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全体出动!

    蒋瑾璃的眼珠子左右动了动,朝着洛宁香看去,见她似乎很生气的样子,立刻全都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洛云帆消失在楼梯口之后,也跨步向前走去,想要不去想,可脑中还是被唐暖央给占满了,昨天的争吵,她伤了他的同时,是否她也同样伤的很重。

    笨女人,你可千万不要给我出事。

    洛宁香跟蒋瑾璃走在一起,手握着手,交换着眼神,默不作声的跟着他走出酒窖,她们现在有了共同大敌,那个抢了她们男人的贱货,她不下地狱的话,她们将永远挽不回男人的心。

    洛云帆在门口挂了电话,等不及上去换件衣服,就立即驱车离开了溴。

    从可可的描述来说,暖央真的很不对劲,可是据他对她的了解,她不是个会长期一蹶不振的人,不管碰到多大的挫折,都能勇敢站起来的她,是不会轻易被击跨的,所以他能肯定,在她的身上又发生了一件,他们谁都不知道的大事情,而这件事,比昨天的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那会是什么事情呢?!!!

    洛君天疾步上楼,走进房间,把房门关上,锁上,将蒋瑾璃跟洛宁香挡在门外祷。

    来到卫生间,他转开水龙头,弯腰洗着脸,像是水还不够大似的,用力的揉搓着,心在莫明中渐渐的滴着血,想到她的脸会痛,想到她的声音会痛,满脑子都是痛。

    发泄般一拳打向墙壁,停止吧,如果真的结束的话,就从这一刻忘记她,不要想她,到死都不要再去想她了。

    像她那样,说起名字的时候,都会完全没有记忆的去问,那是谁?

    瓷砖呈现放射状的碎裂着,那些缝隙中被鲜血填满,而流淌下来的,是无法坚持不去忧伤的心情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门外的洛宁香拉着蒋瑾璃到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瑾璃姐,我们现在得去找唐暖央,她不出现的话,我哥他一定会去找的,男人就是这样,越是得不到的,抢着才会觉得好,说不定,她正是用这样的一种方法逼我哥去找她,我们不能坐以待毙”洛宁香气息紊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去哪里找?”蒋瑾璃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让我想一想”洛宁香抿着唇,在房间里焦急的走来走去,然后停下脚步,转头说道“有了,我们可以跟着四叔,他一定可以先找到唐暖央的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的眼神向下沉了沉,然后笑着抬起来“好主意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”洛宁香现在心里很担心安斯耀会先找到她,然后两人重修旧好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电影院里,柳玄月兴致勃勃的挑着片子“暖央姐,我们看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“随便啊,你喜欢看什么就选什么好了”唐暖央漫不经心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你说的哦,那等下我选了你可不要抱怨说不好看,进去了,可不能生气噘嘴出来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受不了的失笑“你以为我是你么”她发现,他总能把她逗笑,不管表面的笑容还是发自内心的,笑过之后,心总会变的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“OK,那我去买票,我们玩一二三木头人,在你数到50的时候,我才会回头,而你要做的就是呆在这里别动,明白么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乖宝宝——”柳玄月满电的拍拍她的脑袋,一阵风似的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坐着也无所事事,心想他是否真的能在50秒之回头,嘴巴不由自主的就数了起来“1,2,,,,,”

    她看他像上会移动的聚光点似的,从一边跑到另一边,嘴巴数到50的时侯,他棒着爆米花跟汽水,转过头,对她灿烂的挥手微笑。

    怔了片刻,她轻轻的笑了起来,这种感觉就好像经过一条漫长且黑暗的沼泽地,忽然看到了清新的新世界,有无忧的阳光,绿色的,新鲜的,带着朝露般清透,后来才明白,那是她没有经历过的时光,而现在由一个正要经历的孩子,带领她去经历。

    柳玄月跑过来,握住她的轮椅把手“抓到你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?”唐暖央不解的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暖央姐,麻烦你认真点好么,一二三木头人,你没跑我就抓到你了啊”柳玄月非常认真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噢——,那恭喜你赢了”唐暖央似懂非懂的点头,她不知道幼稚该怎么表现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,看来我得叫你大婶才行了,拿着——”柳玄月把爆米花塞到她手上,推着她往放映大厅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影片开始播放,柳玄月往她嘴里塞了颗爆米花。

