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追杀,共同抗敌,凶手身上的致命证据

追杀,共同抗敌,凶手身上的致命证据

    是刚才那个女人!

    她认得了她身上的衣服,还有那顶遮盖着脸的草帽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还隔着一段距离,但是她能肯定就是她,她的视力向来很好,绝对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乌云已压到了头顶,唐暖央知道真正的大雨要等这片乌云过后才会到来,她已经来不及去管下雨的问题了,因为眼下她面临着更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她能看到车子,那么车里的人也一定已经看到她了迮。

    不容有稍许的迟疑,她立刻跑到公路下方的樟树林里,那里虽不是避雨的好地方,却是躲起来的好地方,这片樟树林一看就是人工种植的,所以很密,人躲在里面,根本找寻不到身影。

    货车上在路边停靠,上面下来一男一女,他们朝着唐暖央钻进去的地方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天空放亮,雷声伴着大雨倾盘而下,风把树吹的东倒西歪的,唐暖央一个劲的往前钻镲。

    风声,雷声,树叶的沙沙声,把脚步声给完全掩盖了,原本就飘摇的树林,让后面那两个人更是无法判断唐暖央逃跑的踪迹了。

    可随后让唐暖央感觉糟糕的是,因为下雨,泥土变软,开始留下脚印。

    她赶紧弯腰用手把脚印给擦去,林子里不能躲了,一来有被雷打到的危险,二来这人工种植的樟树林并不大,发现她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赌一把吧,说不定林子外面有更好的躲藏地方。

    她边走边小心的拂去地上的脚印,在大雨是分辨着方向的,钻出了林子。

    雨幕中,眼前一片大茫茫的,她抹开脸上的雨水,仔细看去,发现是一片蔬菜棚。

    太好了!!!

    天无绝人之路,唐暖央脱下脚上的鞋子,趟着水塘来到一间蔬菜棚外,打开外面的塑料膜进去,里面种的全是南瓜,她躲到一角,暂时蹲在地上休息,一时半会他们找不到她的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,她发觉自已真是被鬼迷了心窍,刚才怎么就那么冲动的跟洛君天分开呢,她怎么就没有想到,那想要害她的人还是附近呢,现在她懊悔的想去撞墙。

    她很少这么冲动的,刚才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,这火就爆发了,特别是在洛君天也对她吼了之后,脑子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,那就是甩门走人。

    那对男女冒雨穿过树林,唐暖央的脚印自已动手消了之后,又经大雨这么一冲刷,地上的痕迹已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见鬼了,怎么会不见的,明明看到她躲进这里的?”男人低声咒骂。

    女人看着这一片蔬菜棚,说道“她跑不远,一定就在这片大棚里,我们分头找,刚才没能毒死她,这回可不能放过她了,我就不信,她能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逃走”。

    “事成之后,你可要把答应的给我”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好了,没有人会知道的”女人戴着口罩,眼神中发出阴狠的光芒。

    大雨中,一男一女分别从左右两边的大棚一间一间的找过去。

    这片蔬菜棚说大不小,说小也不小,一间不漏的找过去,肯定能找到,当然她自已能钻出来的话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躲在其中,不敢发出声音,外面的雨依然很大,,,,

    洛君天开着车,从花场开到看到前面停靠在路边的货车边,他只用了不到10分钟,而他预计唐暖央她大概就是走到这附近。

    天要下雨了,在这种地方,聪明一点的人都不会贸然前进,而是会选择找地方躲雨才是。

    他摇下车窗,心想着,她八成就在这货车里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——,暖央——”他朝着货车,扯着嗓门大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雨水如瀑布般的冲刷着货车的玻璃窗,里面好像没有人,他冒雨下车,敲打货车的车窗,凑上前往里看,里面真的没有人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心咯噔一下,重重坠落在地,心知不妙。

    下这么大的雨,这辆货车就这么停在路上,车上还没有人,这本就是非常不对头的一件事,这个路段别说小店了,连个鬼影都没有,车上的人冒雨下雨干什么呢?试想暖央若是在这附近找地方躲雨,看到货车,她该很开心的上前要求搭车才对,而现在暖央跟这车里的人都不在了,这预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脑中突然蹦出刚才暖央说有个可疑的女人,拿着可疑的水非要让她喝的事,绿眸惊恐万状的张大,他迈开步子就从货车边往下走。

