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查明真相,小三被整!

查明真相,小三被整!

    君天欲哭无泪“如果我能知道的话,还用这么烦恼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不知道,一年之前你跟哪些女人好过,心里总有个数吧,孩子现在是5个多月,算上怀孕的将近12个月,推算一下不就全清楚了,这点计算能力也没有么”。

    “呵,这倒是简单,按时间算,一年之前,我就跟你好过,难道孩子是你的不成”洛君天扯笑,揶揄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赏了他一记白眼“就跟我?洛君天,你就别往自已脸上贴上纯洁的标签了,你不会又要说,戴个套就当作是没有发生过关系吧,刚才那番话要么就是你编的,要么就是你把种子不小子留在别的女人体内引发的狗血惨事”。

    她说着,扶了扶额头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“洛君天,你怎么就活的这么恶心呢”迳。

    情妇多的连个孩子都搞不清是谁生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哑口无言,虽然被她的话刺激的够呛,但是他还能为自已怎么辩护呢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就别损我了,我们现在应该要共同进退,这是以前的事情,说实话,既然你打算跟我重新开始了,就不该计较这些的”吩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过一句话么,出来玩,迟早是要玩的,你洛君天作孽太多了,祸害了那么多的女人,哪能不让你还,让我跟你共同进退,你还真厚得下脸皮开得了这个口,洛家的男人脸皮何止是铜墙铁壁,简直不就不绣钢”唐暖央要不损他,挖苦他,讽刺他几句,她非被气死不可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知道说了也是白说,不能改变任何事实。

    洛君天干笑“洛家的女人,嘴巴也是一级的毒辣,比砒霜还毒,气不死人不罢休”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在气死谁?”唐暖央双手环胸,看似平静的明眸,底下暗藏着即将要爆发的怒火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不对头,又不想跟她再吵架了,毕竟是他理亏在先,只好先软下来“是我把你给气死了,可以了吧,吵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你跟我若是不理智,那么什么事也解决不了,这样吧,先帮我弄清这件事,之后要杀要剐随便你,只要你不离开我,怎么都行——”

    男人是要知道这风流帐这么难还,还会总是粘花惹草么?肯定不会,起码他现在后悔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望着他直叹气“洛君天啊,我真不知道牺牲自已跟你这闹心的男人过下去,是不是正确的选择,为孩子打造一个幸福的家,而我估计也会早早的入土为安了”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你说这话,是逼我在孩子面前切腹自杀,以死谢罪么?”她闹心,他听的更是瞅心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,你还别说,你要敢切,我跟孩子也敢看,有什么呀,不就是红刀子进白刀子出嘛,你要是不敢,我忙你”唐暖央不服气,说的也净是气话。

    洛君天抿起薄唇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天色的渐渐暗了。

    他们还坐在车内。

    在寂静中,沸腾的思绪冷却了下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心中沉着的思量了一番,洛君天的话虽然离谱,但不像是骗人,要是他说的是真的,那这件事,是得要好好的调查一番,总不能连孩子的母亲也搞不清是谁吧。

    安静的车中,她先开了口“洛君天,就依你说的做吧,如果你骗我,我跟孩子就一口一口咬死你”。

    她凶巴巴的瞪着眼睛,真跟要活吃人似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喜出望外,靠过去用力的将她抱住“把我的骨头熬汤喝也没问题”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为了你,我是走到这一步,没办法了,所以别这么开心,你开心我更闹心”唐暖央锤打着他的背,在心里告诉自已,不要退缩,生活再乱,也总有理顺的一天,而她也只能不多想,朝着一个目标前进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知道你的心比黄连还苦,你全都是为了孩子,你受苦了,我让你保证,在我们的孩子出生前,事情会很快结束的”

    “很快结束?呵——,算了吧,我不敢想的这么远,眼下,把孩子母亲的问题先搞清楚吧”唐暖央推开他“去医院,就算暂时不动她,我们也不能不去,游戏就算改变套路,人物也不能不出场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车子驱动“去医院也可以,但是待会我可能会暂时演点戏,希望你不要吃醋,我想套一套她的话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刚才说不去医院的原因?敢情你是想用美男计?”唐暖央讥讽的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自在的咳了咳“你不要瞎猜,我说不去是因为我们没有达成一致”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待会就算亲她,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”唐暖央很大方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这么说,他心里反而不舒服了“你真能这么大方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大不了以后不让你亲就是了,很简单,真的很—简—单!”唐暖央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,温柔的威胁。

