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浴室的无边春光!

浴室的无边春光!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洛宁香也不是听之任之的主,唐暖央的三言二语,可糊弄不到她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这么聪明的人,这么浅显的道理也不明白,你恨我抢了安斯耀,因此报复我,不想我好过,那你想过没有,一旦我离开你哥,我可以跟任何男人在一起,包括安斯耀,到时侯,你的期待,你的梦想将完全破碎,反而如果我永远都是洛家的少夫人,一生都只与你哥哥在一起,那我跟安斯耀就再也没有可能了,你想想,怎么做更加对你有利?”唐暖央盯着她的眼睛,撩拨着她的心尖。

    这番话让洛宁香陷入了深思当中。

    “好好想一想吧,我不可能同时会失去你哥,也得不到安斯耀,因为安斯耀他如今还在等我,只要我想的,我只要点下头,他就能娶我,他也不会介意孩子,说句实话,如果有一天我跟你哥分开了,对于未来的另一半,安斯耀肯定是最好最合适的选择,他是我的初恋,我们之间有过美好的回忆,了解我,爱我,长的英俊,这么多有利条件放在我面前,我何必去找别人呢,你说是吧蹇”

    唐暖央要向她传递一个最简单明了的信息,那就是,她若是帮着蒋瑾璃跟她作对,那么,她也会报复她,让她永远也别想跟安斯耀有交集。

    打蛇打七寸,而洛宁香的要害就在是安斯耀。

    洛宁香气息低落,内心开始动摇“你这是在威胁我么?贸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这么认为,我只是想要帮你理清这利害关系而已,毕竟我与你之间,是可以不当敌人的,可如果你非要把我当敌人,我也无奈只能应战了”说到这个份上,唐暖央也不遮掩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冷笑,盯着她的肚子“这孩子真的是我哥的么?”

    唐暖央也回以她冷笑“你不会认为是安斯耀的吧?”

    像是说中了她内心所想,洛宁香的眼神闪躲着,避开唐暖央的直视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”唐暖央徒然失笑,换了一个坐姿“看来你真的有这么想,宁香啊,我不得不说,你的智商真是降低了不少,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安斯耀的,那我还回来洛家干什么,放着对我一心一意,条件也不比他洛君天差的男人不要,非要自讨苦吃的回来跟哥还是蒋瑾璃纠缠不清干嘛呢,我可没有自虐的倾向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转动着眼珠子,她不得不承认,唐暖央的话有她的道理“孩子真是我哥的么?”

    “真的或是假的,9个月之间就见分晓了,你认为我会蠢的撒这种没有胜算的谎言么”唐暖央反问她。

    众所周之洛君天是中英混血儿,她生下来的宝宝若是纯正的中国宝宝,那傻子也知道不是洛君天的。

    洛宁香放松下了身体,孩子不是安斯耀的,她心里真是舒服多了,换念一想,唐暖央若是永远是她的嫂子,说不定安斯耀就会断了对她的念头,可若有一天,她能重新夺得他的心,到时侯,他跟唐暖央又将碰面,除非到时她离开洛家,跟他到外面去生活。

    在心里权衡考虑过后,她抬眼说道“好,我暂且相信你的话,既然孩子是我哥的,那你放心,我不会再找你的麻烦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故作开心的微笑“这样甚好!”

    “你别开心的太早,我这么做也是有条件的,从今天开始,你不能跟安斯耀联系,要跟他彻底的断绝关系,这不仅是我为了自已,更是为了我哥,要是你在暗中还偷偷勾,引他的话,我一定会整的你生不如死,你也好好权衡一下,别阳奉阴违,表面一套,暗地里又是另一套”洛宁香警告着,她这么狡猾,难保不会耍花样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!”唐暖央爽快的答应,斯耀,对不起了,我可能又要伤你的心了,请你原谅我,现在的我,必须走的步步为营。

    洛宁香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“那我们这就算是言和了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原本你跟我就不用掐个你死我活,对你没好处,对我也没处,我们就跟以前一样,做一对感情还不错的姑嫂,哪怕是演戏”唐暖央笑盈盈的,虚情假意。