    是他的错,他不该任由她发脾气那么走掉的,他真是疯了才会放着她一个人,要是她发生意外的话,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已了。

    焦急之下,他也不管干净还是脏了,钻进里面,呼喊“暖央——,老婆——”

    他叫着,忽然发现地上有很多凌乱的脚印,一看就知道不止一个人,这说明却时有人进来过这里,而且正是大雨下的时候。

    心提到了嗓子眼上,他顺着脚印跟着走去,一边仍是扯着嗓子喊。

    眼前豁然一亮,他抬头,看到一片盖着白色塑料膜的棚子。

    “老婆——,老婆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隐约之间,听到有人在叫,她喜出望外,是洛君天,他来找她了,一定是他。

    她兴奋的站起来,可下一秒,她就笑不出来了,因为棚子的简易门被人推动了,用脚趾想也知道不会是洛君天。

    现在该怎么办才好,她情急之下,看到棚子里放着一根洒水用的管子,她忙拿起来,将开关开到最大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强劲的冲力差点把唐暖央带倒,也同时将推开门的人给冲的向后连退两步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到是那个女人,她趁胜追击,握紧了手里的管子,对着那女人的眼睛喷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把水关了,听到没有”那女人用手去挡,一边从腰上抽出一把刀来威胁的靠近。

    唐暖央傻了才会管子放下,她对准她的脸继续猛喷,扯着嗓子大声的呼救“洛君天——,我在这里,救命啊——,救命啊——”。

    快听到,一定要听到她的呼救声,只可惜这声音碰到了薄膜就全都弹回来了,除了巨大的回音快要将她的耳朵都要震聋了之外,没有别的作用。

   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女人躲避着水,向唐暖央扑去。唐暖央一惊,下意识就将手中的管子当武器向她砸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随着一声惊叫,女人手里的刀子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可能是上天庇佑,管子很给力的砸到到了那女人的手上,砸落了她手里的刀,还将她整只手砸出红红的一条瘀痕。

    可随后唐暖央就发现,这并不是什么好事,刀子被打落了没错的,可是她的手上,也再没有防身的武器了。

    那女人眼睛眯起了一条线,唐暖央似乎能想像得到这面罩之下的阴笑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蒋—瑾—璃——”唐暖央猜测着喊。

    那女人的眼睛仍旧是直愣愣,,从口罩中传来死气沉沉,有如地狱中恶鬼爬出来一般的声音“是来要你命的!”

    说着,弯腰就去捡刀子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,快跑——”

    外面突然传来的声音,让女人一怔,犹豫不甘的用厉眸瞪着唐暖央,最后还是起身快步的退出棚子里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呼喊的人是跟女人一起来的男人,他听到洛君天的声音,不知道是谁,特意过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这一看正好让洛君天发现了他。

    “站住——”洛君天指着那个男人,大喝了一声,就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男人见到是洛君天,吓的连忙逃跑,想到同伴还没有跑,就忙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站住,别跑——”洛君天的长腿跑的飞快,追着那个男人跑在棚子与棚子之间,眼看着就要追上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到洛君天的声音,忙走出去。

    从另一头追过来洛君天,原本想要转弯,看到唐暖央的身影,他刹那间收入脚步,向她跑去“老婆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——”看到他来了,唐暖央开心的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在雨中,他跑过去,用力的将她抱住。

    宽阔而温暖的胸膛让唐暖央鼻尖一酸,紧紧的抱住他“洛君天——,对不起,错的人是我,我太任性,太冲动了”。

    一想到她差点被害,她就觉得无比懊恼自已,如果她能理智一点,如果她能为孩子多想一想,她就不会下车,也不会遇到这种危险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该不来追你的,我刚才只是很生气,对不起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感受着他带来的安全感,心变的软弱,流下了眼泪“对不起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,我该说对不起——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——”

