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暖央姐,你怀孕了!

暖央姐,你怀孕了!

    绿色的裙子被打湿了一片,从温热降至冰冷,唐暖央也无知无觉,她现在已经被恐惧所笼罩,身体跟灵魂似同剥离。

    “咚咚,,,,,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了两下。

    门外的人见没有人回应,就推门进来了,看到唐暖央傻在那里,咖啡杯掉在桌上,咖啡洒的到处都是的情景,被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老板——”开米跑过去,把文件放下,紧张的叫道,在她眼前挥了挥手溴。

    这一声大叫,才把唐暖央的神智给唤回来,看到来人“是开米啊,你有什么事么?”她胡乱的整理着一片狼藉的办公桌,抖着裙子上的咖啡渍,心乱了一团。

    开米来公司一年多,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唐暖央,老板给他的感觉是一个向来都很冷静又理性的女强人,遇到天大的事也仍旧能够镇定自若,可是现在的她,无助又慌乱的好像正在遭遇世界未日似的。

    “老板你不要紧吧,你的脸色很差”开米帮忙按下内线电话“可可,你拿块抹布进来,老板的咖啡打翻了”祷。

    唐暖央绞着颤抖的手,强制镇定“手不小抖了一下,我没事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么,可是你的脸色很差哎”开米盯着她的脸,心想,肯定有事。

    可可拿着抹布进来,推了推开米“你先把设计稿放下,改天再找老板谈吧,她身体不太舒服”哎,可怜的老板,被那个混蛋老公伤的快成废人了。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呢,那我先出去了”开米对不舒服这个说法也还将信将疑,不过老板的心事,他也不好去盘根问底。

    开米出去之后,可可立刻快速的跑到唐暖央身边“要不要我打电话把安先生叫来?”

    “可可你也出去吧,我想静一静”唐暖央的心里又乱又烦。

    可可不太放心的走出去,没有把门关紧,生怕里面又出什么事,仔细想想,又有几个女人能扛下这样的打击呢,换成她的话,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静悄悄的,唐暖央像个傻瓜似的呆坐了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超过了8天的例假,还有早上的呕吐,老天爷,你不会这么对我吧,不会在这个时侯,给我一个这么大的“惊喜”吧,如果这个“惊喜”成真的话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咬着手指,全身的每块骨头都在发抖,震颤着五脏六腑,她现在不是痛,只是恐慌,无止尽的恐怖与没有方向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她终于把乱糟糟的心给平复下来,她对自已说,不要自已吓自已,说不定只是碰巧推迟了,眼下她最先要做的,是去证实。

    中午,公司的员工陆续去吃午餐了。

    可可把脑袋探进办公室“老板,中午你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买吧”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自已吃完了,随便帮我带一份吧”唐暖央轻松的笑道,她不想她的员工太为她担心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!”可可看她笑了,心想着应该是没事了,就放心的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门一关,唐暖央的笑容就沉了下来,从抽屉里拿了钱包跟手机,自已推着轮椅离开公司,她得去趟药房。

    这件事她得秘密进行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

    午间时分,电梯里人很多,出了写字楼,唐暖央用手机找出离附近最近的一家药房。

    推着轮椅不能开车,连拦出租车都很麻烦,她心情糟糕透了,这该死的脚,这该死的伤,从受伤那天起,仿佛就注定了漫长的痊愈过程。

    咬咬牙,她深吸了一口气,按捺下浮躁的心情,吃力的推着轮椅,去往离这里最近的药房。

    开车不开3分钟的路程,唐暖央花了半个小时才到,进到药房买了验孕棒,然后回公司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她看了看放在膝盖上的白色袋子,转变路线,进了附近的一家餐厅。

    点了餐之后,她拿着袋子去卫生间,以防万一,她还是在外面做这件事比较好,公司那么多双八卦的眼睛,难保不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在她转入女厕所的时侯,男厕所里有一个人走出来,看到她的背影,惊讶了一下,正要叫她,人已经消失在门口了。

    15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唐暖央坐在马桶上,看着手里的棒子,久久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两条红线,一条深,一条浅,说明书上有说,这种显示就表示已怀孕,但怀孕时间尚短。

    “咕嘟——”她咽了一大口的唾沫,心跳的很慢很慢,大脑似乎要缺氧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滚动着这三个字,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上帝啊,你这是在耍我么?孩子是谁的毫无疑问,只是她现在还能对那个人说怀孕了,哪怕是厚着脸皮去说了,哪怕是她不要尊严的跟他合好了,未来的路要怎么走,三个人睡一张床,多个孩子叫她大妈么?

