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从车座下找出来的验孕棒!

从车座下找出来的验孕棒!

    黑色轿车跟着银色的跑车一路疾驰,从洛云帆开车速度上来分析,他现在似乎在发怒,洛君天心里的问号,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空旷的高速公路上,洛云帆发现到跟在他后面的黑色轿车,他放慢了一些速度,以便让那车子靠的更进,黑眸仔细的分辨着坐在车里的人。

    洛君天!!心惊跳了一下,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在他后面么?是否也同样看到暖央扔了这根验孕棒,看到他捡了起来,急着想要知道是什么,所以一直跟着他。

    不行!不能让洛君天知道暖央怀孕了,让他有机会再把暖央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后面开着车的洛君天见洛云帆放慢车速,心想,这老狐狸八成是发现他了宀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他干脆拿起手机,拨通了洛云帆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滋——,滋——”

    洛云帆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滚动的号码,勾出一丝冷笑,他打算直接问么含?

    慢条斯理的戴上蓝牙耳机,按下接听键“换新车了?黑色还挺好看的”

    他一语道破他已经发现他的这个事实,从车里伸出手来挥了挥。

    洛君天轻蔑的扯笑,直奔主题“刚才你在垃圾桶里捡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洛云帆拖着长长的音调,眉目带笑“你猜”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卖关子,从你刚才震惊的表情中,我知道这样东西并不寻常,你是要自已说,还是待会我把你车子拽下来搜身”洛君天冷酷的警告,想拖延时间么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”洛云帆一阵和煦的轻笑“君天你是不是刺激过度了,我捡的不过是,,,,,”他看看放在副驾驶座上白色验孕棒,敛着精锐的眸光说道“一支笔而已”。

    笔!果然是一只笔,这跟洛君天第一眼看到所联想的是一样的!

    只是这话说不通,仅仅是一只普通的笔,唐暖央干嘛要偷偷摸摸的扔掉,洛云帆又为何会在见到第一眼神情就这么紧张,而且这笔上的玄机还属于一眼就能看穿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什么笔?说的具体一点”洛君天注视着前面的车子,绿眸深邃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只普通的笔,我之所会去捡起来是因为这是暖央扔的,我以为是会是特别的东西,想不到就是一只笔而已”洛云帆淡淡的回答,他也知道自已的解释很薄弱,可对一个全程的目击者来说,他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释。

    洛君天才不相信他的鬼话“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,就在下一个出口把车停下来,我下车亲自来看一看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我现在急着回家,不如到了家里再给你看吧”洛云帆悠闲的说道,人跟车都在洛君天的监视范围之内,想要脱身是不可能了,现在唯有想办法销毁或是替换调这验孕棒。

    销毁了之后,只会让洛君天更加怀疑,可替换,他车上可没有白颜色的笔。

    “别想拖延时间,你跑不掉的”洛君天也是何等精明的人,他会不知道洛云帆盘算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多想了,我的人跟我的车不是在你的视线之中么,你还怕会凭空变不见了么?”经过洛君天说的那个路口,洛云帆没有减速的意思,继续向前开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只好紧紧的跟着。

    监视的同时,也被动的被牵着鼻子走了。

    扔开手机,他只得全速跟着他,洛云帆,我就给你时间拖延,我还不信,你能把笔给咬碎了吞下肚去,就算那样,我也会切开你肚子去找。

    前方,出现一个高速收费站,洛君天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,洛云帆,这样子你总该要把车停下了吧。

    这样的考量洛云帆也有,他拿起那根验孕棒藏到车里的脚垫下面,他拿出钱,加快车速开到收费在窗口,洛君天也赶紧的追过来的。

    在付钱的过程中,洛云帆瞄到女收银员的桌上,放只白色的笔,惊喜的说道“小姐,把笔借我一下可以么?”

    收银员随手递给他,洛云帆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时从车里下来,快步追上去,手碰到车门,没想到洛云帆在这里猛踩下油门,他不得不松手,要不然会被摔死的。

    “卑鄙的家伙——”洛君天转身立刻上了自已的车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收费站在收银员拿着原本要找给洛云帆的钱,傻在那里了,光天化日,有见过抢钱,没见到过抢笔的啊,而且还有一个人没交过路费。

    两辆车子开始在沿海的公路上,上演追逐战,直到开进洛家,已经相当恼火的洛君天不要命超过他,横在洛云帆的车子前。

    想活的话,洛云帆也只得停下车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从车里下来,一把将洛云帆从车里拽了出来“笔呢?”

