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真假昏迷,试探,危机四伏!

真假昏迷,试探,危机四伏!

    轰——”的一声,唐暖央的身体彻底被炸开。

    她的身心,原本就跟快开的沸水炉子似的,只需一丁点的火力,就能彻底沸腾。

    此时胸前那敏感的花蕾被他含住,那舌头摩擦所带来的颤栗,让她再也忍不住了,其实她没有问过医,刚才是她是随口胡诌的。

    松开他的巨龙,她转头的勾住他的脖子,脸更为潮红,媚眼如丝“看你这么可怜,我就发一回善心吧”她气息紊乱的抚摸着他的后背,将他拉下来。

    “医生不是说,不能同房嘛”醇厚低沉的嗓音,沙哑的让人心更痒痒了迥。

    唐暖央眼神迷离“轻一点,没有关系的”长腿如蛇般缠上他的腰,雌性荷尔蒙正加剧运动着。

    洛君天渴望已久,吻上她天鹅般的秀白的颈,将火热缓缓的,深深的推入她的身体,那种湿润与紧窒,让他想要尖叫般舒服,每一个毛孔都在狂欢。

    他们身体纠缠在一起,他在她体内温柔的驰骋着,他们如原始动物般的只跟随着本能进行着,水乳交融,***的气息成了一切的主宰藜。

    她的***的海洋里沉浮着,接受着他带给她身体上狂欢,高,潮总让人脑子一片空白,像个白痴般,只感觉到幸福。

    黄昏,也被渲染上了无边的春色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墙上的指针指向八点,四周安静了,满足过后,他们喘息瘫软在床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侧身躺着,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,越是安静越是清醒,激情殆尽后的清冷与理性的回归,又如同被醍醐灌顶般的冷,清醒的知晓,他与她之间除却那一刻,剩下的都是冰冷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,心满意足的环抱住她“饿么?我让佣人送饭上来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她清清冷冷的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变冷的态度让他傻了片刻,都说男人提起裤子就不认人,想不到女人也这样,享用玩他了,就把他打入冷宫了?!

    他开口想跟她谈谈,提了气,憋了半天,还是泄气的先起身打了内线电话,然后到浴室洗了澡。

    走出来,他坐到床边,抚开挡住她眼睛的刘海,尝试着开口说“老婆,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冷淡”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还不够热情么?”唐暖央嘲笑般的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“是热情,不过现在又恢复原样了,难道你要的仅仅是我的身体?”

    她坐起一些身体,用被子遮盖着春光,笑的兴味“你这词听着真耳熟,哦,对了,女人不是常常会对要了她的身子,又不想负责的男人说,难道你要的仅仅是我的身体么?洛君天,你现在这么说,是在抱怨我对你始乱终弃么?”

    一口鲜血,涌到洛君天的喉咙,这讽刺的也太雷人了,他被自已的老婆始乱终弃了?!!

    靠,真是天下奇闻!

    洛君天缓了缓气,“我的意思是,你得床上床下一个态度,我是你的老公,孩子的爸,一家之主,你不能这么对我”。

    “觉得委屈你就哭吧,洛君天,说句实话,我就对你身体还感点兴趣,至于你的心,我真的不敢要”唐暖央轻拍拍他的胸膛,轻飘飘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顿时被气的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要的晚餐”佣人手里端着托盘,洛君天挡着门,她也不敢贸然上前。

    “给我吧”洛君天拿过托盘,把门关上,端到床边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不客气,拿过饭就吃,她这段时间食欲一直不好,常常是吃了就吐,感觉到饿,又没吃的胃口。可不吃又怕孩子会没营养,所以只能是吃了吐,吐过了再吃。

    “刚才跟宁香聊了什么?”洛君天边给她夹菜,边问。

    “没聊什么,跟她合好了而已,让她以后不要帮着蒋瑾璃来为难我了”唐暖央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她说的太过轻松了,让他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这样,不信你去问她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一说,她就同意了?”洛君天接着问,继续给她夹菜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洛君天手里的筷子一顿,拉下脸来“老婆,你觉得我像是好敷衍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不像!”唐暖央摇头,但依然是一副坦然,不知自已错的哪里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我会相信你们的对话只是这么简单而已么,你当我弱智吧”洛君天当然不会相信,妹妹会被那么轻而易举的说服?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,你不相信我的话,可以去问宁香嘛,反正从明天开始你会相信我的话的,对了,她还向我透密说,你带着孩子去坐亲子鉴定那天,蒋瑾璃邀请洛云帆在两楼阳台密谈过,不过她没听到他们再说什么,因为考虑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你,心里太烦,才决定错着出差,到外面去透口去”唐暖央用率直的调调对他说着。

    洛君天对此事毫不惊讶,他现在只关系老婆跟妹妹的事“你究竟用了什么办法,跟她化敌为友的?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相信了,是因为以她的智商,绝对不会编造很容易就会被拆穿的谎言,之前他认为她是随口敷衍,可这一段可不是敷衍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秘密,我不想告诉你,我想宁香也不想,唯一可以告诉你的,就是我们达成了一致”唐暖央不想把安斯耀那一段说给他听。

