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母子DNA不相同,只有一种可能性

母子DNA不相同,只有一种可能性

    大家伙惊惧的把目光全都转向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哥,你是说有人故意把二叔引去那个地方,然后设计陷害他?”洛宁香紧张的发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又是阴冷的一笑“世界上的事,没有绝对的巧合,二叔从酒吧出来,为什么不车开回家,而是会去到红,灯区呢?又为何偏偏就进了藏有毒品的房间呢?另外,警察扫黄是件稀松平常的事,又怎么吸引来一大批的记者呢,若非有人事先去通风报信,哪会来的这么快,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,分明就是一场蓄意的阴谋”。

    在座的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    唐暖央虽然不说话,但是她赞同洛君天的话,这分明是一场阴谋逑。

    “表哥说的有道理”洛宛馨点头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倒是好好回忆一下,你今天跟谁一起去的酒吧,又是怎么去的红,灯区,你应该不知道那种地方的,肯定是有人领你去的,想想那人是谁?快说说清楚呀”洛海心急珍催促到道。

    洛云帆颇有深意的对洛宏国笑“二哥,你应该还有所隐瞒吧,你不说出来,可是谁也帮不了你”馐。

    洛宏国别开脑袋,不太想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爸,你说啊,坐牢可不是闹着玩的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”

    “二叔——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劝说他把实情详细的说清楚。

    其他人劝没有用,洛君天在那里发话了“二叔,你若是不说,这事我就不管了,是坐牢还是枪毙,我这个当侄子的也是无能为力了”。

    “枪,,,,枪毙,有这么严重么?”洛宏国活生生被吓出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莫非你以为用点钱就能摆平?实话告诉你吧,除非找证据证明这毒品与你无关,不然的话,最轻也会被判坐牢,你60岁了,坐牢跟判死刑有什么区别”。

    洛宏国吓的直吞唾沫“君天,你不能不管二叔,我可是你的亲叔叔啊”。

    他的鬼嚎听的洛君天烦躁,厉声低吼“要我管,那就把经过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,漏一下字都别想我帮你”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横竖都是个死,洛宏国下定决心般的捏起拳头“好,我说,我都说”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人盯紧他,等他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前些日子投资了一些期货,赔了不少钱,这些天我又从公司出来了,眼看着这钱亏光了我心疼,就想些歪门邪道了,老爷子以前的书房里收藏了不少的古董,都是价值千万的,于是我就想拿一件去卖,我托了朋友去问,过了几天,就有人给我发信息,约我今天到酒吧见面,想买我的古董,并且说钱不是问题,我开了2000万,他都肯要,到了酒吧,我找个地方坐下来等他来,过了一会,那人又发信息来说,想换个交易的地方,让我按着他的指示做,我出了酒吧,人就有点晕晕忽忽的,坚持着来到他指示的地方,那时也发现是一片红,灯区,并且立刻就有女人上来拉我,在我耳边低头说,买家在里面等我,当时我脑子里只想到钱,想也不想就跟她进去了,一到里面,那女人一把将我推到床上,我身体完全使不劲,就稀里糊涂的跟她睡了,到一半,警察突然冲进来,说是扫黄,就把我抓去警局了”洛宏国厚着脸皮把经过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心里暗笑,怪不得他宁可承认自已嫖,妓,也不把事情说出来了,因为让洛君天知道,他偷爷爷留下的古董去卖钱,后果更加严重,要不是洛云帆跟洛君天吓唬他可能会坐牢,他绝对不会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洛宛馨,洛子龙,洛子赫,还有女婿黎圣卿,因为父亲做出这样的事,脸上无光了,更让他们担心的是表哥会一会一气之下,把他们也给赶出公司了。

    “二叔,我真不知该说你什么好了”洛诗菲摇着头,讥笑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洛家又不是破产了,二叔,我向来敬重你,真没想到,你会干出这种事情来”洛诗涵假装叹息,心里却在幸灾乐祸,她们可巴不得二叔这一头的人能从公司里离开。

    洛海珍反正已经被气的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大声的指责道“二叔,你胆子好大,敢偷爷爷的东西,怪不得爷爷不把继承权给你,败家子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似笑非笑,表情始终如一。

    洛宏国被大伙说的脸涨成了猪肝色,偷鸡不成反倒蚀把米。

    洛君天敛着绿眸不说话,气息越来越重,浑身被黑气所覆盖,谁也猜不到他现在心里再想什么,跟他对视一眼,能让人从骨子里透出恐惧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的笑了起来,这让大家的头皮顿时发麻,完蛋了,他要大发雷霆了。