    荒唐,真是太荒唐了,她绝对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,这个孩子她不能要,因为那个男人总有一天会知道孩子的存在,他会以爸爸的名义,抢走孩子,逼她回去,她太了解他的,那个人一定会这么做的,而她既反抗不过,也抢不过,到时侯会承受的痛苦,比现在要多千倍,百倍。

    生下孩子,就等于把自已的命运交给魔鬼,再也看不到光明的一天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,要把肚子里的小生命从这个世界扼杀,她的心又痛的快要死掉了。

    不知是怎么从卫生间出来的,沿途跟好几个撞上,他们或生气或骂,她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她忘记她自已点了餐,径直向着门外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请等一下,你还没结帐——”服务生大叫着走过去,拉住唐暖央的轮椅,这让餐厅里客人都为之侧目了。

    “哦,对不起,我忘了——”唐暖央恍惚的回过神来,往膝盖上拿皮夹,却怎么也找不到了“奇怪,我的皮夹了呢?”

    服务生的脸色开始由客气变的不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站起来跑来去“我来付吧!”

    唐暖央听着熟悉的声音,抬头看到柳玄月年轻帅气的脸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来吃饭了,不然你以为光来上卫生间么?”柳玄月算过时间,她再卫生间呆了足有40分钟,他连甜品都吃完了。唐暖央心虚的闪躲着他的目光,转开头“我的皮夹可能掉在卫生间了,我去找找看”。

    “我推你去吧,看你这么推着,怪累的”柳玄月把双手放在轮椅上,从她怪异的行为举止上,他猜想一定是发生了某件让她解决不了的大事情。

    “玄月——”跟柳玄月一起来的女孩走过来,修长削瘦的身材,一看就是位模样,她抱怨道“这位大婶是谁啊,我们下午还得工作呢”。

    “没礼貌!她哪里像大婶了,要叫姐姐,知道么?”柳玄月纠正她。

    “她是你的姐姐,哇,好漂亮哦——”女孩一改刚才酸溜溜的样子,讨好的对唐暖央笑,年轻到连笑起来也没有一丝皱褶的脸,看的出不到18岁。

    唐暖央现在无力去应对任何事情,她抬头对柳玄月说道“我自已去吧,你不是还有朋友嘛,况且女厕所,你也不能进去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立刻指挥身边的女孩“丫头,你进去帮我姐姐把皮夹子拿出来”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”女孩穿着高跟鞋,蹦跳着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柳玄月——”唐暖央皱紧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你还不高兴了啊,皱眉的样子,真的像大婶了”柳玄月弯腰揉动着她的眉心,阳光般笑容,语气温柔暧昧“暖央,你心里是不是有很多的忧愁”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,你真的很爱多管闲事”唐暖央拉下他的手,这孩子对她的反常举动,她不是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柳玄月嬉笑着,危险的靠近“你确定我是是小屁孩不是男人么?”

    “皮夹找到了——”

    女孩铃着皮夹女晃动着走过来,一根白色棒子掉了出来,唐暖央的心立刻提起,她想起刚才浑浑噩噩的,顺手就塞在了皮夹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啊?”柳玄月走过去弯腰捡起来,定晴看去。

    “还给我——”唐暖央忙过去从他手里抢下来,脸色刹白,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看清,他年纪这么小,说不定不认识这种女姓用品。

    女孩怯怯的把皮夹子还给唐暖央“对不起姐姐,我不是有意把你的东西甩出来了,对不起——”

    柳玄月神情严肃,跟他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,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——”唐暖央没有再去看柳玄月跟那女孩,快速的推着轮椅离开。

    柳玄月望向推开门出去唐暖央,对身边的女孩说“下午的拍摄取消——”

    说着,他大步的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喂,玄月——”女孩不开心的剁着脚喊他,不过他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招着出租车,就算麻烦一点,也好过那小子追上来。

    一辆红色的计程车停到她的车边,她刚要去拉车门,轮椅的方向突然间来了个180度的大旋转,向着别的方向,快速的前进着。

    柳玄月把唐暖央推进一条无人的小巷子里,从她背后走上来,坐在一旁的台阶上看着她“暖央姐,你怀孕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