    洛君天瞅着她,僵持了一会,心知再问下去也是白问“只要你们能不再争斗,我就宽心多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拍拍他的肩膀,叹息“哎——,你现在终于知道夹在女人中间有多烦了吧,可这烦远远还没有结束,我跟宁香可以合好,跟蒋瑾璃是永远不可能的,你的烦才刚刚开了个头而已呢,明天我们要去医院照顾她,到时侯,免不了又是一场争斗,你也别怨谁,这全是你自已种下的因果”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说的极对”洛君天放弃为自已抗辩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笑,不再说话,又吃了一点,躺下来睡觉了。

    将托盘放到茶几上,洛君天沮丧的坐到沙发上,沉静如佛,伴随着食物一起冷却,,,,****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新的一天,却没有新的开始,已存在的烦恼依然存在,讨厌的人依然讨厌,解不开结依然打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嫂子,早上好啊!”

    洛宁香面带甜美微笑的招呼,掀开了洛家清晨的第一篇章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啊宁香,今天气色不错,衣服也很漂亮”唐暖央大方得体的回应,笑容更是亲和温顺。

    “嫂子你看上去也不错啊,怀了身孕,气色也还是这么红润美丽,我都要嫉妒了呢”洛宁香抬举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与她相视而笑,两人关系看起来无比和谐。

    可这非常正常的一幕,看在其他人眼里,却是极为震撼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此情景,才完全相信她们是真的是合好了,起码表面上是如此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在一阵的错愕之后,纷纷露出了然的表情,洛宛馨更是朝着其他人露出的故作高深的笑,她说的没错吧,唐暖央昨天找宁香,就是讨好谈合去的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,洛君天上楼拿点东西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时间还早,就到花园去散步。

    今天,她跟洛君天都不用请了假,待会他们要一起去医院,蒋瑾璃这会应该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来到玻璃花房这边了,看到那里各类名贵的鲜花开的正艳,她提步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去,就看到一又米白色的身影背对着她,站在一盘花前。

    那人听到身后脚步声,转过身来,看到她,似是很诧异“暖央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见是洛云帆,愣了一下之后,僵硬的扯动嘴角“是你啊”。

    她见到他之后所表现出来的疏离与冷漠,让洛云帆心里很是不好受,但他还是一如往昔的对她温煦的微笑“怎么会想到来花房的?”

    “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么,四叔”她语句僵硬,甚至还带着挑衅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今年的蓝色妖姬开的很好,改天让佣人剪些送去你房间吧”洛云帆和煦浅笑着,春风拂面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可惜,如果这是黑暗中的幻像,那就恐怖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过去,看了一眼那些蓝色的花朵“你又想到一个害我的新点子了么,蒋瑾璃出了车祸,没办法实施了,所以由你来接,班继续完成么?这次是什么?花内藏毒,还是藏条毒蛇来咬死我?”

    洛云帆深谭一般的黑眸,透出痛意“暖央,我不会伤害你的,永远都不会”。

    “你住口——”唐暖央尖锐的喊道,对他冷冷一笑“闭上你的嘴,不要再说些让我恶心的话了,从你站在蒋瑾璃的那一边,并帮她策划阴谋诡计开始,你就已经在伤害我了,洛云帆,我告诉自已,对你这样的人,不值得我去生气跟失望了,因为这就是真实的你,可是当我知道真相的哪一刻,心里还是不免难过的无法呼吸了,那是我对我们过去15来感情的一种遗憾与心痛,现在我都不想见到你的脸”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洛云帆痛楚的苦笑,心被她撕裂“不想见到我的脸?就这么讨厌我么,你知道我心里的感受么,你以为这个世界不是白,就是黑么,我做的一切,只是在为自已争取幸福,每个人爱的方式都不一样,你不爱我,可是我爱你啊,你说你心痛,可你有想过我的心么,15年来唯一凝视的女人,我以为你是可以拯救我的,可是你终究还是以恨来结束我们的缘分么”。

    已经无人能触及的心,在她的面前崩溃成灰烬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也终于掉下泪来,因为心实在太痛太痛,超出他的负荷,,,,,

    唐暖央仇视的心,慢慢变软,看着他痛不欲生,看着他落泪,她心里莫明的难受,放开紧握的拳头,她轻声叹息“洛云帆,你回法国去吧,找个女人结婚也好,一个人孤独终老也好,不要再回来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望着她,黑眸中山崩地裂,望着望着,突兀的独自一个失笑起来“呵呵,,,,,”

    眼泪夹杂着笑声,听的人心碎,那该有多悲伤,多凄凉,才换来他如此的笑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请不要再折磨你自已了,回法国去吧”唐暖央喉咙发堵,或许是她才成就了今天的他,因为爱她,他才变成这样的,可为何要弄的这么伤不可呢。

    洛云帆停止了笑,眼神温柔的似要把她吸进身体里“会回去的,等我死了以后!”