    “君,,,,君天,看在是你亲叔叔的份上,你就饶了他一次吧”洛海珍是看着洛君天长大的,也知晓他的脾气,吓忙给洛宏国求情。

    迷人的微笑,带着人心深处的恐怖,变的阴气狰狞,洛君天轻缓的开了口“二叔啊——,你的胆子确实不小”。

    洛宏国的冷汗布满了额头,用手背一个劲的擦“君天,我,,,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”。

    “为了区区2000万,你把自已变成小偷跟嫖客,把洛家变成了大笑话,你何止是老糊涂,还是个老混蛋”洛君天骂的不留意余地,绿眸更是如一把利剑般,锋利无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错了,君天,你可一定要救救我”洛宏国心里固然害怕,可现在也只有他才能救他。

    洛云帆突然问道“二哥,照你这么说,你交易没有成功,那古董呢?”

    这么一提醒,大家才想到。

    “对呀,古董呢?”

    “我,,,,我不知道,进那个房间时,我还拿在手里的,后来警察来了,我被抓到警局,那古董可能还在那房间里”洛宏国回忆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那可是值2000多万呢,要快点去派人找回来”。

    客厅里又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想,这会去找,恐怕早就被拿走了。

    “统统给我闭嘴——”洛君天冷声喊道,他最讨厌喧闹个不停了。

    他的话比圣旨还灵,四周顿是静谧。洛云帆垂下头,菲薄的唇,悠然的向上翘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长脑子了么,如果古董还在那病房里,警察全都是瞎子会看不到了么,之前说了,这是有人刻意想整我们洛家而设的局,既是如此,那古董一早就被人给拿走了,想要找回爷爷的古董,就必须先找到这个人”洛君天沉着冷静的看过众人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这么害我们洛家?”

    “我猜一定是蒋家,蒋瑾璃假装昏迷博同情的是,让蒋家丢脸不小,所以这次就借机报复”。

    “蒋家跟我们是世交,二叔的朋友,说不定跟蒋家也认识,然后说起来这事,他们就趁机策划了这次让洛家也丢一次脸的阴谋”。

    蒋家这会成了头号,甚至是唯一的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警局回来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说过话,这会也忍不住插口“我倒觉得,不会是蒋家”。

    大家噤声,不服气的看着唐暖央,似是在说,你凭什么说不是蒋家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这么看我,之所以这么说,也是有理由的,第一,二叔要卖古董,跟那人联系的时间,都早于蒋瑾璃出车祸的时间,而在蒋瑾璃出车祸之前,蒋家并非跟洛家那么水火不容,也就没有了动机,加上蒋瑾璃现在人住在洛家,他们还希望有一天她能当上洛家的少夫人,表面就算有多生气也好,内心总还是要考虑到蒋瑾璃的,所以,我觉得这么损的事,不会是蒋家所为”唐暖央理性的分析,就事论事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暖央说的非常有理”洛云帆笑盈盈的说道,站在唐暖央这边。

    其他人表面上虽然还是一副不太服气的模样,心里却又不忍不住去认同。

    洛君天赞赏的望着唐暖央,冰冷恼怒的眸子立即温柔起来“老婆,你认为会是谁做的?”

    “猜不到!任何跟洛家有深仇大恨的,都有可能,然且那人的财力与人脉也是极好的”唐暖央不会武断的说肯定是谁,但是她心里也有一点猜想。

    客厅里陷进一片的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,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洛宁香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冷冷的瞥了瞥洛宏国“看在爷爷跟我爸的份上,我帮你这一回,但也只有这一回,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君天,我是老糊涂,老混蛋,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”洛宏国惊喜交集。

    “你是跟哪个朋友联系卖古董的,以及之后跟你联系的所谓的卖家,把他们的号码交给我,我会找人调查清楚的,这几天你必须呆在家,一步都不能离开洛家”。

    洛宏国连连点头“好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站起身,拉着唐暖央上楼。

    其他人瘫软在沙发上,这一夜闹的大家都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“我也先上楼了,晚安!”洛云帆优雅的起身,笑意亦依然从容,仿佛跟他没有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三楼房间。

    唐暖央将包包放在沙发上,立刻进入卫生间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她不是没心没肺的完全不去在意二叔的事,而是她的心被另外一件事给压着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到窗户边,望着漆黑的夜,心渐烦乱。

