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二叔的嫖妓事件

    血腥味在彼此的口中蔓延着,他的血混合着唾液留在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她不小心咽了一口,人血的味道腥腻的发苦。

    他捧着她的脑袋,将吻加深,他任她咬,就是不放开,她的双手抵在他的胸口,使劲的推,用力的挠,可就是挣不开这霸道的禁锢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用这种方法,将她捆绑在自已的身边,不管是以前或是现在,他都不想她远离。

    唐暖央已经使劲了全力,跟他抗争的半天,也毫不留情的咬烂了他的舌头,但他依旧是我行我素,温柔的吻着她,他不痛么,这男人的舌头不是肉做的么迨。

    她放弃了挣扎,松软下了身体,随便他怎样好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偷着乐坏脾气的丫头,终于还是没辄了吧,他将她抱的更紧,受伤的舌头,带着疼痛,缠绕着她,轻轻的搅动吸允,仿佛是一株连理枝,生生死死的相依相随,永不生离。

    不知是吻了多久,久的唐暖央都快在他的亲吻中睡去了,他才放开她氪。

    “老婆的嘴巴可真好吃,一吻就上瘾上了”洛君天捧着她的脸,指腹摩擦着她被蹂躏的鲜红欲滴的唇,笑意蛊惑迷人,特别是那双绿眸,对视之后,就再也拔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有魅力,冷酷霸道时的他,邪恶腹黑时的他,都带着一种让女人抗拒不了诱惑。

    “无赖——”唐暖央对他已经没什么可骂,也没什么可说的了,这张脸她看了十几年了,但有时仍然会看的目不转晴的,这个男人有多危险不安全,就有多迷倒众生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,”洛君天知道她的火气没刚才那么大了,也知道她拿他没辄,笑的像只狐狸“亲爱的,你说的对极了,我就无赖了怎么样,对自已老婆耍流氓,不用被警察抓吧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气的脑门发涨“我说洛君天,你除了这一招,还能想点别的招数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有想啊,不过我发觉,对老婆你,还是这一招比较有效嘛”洛君天说着,使坏的又往她嘴上用力的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唐暖央怒喊着,瞪大了明眸,锤打他。

    “叫的真好听,不过我不喜欢你连名带姓的叫我,或许你可以叫孩子的爹,叫嘛,老婆——,亲爱的—一,宝贝——,孩子他娘——”洛君天揉着她的气鼓鼓的脸,温柔的口气,绝对能把铁给融了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的话一出,前面开车的司机,一时没憋住,笑了出来,向来唯我独尊的少爷,想不到哄起老婆来,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很好笑么”洛君天幽幽的射了司机一眼。

    司机吓的脸色发白“对,,对不起少爷,我不是故意的,不好笑,一点也不好笑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,”唐暖央突然放肆的大笑了起来“真是超级搞笑的,洛君天,你不去演小品,真是浪费天份了,把恶心当有趣,一天到晚显摆着你的臭架子,还不准老张发表自已的真实感受,你不仅好笑,而且专横,你不是人中之龙,你人中之渣才对”。

    “少,,,少夫人——”老张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,他的心声是,少夫人啊,你不怕少爷,我可指着这份工资养家糊口呢。

    洛君天嘴角有些抽搐,凑到她的耳边“唐暖央,你也不用在下人面前,这么驳我面子吧,越大越不懂事了”。

    “哟——,你叫我唐暖央么,不叫老婆,亲爱的,宝贝,孩子他娘了么”唐暖央用震惊的眼神看着他,今天不折磨死他,她名字倒过来写,没错,她就是小心眼,就是生气,她现在横竖都看他不顺眼。

    司机老张极力把笑憋住。

    洛君天深呼吸,勉强扯出笑容,这个话题不能在进行下去了“二叔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唐暖央不给他好脸色,收起笑容,把头一扭。

    看着茫茫夜色,她心里仍旧不舒服,存在的事实仍旧存在,不是靠一个吻,一个笑话,就能抹灭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心里叹气,今天哄或是不哄,看来她的态度是不会改变了,不过会生气,就表示不伤心了,他好怕她独自伤心难受,这比什么都来得让他害怕。

    车子到达警局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从车里下来,往里面赶。

    门口,有不少的记者,看到洛君天跟唐暖央就举着相机一通猛拍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先生,你叔叔嫖,妓被抓,你是来保释他的么?”

    什么?!嫖,妓!!!!