    唐暖央不由的打了一个寒蝉,他传递给她的冰冷,痛苦,悲伤,还有绝望,让她感觉害怕,还有心酸。

   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她稳定了心神“跟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洛云帆,我这次一定要打倒蒋瑾璃,谁挡着我,我都会不留情的将之铲除,这是最后一次,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,我不再追究了,但是下一次,我不会再饶过你的,话已至次,你是去是留,我也不再管了,洛云帆,你好自为之吧”。

    她说完就朝外走,不想再停留。

    一道强劲的力量,从后面席而来,将她禁锢。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,我爱你,凝视你的每个眼神都是真的,我对你的心全是真的,我爱你,从第一眼开始便注定沦陷,你不爱我,但是我会一直爱你,一直,一直,,,”他痛楚的呢喃着,磨蹭着她发丝,清隽秀逸脸上,如死士般的决绝。

    有一种人,要么不爱,可一旦爱了,对他来说就是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请你放尊重点,我可是你的侄媳”这么固执强硬的洛云帆,让唐暖央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玻璃花房外,有人拿着手机快速的拍下里面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侄媳?!呵呵,,,,”洛云帆又笑了,笑中带着嘲笑,还有他骨子里的邪肆与阴鸾“我真不喜欢这个称谓”。

    他说着,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她立刻逃出花房,一口气回到别墅,连头都不敢回,背后的那双眼睛,炽热的如同野兽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怎么喘成这样”洛君天从楼上下来,就看到她上气不接下气的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的,可以走了么”唐暖央没将遇到洛云帆的事情告诉他,要不然他准会找他算帐的,眼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洛君天绿眸精敛了一下,她肯定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,只是她不想说,他也逼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假装不放在心上的笑笑“这就好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他牵起她的手,走出别墅,远处,他瞅见洛云帆正走过来。

    莫非刚才她跟洛云帆起来冲突了?

    唐暖央装作没有看到洛云帆,先上了车,洛君天随后上来。

    人与车交错而过,气流在无形中一紧,空气被压缩。

    透过后视镜,唐暖央盯着那一抹米白,想到刚才他的话,他突如其来跟洛君天一样强悍的拥抱,她就感到恐慌。

    绿眸往她这边一瞥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今天西装,颜色不错”慵懒轻佻的语气,带着丝愠怒。

    她明明与洛云帆见面了,还发生了事情,却不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,嗯,是还不错”唐暖央转开视线,回应的言不由衷,看不懂的人,也能理由为心虚。

    好比洛君天。

    车子飞速向前,猛的转了一个弯,流畅,惊险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因为蒋瑾璃的事理亏再先,所以火气不敢太旺而已。

    “老婆,即使我是个混蛋,可我也不允许你看别的男人,特别是洛—云—帆”他将最后三个字说的极慢,极重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哪怕要偷情,我也不会选他,凡事帮蒋瑾璃的,都是我的敌人,包括你”唐暖央的眼神点在他的俊美的脸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侧头,火气已退去了,用温柔的目光抚慰着她“老婆,我会跟你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站边,只要呆在中间便可,我要亲手收拾她”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知道最近的你,让我感觉自已成了你的傀儡,我不喜欢这种感觉”洛君天不喜欢别人掌控主导权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喜欢,不可一世,倨傲尊贵的洛君天,怎么会喜欢被别人操控呢,你曾说过让我永远不要揣摩你的心,如今,你早已把心摊在我的面前,透明的像张纸”。

    “是,我输给你了,输就输在,我发现自已早已爱上了你”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还是负了我,伤害了我,因此,你输的更彻底,当傀儡已是对你的仁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车子慢慢的停下来,认真的看着她“问你一个问题,你现在还爱我么?老实回答,不许说气话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沉沦在他的绿眸中,抚摸着他刚毅性赶的下巴“恨比爱要多,你就算是爱你还是恨你?”

    “毫无疑问是爱,没有爱哪来的恨,谢谢你还爱着我”洛君天欣喜的拥住她,在她脸上用力的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脸都被他亲痛了,然而他喜悦的笑脸,却让她突然间怎么也冷不起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啊洛君天,她命中的克星,幸福到死,痛苦到死,爱到死,也恨死,极端带来的深刻,使他的名字如烙印般的沉在她的心底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开车吧!”

    车子又重新启动,灾难没有过去之前,天空永不会放晴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来到蒋瑾璃的病房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她早就醒了,可令人诧异的是,她仍旧跟昨天那样躺在床上,护士说,手术过后一直没醒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的心,同时一沉。

    “昨天医生不是说,麻醉过去就能醒嘛,都过了这么久了,不可能不醒的,去叫医生过来”洛君天一听就觉得有问题,剑眉蹙起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医生他过来了,这会正在开会商量,因为是脑部的手术,那里神经比较多,发生昏迷的情况之前也是有过的,不过你们不要担心,医生会想办法的”护士安抚着他们,医院最怕的就是闹事。

    唐暖央狐疑的看着床上的蒋瑾璃,她真的昏迷了?!。

    蒋婷坐着床边也不说话,只是一个劲的抹眼泪。

    一会,医生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给蒋小姐检查过了,手术很成功,没有问题,照理说是不可能不醒的,她至今不醒的原因,我们推测想会不会是心理的原因,比如受过创伤啊,自已不想醒来,等等这些心理因素,也会造成患者昏迷不醒的”医生站在洛君天的面前,说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“呜,,,”蒋婷哭的更加的伤心“女儿你真是傻啊,为了个男人你不值啊,快醒过来吧,你还年轻,还有重新选择的机会”。

