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绝对不会放过下药的人!

绝对不会放过下药的人!

    可可站定,转过身去,不解的看着身后追上来的男人,戴着白色鸭舌帽,手里也铃着一碗面。

    男人不好意思的笑笑,把面解开给可可看“这碗没放辣,我那碗放了,你拿错了”。

    可可一看,恍然明白过来“还真是呢,还好你提醒我,要不然带碗辣的回去,我老板非骂死我不可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无辣不欢”男人友好的笑着,把手里的面递上去,跟可可手里的交换。

    “幸亏你有仔细看,谢谢,再见!”可可拿着交换过后的面条,笑容满面的转身走了宀。

    背后的男人,举起手中的面,脸上的笑容消失无踪,他走到附近的垃圾桶,把面给扔了,随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,边走边说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公司正是午休时间,员工三五成群的,要么在茶水间聊天,要么在外面办公区用手机玩游戏。

    柳玄月窝在唐暖央的办公室,跟她抢水果吃含。

    可可敲了敲门,铃着面条进来“老板,你要的素丝面,我给你买回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嗯,拿过来吧”唐暖央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可可放在她的桌上,打开上面的盖子。

    柳玄月凑过来“哇,好香的面条啊,暖央姐,让我吃一口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刚吃过饭嘛”唐暖央不喜欢跟别人合吃一样东西,特别是像面条这种咬断了,还会吐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拿起一次性筷子,掰开了,把面条给挑匀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饭不合我胃口,我没有吃饱嘛,就一口好不好”柳玄月举着一根手指,撒娇似的凑过去,眼珠子像可怜的小猫咪一样的闪动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难得闻到不吐的食物,肚子正饿的厉害,她坚决的摇头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暖央姐你好小气,你一个人也吃不完那么多,你一口,我一口分享才好吃嘛”柳玄月拉着唐暖央欲要去碗里挑面条吃的手。

    可可在一边偷笑“老板,你就给他吃一点嘛”。

    “柳玄月你别给我胡闹,要吃自已买去”唐暖央故作不悦的拉下他的手。

    柳玄月噘着嘴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收回视线,看着面条,挑起一筷子,低下头,送入口中。

    嘴巴跟舌头都快到碰到筷子了,突然间,有个脑袋靠下来,一口咬走上面的面条。

    “哇,真好吃”刚才还一副不开心,闷闷不乐的柳玄月,这会笑的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。

    唐暖央抬起头来,气结的看着他“柳玄月你这臭小子,你——”她刚想骂,但是想想他还是个孩子,总不能跟个小屁孩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“呜呜,,,好好吃哦,别生气嘛姐,我只吃了一口而已嘛,好啦,好啦,我不跟你抢了,别在瞪我的,怪可怕的”柳玄月缩着脖子说道。

    被别人吃过的面,唐暖央可没有兴趣吃了。

    她放下筷子,把面条往他面前一推“都给你吃行了吧,今天你不给我吃下去,塞都要给你塞进去”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女人!”柳玄月拿起面,坐在一边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必须给我吃完,汤都不能剩下”唐暖央真是被他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可可在一边帮柳玄月说话“老板,这么一大碗面,他都吃过饭了,全部吃下去怕要撑死了,你别生气,我再给你去买一碗吧”。

    说着,对柳玄月使了使眼色,然后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了看柳玄月“吃,给我继续吃,你不是还没吃饱嘛,跟个孕妇抢吃的,知道自已多大的罪过么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可以分着吃啊”柳玄月其实有个邪恶的思想。

    “我没兴趣吃你的口水,乖乖给我全部我吃下去”不教训他一下,以后他就更加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吃,暖央姐,你有当恐怖分子的潜质,真冷酷!”柳玄月低头继续吃,谁让他自已先去招惹的呢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可可又重新买了一碗回来。

    柳玄月吃完了面,饱的直打嗝,唐暖央心里有点小小的不忍“好了,出去工作吧”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柳玄月走两步,打一个隔,样子很是搞笑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洛君天回到洛家,蒋家人正在客厅里等着,洛海珍正在跟他们沟通,而洛家的其他成员,现在也正从公司陆续赶来。

    蒋瑾璃抱着孩子,低头坐着,一声不吭的像个小媳妇。

    管家在门口等着洛君天,见他进来,跟他说了里面的大概情况“少爷,蒋老爷子的脸色很难看,你可得小心应付着点”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能应付!”