    唐暖央洗过澡出去,撩开被子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来,笑着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要睡沙发或是客房,你自已看着办”不等洛君天说话,唐暖央就冷言冷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老婆,你不会这么残忍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睡这张床么,那简单,你睡这里,我到别处去睡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她完全没有半点笑容的脸,投降道“算了,那还是我到客房睡吧”她今天也累了一天了,这大半夜的需要好好休息,不宜吵架。

    从床上起来,提出离开,房间。

    轻轻的关门声,震痛了她脆弱的神经,平躺,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,安静下来之后,她又想起刚才医院卫生间的那一幕,心尖上如针孔般的隐隐作痛,便不能呼吸了。

    是真或是假,又真如洛君天自已说的那样,那画面,终是她过不去坎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唐暖央早早的遍离开了洛家,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洛君天起床去房间时,她离开都有一会了,哎,看样子,她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。

    说好要去接蒋瑾璃回来,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,还不能跟她撕破脸,尽管他知道,让她跟暖央同处一个屋檐是多么危险的事,所以他要尽最大所能把事情给解决好。

    上午9点,洛君天把蒋瑾璃接回洛家,稍后回公司,中午约了杜医生到私人会所见面。

    “少爷——”

    “坐吧!”洛君天抬起眼帘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杜医生坐下来“少爷,你找我来,是想问亲子鉴定的事么”前天在电话中,洛君天对结果有质疑,所以他想今天应该也是为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洛君天从口袋中取出两只很小的透明塑封袋来,放在桌上“去检验一下这对的DNA,尽快给我答案”。

    杜医生面露疑惑,拿起两只袋子,心里这难道又是少爷跟那孩子的?!少爷若是不相信他,又为何还要让他来做这个检验呢?!

    “有问题么?”洛君天看出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杜医生轻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尽快给我答案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杜医生把袋子放进口袋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“杜医生,我想问你个事”。

    “你问吧,少爷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一个女人确实生下孩子,可是那孩子的DNA却跟她不一样,这是怎么一回事呢,你是学医的,对这方面应该比我懂的多”这个问题与其自已纠结,不如问他会比较好。

    杜医生思考了一会,回答“少爷你说这种情况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试管婴儿,在国外,有些夫妻,因为种种原因,不想或是不能承担10月怀胎,他们会去医院提取精子与卵子存放起来,然后找个女人,租用她的子宫,为他们来生孩子,那样的话,生出来的孩子,自然与生的那个女人没有血缘关系,说的更直接明白一些,那女人就好比一个孕育的容器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对女人生孩子这种事本就不太了解,听杜医生这么一说,他才明白过来!照这么说来,蒋瑾璃是拿了他跟别的女人的精子跟卵子,生下的孩子,可问题是,既然她有他的精子,为什么不拿来跟自已的结合,而要拿别的女人的呢?

    “杜医生,我还有一个问题,是否这精子拿来跟任何女人配对,都是可以的,还是说,这需要事先受孕”。

    “理论上来,如果一个女人具有生殖能力的话,都是可以的,不过单独提取,人工受孕,再植回母体的话,成功会更高,说起来,老爷子以前不也想过这种方法嘛,少爷你忘了”杜医生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记得”洛君天笑笑,忽然间,他绿眸闪动,莫非,,,,

    杜医生说的口渴了,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,见他表情有异,便叫道“少爷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的绿眸变的尖锐“杜医生,你跟我说实话,你有提取过我跟暖央的精子跟卵子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,,,”杜医生犹豫着“反正现在老爷子也不在了,告诉你也无妨,老爷子那时真的很担心,怕你跟少夫人不同好好造人,所以有让我这么做,我一直存放在诊所里”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还在诊所里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杜医生很肯定的回答,心里不禁把他说的联想起来“少爷,请我冒昧,你现在怀疑有人偷了你跟少夫人,做成了试管婴儿么?”