    医生的话跟蒋婷的哭诉,明摆着就是将蒋瑾璃昏迷不醒的主因,扣洛君天跟唐暖央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办法治疗么”唐暖央感到不快,但还是耐着性子问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多跟她说说话,让她感受到温暖,现在是病人是自已不想醒,所以用药物没什么用,这属于心理障碍,是心病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怎么听着都觉得很别扭,又说不出哪里不对“好的,我们知道了”。

    医生出去之后,蒋婷就趴在病床边哭了,指着洛君天跟唐暖央是一顿难听的谩骂,全然没有贵妇该有涵养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站在一旁,不去理会她的话,最后蒋婷哭昏过去了,洛君天就让人将之送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唐暖央为难了。

    “那医生的话,我感觉完全不可信,我看还是换家医院试试,说不定他们想要逃避医疗事故,才故意这么推说的,什么心理障碍,完全在扯蛋”洛君天愤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也有这种感觉,我也觉得那医生有点怪怪的,有这个可能性,我们马上转院吧”。

    “嗯!我们马上去办转院手续,送到别家医院去检查看看”。

    然而,这转院手续,却遭到主治医生的强烈反对。

    更是惊动到了蒋老爷子又来了一趟医院,表态说坚决不能转院,理由是这家医院的院长跟他是好朋友,他相信这里,而试图要转院的洛君天,则被他认为是居心叵测,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既然老爷子你这么认为,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,不转院是你们的决定,以后瑾璃终身都醒不来,也不管我的事”洛君天没想到这老爷子这么食古不化。当然是我的决定,江院长跟我说了,这动了脑部手术的人,最忌讳乱移动了,你们不是想害死她是什么”蒋经国蹬着眼珠子,凶神恶煞的对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蒋爷爷,你既然怀疑我们会对你孙子下毒手,你现在让我们来照顾她,你就不怕我们会害她么?”唐暖央感觉这老头说的话,也是前后矛盾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让你们来照顾她,万一瑾璃她有事,你们就死定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明白了,原来这老子是想用这一招防着他们,没有一个人会愚蠢到,在这么光明正大在情况下去行凶,表面看是最危险,实则却是最安全的办法。

    这老头,看来还是宝刀未老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转院就不转院,我们也是于好心,您老没必要跑一趟医院”洛君天揽过唐暖央的肩“我老婆怀着身孕,不能久站,我们回病房了”。

    他带着唐暖央转身就离开,谁有空要这里陪个死老头吵架。

    走出这主治医生的办公室,唐暖央跟洛君天对看一眼,她忘了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肩膀上,两人默契的向前走。

    在中途,他们拐入一间无人的休息室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不觉得这事有蹊跷么”

    “嗯!他们这么反对我们转院,我也觉得很奇怪,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蒋瑾璃根本就已经醒了,她是故意在装昏迷”。

    “装昏迷?!”洛君天若有所思的想着,他前一天晚上拿了样本去做化验,她第二天就出车祸,这其中的巧合,也让他心生怀疑。

    他狡猾的笑笑“要知道她是不是在装,待会我们试试她即可得到答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来了兴趣“那要怎么试!”

    洛君天将脑袋凑过去一些,在她耳边悄悄耳语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回到病房,洛君天跟唐暖央窝在沙发上干坐着,因为蒋瑾璃昏迷着,所以也不用照顾她吃饭或是喝水,坐着完全是在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无聊么,看会电视吧”洛君天找出遥控器,把电视机打开。

    “老公,每天到这里来干坐着,不出几天我们头上都要长蘑菇了”唐暖央开玩笑的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意思意思来几次就好了嘛,公司那么多事,我可没时间天天在这里耗着,再说你也不能总呆在医院,这对宝宝不利”洛君天搂过她,宠爱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亲,又想往她嘴上亲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着推开他的脸“死相,你收敛点吧,你的姨太太还躺在床上,当活死人呢,当着她的面你亲我,会不会太没有良心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拧了一下她的鼻子“你这小环蛋,就会糗我,放心吧,等她醒了,一切就会结束了,我很块我就会拿到证据了”。

    他只要拿到证明孩子不是我的证据,其他关于她收买,以及陷害暖央的帐,他就能一一揭发出来,一次性来个了结。

    唐暖央紧张的瞅着他“亲爱的,你在暗中进行着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洛君天挑眉。

    “想啊,告诉我吧”她真的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一极机密”洛君天对她勾勾手指,坏坏的笑道“把你的耳边凑过来,我偷偷告诉你”。

    “你笑的这么贼,我才不上他的当,你大声的说吧,蒋瑾璃昏迷着,她听不到的”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这是一级的机密,哪能乱喊呢,我得小心着隔墙有耳,你想听就把耳朵凑过来,不想听就算了”洛君天向后一靠,一副老大的腔调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我把耳朵凑过来行了吧,别卖关子了”。

    她靠过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闪过一丝妖治,把薄红的唇,往她的耳朵边靠去,突然,他板过她的脸,亲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唔,,,,,”唐暖央猛的张大眼睛,心里大喊,洛君天,你这卑鄙小人。

    偷香成功,他肆意品尝她的小嘴,扣住她的脑袋,滑腻的舌头长驱直入,强行把她卷入火热之中。

    他的吻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,***缠绵,她的脑袋变的昏沉,任他索取着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手不由伸进她的衣服里,攀上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神经猛的被触醒了,一把将色迷心窍的他推开“暂停!不能再继续下去,把你的手拿出去”。