    洛君天一怔,怒气直冲脑门,真是要疯了,这老头是不是活傻,活腻了。

    绷着严酷的脸,他拉着唐暖央,在保镖的护卫下的,匆匆的走进警局里面。

    大厅里,热闹的像菜市场的,一整排穿着暴露的妓女,还有一些小混混模样的男人,穿着廉价的衬衣,拖鞋的中年男人,旁边是一个劲打他中年妇人,头发乱的像草,满脸的肉,这些人都是今天扫黄被抓的,集合了社会最底层的人。

    唯一另类就是洛家,不仅是全城,在全球也是数一数二的亿万富翁,豪门中的豪门的洛家,此时站在这里,真是极为不协调,洛云帆不吭声的站在一角,边上的妓女猛对他抛媚眼,让他想吐,洛海珍跟洛宁香,还是洛宛馨她们几个女人,简直想挖个地洞躲进去,身为儿子的洛子龙跟洛子赫实是丢不起这个脸,一直低着头。

    他们衣着华丽,浑身上下全是名牌,整个警局的人不管是警察还是犯人,都把焦点对准他们。

    洛宏国坐在那里,老脸通红,接受着警察的问话。

    洛君天板着脸,夹带着狂怒的走进来,那气势,让所有人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着四周,心里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叹息,向来要面子的洛家,这回丢脸丢到太平洋了,她可以想像,洛君天现在心里非常想把他二叔给宰了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”

    “表哥——”

    看到洛君天来了,洛家人惊喜的叫道,好像是等来了大救星。

    洛宁香跑到洛君天身边,她在这里呆的快崩溃了,那些目光猥琐的男人,那眼神,简直是要扒光她的衣服似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没有理会妹妹,走上前,看着洛云帆“叫律师了么?”

    “叫了,不过现在事情有点复杂,因为现在不仅是嫖,妓,还怀疑他吸毒”。

    “吸毒?!!”洛君天简直不敢相信听到的。

    “是的,在房间里找出一包白粉,警察怀疑是二哥的,想要保释也没有那么容易”洛云帆把情况详细的告诉了他,眼睛看向一边的唐暖央,如往常般对她温和的微笑“你怎么也来了,怀着孩子,要小心点才是”。

    他看唐暖央的目光,爱意流露的如此的没有顾忌,洛君天原本就律恼火,干脆挡在唐暖央有前面,不让洛云帆看“四叔,多谢你的关心,我的老婆,我会保护好的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定要的”洛云帆浅笑,黑眸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洛君天背过身去打电话,托人联系到警察局长。

    不一会,洛家的律师团也全都来了,花了不少钱,动用了很多的关系,才把洛宏国暂时先保释回家,之后还要接受调查,单是嫖,妓倒也没事,主要是还牵扯到吸毒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一群人,离开警局,记者围上来又是一阵的猛拍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,他们明天的头版头条有着落了,洛家这回肯定会被笑话上好一阵子的。

    回到洛家。

    客厅里,静的一根针掉到地上,都会发出巨大的回响,气压低的每个人都想去接氧。

    一双绿眸犹如万年寒谭,袅袅的弥漫着至冷的杀气“二叔,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”。

    洛宏国把头低的快跟地面碰上了,他根本不敢去看洛君天“我,,,,我是一时糊涂,君天我,,,,我对不起大家,我错了,我该死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揉着太阳穴“二叔,你的品味可真高,就那么想女人?你也是60岁的人了,怎么就这么没有脑子,不分轻重呢,要女人你不用去包养个情妇么?你想多年轻多漂亮的都行,至于干出这么离谱的事么”

    唐暖央傻眼,一开始他说挺正义的,不过之后他尽然劝二叔包养,情妇,真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你也真是的,都这么大年纪了,你害不害臊,我不会保你的,你向你的儿子跟女儿解释去吧”洛海珍连说他都嫌丢脸。

    “爸,我看你还是早点老年痴呆吧,省得再做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了”洛宛馨看都不要看他,气都气饱了。

    洛子龙跟洛子赫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妹妹说出了他们的心声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这次可真是惹到大麻烦,你自已丢脸,洛家跟着丢脸不说,这吸毒可是要负刑事罪的”洛云帆没有指责他,不过说出来的内容,吓的洛宏国忙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吸毒,我不知道房间里怎么会有毒品的,我今天喝的有点醉,从酒吧出来,迷迷糊糊的就到了红,灯区,有个女人拉我,当时我也是鬼迷心窍,就跟着进去了,这毒品跟我没关系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眸光一沉,阴冷的勾起嘴角“看来是有人刻意在整我们洛家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