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扮成服务生跑路的唐暖央!

扮成服务生跑路的唐暖央!

    她看不下去的捂着眼睛,心想,不会真的亲上吧!!!!

    有点不敢相信,还有点小小的期待,洛君天应该会气疯掉吧。

    只有耳边传来一声惨叫声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条件反射的把凑过来的男人脸拍开,抬腿便是一脚,几乎是一气呵成,只要能让这个恶心的人妖似的男人远离他的视线,怎么都成。

    一般性动手打人肯定会引起群愤,可是让人大跌眼镜的事的,这群男同竟然口径一致指责起被打倒在地的男人身上逵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要脸,该打”。

    “说好了各凭本事的,姐姐还在看着呢,就你这样的,直接出局”。

    “再敢对姐夫动手动脚,我们就把你给手脚给剁了,舌头给割了,真过分,节操碎一地呀”绀。

    众多基男你一句我一句的骂着,最后干脆把地方痛的呻吟不停的男人给轰了出去,可怜的男人,肠子都快给洛君天踢穿了,还被无情的驱逐了。

    “竞争可真是激烈,兼具了偶像剧,伦理剧与动作剧,好看,好看,不得不说,臭脸大叔好有当明星的潜力哦”柳玄月看的津津有味,最好来包爆米花,来杯可乐。

    唐暖央汗哒哒的说道“玄月啊——,你还漏说了一点,被他发现我们之后,会直接演变成恐怖片的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眸光清澈的瞅着唐暖央“我已经找好逃生路线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耳尖的听到他们之中说的姐姐还在看着。

    一种被设计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他还纳闷,为何这些基男都叫他姐夫,这会才明白,原来还有个姐姐,好你个唐暖央,竟然敢这么整他。

    冷漠的冒寒气的脸上,勾出一丝森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一改严肃的表情,俊美耀眼的脸上,浮起笑意“或许,你们可以告诉我,这姐姐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就别装了,我们都知道了,难为你为了所谓的传宗接代而勉强跟女人在一起这么久,不过好在你有一个好老婆,她已经决定放开你了”。

    “姐夫你这么帅,眼光肯定很高,你看我怎么样”穿着红色透明网纱的风***基男,翘着兰花指,戳着洛君天的胸口,画着眼线的眼睛还直放电。

    恶心的洛君天想找个地方先吐一吐再说,但为了打听到唐暖央现在在什么地方,他还是强忍着恶心,笑咪咪的说“还不错,如果你能把胸前的两点遮起来会更好”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讨厌了,专盯着人家羞羞的地方看”网纱控的基男害羞的挡住胸前的两点,笑的跟吃到蜜似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胃里抽搐,该死的基佬,不恶心死他不罢休是吧!

    “呵呵,抱歉,因为你实在太迷人了”洛君天夸奖他,笑的迷倒众生。

    尽管他说了这样的话之后,自已猛打着机灵,好恶,,,

    被洛君天夸奖的男人,兴奋又激动的捂着胸口,一副快要昏过去的模样“我太开心了,姐夫,见到你的第一眼,我就知道今生今世都是你的人了,人家对你一见针情了,哦,我忍不住了——”

    他扑过去抱住洛君天,双手盖在他的屁股上,用力的将彼此的男性象征挤到一起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俊脸顿时抽动,黑的好像抹了炭。

    “MyGod——”抱着洛君天基佬,狂喜的惊呼起来“姐夫,没想到人这么帅,那里的尺寸还这么给力,我好喜欢,爆我吧——”

    柳玄月的一口饮料当场喷出来,捧着肚子笑翻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已被囧的外内里焦。

    其他的基佬,目光集体化成激光枪,几乎要把挂在洛君天身上发浪的基佬射成马蜂窝,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洛君天僵着身体,拳头握紧,他真的很想很想一拳打飞这人妖,他的神经绷的跟钢筋似的,又脆弱的如同头发丝,他用了120的定力,才忍耐着没有当场震怒,笑的十分之用力“你知道我老婆,也就是姐姐在哪里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,她正躲在暗中忙你物色呢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选了,就你了,带我去见她吧”这个方法是最快捷了,唐暖央,柳玄月,你们等着受死吧……

    唐暖央一惊,扯扯柳玄月“怎么办,他要过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怕,跟我来”柳玄月拉起唐暖央小心的往后面溜去,躲进卫生间。

    那基佬欢天喜地带着洛君天去见唐暖央,那感觉就像是去见家长似的,可是一到那里,人已经不知去向了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洛君天瞬间冷的像撒旦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看到那美少年跟他姐姐坐进这里面的,怎么会不见了呢?”