    她用眼神瞪他,洛君天,说好只是打情骂俏,没说你可以这么摸我。

    他用眼神回视,老婆,演戏讲究的是逼真,这点小牺牲都不肯怎么行呢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盖在她胸上的手,洛君天着实不舍得拿下来,捏了捏说道“我听说,孕妇要多按摩胸部,这样才能疏通乳腺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脸徒然一红,拉扯他的大掌“洛君天,你这不要脸的流氓”。

    “你少说了两个字,你应该说,洛君天,你这不要脸的流氓老公才对,怎么能少说老公这转两个字呢,多关键啊”洛君天的指腹摩擦过她的花蕾,引来她身体一阵的颤栗。

    “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,快看,瑾璃她醒了”唐暖央突然大叫了一声,指向病床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会立刻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——

    10秒之后。

    寂静的空气中,一群乌鸦飞过,嘎,嘎嘎的叫着,,,,,

    洛君天精明的一笑“老婆,这点小诡计就想骗到我,你真把你老公当成笨蛋了吧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仅没骗倒他,反而还被调侃了一顿,于是皮笑肉不笑的说“哪里,我一直把你当成弱智,不过最近好像变聪明了”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你右边的乳腺,我也要帮你疏通一下才是”洛君天邪恶的握住她另一边的酥胸,靠在她耳边,因***而变的低沉的嗓音,变的十分诱惑“坐在这里也没有那么无聊嘛,我们有很多游戏可以玩”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一拳把你打成国宝”唐暖央拧他的耳朵“手拿出来,听到没有——”

    他双手摸着她的咪咪,她双手拧着他的耳朵,这画面有爱的很变态!!“吱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立刻条件条射的把手拿出来,拉好她的衣服,扶正她,自已则面无表情的端坐着。

    从猥琐到绅士的变化,他老兄只用了一秒,中间还完全没有过度,浑然一体,她真是长识了!

    护士走过去查看了一下蒋瑾璃,看血压体温都是正常的,才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得了,人都走了,别摆造型了”唐暖央踢了踢洛君天脚,糗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继续——”他色情的又把绿眸对准了她的酥胸。

    唐暖央感觉被他的目光给撕碎了上衣“我说君天啊——,你能不能别像个欲求不满的毛头小伙似的,这么冲动呢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太无聊了,反正瑾璃她听不到,也看不到,老婆,咱们玩点有趣的吧”洛君天邪魅万分的逼近她,潋滟般的眸如一池春水,深情温存。

    “有趣的?”唐暖央饶有兴趣似的媚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比如你闭上眼睛,猜猜我会亲你哪里?”骨节分明的手指点到她的脸上,暧昧的笑在薄唇边绽开。

    “不如你骗上眼睛,猜猜我会咬你哪里吧?”唐暖央笑意更是妩媚撩人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到时会爱不释口,在这里就把我给吃了,人家还没做好心里准备呢”更是低哑的嗓声,迷人的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唐暖央抚摸着他的喉结,对他吹了一口香气“你怕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,,,我就喜欢你这个调调,亲爱的,我快要欲火焚身了”洛君天捏住她的手,放到嘴边啄了啄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做,我怕瑾璃会气的直接断气的,我可不想成为杀人凶手,这可是要坐牢的,不好啦——”唐暖央指着病床上的蒋瑾璃,撒娇似的说。

    “昏迷的人要是能气死的话,那不成医学奇迹了,就算我们到她床边去亲热,她也不会有反应的,我忍不住了,宝贝——”洛君天将她压住,气息浓重。

    病床上的蒋瑾璃仍旧是安安静静的,没有一点的反应。

    唐暖央暗自掐了掐洛君天的腰,用眼神示意他起来。

    看上去她是真的昏迷,不是装不出来,要不然,他们这么露骨又暧昧的表演,就算能忍,也不可能完全不动声色,如果她这样都能装,真要对她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别这样了,晚上回家,我让你舒服个够”唐暖央轻轻推他开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直身体,站起来走到蒋瑾璃的床边,仔细的端详了她一番,她是真的昏迷了么?

    他的手边一紧,唐暖央挽着他的手臂,站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么一直昏迷下去的话,那不成植物人了?老公,这算不算是她主动认输,退出了呢?”

    “谁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,不过这样对她,对我们都好,我拿到证据也无用了,而你我也能安安心心的生活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弯下腰来“瑾璃啊,你安心的睡吧,最好不要醒了,你的儿子我会照顾的,当然做后妈我没有经验,是不是会视如已出,那我不能保证,不过饭还是会给他吃饱吧,你若是实在不想醒呢,干脆就死了吧,省得占医院的床位”。

    如此气人的话,神仙都该气的跳脚了吧,可蒋瑾璃仍旧跟尸体似的,完全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唐暖央直起腰来,跟洛君天交换着眼神。

    试探着这么久,她还是没反应,现在他们能肯定,她不是装的。

    “去那边坐吧——”洛君天伸手拍了拍她的背。

    唐暖央转身,与他一起往回走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转身那一瞬间,唐暖央莫名的打了个冷战,回过头去,突然看到病床上女人张开眼睛,死死的瞪着她,那阴狠狠的目光让人觉得脊梁骨发寒,那是一种完全没有生气与人性的眼神,跟死人一样。

    她闭了闭眼,再去看,床上的人跟刚才一样无异,根本没有睁着眼睛,难道刚才的一幕,是她心理作祟么?