    洛君天踏着沉着自如的步伐,表情萧冷严酷的走向客厅,他可不喜欢向别人示弱,到洛家来撒野,难不得还要他给他们磕头谢罪么。

    华丽大厅中,蒋老爷子蒋经国,跟女儿蒋婷,女婿黄新卫,全都满脸怒气的坐在同一张沙发上。

    洛海珍则一直陪着笑脸“蒋老,您消消气,这事我们洛家一定会给瑾璃一个交待的”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那混蛋小子怎么还不来,是不是害怕了,躲起来了”蒋老爷子拿着红木拐杖,用力的敲着茶几。

    门口一道礼貌但又不失霸气的声音响起“蒋爷爷,您老的耐心,是不是差了点”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全部把目光移到门口的方向,只见一身紫罗色西装的洛君天,从容不迫的走进来,那表情,那气势,完全没有犯错之后因有的心虚胆怯,反倒有一种悠哉的慵懒感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到沙发边,坐到正中间主人的位置上,优雅的交叠悠闲伯起双腿,王者的气质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蒋经国板着老脸,声音浑厚的冷声说道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。

    “蒋爷爷你是问什么事?”洛君天装作不知的反问。

    坐在蒋经国身边的蒋婷忍不住了“君天,你是我看着长大的,你跟瑾璃从小感情就好,原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想管,当年你听你爷爷的话娶了家里的童养媳,我们瑾璃因为太喜欢你,不听劝的还要继续跟你在一起,阿姨也把这口气给忍了,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,瑾璃她生了你的孩子,我们蒋家不能在再睁一只眼,闭上一只眼了,你必须负责”。

    “阿姨,谁说这孩子一定是我的?这只是瑾璃的一面之词而已”洛君天清冷的回答,蒋婷的激愤,他根本不放在眼里,语气是不疾不徐的,眼神也犹如一面不会起波澜的镜子。“你现在这是不想认这孩子么?”黄新卫立刻追问。

    “叔叔,如果某一天,跟你曾经好过的女人抱着孩子上门,你会想也不想的就接纳下来么?是不是也得验证一下真伪啊”洛君天绿眸流转,对上黄新卫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黄新卫有些接不上话。

    蒋婷马上又接过话头“我们瑾璃可不是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,她是我们蒋家的掌上明珠,她又怎么会诬赖你,这傻孩子还怕我们来责怪你,死都不肯说孩子是谁的,气的她爷爷把她赶出了家门,要不是看到昨天的新闻,我们都还不知道,试问,她如果一心要诬陷你,大可一回来就把事情跟我们说,何必走这么多的弯路,这孩子一看就是混血儿,也只有可能是你”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今天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,我直接去撬了洛老鬼的坟,他培养出来的是什么接,班人,连个女人都不敢负责,算个什么男子汉”蒋经国的眼珠子都快要凹出来了,说的话也是极狠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答,那起佣人送上来的咖啡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洛海珍见蒋老爷气的要打人了,连忙打园场“我们君天的意思是,咱们都要冷静一些看待这件事”。

    “洛远山那老鬼死了之后,这小子就一手遮天了,别以为用这半死不活,死不承认态度,我们就拿你没辄,我跟你爷爷闯天下的时侯,你都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等着投胎来呢,咳,咳,,,,,”蒋经国一通激扬之说,剧烈的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蒋婷慌忙抚着他的胸口,给他顺气“爸,你别这么激动”。

    “蒋爷爷,您还是多注意点身体吧,别倚老卖老了”洛君天用关怀的表情跟语气,不留余地的讽刺他,照理他这个当小辈的该敬老才对,可问题是他敬了,说不定这老头子更来劲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,,,,”蒋经国举起拐杖,就往洛君天的身上打去。

    吓的洛海珍大叫了起来,从外面进来的洛宏国急忙去劝,蒋瑾璃也惊吓的提起了气,她可不想洛君天真被爷爷打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躲开打个来的拐杖,并用手握住“蒋爷爷,一把年纪了,就别这么多动作了,小心脑溢血,你想听我对此事的解决办法,就先显冷静下来吧”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别伤着君天——”蒋瑾璃紧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蒋经国收回拐杖,看了孙女一眼“爷爷这是在为你讨回公道,真是女大不中留,胳膊就会往外拐,别伤着他,你看他是被伤着了的样子么,你该担心你爷爷不被气的脑溢血”说句心里话,他真挺嫉妒洛远山那老鬼的,孙子这么能干,走的也能安安心心,他百年之后,也不知这基业给谁的好。