    刚才,所有的人把注意力都放在洛君天身上,所以尽管有看到唐暖央跟柳玄月坐进这里,却没有看到他们在黑暗中,悄悄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翻脸不认人,将挂在他身上的基佬一把挥开“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前后变化来的太快了,让这基佬有点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其他的基佬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,跃跃欲试的想要上前。

    “别生气嘛——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滚开,离我远一点——”洛君天阴沉的警告声,带着与身俱来的威慑力,让人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绿眸阴鸾的打量着四周“这里有后门么?”

    “没,,,没有!”

    没有后门,那就是说,他们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悠然一笑,他的目光多了些深远的意味“我老婆向来都这么调皮,以戏弄老公为乐,今天谁帮我把你找出来的话,我免费把我小舅子,也就是你们说的那个美少年送给你们享受,他的小,穴,可是相当***的哟”。

    “没人道的臭脸大叔,你才小,穴呢,你全身都是屁,眼——”柳玄月躲在洗手间,听到洛君天的话,诅咒起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里面换好服务生的制服后,从里面出来,头发盘了起来,脸上带着面具,乍一看,还真的认不出谁是谁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我们快走吧,被洛君天逮到的话,我们就死定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人走实在是太招摇了,谁让我长的这么帅,这群基哥很快就会认出我的,你先走吧,我自有脱身的办法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柳玄月说的如次自信满满,想来这小子机灵的紧,应该能全身而退“那好吧,我先出去,在外面等你!”“OK!”柳玄月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“你快走吧,从容的向外走就行了”。

    “嗯!”唐暖央点头,向外走,眼睛直视着前面,从派对的人群中穿过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大家受到洛君天的诱惑,纷纷找起了唐暖央,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她就扮成服务生走在他们的身边。

    眼睛往边上瞅,见洛君天往她这边移来,看模样不像是认出她的样子,可她就是不由的心惊肉跳,她强制镇定的继续走着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服务生,过来——”洛君天指着唐暖央,用命令的口吻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叫声,让唐暖央的步伐乱了起来,走过去肯定会被这家伙认出来的,可是不走过去,逃走的话,不是等于告诉他,她是谁嘛。

    她假装不知道他在叫谁,继续往外走着,胜利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那边穿白色衬衣黑色马甲,戴银色面具的服务生小姐,我让你过去,听到没有——”洛君天沉的平静到几乎诡异的声音,对着唐暖央的背影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叫唤,目光这么一指点,全场的人都注意到了唐暖央。

    被目光笼罩住的唐暖央只好停下的脚步,心知是完蛋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只好转过身去,变的声调,低着头说道“先生,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,要不叫你干什么呢?”洛君天笑的灿烂,上下打量着她,说真的,一开始他还真没认出她,真的当她是服务生,叫她是想让她帮忙去卫生间看一看。

    可他不过是叫了一声,这服务生就吓的犹如惊弓之鸟,他立即就明白过来她是谁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安的绞了绞手,笑成这样,肯定是认出她了,她硬着头皮说“有事请吩咐”。

    “过来——”洛君天对她招手,笑的温柔无害。

    “过就不过来了,你有事就说”。

    “那我过来好了”洛君天快步朝她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过来——”唐暖央下意识的说道,然后自圆其说道“呃——,我是说,我过来比较好!”

    洛君天稳稳站定“好,那你过来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局促的朝他走去,走的很慢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的脚是被绑住了么,还是说脚底被粘住了,要不要放只乌龟跟你比比”洛君天讥笑,坏丫头,这下子知道怕了吧,刚才整他的时侯,可乐够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,你个腹黑的大混蛋,,,,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到他跟前,唐暖央低着头不说话,要杀要剐,随便吧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轻柔的像温泉,潺潺流过她的心田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刚扭到脖子了,抬不起来”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来帮你”洛君天扣住她的脑袋,往上捧起。

    四目交接,她的心脏好像要停止跳动了似了,直愣愣的拔不出这绿色的海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