    洛君天嘴角不由的向上翘起,她的威胁他的模样看上去真的好可爱,他心里这下子舒服了,他忽然发现,自已或许喜欢被虐。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病房里,洛诗菲跟洛诗涵坐在沙发上,一个在煲电话粥,一个在玩游戏洛家的保镖则是守在病房外,她们自顾自的,不跟躺在那里,吊着腿的蒋瑾璃,连眼神也不跟她接触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现在可是高危物种。

    “诗菲,我想上厕所,你们可以把我的腿放下来,扶住去卫生间么?”蒋瑾璃已经尽可能的少喝水了,但人总有三急。

    “下面不是放着扁的马桶嘛,自已拿吧”洛诗菲冷淡的指着地上的白色扁马桶。

    蒋瑾璃真是受够了这扁马桶了,她的腿明明好好的,为什么要躺在床上尿尿呢,而且每次只有稍微一动,就会漏到外面,真的是恶心死她了,她再也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躺在床上尿,你们扶我吧,好不好”蒋瑾璃柔声的恳求道。

    洛诗涵轻笑了笑,说道“抱歉了瑾璃,我跟我妹妹的力气很小,怕扶不动你,在半路上摔你一跤,把你摔的又昏迷了怎么办,你若是实在想去卫生间的话的,我可以叫外面的男人进来扶你去的”。

    “姐,说的对极了,反正也不要脸的装昏迷了,在男人面前脱裤子也不算什么事了”洛诗菲附和着姐姐的话,一阵讥笑。“诗菲,你不要这么说,人家怎么说是名门闺秀,颇有名气的女画家”。

    “我呸,说不定这腿也是装的,也全怪我们蠢,差点被人打了,还担心她,结果到头来我们都被她骗了,想起来我就火,厉害也真是厉害,想男人想疯了,真伯豁出去,什么可怕的办法都敢想了,蒋瑾璃,你以为我们喜欢在这里陪你么,看到你我都想扇两个耳光,所以你最好给安分点”洛诗菲性子泼辣,对着蒋瑾璃就是一通难的乱骂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这里住的是人,你以为床上躺的***气的狐狸精么?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呀”洛诗涵话里藏刀,且刀刀毙命。

    如果说洛诗菲是火药,那洛诗涵就是毒药,一个让你表面难看,一个让人里面难看。

    蒋瑾璃脸上一阵白一阵青,但是她实在已经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诗菲,诗涵,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骗你们的,我也不是冲着你们去的,你们生气,我也没有办法,如果你们不想照顾我的话,那你们就回去吧”她们要是走了,她倒不能偷偷的去卫生间,该死的。

    “瑾璃,你好像还搞不清状况,现在是表哥命令我们来看着你的,不是我们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,请你也理解,需要我去叫人扶你到卫生间小便么?”

    蒋瑾璃愤恨的咬了咬牙,脱下裤子,弯腰拿起来马桶,撩开被子,垫到屁股下去,但是因为憋了太久,坐着都不一定能尿出来,何况是躺着。

    她拼命的挤压着,很想尿又尿不出的囧态,真的很是难堪。

    洛诗菲跟洛诗涵在那边幸灾乐祸的偷笑着,交换了一个恶毒的眼神,站起来往床边走。

    “瑾璃啊,需要卫生纸么?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们帮你擦么?”

    她们关怀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——”蒋瑾璃的脸板了起来,她们笑的如此不怀好意,肯定不会对他做好事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需要么?”洛诗菲恶毒的笑着,捏住被子,猛的一把撩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蒋瑾璃尖叫,她的裤子正退在腿上,私处就这么坦露着。

    她想去拉被子,洛诗涵早一步将之扯到一边,让她拿不到。

    病房门被推开,保镖先冲进来,随后是洛君天跟唐暖央,蒋瑾璃叫起来的时侯,他们刚到门口,还以为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所以保镖打头阵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里面的情景,一群平时不苟言笑的男保镖,在惊的几秒之后,集体转过身去,脸全都涨红了。

    洛诗菲跟洛诗涵没想到一下子会进来这么多的人,顿时吓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蒋瑾璃已经难堪到了极点,简直想去死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在愣了几秒之后,洛君天背过身,唐暖央快步走过去,把被子给蒋瑾璃盖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”唐暖央目光严厉的看着洛诗菲跟洛诗涵,冷声质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