    天空下着大雨,他们在雨中拥抱着,互相说着没完没了的对不起,两人的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软弱与歉疚过,在温暖中紧紧相依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傻瓜,你已经说了无数次,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说那么多的对不起”洛君天抚着她已经被淋透的发丝,心脏发痛,他真是个没用的男人,一直认为自已很强大,可以保护任何想保护的人,摧毁任何想要摧毁的人,可是他却不止一次看着到走到死神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我也是第一次听到你说那么多的对不起,但这次错的真的是我,是我——”唐暖央十指拉紧他的西装,声音再无半点坚强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她“我们不要淋雨了,先到这棚里躲一会雨吧,我可不想你淋病了”。

    “嗯!”唐暖央柔顺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过她走进里面,将门关上,拧上了水龙头,这里除了泥巴就是蔬菜,连个坐的地方也没有。

    脱下自已的西装,他拧干上面的雨水铺到地上,又脱了自已的衬衣拧干了给她擦头发,擦脸“好在这里面很暖和,等雨小了,我们就回去”。

    “嗯!”唐暖央听话的站着,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胸膛,看着恍惚间入迷了,他光着上半身,发丝湿透凌乱中透着狂野的俊美,他真的很强壮,宽阔雄壮的肩,精壮的腰,结实的肌肉,潮湿温暖的空气中透着专属于他气味。

    “你呀——,现在知道怕了吧,是个女人就不要那么的逞强”洛君天揉干了她的发丝,看她盯着他的胸口不说话,红润而剔透的红唇,让他忍不住低头偷得一个香吻。

    唐暖央没有动,蹲下身来,站着好累。

    “站不住了么,来,老公抱你”洛君天横抱起她,坐在地上的西装上。

    “拿意大利大师的纯手工西装当坐垫,我们真是太奢侈了”唐暖央扯着无力的笑,明明笑的像是哭,可还是企图让自已轻松一点,靠在他的胸口,她疲惫的闭上眼睛,经过这一通惊心动魄之后,她真的有感觉到害怕。

    “难得你还关心我的衣服,刚才不要吵架多好,老婆,若是你一直抱着跟我各自为营的方法,我可以这么告诉你,除了多走弯路外,没有任何好处,站到我的背后来吧,你会发现,事情会变的简单的多”洛君天捏着她的下巴,声音格外温柔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,你不就是想要成为主宰者嘛,你以为我是太过要强,是因为我恨你,才跟你各自为营么,洛君天,我们都是一样的人,因为身边有太多虚假的人,所以变的再也不相信谁了,我们之间有太多次的希望,总觉得幸福已经在眼前了,然而下一秒又消失无影无踪,你说你爱我,其实我也爱你,可那幸福一直都像是天上的太阳,只能看着,却永远握不到手中,我害怕这一次相信了你之后,又会迎来下一次致命的打击,而这一次不同了,我不能再输——”唐暖央抚摸着自已的小腹,她的心,只有她自已才知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覆盖上她的抚摸着肚子的手“我一定会当个好爸爸!”

    唐暖央凝望他的绿眸,他们瞳孔中只有彼此的影子,扎根在心里一般,她轻轻的牵起嘴角“这个我必须相信,替孩子去相信!”

    “答应我,不要再跟瑾璃争斗了,因为你只要安静的坐着,就已经赢了,老婆,我爱你,我们有孩子,我们有美好的未来,我们不用过的这么阴暗,这10几年来,我们已经斗的太累,太辛苦了,我现在也疲倦了,我只想可以跟你好好的过日子,白头到老”洛君天亲吻着她的额头,他也是个人,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对于无休之的战争,也会有厌倦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”唐暖央搂紧他的脖子,内心冷热交加。“叫错了,要叫老公,我现在才知道,人是抵抗不过命运的,我当年有多少讨厌你这个穿着破衣服,土里土气的丫头,可命运还是让我一步一步,把你留在我的心底,我输了唐暖央,我真的输了,我现在软弱无用的,只想这么抱着你,叫你一声老婆,感觉心里就满足了”他对她剖析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花言巧语,我要看看你的心才行”唐暖央靠在他的胸口,纤指点着他心脏的地方。