    “说的不错,哪怕是演戏”洛宁香赞同的点头,嘴角却扯着鄙夷。

    “不过,有件事,我替你感到担心,你不是正跟蒋瑾璃合作着嘛,你不找我的麻烦,她会生气的,到时你可怎么办”唐暖央发愁的皱起了秀眉。

    洛宁香收起笑脸,冷哼了一声“她早就单独行动了,不需要我的帮忙了,因为她找到了一个比我更好的合作伙伴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似懂非懂的点头,心想,这洛宁香跟蒋瑾力之间,也并非她想在那般紧密,似乎还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更好的合作伙伴,不会是咱们的四叔洛云帆吧”她用开玩笑般的口吻,突袭式的发问,眸子精明的铺捉她的反应。

    洛宁香猛的一愣。

    这是被说中答案的最好反应,她不用说,唐暖央已经能肯定了。

    对既定的答案,唐暖央的心还是止不住重重一沉,压抑的透不过气来,她不知自已还能对洛云帆失望几次,才能完全无动于衷,他消耗的是他们之间15年积累的感情,曾经感觉有多感动多温暖,现在就有多难受。

    算了,罢了,一直都是她太天真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出差回来,肯定很累吧,好好休息,我回房了!”唐暖央站起来,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嫂子——”

    洛宁香忽然叫住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顿下步子,在原地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做亲子鉴定的那天,我看到蒋瑾在下楼时,被四叔叫住了,当时四叔问她,有没有从他车上拿什么东西,蒋瑾璃说没有,四叔还不相信似的盯了她许久,之前,蒋瑾璃问他有没有时间,邀他到阳台去坐坐,不过之后,他们关起了阳台的玻璃门,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,早在之前,她就说过,四叔会是有利的合作伙伴,因为四叔他喜欢你,想到得到你,而她则想得到我哥,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”洛宁香想想还是把她知道的告诉了她,这不仅因为她的私心,更是因为她不能对不起自已的哥哥。

    “亲子鉴定那天么?”唐暖央诧异,感觉事情比她想的更复杂。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怀疑那份亲子鉴定对么,有四叔帮忙的话,在暗中动手脚也并非不可能的事,那帮突然冒出来的记者也是四叔安排的,说不定我哥身边还有别的内鬼,我也有跟你有一样的想法过,但是我觉得孩子是我哥的,我也说不出为什么,所以我内心也一直很矛盾,想着到底是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,这几天因为这件事,我很心烦,因此才会借着出差,到外面去透透气,告诉你这些不是因为我已经原谅了你,不再厌恶你,而是我觉得一直瞒着不说,太对不起我哥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轻轻的笑了笑“你还是挺在意你哥的,那就更加不能做让他寒心的事,现在挽救还不算太晚,休息吧!”

    转身,她开门走出房间,顺手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就靠在对面的墙壁上,把唐暖央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站在这里干嘛?”她捂着胸口,门一开,抬头就看到一张脸,这种感觉跟从黑暗中突然跳出个人来,心脏顿时抽跳。

    “再过一分钟,我就打算冲进去了”洛君天瞅着她的脸,面无表情的说道,他是担心她,所以才站在这里等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怕我跟你妹妹大打出手么?”唐暖央平复了心跳,朝着自已的房间走去,边走边说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上去揽过她的腰“是啊,我怕你们打起来,会伤到我的孩子”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看一看你的大儿子?”唐暖詎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,之后才想,她这算不算是在故意讽刺他,她骨子里也有她无法控制恶劣性子。

    洛君天刹那间就感到气血不顺,他抿唇僵笑“老婆你就是爱开玩笑”。

    “玩笑?!谁跟你开玩笑,走,现在就去”唐暖央的步子往蒋瑾璃跟宝宝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睡了,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”洛君天试图扭转方向,可她的步子丝毫不避让,他又不敢对她硬来,谁让她是孕妇呢,最终还是败给她了。

    小床上,粉嘟嘟的宝宝呼吸均匀的睡着的,头侧向着一边,小拳头紧紧握着,看上去真是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这孩子跟你长的多像啊,翻出你小时侯的照片,估计都分不出谁是谁吧”唐暖央蹲下身来,柔和的看着小床上的宝宝。

    “老婆——,暖央——”洛君天不去看孩子,只是略感无奈的叫着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看看他呢”唐暖央扯着他的手,将他拉下来“来,来看看他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只得蹲下声来,从这孩子来到洛家,他就没有如此近距离,好好的看过他,这会映入他绿色瞳孔中的宝宝是这么的可爱,眼神在不知不觉中变柔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该去迁怒于他,对么,他只是个小宝宝而已,他什么也不知道,却已经卷入了大人的争斗之中,被讨厌,被唾弃,我们可真是一群残忍的人,我在想,他长大之后会不会变成第二个洛云帆呢,可是太可悲了,洛君天,你若不是这孩子的父亲还好,如果是,你这辈子都将要愧对这么孩子,我是不会心软的”唐暖央抚摸了一下他的小脸,重重的叹息。

