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琢磨不透的洛君天!

琢磨不透的洛君天!

    这么满满当当,坐了10几个人的客厅里,静的仿若空城。

    躺在蒋瑾璃怀中的宝宝,香香甜甜的睡着了,他哪知道大人们在进行勾心斗角的游戏,在他的世界里,只知道吃了睡,睡了吃,其他事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有规律的脚步声,从门外很远的地方就听到了,噔,蹬,噔,敲击着大厅里每个人的心房,跟心脏的跳动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这里的每个人都很紧张,即使某些已经知道结果的人,也还是会紧张,不到宣布那一刻,身心都无法松懈。

    管家带着两家医院在医院进入大厅甯。

    “两位请坐!”洛君天朝南坐着,客气又不失尊贵的摆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两个院长拿着箱子坐到一早就为他们准备好的单人沙发上,众人的目光就集刷刷的盯在他们。

    答案就在这只箱子里钶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其实也很紧张,但仍旧保持镇定的说道“两位,宣布鉴定的结果吧,由李院长先开始吧”。

    被叫作李院长的中年男人对着众人淡淡的笑了一下,打开保险箱,从里面拿出一份鉴定报告来,翻到最后一页,清了清喉咙“洛君天先生与宝宝的DNA鉴定结果为,相似度99.9%,是亲生父子的关系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沉静如佛的脸,瞬间被粉碎了,轰然炸开的声响,在脑中嗡嗡的回荡着,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呢,,,,

    蒋家人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。

    洛家人的心理则是比较微妙,有乐于见洛君天陷入绝境,进退二难的,也有单纯觉得能用蒋瑾璃来抗衡唐暖央的而感到喜悦的,更有就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的,各怀鬼胎,表情上面却没有人敢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蒋瑾璃抱着孩子,抬起头来洛君天“这下子你总该相信了的吧,这孩子就是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——”洛君天蹙紧了眉毛,垂着绿眸,嘴里低声的呢喃着,他不相信,,,

    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是李院长被收买了么?

    如果是那样,那么金院长手里的鉴定结果肯定是不相同的,但又现在金院长没有一丝惊讶的表情上来看,他那里的结果也与李院长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鉴定是你要做的,又赖说不可能,所有的证明都摆在桌上,你想不认这孩子都不行,立刻把我孙女娶进洛家”蒋经国的脾气暴躁,加上有这份亲子鉴定,气焰就更甚了。

    “蒋老,你少安毋躁,我们还是在听听另一位院长的吧,到时侯,具体该怎么解决,我们再慢慢商量”洛宏国作为洛家的长辈,出声与之交涉。

    这里坐的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脑筋转的都很快,从另一个院长对鉴定答案丝毫不惊讶的表情中,就已知道,答案是一样的,所以洛宏国这一举动,表面是帮洛君天,实则更像是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而这些,洛君天看的跟明镜一样的清楚,所以他才不相信任何人。

    金院长也打开保险箱,拿出亲子鉴定报告,有了李院长打头阵的,他显然轻松好多“洛君天先生与宝宝的DNA鉴定结果为99.9%的相似度,系亲生父子的关系”。

    众人早已知道这个结果,所以连惊讶的表情也懒的装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自已都有些混乱了,说实话,他现在不知道是院长被收买了还是说这孩子真的是他生的?!!!

    “君天,你还是不相信么?医院是你选的,我连二位院长的面也没有见到,一切的程序全都是按照你说的来做的,这个鉴定结果你难道还有所怀疑么”蒋瑾璃委屈的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洛君天变的沉默了,回视着她,薄唇抿成一条线,面无表情,绿眸深邃,再场没有一个人能看出他此刻心里的想法,包括洛云帆。

    唯一能够确定的是,无论信与不信,此时此刻,他已是百口莫辨。

    “君天,这孩子确实是你的,你不能不要呀,洛家的血脉绝不能外流”洛海珍她不管别的,她只是一心想着孩子,是洛家的种,就一定得要认祖归宗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洛宁香走到洛君天身边“别的事情先不说,这孩子真的是哥你的,我们就不能不要”她说这话的时侯,下意识朝着蒋瑾璃跟洛云帆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洛君天因为一直垂着眼,所以没有看到妹妹的眼神,若是看到了,就能发现些许的端倪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黑眸闪了闪,宁香之前说的那一句别的事情先不说,这句话有点意思,别的事?她是指什么?她又知道什么,说完之后朝他跟蒋瑾璃看的这一眼,有点意有所指的意思。

