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老公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

老公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

    洛君天面带盈盈笑意,细细的抚摸着她光洁纤细,如天鹅般优雅的脖子“好点没?”

    “好,,,好点了”唐暖央勉强从那片被卷入的海洋中逃生,眼睛盯着他的下巴,心里直打鼓。

    天哪!早知道会变成这样,她刚才就果断点把柳玄月给轰下车,早知道那小子打着这种主意,在公司,她就不该答应送他来派对的,自作孽不可活,这就是幼稚,不计后果的代价。

    她捶胸顿足啊啊啊啊,,,,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—逵—

    洛君天故意不说话,囧死她,他眼神专注,捧着她的脸像是看不够似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实在是熬不住了,去拉他的手臂“先生,你找我过来到底要干嘛”。

    “看你啊!小姐你长的很美,看的我移不开视线了”洛君天戏弄似的往她脸上拧了一把“哇哦,皮肤真有弹性”绀。

    “众目睽睽,你敢调戏良家妇女,小心我报警抓你”唐暖央威胁似的瞪着他,洛君天,你不会是打算现在就整回来吧。

    洛君天长臂揽紧她的腰,坏笑的凑近她脖子咬了一口“良家妇女的味道可真好,让我想一口吃了你”。

    围在边上的基男,最看不得的就是男女之间的暧昧***,不是说这男人是他们这一国的嘛,怎么又跟女人这么亲热,傻子都看的出,他对她兴趣很大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多白眼扔向洛君天跟唐暖央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洛君天埋在她脖子上的脑袋推开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洛君天展露着无比灿烂的笑容“我不怎么样,实不相瞒,我想把你绑回家,然后教一教我那个越来越幼稚的老婆,怎么当一个乖巧听话的良家妇女,不要伙同别的男人来算计她的老公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粉脸感觉一阵的热烫,要不是脸上戴着面具,这会已经无处遁形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点着她的琼鼻“怎么不说话了,哑巴了?不说我调戏你了,好好的家不回,跟个小男生瞎混,还敢说你老公是同性恋,你说,回家后,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呢,老婆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扯下她脸上的面具了。

    场面响起统一的惊呼。

    柳玄月在洗手间里直叹息,哎,这下子好了,被抓个正着了。

    反正被了揭露了,唐暖央也不想装了,双臂使劲的推开他“洛君天,我就整你了怎么着吧,你干的那事,我还宁可你是同性恋呢”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是半点认错的觉悟也没有?”

    “五十步笑百步的事,你觉得很光荣么,你觉得我对不起你,那你怎么不想想你对不起我的时侯呢”唐暖央说的理直气壮,她的是假的,而他的事呢,两人都脱成那样了,假的了么,真当她是白痴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,你从昨天纠结到现在,我也解释了无数无数次了,可你就是不相信,我想我再解释一次你还是不会相信,但是唐暖央,经过了这么多事,难道你依然对我没有半点的信心么,我在你眼里难道真是一个混蛋到这种地步的男人么,反正昨天的事,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要不要相信全都随你,我也不想做无用的解释了”洛君天心里真是相当的挫败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想要这里丢人现眼下去了,当着别人的面吵架,是件最愚蠢的事情,挣开他的手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追上去,扯过她的手臂,猛的横抱起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只觉眼前的大门在她的视线中颠倒,身体便落入一堵厚实温热的墙壁中,她火大的抬头“洛君天,这个神经病,放我下来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着她转过身去,仰着下巴宣告“这是我的老婆,我爱她,另外,我想说的是,我不是同性恋!!!”

    场内满的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洛君天向外走了几步,又转过身来,笑的善良“哦,对了,你们帮我找到了我老婆,做为回报,我答应过把我那美丽小舅子给你们玩的,他人在卫生间,你们快去吧,记得排队,轮流上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这才猛的想起柳玄月还在卫生间,忙喊“不行,不行,你们不能动他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笑着大步将她抱出门外。

    她最后看到的是,一大群男人全往卫生间的方向争先恐后的涌去,脸上那表情全像是饿狼似的,口水直往下淌。

    想像着柳玄月被这一群色狼给,,,,那画面真是让她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,把玄月去救出来好不好,他还是个孩子,要是真被那群人给欺负的话怎么”唐暖央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洛君天丝毫没有停顿下来,抱着她进入电梯“孩子?!会勾,引女人的孩子么”。