    起身,她逃也似的逃出房间,她害怕有朝一日,因为恨,自已连这么小的孩子也残酷的伤害,她怕自已真的会变的没有人性。

    洛君天感觉烦躁又头大,从小床边站起来,宝宝在睡梦中动了动,把小被子给一脚蹬掉了。

    他弯腰把被子给盖好,小家伙以为是妈妈,抓着洛君天的手指就不放了,那么小的手,抓着他一根手指,就往嘴边放,小嘴一噘一噘的舔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饿了?”他抽回自已的手,让佣人给泡了奶粉。

    直到小家伙吃饱了,又呼呼大睡了,他才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一进门,听到浴室里有水声,门开着,他就走进去了。

    入眼,便是唐暖央玲珑诱人的侗体,白皙笔直双腿,虽然怀孕了却还未隆起的平坦小腹,还有那丰满沉甸的酥胸。

    她不仅没关门,连淋浴房的门都没关,一片春光就这么畅通无阻的呈现在他的眼前,刺激着他的视网膜,挑,逗着他的神经,此时,她正在洗头,仰着头闭着眼睛,双手高举着,揉着如丝的秀发,很是享受的表情,这姿态撩人的直逼男人的道德底线。

    体内某种熟悉的***正在苏醒,关键部位更是诚实的展现了男性的雄风,洛君天咽了咽口水,想像着她香滑的小嘴,丝一般肌肤,紧窒的***,哦,天哪,他感觉自已现在就能变成禽兽,冲进淋浴房把她给吃的连骨头也不剩。

    脚不受大脑控制的走过去,,,

    唐暖央洗完头,把水龙头给关了,抹了一把脸上水,伸手拿毛巾把头包起来。

    忽感觉一阵灼热的气息逼近,睁开眼,放大版的色狼脸几乎要贴到她的胸口,吓的她差点一口气背过去,用手将他的脑袋推开“洛君天,你有病啊!”

    洛君天回过神来,眼神里面充满了邪恶“是你把门大开着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开着门,但是我没有让你把嘴巴往我胸口压吧”唐暖央近日来总觉得闷,在狭小的空间里面更是常觉得喘不过气来,她这才会把门都开着,好几天他都规矩的没有碰她,让她掉以轻心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大人,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,不是柳下惠,你光着身子在我眼前晃,我能没反应么?”洛君天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“宝贝,你是在挑,逗我吧”。

    “挑你个头——”唐暖央冷冷有拍开他的手“我是觉得缺氧,也会开着门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失望的放下手“原来是这样,我还以为你想暗示我今晚跟你,,,,,”他眼放绿光,色眯眯的盯着她胸前的大白兔,快要欲火焚身了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没有?!”唐暖央双手环胸,鄙视他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洛君天诚实的回答,看的更加肆无忌惮,眼睛吃尽了冰淇淋。

    “挖了你的眼珠子好不好”唐暖央狠狠的狞笑着。“不好,如果挖了我的眼珠子,谁来欣赏这么美的老婆,也太暴殄天物了”洛君天坏笑的凑近她的红唇。

    浓郁而灼热男性气息扑面而来,带着露骨的***,唐暖央下意识将头向后仰,跟他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腰上忽然一紧,被强壮的手臂禁锢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放开,啊——”脚底一滑,她整个人向后摔,腰上向弯道,跟他威风凛凛的某种来了一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洛君天舒服的闷哼了一声,趁机将她熊抱住“小妖精,你是故意这么折磨我的吧,我现在身体跟火烧似的,你说怎么办,帮我灭灭火吧”。

    “灭火是吧,那简单,你放开我,我去找桶冰水来,保证火马上就灭掉”唐暖央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冰水,我喜欢——你的口水”洛君天低头擒住她的红唇,让她感受到他的热度,拉着她一起共赴着这甜蜜的热吻中。

    “唔,,,,”唐暖央摇头想要躲开他的舌头,但还是被他高超的吻技给撬开了嘴,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,吸取着她口中的香液。