    洛君天握住她的手“好啊!挖进去吧,挖的深一点,把我的心掏出来看一看,问一问,洛君天是不是真的爱唐暖央”。

    “真肉麻——”唐暖央朝他的胸口用力的拍了一下,脸上红红的,在她历经刚才那样的惊险之后,他的降临带给她安全与感动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做个听话的女人吧,好不好,女人一生最大的任务就是生个白白胖胖的孩子,麻烦的事情就交给男人好了,你老是跟我抢风头,我会很郁闷哎”洛君天用风趣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靠在他的肩头,闭着眼睛,想了很久,外面的仍旧下着雨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去打扰她,要放下定好的决心与计划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眼下很多的事,都跟打着死结似的,一环环的扣着,解到这里也不通,那里也不通,而线却多,越是复杂交错,而他想要先解开其中一条,至于那些痛苦的事情就交给他来处理吧。

    终于,她睁开了眼睛,那晶亮的眸子哪星子般,一下便射中了洛君天,她捏起他俊俏光洁的下巴“洛君天,等到你秘密做的这一次检查结果出来以后,如果孩子不是你的,那我就利落的把事情交给你处理,一心一意的安胎,把孩子生下来,如果那孩子是你的,那么洛君天,为了我的孩子,我只能继续下去,我别无选择”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!”洛君天信心满满,一切皆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唐暖央见他这么信心十足的模样,心想难道他真的这么有把握那孩子不是他的么?洛君天可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的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似乎也坚信,那孩子不是他的。

    推心置腹的一番相谈后,洛君天提出一件压在他心里好几天的疑问“你是怎么知道一连三次害你的人是瑾璃呢,之前我们不是认定是洛云帆嘛?我猜或许你是比歹徒那里知道的?”

    上次酒店那次,歹徒就这么逃之夭夭了,他心里就一直有疑问存在,不过她一直保持缄默,对他也是冷冰冰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猜想到的事情,离真相也八,九不离十了”唐暖央将那天绑架中的过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听的心惊肉跳,也万分的恼怒“她真的那么说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亲耳听到的,让那歹徒分开我的腿,一刀子捅进去,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孩子流下,哪怕是杀掉我,这些话,我都听的真切,若不是那三个歹徒是一心求财的,那天我跟孩子就死了”唐暖央想到这些,她就死也不能放过她蒋瑾璃。

    仇恨这种东西,不分好坏。

    “蒋瑾璃她竟然会变的这么丧心病狂,真是太可恶了”洛君天愤怒至极的一拳打在泥土上,绿眸中满是肃杀。

    现在他能体会暖央为何会突然回到洛家,并且变的这么强悍跟黑暗了,这是她保护自已跟孩子的唯一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虽然之前说即使孩子是你的,你仍旧不会跟蒋瑾璃在一起,最多是认回孩子的话,但哪有这么简单呢,蒋瑾璃有几百个理由留下来,有几千个办法跟我明争暗斗,使尽诡计,至于我只有两种选择,要么挨打,要么主动出击将她压倒,说的更明白一些就是,不是她死就是我亡,息事宁人并不能换来结束,对她来说,我的孩子是最大的威胁,每一分每一秒,她都在想着怎么除掉孩子,我若是不反击,总有一天孩子会被她给害了的,洛君天,这些你全都不知道吧,女人的阴暗与狠毒,往往比男人更加可怕”唐暖央说着,也会觉得一阵的阴风袭来。

    “在你被绑架那天,我就知道绑你的人不是洛云帆,而有可能是蒋瑾璃,但是我没想她会坏成这样,原本这件事情,等到拿到检查结果之后,就一起跟她算总帐的,这下子我更不能饶了她”洛君天心里的怒火,正汹燃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扶着他的肩,脸色严肃,把刚刚才发生的也告诉了他“洛君天,我怀疑刚才那女人就是蒋瑾璃?!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就是她,你别忘了,在医院里面护士每过半个小时就会来查房的,还有宛馨看着,她根本不能离开”洛君天不赞同她的话,因为不合逻辑。