    洛君天蹙着眉,若有所思“还不能确定,但是离真相不远了”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洛家。

    蒋瑾璃将门关上,把脚从石膏中拿出来,抱起床上的孩子,逗着他玩“宝贝儿子,我们一定会赢的,妈妈向你保证,很快,你就成为洛家独一无二的少爷”唐暖央,等着瞧吧,我绝对不会让你的孩子生下来的,就算到时玉石俱焚,她也不惜孤注一掷,你为了孩子,我也是为了孩子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蒋瑾璃把孩子放回床上,套上石膏。

    “姨太太,有你的快递”。

    门外佣人喊道。

    蒋瑾璃是极不喜欢下人叫她姨太太,不过眼下她不是生气的时候“进来吧”。

    佣人开门进来,把一个纸盒递给她。

    蒋瑾璃看了看手里的纸盒,快递单上没有寄件人的地址跟名字,她转头对佣人说道“你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佣人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把脚从石膏中拿出来,她从床上坐起来,撕开纸盒上面的封条,掀开来,白色的细纸条中,放着一只黑色的U盘。

    拿过电脑,她把U盘插上去,点开上面的文件夹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份亲子鉴定,下面写着,洛君天与孩子的DNA吻合,好时机,要把握机会,打倒唐暖央,放手去做吧!!!

    蒋瑾璃内心无比的震惊,这是谁给她邮寄来的?!君天果然又去做亲子鉴定了么?!!给她寄邮件的人在暗中帮助她,会是洛云帆么?不太可能,洛云帆哪舍得这么对唐暖央,可若不是他,谁还有这个本事篡改到亲子鉴定呢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的问号一个接着一个,却全都解不开。

    拔掉U盘,小心的藏在枕头下面,不管这人是谁,起码给她传递了一个好消息,那就是,君天现在对孩子的身份没有疑问了,所以才会对她态度改的这么快,因此,不管她对唐暖央做什么,看在孩子的份上,他都不会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没错,确实是好时机,这封快递真是给她带来了惊喜,蒋瑾璃的脸上露出了阴毒的笑意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唐暖央一整天都在走神,不是想到这里,就是想到那里,桌上的文件看了20分钟,一页都没有看完。

    站在一边等他签字的柳玄月,实在熬不住的趴到办公桌上“老板——,你到底是有在看,还是没在看啊?”

    稍稍回神,唐暖央不太好意思的嘴上逞强“不看清楚,我怎么签字,站好!”

    柳玄月跨下脸来“暖央姐,我没招你吧,我已经一动不动站了20分钟了,你要是有什么心事,可以告诉我,我还能帮你参谋参谋”。

    “谁都帮不了我”。

    “臭脸大叔又干出什么陈世美的事了吧”柳玄月瞅着唐暖央拉长的苦瓜脸,瞎猜。

    唐暖央略为惊讶的看看他,叹息,又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姐,我帮你雇个杀人,把他一枪给狙击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好啊,准一点,不要打偏了”。

    “狙哪里好呢?”

    “让他永远不能犯罪的地方”唐暖央眼露杀气。

    柳玄月怕怕的瞅着唐暖央,半晌才吐出一句人生感言“果然,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女人,太没人道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白了他一眼“得了,打屁也打完了,文件放着,我休息会再看”。

    她合上文件,靠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柳玄月没有走,绕到她身后给她按摩肩膀“孕妇哪能一天到晚跟喝了苦瓜汁似的,这样吧,我帮你小小的报复他一下,解解你的心头之恨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帮我解?”唐暖央随口一问,他按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偷吃了一回嘛,为了公平起见,姐姐你也要偷吃一回,这样你的心理才能平衡,而且又能报复他,最重要的是,让他要尝一尝,戴绿帽的滋味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馊主意,他没道德,没三观,我可不想”唐暖央拒绝。

    “暖央你真笨,谁让你真的那么做了,只是装装样子嘛,就这样吧,今晚上我会安排好的,我包准你马上心里舒坦,换他心里郁闷”柳玄月很有信心的拍着胸脯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只耳朵进,一只耳朵出,没说好,也没说不好。

    快到下班时间了,生怕洛君天来接,所以她提早先下班了。

    一坐进车里,另一边的车门也跟着开了,钻进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定晴一看,是闪闪发光的柳玄月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姐姐——”唐暖央提了一口气,正要轰他下去,柳玄月就握着她的手,凤眸楚楚可怜的闪动着,萌翻了她。

    “送我去参加派对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不好,自已打车去”唐暖央对各类的美男都免疫。柳玄月撒娇起来“我没钱,而且我把司机蜀黍会对我动邪念,姐姐,你就送我去嘛,好不好,好不好,好不好,,,,”

    他边说边嘟着水滴滴的唇向她凑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挡开他的嘴“受不了你,派对在哪里?我送你去,可以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姐姐最好了!”柳玄月很自然的捧过她的脸,在她脸颊上用力的啵了一口,手指向前一点“出发吧,GO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