跟随着唐暖央的身影,明白到一件事情,蒋瑾璃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又叫局势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,唐暖央是大势已去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黑眸精敛而深沉的眯起,嘴角的笑意一闪而过,演的不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