    蒋瑾璃没有感觉出这些来,一心只以为洛宁香在帮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三姑跟宁香说的很对,事情到了这份上,二叔也知道你心里为难,但是总要拿出个解决的方案来,你看瑾璃跟她的家人都在等你的话呢”洛宏国苦心婆心般的劝说着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发表任何意见,洛宛馨他们几个表兄妹也选择不多嘴。

    可洛家这一番劝,还是没能撬动洛君天的嘴,他仍旧保持着静谧,看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蒋家这边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给我女儿一个交代,我们蒋家是不会走的”蒋婷下达了通碟。

    蒋经国用拐杖敲着茶几“小子,别以为装深沉我们就拿你没办法,你不想娶也得娶,瑾璃跟孩子从今天起就是你们洛家的人了,我限你一个月时间跟你的原配离婚,你若是办不到,休怪我到把洛家给推平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们蒋家就这么一个女儿,为了她,我们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”黄新卫配合着岳父,也狠狠的给洛君天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蒋瑾璃心里悄然的开心着,洛君天,我看你怎么办,唐暖央,就算你怀孕了,也仍然不是我的对手。

    又过了10分钟,洛君天终于抬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屋里乱轰轰,或劝或骂或威胁的声音在他开口的瞬间,全都化为宁静了。

    “瑾璃,再做一次亲子鉴定,怎么样?”洛君天注视着蒋瑾璃的眼睛,忽而平静又灿烂的微笑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,顿进激起千层浪。蒋瑾璃的脸色急变,李院长跟金院长也坐立不安了,蒋老爷子想跟洛君天拼命了,一屋子的人全跟疯了似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动声色的脸上,已看出洛君天使的门道来了,果然厉害,这招突袭式的投石问路,直接逼的蒋瑾璃露出了马脚,就算她已即可掩饰,估计也早就落入洛君天的法眼了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蒋瑾璃抱着孩子蹭的一下站起来“洛君天,你不心疼孩子,我还心疼呢,每做一一次亲子鉴定,就要抽血,你实在不想认的话,就直说好了,不用再找借口了,我大不了就自已把孩子养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赞赏的拍手“有骨气!这才像你嘛,孩子自已去养吧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竟完全说不出话来了

    “混帐,没人性小子,我打死你——”蒋经国举起拐杖打过去,四个人拉着他,才阻止得了的,这回准他准要被气的脑溢血才能收场了。

    金院长跟李院长的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你现在是在怀疑我们的鉴定结果么,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这份报告真实可靠性”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再找别家做,就是在蔑视我们,让我们两家医院的面子往哪里搁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头转向他们,轻飘飘,完全不把他们当回事“你们看往哪里搁就往哪里搁”说着,诡异的笑笑“又或许说,你们怕了,怕我在别家医院再次做出来的结果与你们的不一样,心虚了”。

    “荒谬——”李院长的脸色大变,站起来就走人。

    金院长也气愤的随珠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洛蒋两人在大厅里持续的吵闹着,场面早已混乱失控,蒋瑾璃死灰色的脸,求救般的看着洛云帆,怎么办,现在怎么办,,,,

    洛云帆不看蒋瑾璃,愚蠢的女人,她不知道洛君天正在紧紧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么?

    “住下来吧,我相信这孩子是我的”在吵吵闹闹之中,洛君天一改之前的态度,语调轻快的让人以为听错了。

    混乱的场面再一次陷入安静,所有人都定格在那里,完全摸不着头绪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笑容耀眼,温柔,他起身抱从蒋瑾璃的手上抱过孩子“宝贝,我是你爸爸!”

    没有人敢轻易开口去问,这前后的反差会不会太大了一点,连蒋老爷子这样脾气火爆的人也觉得后颈直发寒,这小子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黑眸微微一眯,他这玩的是哪一出?!

    洛君天抱着孩子坐到沙发上,潋滟的眸光射向众人,笑道“哦,我刚才只是想要考验一下这份亲子鉴定的真伪而忆,不好意思,让你们受惊了!”

    考验?!!!!!!