    随着洛宏国的到来,陆续的洛家的也一一的到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蒋经国没那么激动了,才又开口“关于孩子这样事情,昨天我们已经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,后天就能知道结果,如果孩子是我的,那我义不容辞肯定是要负起抚养的责任,如果不是,蒋瑾璃要为撒的这个弥天大慌而负责,眼下我们双方争论也没有用,等到鉴定出来之后,答案自然分晓”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蒋家的也没什么好闹的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孩子是你的,你要抚养的孩子,是不是该给我们瑾璃一个名份才对,她好歹也是有身份的”蒋婷心平气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是想让多犯重婚罪么,法律不允许一夫多妻制吧”洛君天见他们态度好了一些,也微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离婚之后再娶我们瑾璃,反正你跟那个女人也没什么感情,我们瑾璃现在有孩子,又是你喜欢的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”蒋婷也依稀从别人那里听到洛家的事,可了解的并不多,她只知道女儿跟他感情向来很好。

    洛君天低头笑了笑“不,我爱我的妻子,而且,,,,,”

    他看过众人,然后慎重宣布道“她也怀孕了,所以,我不可能跟她离婚!”

    所有人皆是一震!!

    他怎么会知道的,洛云帆跟蒋瑾璃的心里同时重重的一沉,事情变的棘手了,洛君天知道知道唐暖央怀孕了,这意味着,她的洛夫人之梦,将彻底的破碎。

    蒋瑾璃心慌的厉害,不,她还有机会,只要唐暖央没了这个孩子就可以了,这会,说不定已经没有了,想到此,她的嘴角不着痕迹的扯出一丝毒笑。

    洛家人并不因为这个消息而喜悦,反而各自有了担忧,他们可不想让唐暖央回来,唯有管家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,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爷,让他在天之灵,不用在挂念着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蒋家人,已是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事情该如何收场才好啊,,,,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下午2点。

    柳玄月靠在办公桌上,脸色惨白,满头冷汗,他已经跑了三趟卫生间了,拉肚子拉的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“玄月,你没事吧”小陈察觉到坐到斜对面的柳玄月,漂亮的小脸比她手里的A4纸还要白。

    “小陈姐,你觉得我像是没事的样子么?我拉肚子拉的快要找上帝爷爷去了”柳玄月有气无力的回答,肚子又了一阵的绞痛,他忙站起来,往卫生间跑去,眼前的路都摇摇晃晃了,踉跄的绊到了一边的椅子。

    小陈急忙起身扶住他往卫生间走“你中午吃什么了,拉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也没吃什么啊,饭,水果,还有面条,都是健康绿色的食品啊”柳玄月说着,憋不住的推开小陈,扑进厕所。

    小陈担心的等到门外,可是等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他出来,不会是在里面晕倒了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忙找了个男同事,让他进去看看柳玄月。

    这不看不要清,柳玄月还真的晕倒了。小陈让同事赶紧打急救电话,然后冲进唐暖央的办公室“老板,出事了,玄月他晕倒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”正对着电脑工作,身上还穿着防辐射服的唐暖央猛的转过脸去“怎么会这样的?中午他还活蹦乱跳的,叫救护车了么?”

    “已经打了,刚才我看到他脸色很差的靠在桌上,我问他怎么了,他说拉肚子,这话一说完,他就又往厕所跑了,我看他连路都走不稳了,就过去扶他去,之后在门口等了半个多时也不见他出来,让男同事进去看看他,他人就晕倒在里面了”。

    “拉肚子拉到晕倒?”唐暖央心想,这小子的身子底子有这么脆弱么“快推我出去”。

    心里着急,她连自已正穿着防辐射的衣服都忘记了,会客室里围着一圈的人,见老板出来了,她们让开一些,让她过去。

    沙发上,柳玄月脸色晦青的躺在那里,没有一点生气,唐暖央急切的过去握握他的手,又去摸摸他的额头,都是冰凉的,这下子糟了,她该怎么他父母还有安斯耀交待啊。

    稍后,救护车到了,唐暖央跟小陈,跟随着救护车一起去医院,在路上,她给安斯耀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医院里。