    “老婆——”洛君天顺着她的目光望后看。

    “哦,过去坐吧——”唐暖央缓过心神,将脑袋转正,心脏碰碰直跳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。

    “我去买饭,你累了就靠着睡一会吧”洛君天体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!”唐暖央淡淡的点头。

    洛君天开门走出去了,唐暖央也从沙发上站起来,活动了一下筋骨,坐了一上午,屁股都坐僵掉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窗户边,推开窗子,惬意的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唐暖央总感觉到有人正在盯着她看似的,疑惑的回过头,又看到蒋瑾璃的脸,她了无生气躺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,她又想起刚才她睁开了眼睛,凶狠的盯着她模样,为何总会产生那么可怖的幻想呢。

    关起窗子,她围着病床走了一圈,病房里的气氛不由的变的阴森,在寂静无声中,一种可怕的诡异感弥漫着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唐暖央伸手,慢慢的,慢慢的,,,接近蒋瑾璃的脸。

    就要碰到。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病房门又开了,洛君天从外面进来,一直存在的诡异感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收回手,她从床边退开。

    “过来吃饭吧,下午我们回去吧,我找宛馨过来照看着”洛君天没察觉到她的异常。

    唐暖央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,眼睛时不时的瞟向床边。

    她为自已这种近乎于神经质的幻想感到不解。

    吃过饭,不等洛君天说,她也要主动离开,在这种氛围中,对孩子也不会有好处。

    洛君天带着唐暖央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门一关上,病床上的女人果真张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“反正我们今天请了假,还有半天时间,我们到外面去散散心吧”洛君天驱车开在路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不在焉,鬼使神差的同意了“也好啊!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,你同意了?”她答应的这么爽快,反倒让他错愕了。

    “啊?我同意什么了?”唐暖央恍惚的回过神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嘴角抽搐了,敢情她根本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,还有半天时间,我们找个地去散散心吧”。

    “也好啊!”“这次没有敷衍我,听清了?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洛君天在心里偷偷开心,想了想说道“去度假村吧,那里设施齐备,风景又好,最适合放松了”。

    “没新意,那种地方还不如直接会洛家度假呢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城南有一个很大的花场,我想去那里”唐暖央突发其想。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,老婆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”洛君天答应她。

    去散散心也好,或许去玩一趟,那种莫名幻想就不会有了,也不知为什么,想到蒋瑾璃,她就感到哪里不对劲,可她又似乎是真的昏迷了。

    她一路的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洛君天渐渐也发现到她心里好像有事?!

    高速公路上,各类车子行驶着,方向都是一样的,也分不清是谁跟跟谁,而一辆不起眼的货车,从医院里就一直尾随其后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他们到达了花场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这种方圆百里都没有人烟的地方,就打从心里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车上下来,用力的吸了一口气,阳光下的鲜花田,真是美极了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向日葵好漂亮,我们过去走走吧”。

    她说着,人已经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上她“走慢点,小心摔跤!”

    “乌鸦嘴,没好话”唐暖央愠色的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OK,OK,不好意思,打扰到老婆的兴致了,别生气,开心点”洛君天讨好她,谁让孕妇就是上帝呢。

    向日葵花长的比他们的人还高,花盘很大,人钻在里面,从外面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还别说,从中穿梭,倒也挺有情趣的。

    从这一头穿到另一头,他们走的汗都来了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去附近买瓶水吧,我有点渴了”。

    “那在呆在这里别走远,我去买”洛君天看这四周也没什么人,光天化日的,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事,所以就掉以轻心了

    唐暖央找一处干净的草地坐下来“我坐在这里等你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买了马上回来”洛君天提步往别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只坐了几分钟点,唐暖央就热的受不了了,一手抖着衣服,一手挡着头顶毒辣辣的太阳。

    看到对面不远处有个竹制的小棚子,应该是花农平时工作休息的地方,她过去坐在那里面,果然凉爽多了。

    没有风,背后的花众里面却传来沙沙的声音,经过上次的绑架事件之后,唐暖央就变的份外的谨慎了。

    她猛的起身,转过身“是谁?”

    一个带着凉帽,脸上蒙着白纱的女人站在她的身后,离开不到半米,身材清瘦,看不到脸,所以不知是年轻还是苍老,不过一身的朴素的装扮倒是可以猜想到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哎哟小姐啊,你可把我吓死了,你坐在这里一动不动的,我望过来只看到一个黑脑袋,我还以为是什么呢”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里的花农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对了,我刚才在外面遇到一个长的很俊的男人,他向我打听哪里有水卖,他跟你是一起的么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唐暖央应着,上下打量她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水,你要不要先喝点”女人从地上拿起一瓶矿泉水来“这是中午发的,我还没喝过呢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低头看着这女人手中的水,眼睛不由的敛过一丝精光,微笑的抬起头“大姐,你可真是个热心的好人”。

    “哪里,拿去喝吧”女人把手递给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接过她手里的水,感觉接过沾染了剧毒的红苹果,眼前这个女人是女巫,而她就是可怜的白雪公主。

    转开水,她送到嘴边,突然问“这里面不会有毒吧!”