    她命令自已抗拒他,可身体却不受支配的回应了他的吻,指间***他的发丝,变的妖治暧昧。

    感受到她的回应,他的吻变的更为炽烈,更是的贪婪,他已不满足于单纯的吻,分开她的腿,他将她从淋浴房中抱出来,放在一旁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唇与唇交融在一起,仿佛分不开。

    他的手在她丝滑的肌肤上游动着,双手揉捏着她胸前丰满,粗重的气息,狂热的浪潮席卷着唐暖央的感官,他扯开自已的领带,等不及的撕开自已的衬衣,解开皮带子,释放出刚铁般坚硬的巨龙,将她压在身上,抵向她的幽谷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挺身,就要没入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——”唐暖央在这个节骨眼上,突然张开眼睛,按住他的肩膀不让他进来,而后无辜的眨动着黑白分明的眼睛,踌躇的说道“那个,,,那个医生说,前二个月不能同房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顿时有种被雷劈到的感觉,他们脱光衣服,就快进入主题了,他下面已经受不了的涨痛了,她竟然说不能同房?!!

    严重内伤当中,,,,,

    她是故意的吧,她一定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哪,,哪个医生说的,会不会弄错了?”洛君天黑着脸,想要掐死她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骗你么?当然,你可以只图自已快乐,硬要来,后果自负”唐暖央老神在在的拍拍他的脸,没推开他,也没有发抗。

    洛君天蛋疼的不行,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,脱了裤子什么也没做,就要提起来。

    一想到有可能会伤到孩子,他只好从她身上万分痛苦的起来,真是惨绝人寰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心里笑的快憋不住了,她慢悠悠的坐起来,假装安慰的抱了他一下“你没事吧,特别难受么?”她看着他腿间跟擎天柱一样的东西,噗的一声,实在忍不住的喷笑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抬起满是黑线,因欲求不满,而变的恐怖的脸“开心的想去放鞭炮吧”。

    “那倒也不是,虽然我很想折磨你,可你毕竟是我孩子的爸爸,这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,我没你想的那么无情”说着,她用手指推了一下那迟迟不软下去的东东,担忧心的问“会不会阳痿啊?”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这恶毒的坏女人——”洛君天即时抓狂了,咬牙切齿的想掐死她。

    “嘘,别喊”唐暖央捂住他的嘴“我亲爱的老公,孩子的爹,你这么骂我,孩子会听到的,我可不想让他以为妈妈真的是个坏心肠的女人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抓住她的手,拉下来放到自已的关键部位“那让孩子知道一下他妈妈的善良,帮爸爸脱离苦海吧!”

    唐暖央的俏脸飞红,拔着自已的手,却被洛君天死死的按着。

    “帮我吧,孩子的妈,发挥一下你善良的本性吧,很简单的,只要上下这么揉就不行了”洛君天握紧她的手,上下***着。

    掌心跟着了火般,烧的她的心脏也是砰砰乱跳“你还是自已动手,丰衣足食吧!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习惯自已来,这是**丝才会做的事,我可是洛君天”他倨傲的仰着头,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姿态。

    唐暖养不屑一顾的嗤鼻“切——,你是洛君天又怎样,是皇帝也得自已来,我没兴趣做这么龌龊的事,放开我的手”。

    “不放!”

    “你别耍流氓,小心我捏断你的命根子”唐暖央用力的一握,威胁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享受的呻吟了起来“嗯,,,,就这样,用力点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被他性感妖治的模样给震撼到了,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,不是性冷淡,如此绝色,处处充斥着堕落与蛊惑的画面,拨弄着她,让她不免口干舌燥,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不能在这么下去了,她的身子好烫,她也想那个什么,各种限制级的画面在她脑海中翻滚着她甩着手,怒意的喊道“少在我面前放浪,放开我的手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而显然他已经进入状态了,直接把她的话当成是耳边风。

    一直僵持着也不是办法,唐暖央只好说“那是不是我帮你灭了这把火,你才能把我的手放开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——”洛君天低哑暗沉的嗓音,如丝般带着妖气的眼神,像是练了吸魂**似的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邪恶起来很危险,可是没想到,妖孽的发起***来,功力更是深厚,唐暖央深呼吸三次,才能保持头脑清醒,可一掉进他如海般湛蓝的绿眸里,这脑子又开始糊涂了。

    绯红着脸,她上上下下的用手***着那条巨龙,浴室里发出他的闷哼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她不去看他的脸,将头扭到一边。

    洛君天靠倒在她的胸前,突然张嘴含住那粉色的花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