    医生正在给他洗胃,说柳玄月的状况很有可能是食物中毒,最好让她们找到食物的样本,以便于分析是哪种毒素所致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到中午他吃的东西,水果肯定没事,她也吃了,面条的话,她后来也吃了同一家的面,也没事啊,要不就只有之前吃的午餐,可是小陈又说不可能,因为柳玄月中午跟公司一大帮的人吃了那家的饭,可谁都没拉肚子啊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觉得最有可疑的还是那面,你想啊,玄月是快两点的时侯闹肚子的,午饭是11点10分去吃的,面条是12点吃的,我觉得最后吃的最可疑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蹙着眉“那也不一定的,不过现在要去那家餐厅找玄月中午吃的不大可能了,面盒子倒是还在我的垃圾桶里,我让可可翻出来,送过来吧”她拿出手机,往公司打去了电话。

    走廊上,急促脚步声在逼近,挂了电话,唐暖央抬头看到一脸焦急的安斯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在公司出了这样的事,是我的责任”唐暖央向他道歉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怪你,吃什么东西是他自已选的”安斯耀拍拍她的肩“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说有可能是食物中毒,正在里面洗胃”虽然安斯耀没有怪她,可唐暖央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可可的垃圾桶里翻找到了柳玄月中午吃的面碗,里面还有一点剩余的汤汁,坐在计程车上,她的心里一直忐忑。

    面碗送到医院,医生就立刻拿去检测了,柳玄月洗完了胃,被送到病房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安斯耀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男孩。

    “斯耀,我怎么也想不通,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饭,水果,面,我们公司每个人都吃过同一家的,怎么偏偏就玄月他,,,,”唐暖央真是百思不解了。

    安斯耀听她这么一说,也觉得事情不对“这倒是真的很奇怪,就算玄月的体质抵抗不住,那轻度的也总会有几个的,这里面分明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”。

    站在一边,从进到医院到现在一直愁眉苦脸脸可可,弱弱的开口“老,,,,老板,安先生,有件事,我不知道该不该说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快说”唐暖央催促。

    “就是,我去买第一碗面的时侯,出来走到门外,有个男人叫住了我,说是我跟他的面拿错了,要跟我换一下,还打开盖子来给我看,证明确实是拿错了,于是我就跟他换了”可可把事情如实的告诉了他们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安斯耀下意识默契的对看了一眼,这件看似没什么奇怪的换面事件中,他们都闻到了阴谋的气味。

    这时,主治医生带着病例从外面走来“你们送来的那只碗,化验结果已经出来,让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的事,里面的不是某种致病菌,而是有化学药物的成分,更加让我觉得奇怪的是,这些药物的成分跟一种用于药物流产的药非常相似,因为浓度极高,男性服用了,才会出现腹泻的情况,好在对男性的身体没什么伤害”。

    药物流产这几个重重的压在唐暖央的心头,不用说了,有人想要害她,结果误打误撞的让玄月给吃了。

    医生离开之后,安斯耀脸色严峻的蹲在唐暖央面前“有人在面里下了药,暖央,这事是冲着你来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的”唐暖央咬紧着牙关,面色凌厉。

    可可跟小陈从一开始的一头雾水,有人在面里下了药用流产的药害老板,那就证明,她们把目光对准唐暖央身上的那条防辐射衣,同时惊呼“老板你怀孕了?!”

    怪不得不化妆了,怪不得爱吃酸的了,,,

    “老板,现在有人要谋害你的孩子么?”小陈情神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洛君天吧,他有了那小三的孩子就不要老板的孩子了,肯定是她干的”可可愤慨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摇头“不会是洛君天干的”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那个蒋小三,除了他们俩之外,不会有别的人”可可非常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安斯耀摸着下巴“如果是蒋瑾璃做的,那就证明她已经知道暖央怀孕的事情,从理论上讲,她的嫌疑最大,不过她是怎么知道的?会不会是洛君天昨晚回去宣布的,那样一来,洛家的每个人都有可能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太恶毒了,以后外面的食物不能再吃了”可可光是想想就可怕。

    唐暖央沉默着将目光看向躺在病床上的柳玄月“幸亏有这小子,他真是我的福星”如果没有他跟她抢面吃的话,这个时候,她已经失去孩子了。

    蒋瑾璃还有洛家的每一个有可能害她孩子的人,她都不会轻易饶恕他们的,想要害她,那就来试试看。

    安斯耀留在医院陪着柳玄月,唐暖央怀有身孕,他坚持让可可跟小陈,把她送回家去。公寓楼下,唐暖央让她们先回去了,独自一个人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一进家门,她一开灯就感觉到了不对,想要转身退出去,屋里的灯突然全都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