    那女人明显一怔,随后她并没有生气,反而更为温和的说道“不会,你放心的喝吧”。

    “嗯!”唐暖央意味深长的笑笑,又把水送到嘴边,就要喝,又把水拿开“我好像不是喝这个牌子的,不好意思,你留着自已喝吧”她把瓶盖盖起来,又递还给她。

    “小姐——,你这人怎么这样啊,这水你都打开了,就喝吧,喝水还讲牌子,你也太金贵了吧”那女人一副火气冲冲,要打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唐暖央退开几步,大喊了起来“老公——,有人要杀我,救命啊,来了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,,,,”那女人气的指着她,就要靠近。

    周围有脚步传来,唐暖央喊的也是更加大声,那女人退回到竹绷子里“算我倒霉,好心没好报”说着,她转身急速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路的一边,跑出个留着落腮胡的男人来“谁在喊救命?”

    “呃,是我,我刚看到一条蛇,情急之下就害怕的叫了出来,不好意思,惊动到你了”唐暖央礼貌的道歉,刚才那女人的事情,她也不能百分百的确定,所以话也不能乱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女人胆子就是小,不过小姐你到这花场来,是来干什么的?”男人爽朗的笑话过后,又转而发问。

    “我跟我老公听闻这里风景很好,所以跟他过来散散心,现在他去给我买水了”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”男人没有任何质疑。

    远处,洛君天拿着两瓶矿泉水跑过来,见唐暖央跟个男人相谈甚欢的样子,心里有些吃味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谁?”

    不等唐暖央说,那男人就自己介绍起自已“我是这里的花农,你一定是这位小姐的老公吧,你老婆她刚才碰到蛇啦,一个劲的喊救命,所以我就过来看看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表情不由的严峻起来,望着唐暖央“你遇到蛇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唐暖央微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伤着吧”洛君天上下查看着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并没有,我喊了救命,那蛇就吓的逃走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放心的松了一口气“这野外就是危险,喝了水我们回车上吧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瞧见他手里的矿泉水牌子跟刚才那女人手上的是一个牌子,敏感性发作,她突然不敢喝了“我又不渴了!”

    “不渴了,可你刚才不会还说很渴嘛”洛君天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他隐约感觉到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渴了嘛,怎么,不行啊”唐暖央假装任性。“行,当然行!”洛君天料定她肯定有事,不过眼下她不肯说而已,她的个性虽然要强,但是她决定不是会耍小性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落腮胡男人看着也们的互动,咧嘴哈哈哈的直笑“兄弟你倒是也好脾气,不过有句话说的好,好男人不是怕老婆才让她的,而是因为疼她所以才让她的,小姐,你好福气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抿唇笑笑,唐暖央挽着他的手臂,气氛轻松之际,她不以为然的问“大哥,你们这里的,有没有脸上蒙着白纱的女花农啊?”

    “女人当然有啦,不过蒙着白纱的倒是没有,这天气这么闷热,谁还往脸上蒙白纱”男人嗓门很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谢谢你了大哥”唐暖央礼貌的笑笑,挽起洛君天的手臂“我们走吧,老公!”

    回到车上,唐暖央的面色立即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遇到了什么事?”洛君天直截了当的问她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刚才去买水的时侯,你有遇到女人么?”她现在只要再知道这一点,就能完全肯定心中所想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蹙眉“并没有!”

    唐暖央的脸色一凛,屏着沉沉的气息,低声述说起来“洛君天,刚才你去买水的时侯,出现了一个女人,她无声无息的站在我的身后,我警觉的回过头,发现是一个带着草帽,脸色蒙的白纱女人,她说在路上碰到一个去买水的英俊男人,问是不是我老公,还热情的把她的水给我喝,原本我也没觉得什么,只是想,这女人有点怪,但是当我看到她的那一双雪白的手,我心里顿时一惊,经常摸泥巴的花农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嫩的手呢,于是我故意试她,把水接过来加假意要喝,送到嘴边又突然问她,这水里是不是有毒,正常的反应,应该是很生气,可是她仍旧很客气的劝我喝水,我故意又将水放在嘴边,然后说,我不喝这个牌子的水,她忽然就发火了,好似她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让我把那水喝掉”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那女人,她的身心不由就寒气森森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想要害你?”洛君天的绿眸顷刻之间变的严苛与锐利。

    “显而易见,不是么”。

    “会是谁呢?”他们现在已经能确定瑾璃是真的昏迷,所以可以排除她,可除了她之外,还会是谁?!