    “医院,医生,护士,宛馨,这些她蒋瑾璃都能够收买,就算不能收买,只有串通其中一,两个,都能瞒天过海,刚才的那女人眼神,恨的似要用眼神将我给生吞活剥了,除了她,还会有谁,她根本就没有出车祸,也根本没有受伤,是收买了医生跟护士来演的一场戏”唐暖央越来越能肯定真相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洛君天无言“我们到医院去看看吧,如果她是装的,我会当场拆穿她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考虑了一下点头“好吧,我听你的,你有拿手机么?如果那女人是蒋瑾璃的话,这会应该不在医院,你不妨找个信的过的人过去看一看”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手里有手机的话,我早就打电话让人来接我们了,刚才急着找你,手机忘在车上了,外面天还在下雨,不然你坐在这里,我回去拿”。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唐暖央抱住他“我怕他们还在这里,一起回去吧”。

    “雨下的这么大,我怕你会淋病的,算了,如果那女人真的是蒋瑾璃的话,我有的是办法揭穿她,现在,我们先顾好自已吧,你冷么?”洛君天揉了揉她的肩,发现衣服还是很湿,不由焦虑的蹙眉“把衣服给脱了吧”。

    说着,就去脱她的衣服。上帝作证,他现在的思想真的很纯洁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,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”她可不想出这个丑。

    “下这么大的雨谁会来啊,你把湿衣服脱下来,先让身子干了再说,等雨停了,我们马上回车上去吧,要听话,知道么”洛君天三二下脱下她身上宽松运动装。

    曼妙的娇躯让他的思想开始不纯洁,脸上没表现出来,下面倒是诚实交代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屁股被硬绑绑的东西顶着,动也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手不规矩的爱抚过她的胸衣,滑到她小腹,来到她的双,腿之间,眼中的淫欲闪烁着,俊脸故作严肃的说道“把内衣内,裤也脱了吧,湿气入侵对孩子不好”。

    瞅着他万分正经,实则早已无比邪恶的心,她受不了的说“脱了对孩子更加不利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脱吧,这里又没外人”洛君天的手指在她光洁的大腿上流连着,弹着钢琴,笑容变的坏坏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握起他的手“大哥,现在是非常时期,请你不要再想着寻欢作乐了好么?就算你趴光了我的衣服,在这里也不能怎么样”。

    “老婆,有些情况不是我能控制的,比如某个地方的变化,完全是自然反应,我已经极力克制,让它不要丢人现眼了,你不能怪我”洛君天抱过她的背,用自已结实的胸膛去挤压她的柔软。

    真是享受!!

    他嗅着她身上的香气,下面肿痛的快要爆炸了,他渴望进入她的香滑的小嘴里,还有将自已肿涨的源头深深的进入那紧窄的蜜,穴之中,,,,

    脑中色情的片段接连上演的,男人的火种,往往一个对味***就能点燃,他们才不分场地呢,没什么比这个更加的重要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在她桃园洞口不断的挑,逗着,他的脸压在他的胸口,轻啃着“宝贝,不如我们,,,,,”

    “呆在这里也不办法,回车上还有暖气可以把衣服给弄干”唐暖央将他的脸推开“回去吧——”。

    她才没他这么放浪形骸呢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动声色的笑着,像是扮成外婆的大灰狼,笑眯眯的正想吃掉小红帽“那好,我抱你吧,不过横着抱实在是太累了,我怕坚持不住,竖着抱会好很多,来,乖,把腿分开——”

    说着,笑容无害的去掰开她的腿。

    最后那几个字,听的唐暖央一阵汗颜,正想合拢,人已经面朝着他,以一种非常放荡的姿势坐在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他不由的向前顶了一下“嗷,亲爱的,你压到我了,我站不起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脸上爬满黑线,双手压在她的肩上,人向上提“没关系,我能起来”。

    “小心滑到——”洛君天故意大叫了一声,然后趁机抱住她,把嘴唇压在她勾人的事业线上,好深!!!