    大伙愣了半晌才知道,自已被当成猴子给耍了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是洛老鬼培养的好孙子,连这阴险都一模一样”蒋老爷子顺了气,虎了脸骂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蒋瑾璃从失败的边沿回到成功,人还有点缓不过来,想笑,这笑的都有点傻兮兮的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这孩子确实是我的,不过关于你们说的离婚,可能有点困难,因为暖央肚子里也是我的孩子,按着三姑的意思,洛家血脉不能外流的教诲,我也是断然不能够忤逆的,哎,可怎么办呢,要不这样吧,暖央做大的,瑾璃做小的,蒋爷爷,这凡事都讲个先来后到,总不能做的太过分,你们觉得这样可以么?”洛君天用随性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洛海珍反正是无话可说了,谁让他说的对呢,哎,她也想不到好法子了。

    蒋家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“让我女儿做小的?不行,绝对不行”蒋婷摇头,态度强硬。

    蒋瑾璃自已也乐意做小的,不过转念一想,有总比没有的好,等到唐暖央的孩子没了,到时再扶正也不迟,现在要是硬来的话,君天一火,对她没好处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蒋瑾璃在母亲反对之后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蒋婷即可张大眼睛,训斥女儿“你想男人想疯了是不是,做小的难听点就是情妇,你想一辈子背着这低贱的名头么,我们蒋家的脸都要给你丢光了”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,我现在没有别的愿望,只想让孩子有个爸爸,别人怎么说我,我都不在乎,你们就成全我吧”蒋瑾璃柔柔弱弱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可真是让人动容,好伟大的母爱。

    蒋婷看女儿哭成这样,心也软了,这女人最傻的就是过不了一个情人,以前她管不动她,如今也是一样,想想就不由的心酸了,低头用手掩着嘴巴,起身铃着包包就走。

    剩下的蒋经国中黄新卫也没有办法,谁让这先妥协的是她自已呢,说了几句没有的难听话,也没有表态就走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像跟他没关系似的,一直逗着孩子玩,很喜欢似的。

    洛家人面面相觑,弄到最后,这最大的赢家还是君天,他是打算坐享齐人之福,一个已经解决了,就不知道另一个像不像瑾璃这么好摆平。

    蒋瑾璃在父母跟爷爷走后,蒋瑾璃亲密的窝到洛君天的身边“君天,从今天起,你真的不反对我跟宝宝住在这里么”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!我向来说一不二”洛君天对她温和的微笑,只是这笑容无法到达眼底,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肯认孩子,我就很开心了,你放心,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,我会欢迎暖央她回来的”蒋瑾璃小鸟依人般的靠在洛君天的手臂上,笑的很甜蜜。

    洛家这些人之中,唯有洛云帆的神经前所未有的紧绷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唐暖央在酒店里吃了早餐,闲来无事就坐着看电视,眼睛盯着电视机,思绪却飘的好远。

    不知亲子鉴定的结果是否已经有了?洛君天什么时侯才会来?如果鉴定结果是他的孩子,他应该会接受那个孩子吧,毕竟是他自已生的。

    莫明的越来越压抑,,,

    关了电视机,她来到窗户边站了一会,外面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,身上,留下一圈的光影。

    可即使是这么热的太阳,也还是暖不了她的心。走回到床边,躺下来,决定再睡一觉,睡着了人就不会胡思乱想了。

    侧身,看到放到床头的电话机,拿起来给安斯耀打去电话,玄月毕竟是因为她才住院的,总归要小心一点才是。

    电话通了,对面传来安斯耀的声音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正要说话,门外响起了门铃声,她只能说“是我斯耀,你等一下,我去下门,马上回来”

    “哦,好——”安斯耀正要去找她,没想接到了她的电话,心里一阵高兴。

    唐暖央放下电话,走到门口打开,因为外面有保镖收着,所以她很放心。

    打开门,外面有个服务生模样的人推着一个大餐车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这是您的午餐,我已经检查好了,没有问题”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们了!”唐暖央感激的笑笑。

    保镖对服务生的身体进行了搜查,确定没有危险的东西,才放他进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进去之后,又急忙去接电话“斯耀,玄月他身体好点了么?”