    事情变的前所未有的棘手。

    唐暖央沉默着,从蒋瑾璃出车祸开始,事情的发展变的扭曲与诡异,洛君天感到无从下手,她也感觉自已的计划被搁浅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次的车祸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对蒋瑾璃来说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现在又出现想要害她的人,原本不用想,她也能肯定是蒋瑾璃,可试问一个昏迷不醒的人,还怎么害人?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,你觉不觉得,有种掉进陷阱里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你是指瑾璃的车祸?”洛君天一听就明白,她所指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事实上,她出车祸的时候,谁也没有看到,过程也是听那画廊老板的一面之词,还有那医生,说的话也是存在矛盾,刚才我们只是想到是医疗事故,还有她故意不醒来,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这跟本就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,如今她处在下风,被我治的死死的,她想要反击,可是无从下手,所以策划了这么一条计划,即使她现在把我杀了,她都能逍遥法外,永远不会被怀疑的就是死人”唐暖央眼眸沉淀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思索着她的怀疑“我不反对你说的那种可能性,可我们刚才试验过了,她确实是昏迷了,如果她能演到那种程度的话,同时骗过你跟我的眼神,那可真是太恐怖了,瑾璃她没这个本事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,蒋瑾璃没这个能耐来骗来我们的眼睛,可一个人若是铁了心,势必要达到某种目的的话,说不定她能超常发挥”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真的这么想,那我们就回医院,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那她头上伤眼腿上的伤都一定是假的,检查一下不就行了”洛君天是个理性的人,唐暖央说的固然他觉得有这个可能性,但是他要肯定一件事情,必须是100%的肯定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了想,说道“不——,我要让她自已露出马脚”。

    “我反对你这种危险的行为,老婆,你现在是个孕妇,不是特工,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,你在医院不是问我在计划着什么,我现在告诉你,我已经找人做第二次的亲子鉴定,明天就会有结果,我能肯定,答应一定是非亲生父子,只要我把证据放在她面前,那么一切都结束了,你不需要跟她斗”洛君天不同意她犯险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第二次亲子鉴定,可你明明已经接受了孩子啊?”唐暖央以为刚才他的话是为了她打情骂俏,所以故意设计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失笑“你把我想的太简单了”。

    “是啊!我差点忘记你是精明的洛君天,但是,你凭什么觉得孩子不是你的?你一早就知道洛云帆跟蒋瑾璃有勾结?所以你怀疑医生被收买了?洛君天我真的很好奇”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知道洛云帆跟蒋瑾璃有过密谈,但是我能隐约感觉出他们有过勾结,至于我为什么会怀疑,是因为瑾璃那天的反应,你知道在我在世界里,不存在疑问,如果孩子是我的,她就不用收买院长了不是嘛,以此可以推断,那孩子不是我的,我之所以没有揭穿她,是因为时机还没有到,我也知道之前三次害你的人也是她,再给一天时间,我帮你结束掉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深深的呼吸,想了许久,说道“那如果我说,不想结束呢?”

    洛君天不解“为什么?暖央,说实话,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结束了,太便宜她的,所以,我希望你不要动手,开车吧,我心里自有主张,洛君天就算你拿到了亲子鉴定的结果,上面写着非亲生父子关系,你也不要公布出来,我跟她仇,不是你说结束就能结束的”唐暖央心意已决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车钥匙一拔“女人可以任性,但不可以钻牛角尖,唐暖央,你非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,我也只有采取非常手段”。“三次的蓄意的谋害时简单的事情?洛君天,你以为把她赶出洛家,事情就结束了么?你错了,我跟她之间,必须要有一个人彻底的失败,只有将之打下谷底,永不翻身,这才算是结束,说穿了,你就是不想看到她被我整死嘛,哪怕她有多该死,在你的心里,她还是你那该死的青梅竹马的”唐暖央恼火的冲他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够了唐暖央——”洛君天用里的锤了一拳方向盘,火气也终于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开车——”唐暖央冷冷的指着前方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要在这里过夜,有本事你走回去”洛君天当然不听她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眸中清冷“走回去就走回去,你以为我怕么,有本事你别来找我”她果断的下车,半秒也不停顿的向着别处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靠在那里,气血功心,男人都是要面子的,这会被她这么一激,他再服软的话,那他真成了笨蛋了,哼,不找就不找,唐暖央,你这么犟,有本事你真的就自已走出去。

    人跟车子背道而驰的越走越远,直到她消失在路的尽头。

    时间在不知不觉中,过去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步也不回头的走出好远,以为洛君天会先败下阵来追她,不曾想,他没有来。

    天空忽然间的阴沉下来,南面飘来一大片的乌云,雷声滚滚,狂风乍起。

    不好,要下大雨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大惊,望着这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地方,她慌了神,她现在可不能生病淋啊,她开始怪自已刚才太过任何,太过不理智。

    焦急张望着有没有路过的车子,可是据她的观察,这条路上的车子极少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呢,刚才一性急,连手机也没有拿。

    还在花场的洛君天,望着这乌天黑地,跟黄昏似的天空,突然想到唐暖央,他心头一震,糟了,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他立即发动车子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该死的笨女人,为什么每次总要这么强硬,他刚刚也真是被她逼急了,

    银色的兰博基尼在泥路上当越野车那么开,他心急如焚,这雨可千万不要下啊,一定要坚持到他找到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站在公路上,风越来越大,轰隆隆的雷声在云中穿梭着,沉闷的震动着她的耳膜,天空被乌云压的越来越黑了,金蛇般的闪电时而乍现着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无助的望着四周,祈求着能有一辆车子出现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侯,从花场的方向开来了一辆小货车,她心中顿时惊喜,可坐在副驾驶坐上的女人,却让她猛的煞白了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