    洛云帆转头哼笑“想不到一只笔也能让你这么拼命,君天,你的命可是很尊贵的”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交出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给你就是”洛云帆从口袋里拿出刚才从收银员那里借来的笔,虽然近看不是很像,但同样是白色的,这么小的物件,洛君天刚才也不可能看的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过他手里的笔,是一只白色的原子笔,还真是一只普通的痛,他把整只笔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个遍,也没有看出什么玄机来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抬眼看向悠哉的靠在车门上的洛云帆,难道他刚才真的是写花了?!!

    “你喜欢的话,就好好珍藏吧”洛云帆温煦的笑笑,作势要去关车门。

    “慢着——”洛君天按住他的肩膀“我现在怀疑你把东西掉包了,我要搜你的车”他想,如果他要藏东西,绝对不会藏在容易被搜到的身上,老狐狸是不会这么蠢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叹息,很大方的让开“哎——,看你这傻样,我也不忍心说你愚蠢了,搜吧,说不定会找出十几只白色的原子笔,车上找不到就继续来搜我的身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瞳孔一阵收缩了,像狙击枪的红色光点般射在洛云帆的脸上,他这一举动可以有两种可能性,第一种可能性是他真的调包,他从垃圾桶捡的,就是他手里拿的,第二种可能性是他故意以一种大方的态度来误导他的判断,让他放弃去搜他的车。

    他们的视线对视着,一个温煦平和,一个锐利深沉。唐暖央怎么也没有想到,她这一扔,会引发这么多的事件,要是能料到的话,她宁可自已嚼碎了吃下去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,洛云帆,你以为能骗到我么?”洛君天鄙夷的勾起一边的嘴角,转身钻进车里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任何人,他只相信自已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心重重一沉,脸也阴了下来,他不能让他找到,不管用什么方法,一定不能让他知道。

    眼看着洛君天要去掀起脚垫,他的身体不由的向前一倾,就要去阻止。

    就在紧张的一刻,洛君天的手机突然响了,因为惯性,他放下脚垫,先去接电话,见是妹妹打来了,他接了起来“有事就说”。

    “哥,孩子,孩子他一直哭个不停,摸上去还有点烫,瑾璃姐出去了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,怎么办——”洛宁香在那边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医生,你找我有什么用——”洛君天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,话不能这么说,你现在是不相信孩子是你的,可要是真的是你的孩子呢,哥,这是你的血脉呀,你真的忍心不管他么,哦,宝宝不哭了,不哭了”

    洛君天被电话那里孩子的哭声弄的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洛云帆收起紧张的情绪,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洛宁香在电话那头继续叫着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在烦了,我来就是了”洛君天挂断电话,下车,拽着洛云帆一起走,等上去看完情况再下来找也不迟。

    等他们进入大门之中,有个纤细的身影从后面上来,拉开没有上锁的车门,钻进去,到处翻着,最后她在脚垫下面找到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拿出来一看,吃惊的发现是验孕棒?!

    这是谁的验孕棒,蒋瑾璃的脑中快速的转动着,君天跟四叔同时这么紧张,突然间,她倒抽了一口气,难道是唐暖央的。

    她惊慌的咽了咽口水,从车上下来,躲进洛家的卫生间。

    孩子一定是君天的,她决对不能让唐暖央把孩子生下来,镜子中的女人,美丽的脸颊变的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拽着洛云帆一起来到三楼的洛宁香的房间。

    5个多月大的小宝宝在洛宁香的床上一直哭个不停,小脸都涨红了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,你来啦”洛宁香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叫医生了么”洛君天心里再怎么烦,也不会跟个小婴儿置气,孩子不管是不是他的,总归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“嗯,叫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真不想走过去,可孩子哭的这么声嘶力竭的,想到说不定万一有可能真的是他的孩子,踌躇再三,他还是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粉粉嫩嫩的小宝宝,泪眼汪汪的看着他,一副想让他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哥,你抱抱他吧”洛宁香在边上纵踊着,见他没有动作,干脆站起来,把孩子塞到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——”洛君天,怒气的皱眉,他这副样子,把孩子吓的哭的更大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