    她一屁股又坐回到他的腿上,那硬邦邦,跟火烧一样的东西,似乎要顶破她的裤子,进入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我以为现在是来郊游么,我没心情做这种事情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她发火了,压制着体内奔腾的***,抱起她“行了,别气鼓鼓的了,我不乱来就是了”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走到门边,发现外面的雨小一点。

    “耗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我们还是赶快走吧”。

    “也好,就怕待会雨又要大了”洛君天抱着唐暖央过去拿起地上的西装盖在她的身上,又拿了她脱下来的衣服,冒着大雨往外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了几步,唐暖央喊道“等等——,你还是背我吧,这么抱着,万一滑到的话,我先要遭殃,你背我的话,摔倒了,也是压在你身上”。

    绿眸在她的脸上定神看了一会,他幽幽吞出一句“最毒妇人心哪!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为孩子着想,再说了,难道你希望我被摔么?”唐暖央理直气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言甚是!”洛君天把唐暖央放下来,由抱换成背。

    走到外面,天空比刚刚下大雨时要清晰一些,但也并不明亮,因为现在时近傍晚,天色泛着青白色。

    唐暖央头在披着洛君天大西装,趴在他的背上,双手搂着他的脖子,她把脸贴在他的发丝上,她不晓得什么样的感觉才叫爱,都说爱情应该是心跳加速的,但是她现在觉得心里非常非常的安定,安定的她甚至想要永远这么走下去,这种感觉似是与他有着是非常紧密,如同亲人般的温暖与快乐。

    “咳——,你可以再勒紧一些,如果你不怕你老公断气的话”洛君天实在有些透不过气了,本来背着一个人,呼吸就会变急促,加上她这么死命的用手臂勾着自已的脖子,他不得以才开口的。

    “抱歉——”唐暖央不好意思的松开他一些,盯着他后脑勺,笑意融化在嘴边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着她回到公路上,那辆货车可想而之已经不见了,而银色跑车的四个轮胎全都瘪了,上面的明显刀的划痕,是被人捅破的。

    是刚才那两个人干的,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——”洛君天气急败坏的看着轮胎,绿眸阴郁的像是阎罗王。

    但已经这样了,他恼火也无济于事,只能先把唐暖央抱上车,然后自已绕到另一边,坐进驾驶室。

    先打开暖空调,从车厢中拿出一块毛巾来给唐暖央擦擦。

    “这又一次说明那女人是蒋瑾璃”唐暖央看向洛君天“你想啊,他们为什么要捅破我们的轮胎,像刚才那种情况开车直接逃跑不是更好么,为何还要冒险来拖延时间呢,因为她怕我们先回到医院去,捅破了轮胎,在一定程度上,还是能拖延住我们一会的,可哪怕是一会,也给也制造时间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绷着脸,唐暖央的话让他的脸色更为阴沉“再怎么制造时间也没有用,跑得了和尚跑不老庙”。

    “嗯”唐暖央沉着脸,轻应了一声,接过毛巾“我自已来吧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这次倒是没有跟她抢,放开了毛巾,就拿起手机快速拨打了一个电话,让人过来接他们,接着又打了一个电话,派人到医院去监视起来。

    记忆中的那个女孩,已渐渐变的模糊,其实越是对了解的人,越是容易被固有认识所蒙蔽眼睛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洛君天转过头来,对她笑了笑“马上就会有人来接我们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不过你现在让人去医院,我怕已经晚了”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字典里,永远没有晚这个字,只要她的人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,我就能挖出来,更何况她不回医院还能回哪里,人在我的控制范围,还怕治不了她”洛君天不以为然,带着一丝傲慢的冷笑。

    唐暖央擦着发丝,没有再说话,她在想,或许她跟他们玩阴的,他们就跟也玩明了,正大光明的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一边拿毛巾擦着身上的水“老婆,等一下到了医院,你会怎么做”。

    “直接撩开被子,被针戳她!”唐暖央冷不丁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中透着惊讶,然后点头“倒是很不错的办法”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是个好办法”唐暖央意味深长的笑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她不醒呢?”