    “已经好了,我这会正带他出院呢,我听可可说起昨晚的事了,你没有受到伤害吧,人现在在哪里?我们过去找你”安斯耀说的很着急,生怕她不肯说似的。

    一旁的柳玄月直偷笑,看样子舅舅还真的很怕姐姐跟臭脸大叔合好呢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命硬,死里逃生了一回吧,我人了在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说到一半,只觉后面扫过一阵风来,警觉到要躲开,可已经来不及了,脖子一阵剧痛之后,眼前一黑,人就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暖央——”安斯耀见突然没声了,一开始也不觉得有什么,直至电话被挂断,他才觉得事情不对头。

    柳玄月见舅舅的表情顷刻间变的这么的严峻,甚至还带着一点恐慌“舅舅,怎么了?”他意识到可能是暖央姐边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突然就没人说话了,然后就有人挂断了电话”安斯耀心跳的很快,不过他并未因此而乱了阵脚,立刻回拨的电话,响了一会没人接。

    他立刻果断的挂掉,转而打给洛君天,心已悬到喉咙口了。

    正在家吃午餐的洛君天,听到手袋里手机的震动声,放下筷子,伸进里侧的西装袋里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号码,他似讥讽的轻扯了一下嘴角,接起“安行长,有何贵干。

    洛宁香敏锐的抬起头来,神情紧张又兴奋。

    “暖央跟你在一起么?”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,不是又是怎么样,我有必要告诉你我老婆的行踪么”洛君天特别着重的重申老婆两个字,这不仅是说给安斯耀听的,也是说给跟他一起用餐的在座各位听的。

    安斯耀心里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他老兄还这么优哉游哉的“我没空跟你玩,暖央好像出事了,她给我打电话,说到一半就没声了,你知道她在哪里,就赶快过去看一看”。

    餐厅里的人,明显的感觉到整间屋子的温度骤然间降到冰点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冷到发青,立即把手机从耳边拿开,快速的拨打了一个号码“少夫人呢,在房间里么?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正在房间用餐”。

    用餐?!洛君天呼吸一顿,心律紊乱的吼道“快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保镖被他的吼声给威吓到了,连声说“是,少爷,我马上去”。

    餐厅里的人亦全部吓的不敢吱声,连吃到嘴里的食物也不敢咽下去。

    洛云帆放下筷子,迅速的思考着,暖央她有危险么?!正在他忍不住要问的时侯,他看到蒋瑾璃脸上有过一抹笑,这种笑,不是简单的幸灾乐祸,更是蕴含着毒辣与得逞。

    这事八成与她有关。

    保镖走进房间,找遍里面每个角落,都没有看到唐暖央,心中大叫不好,这下子,少爷准会大发雷霆了。

    心里尽管害怕,可还是得到回报“少爷,少夫人她不见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屏起气息,骇人的杀气直扑洛云帆而去“马上去找,找不到你们就自动给我去死”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马上去找”保镖心悸的挂了电话,一群保镖立刻疾速散开去寻找。

    洛君天挂了电话,快要杀的恐怖面相,不用他说,餐厅里的人也纷纷逃之夭夭了,只有洛云帆还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暖央她怎么了?”洛云帆对视着那一双如同野兽般,有着浓烈杀气的眼睛,沉声而问。

    压制着狂暴怒气的洛君天,用力拍了一下桌子,震的桌子颤动着,他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“说,又想对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听不懂你的话的”洛云帆困惑的摇头。

    洛君天冲过去便拽起他的衣领“立刻给你的人打电话,要是敢伤她一根汗毛,我一定会杀了你,我说到做到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奋力挣开他的手“洛君天你不会以为是我做的吧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么,那个比我更早知道暖央怀孕的人,在垃圾桶里捡到验孕棒的人难道不是你么,在她面里下打胎药,昨晚在她家放煤气想要她死的人不是你么?”洛君天此刻的心,简直都快要被焚成灰了,这种滋味,谁都体会不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听到之后,震惊的程度不比洛君天来的轻“你说什么,有人要杀暖央跟她肚子里的孩子”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装模作样的,打电话,让那些人住手,不能伤害她,听以没有——”洛君天嘶吼的快要崩溃了,他身体里仿佛装了定时炸弹,恐慌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清醒的给我听着,这不是我做的——”洛云帆回吼他,在这种紧急的时刻,他们没时间耗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怔“不是你还有谁,除了你还有谁先知道她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有!有一个当时趁着我们上楼的时侯,从车子里拿走了验孕”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洛云帆心里也很急“我不能肯定是不是瑾璃拿走的,因为她比我们晚上来,我问过她两次,但是她说没有,总之,我决对不会伤害暖央的,杀她,那更加不可能,我有多爱她,怎么可能动这么大的杀机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无法断定他的话是真是假,从表情上看不像是撒谎“走,我们去找蒋瑾璃”“没有必要,一来不知到底是不是她,二来,就算是,她也会承认,先报警吧”洛云帆的嘴唇发白,勉强还能理智的思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