    “事情一码归一码,玄月他人真的在卫生间,那群人原本就对他兴趣浓厚,我们真的不能放着他不管,你放我下来,你不去我去”唐暖央挣扎着,她不能放着他不管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她抱的更紧“这就是作弄我的下场,当然,如果那小子够机灵的话,说不定会逃出去的,逃不出的话,只好被他们蹂躏了,屁股会开花吧,哈哈,,,,,”

    唐暖央很是生气的责骂他“洛君天你怎么这么邪恶”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更邪恶,那小子被欺负你就这么紧张,你老公我刚才被人摸,又被人亲,你怎么不担心担心我呢,唐暖央,我告诉你,我心里相当相当的不爽,你最好别再来惹我,信不信你再说一句,我再叫一批人基佬来品尝品尝玄月小朋友粉嫩的菊花啊”洛君天恶狠狠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在心里把能骂的词,全都骂了一遍,为了柳玄月的生命安全,她不敢造次,洛君天发起火来,绝对有可能这么做,因为他很要面子,最讨厌别人刺激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出会所,把她塞进车里,飞驰着离开。

    15分钟后,唐暖央看着眼前陌生的房子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惩罚不听话的女人,专用的小黑屋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直接无语。

    洛君天下车,走到另一头,把不情不愿的唐暖央从车上拽下来。

    脚步一踏进去,家里的灯就自动全亮了。“这是你什么时侯买的房子?”唐暖央洛家的房产一清二楚,但是从来不知道这里。

    “去年”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了”。

    “是我打算把你关起来用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怔住,然后转过身,皱着眉,正经八百的注视他“你的嗜好可有够变态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知道她在讽刺他,不过他并不生气“谁让你这么不听话的,这间华丽的牢房,挺适合你的”。

    懒的搭理他,她环视了一圈“洗手间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那边——”洛君天朝着右边指了指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紧不慢的走入洗手间,快速的把门锁上,打电话给柳玄月。

    半天都没人接,她的心吊到了嗓子眼,不会是已经被糟蹋了吧,,,

    正在她打算挂断的时侯,电话通了。

    “暖央姐,你没事吧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愣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,你没被那些男人给欺负吧”。

    “嘿嘿——,暖央你这是在关心我么”

    “少调皮一会你会死啊,认真点,你到底有没有事”。

    “没事啊,我现在在会所楼下吃烧烤呢,这点小事怎么可能难倒我”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到他们全都涌进卫生间了,这样你也能逃得掉”她心里真的很好奇,他是怎么办到的。

    柳玄月在电话那头吃着烤羊肉串,莞尔一笑“我不需要逃,我是大摇大摆的走出来的,因为我告诉他们,我是艾滋病携带者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五脏六腑纠成了一团中国结“我看你是脑残携带者,不过好在你没事,下次再玩这种危险的事,我饶不了你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挂了,记得吃完东西早点回家,别在外面瞎溜达”。

    “老姐,老板,老妈,老婆,话说暖央,刚才那句话里,你已经兼具了这四种身份了,你不会是已经深深爱上我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想死的话,你可以再慢慢YY下去”唐暖央温柔的冷笑,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洗了洗手,她走出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正躺在沙发上,面容平静,像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过去坐到他的身边,推了推他“喂——,醒醒”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我睡着了”洛君天闭着眼睛,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OK,是我笨,不该以为你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的躺的是睡着了,我该认为你是死了才对,我想问,今晚你确定要呆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洛君天缓缓的撑开眼睛,望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空气瞬间变的纯净安宁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她被他看的几乎要催眠时侯,他突然直起身来,板着她的肩膀将她压在身下,红润菲薄的性感唇瓣便压住了她,狂妄霸气的吸允,带着惩罚的意味,吻的越来越重,越来越深,让她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喜欢这种侵略式的亲吻,往外扯着他的衣服,拍打着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摸到她的领口,撕开她的衬衣,握住她胸前的柔软,揉捏了起来,舌头死死的跟她缠在一起,贪婪危险,像只具有攻击力的食肉动物,让人感觉到他的血液沸腾,带着欲,望跟火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