    “哼,那就证明我撞鬼了”反之,也就是说不可能不醒,之前在医院,她也不能肯定,但经过这接二接三的事情后,她无比肯定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去戳吧,我完全同意,后果我来负责”洛君天好似答应她去恶作剧一般的轻松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了不由失笑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倒还真怕到时她不醒,你说到时蒋家人会不会以为我们要谋杀她”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,到时他们会感谢我们,我老婆可是华佗在世,一根下去,就把昏迷不醒的人给戳醒了,蒋家不得谢谢你么?”洛君天开玩笑似的说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,难得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他们还能笑的出来,本来只是想借由这半天来散散心的,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的事。

    窗外渐渐黑了下来,唐暖央把衣服给烘干穿上,她可不想到时来的人看到她光着身子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把烤干的衬衣给穿上,时间也差不多快过了一小时了。

    期间,派去医院的人打电话来回报,他到的时侯,蒋瑾璃给推去做检查了,洛宛馨在病房里看电视,过了10分钟才被推回病房的,从外面看并无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心里顿时明白医院里面有她的同谋,

    前方的路上出现几道灯光,三辆车子依次的停下来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伞就撑过来了“少爷——”

    “小心着扶少夫人下车”洛君天淡淡的交待着,走下车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君天坐上中间那辆加长型的劳斯莱斯。

    一行三辆车,在雨中行驶离开。

    车上,他们换着衣服,刚才在电话里,洛君天让人拿干衣服过来。

    一身整洁后,洛君天才感觉舒服,他靠坐着,绿眸上方压着一片乌云“我现在怕就怕,她现在人就已经醒了,不给我们去戳穿她的机会”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到了,现在她自动醒来,那医生也能解释的合情合理,所以我们才要尽快赶去医院”。

    “小傻瓜,苏醒只是眨眼的事情,但愿她没有想到我们这一层,还继续装昏迷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,目光也变的如夜般浓重。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他们一下车,立刻往病房赶。

    推开门,蒋瑾璃仍旧躺在那里,头上缠着沙布,脚吊的高高的,了无生气的模样,试问说这样子的人会去追杀别人,谁会相信呢。

    病房里除了洛宛馨之外,还有蒋家的人,蒋婷还是一位年轻的女人,说是蒋瑾璃的表姐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不是说今天不来了嘛,怎么又,,,,”洛宛馨听到脚步声,放下手机抬头看,见是洛君天跟唐暖央,她诧异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看洛宛馨,问道“你一直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“对,,,,对啊,你一打给我电话,我就来了,一直都坐在这里”洛宛馨猛的点头,她不敢说自已来的时候在路上跟别人的车碰了一下,在路上耽误了一个多小时,她怕说出来洛君天会责怪她,所以很自然的就会选择隐瞒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眼神一闪躲,洛君天就看出来她在撒谎,她隐瞒了一些事情,不过他排除了她是同谋的可能性,因为如果是同谋,她不会那么容易表现出惊慌,所以他推测是有人在她身上动过手脚,而她又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,你先回去吧”洛君天不动声色的对她微笑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,那我走了表哥”洛宛馨坐了一下午,快要被闷死了,这会让她可以走了,如获大赦,拿着包包就走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进来就一直盯着床上的蒋瑾璃,总觉得她跟上午来的时候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是哪里不一样呢,她由上至下的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对了,手!!!

    早上她是双手放在被子外面的,而现在她放在了里面,此时,她猛的想起刚才在蔬菜棚里,她用水管甩中了她的手,当时一片的红肿,伤的不轻,现在肯定更加严重了,人可以瞬间装成昏迷,伤可不能顿时隐形。

    所以眼下也不用拿针对戳她,只要能证明她手上有伤,就能断定她是不是刚才那戴口罩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的嘴角扯出一丝冷笑,挽着洛君天,嗲嗲的说道“老公,我们过去看看瑾璃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含笑着点头“好啊!”

    来到病床边,唐暖央装模作样说“哎呀呀,你看这么热的天,把瑾璃盖的这么严实怎么行,把手臂放在外面就凉快多了”说着,她一把将被子掀开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蒋婷恼怒的大叫,她身边的女人更是一把握住了唐暖央的手。

    唐暖央低头看去,那握着她的手,手背上一片的淤青,她惊诧的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女人!

    说真的,瑾璃这次会用假车祸来制造事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