    唐暖央刚想咀嚼了两下,就被屏幕上肮脏的小诊所内堕胎的画面给吓到了,当那个抽烟的女人从躺在那里,分开着大腿的女人身上,取出那血红色小孩时,她懵在那里,想转开视线转不开,太残忍了,,,

    她幻想着自已就是躺在那里的女人,呼吸开始变的急促,手脚冰冷,身体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别害怕,不过就是堕胎而已,足了血腥一些,残忍一些,没人性一些之外,也没什么”柳玄月环住她的肩膀,在她耳边用似催眠般的轻柔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看了,不要看了,我要出去——”唐暖央慌张的想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柳玄月按住她的肩膀“暖央姐,这只是电影而已嘛,你说过不会噘嘴发脾气的,静下心来,看下去,顺便可以观摩一下”。

    “柳玄月,你这坏小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柳玄月把手指按在她的嘴上“你再叫的话,后面的人该抗议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走走不掉,想骂骂不了,只能硬着头发看下去。

    1个半小时的恐怖片,别人看到的是恐怖,而唐暖央却看的想哭了,特别是最后一幕,满地的白色袋子里,每一个都是还未出生就被母亲残忍抛弃的小孩,她心里特别特别的难受。

    出了电影院,明亮的太阳光照射在她呆滞到透明的脸上,低垂的眼睑下留下一片阴影。

    柳玄月推着她来到一个小公园,自顾自说道“哇,刚才的电影有够恐怖吧,暖央姐,你说那些被堕胎的宝宝真的会回来复仇么,妈妈,妈妈,你为什么不要我~~~~~”

    他鬼声鬼气的模仿着,在唐暖央的眼皮底下晃悠着。唐暖央抬起眼皮,面无表情“你是故意的吧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故意的啊?”柳玄月装傻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唐暖央苦笑“想不到最先鼓励我留下孩子的人会是你,玄月,姐姐很感激你对我的一片心,真的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生下来吧,真的,小孩子多好玩啊,我可以帮你一起照顾,你看生下来就是小天使,不要了就会变成电影里那样的丑陋鬼娃娃,多可怕多可怜啊,我可不想看着你变成杀人凶手”柳玄月口吻俏皮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了,真心愉快的笑了,有那么一刹那,她觉得可以像他说的那样子,但是当那个男人的脸闯进来之后,她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让我在想一想吧”就算他把事情整理的这么的简单,可事实并非如此,她不得不去考虑。

    安斯耀午餐吃到一半就出来了,接到可可的话,他的心就悬了起来,驱车到处找她。

    洛云帆也在写字楼四周的街道到处找。

    洛宁香打电话给洛云帆,假装好心的问着寻找的情况,蒋瑾璃坐在副的驾驶座上,也绷紧了神经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卫生间呆了好一会,带着受伤的手,走出卫生间,一头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死寂了十分钟之后,床上的男人突然睁开眼睛,爬起来,迅疾的离开,房间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全世界都在疯狂的找她,公司里也炸了锅,可可一着急,就说漏嘴了,于是乎大家全知道了,集体出动找她了,生怕她会想不开。

    柳玄月送唐暖央回公司。

    整个办公区的人都被点穴似的看着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老板——”可可正在接洛云帆的电话,看到唐暖央,她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洛云帆放慢车速,立刻问“她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是,,,是啊,刚回来,跟柳玄月一起回来的”可可木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来!”洛云帆挂了电话,将车子调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着公司的员工完都用异常的眼神看她“你们干嘛都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“老板,你去哪里了呀,大家都很担心你”小陈走过来,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吃饭了呀!”唐暖央回答。

    可可跑过来“可是你说让我带饭的呀,我一回来看你不在,手机也没人接,真是吓死我了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为唐暖央解释“都是我不好,非要拉着暖央姐陪我去吃饭,手机我们调了震动,所以没听到,我可以证明她很好,什么事都没有”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公司里的人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大家的表情里,看出来她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她阴着脸不悦的看向某处,沉声叫道“可可——”

    可可见老板表情不悦,忙捂着肚子“好痛——,我先去上个厕所”她赶忙开溜。

    公司里面的人,都上来安慰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老板,那样的男人,不要也罢,太可恶的”。

    “因改抓他下地狱,去油锅炸才对”……

    公司大门外,宝蓝色的颀长身影站在那里,听着里面七嘴八舌的讨伐声,张望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,目光黯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