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超出的日期!

    柳玄月下意识的张望了一下桶里的呕吐物,憋起了呼吸,阴险的大叔。

    洛云帆带着笑意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同样是姓洛的男人,我觉得这一位要有风度的多,也亲切的多了”可可靠在小陈耳边,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赞同,起码他还会去煮粥呢,而且为人看上去理性儒雅,很不错”小陈就事论事。

    “嘻嘻,,,是你喜欢的类型吧”可可贼贼的用手肘子顶顶她的肚子溴。

    “你才没你那么花痴呢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着她们轻声的议论着,心想,洛云帆还真是会迷惑人心。

    她吐到最后只剩下干呕,再也吐不出什么了,虚弱的向后靠躺下去,就靠到一堵温热的肉墙祷。

    侧头,她看到安斯耀英俊的脸,以他笑了笑,也算是表达对他的感谢。

    “来,喝点水喉咙会舒服一些的”安斯耀体贴的喂她喝水,又帮她把乱糟糟的长发拢到脑后,抚摸着她惨白的脸,心疼的要疯了。

    他错了,他不该有松开她的念头,他错了,双臂不由自主的从背后紧紧的揽抱住她,将她固定在自已的怀里。

    柳玄月脸上的表情有些变了,捏着鼻子,把垃圾桶扔进卫生间,跑出来之后,大气的喘息“憋的我快要断气了!”

    “玄月,不要好意思,很臭吧!”唐暖央很是抱歉,太为难他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臭啦,连你身上都沾了酸臭味呢,跟我舅舅抱的这么紧,你是想熏死他吧”柳玄月挥着鼻子,半真半假的说着。

    经这么一提醒,唐暖央才意识到安斯耀的手环在她的腰上,而她靠的太舒服,竟然也忘记了,她拉下他的手“斯耀,我身上太臭了,别靠我了,免得熏到你”。

    “你再臭我也不嫌弃,你就靠着我吧”安斯耀把唐暖央又拉回怀里。

    唐暖央这下子倒是不自在起来了,轻微的挣扎“斯耀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乖,别说话,靠着先休息一会”安斯耀像哄小女孩似的把脸贴到她的头发上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可可跟小陈拿着打扫工具,偷偷的溜出去,这么暧昧有爱的画面,还是不要打扰的好。

    而柳玄月则是没有出去的意思,他一屁股坐到床上,躺下来,委屈的说道“暖央姐,我睡了一夜的沙发,你不介意我在你床上躺一会吧”。

    这么可怜的表情,唐暖央又不忍不答应,而且光天化日,也没什么关系“你想睡就睡吧”。

    “暖央姐你真好!”柳玄月撩开被子,钻进去,靠在她身边,抱住她的腰“不介意我抱着你吧,我在家习惯抱着枕头睡的”。

    说着,他闭上眼睛,脸上带着天真如孩童般的笑脸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身体慢慢的僵化了,老天爷,她身上竟然有四条手臂,还都是男人的手臂,他们一个说让她靠着休息一会,一个把她当成枕头,听上去都有正当的理由,可她怎么这么别扭呢。

    “玄月,要睡到外面去睡,你这样暖央会很累”安斯耀不悦的推了推靠在唐暖央身上的男孩。

    “舅舅,不如还是你松开姐姐,让我们好好睡吧,躺着总比靠着舒服吧”柳玄月半睁开眼睛,眯着安斯耀。

    臭小子,舅舅的女人你也敢喜欢,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!

    舅舅,你可不能这么专横,我已经成年了,喜欢谁是我的自由,你管不着!

    唐暖央看他们用眼睛交流着,一个瞪眼,一个吐舌头,她夹在他们中间,呼吸困难“那个——,我想去洗个脸,你们能不能把手先松开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松开她,又把柳玄月的手给铃开“我扶你吧”。

    “我也来帮忙吧——”柳玄月一轱辘的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睡觉么,那就好好睡,别再捣乱了,要是实在觉得无聊,就先回去吧”安斯耀威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舅舅,以大欺小是不对的——”柳玄月抗议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手放在他们中间“停——,你们都不用扶我去,我自已去”。

    “你自已怎么去啊,摔倒了怎么办”安斯耀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还是让我们扶你去吧”柳玄月笑眯眯的附和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扶她去就行了,你当你舅舅这么弱么?”

    “舅舅,你也太霸道了吧,爱情可不是谁先买票,谁就能先上车的哦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感觉气氛有滋滋的火光出现,一种火药味就弥漫了开来了。

    房间门口有笃定的脚步声出现,洛云帆过来不由分说的抱起唐暖央就往卫生间走。

    安斯耀跟柳玄月愣了愣,不发一语的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出来,我有话跟你说”安斯耀站起来,冷声对柳玄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困啊,我想睡觉”柳玄月打着哈欠,躺下来睡着,跟着出去也只有被教训一顿的份。

    安斯耀无奈的看着外甥“今天就给我回家去!”

    “回,肯定回”柳玄月挖了挖耳朵,敷衍的说道。

    卫生间里。

    洛云帆把唐暖央放在一边的椅子上“外面的情况,你打算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不是挺好的么?”唐暖央装无知“麻烦你帮我把毛巾拿下来,我要洗脸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喜欢他们,早点说清楚比较好吧”洛云帆拿下毛巾,猛的凑近她,近到他的薄唇就要碰到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吓的呼吸紊乱,她恼火的推开他“谁说不喜欢了,洛云帆,我不喜欢的是你,还有,不要总把别人当傻瓜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着她,徒然的扯出一丝苦笑“呵——,或许有可能你谁都不喜欢,你所喜欢的都变成了憎恶”。

    “不要假装很了解我,在我没有更加讨厌你之前,闭上你的嘴——”他的话刺中了唐暖央的痛点,她讨厌这种被看穿的感觉,就像是没有穿衣服在街上裸奔。

    毛巾无声的递到她的手边,唐暖央不看他,从他手中一把抽过毛巾,站起来,扶着墙壁跳到洗脸盆前,拧开水龙头,用冷水洗脸。

    凉凉的水打在脸上,刺激到了皮肤,也一并将昏眩的大脑给彻底的激醒了。

    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,嘴里混合出淡而酸涩的味道,那算是真的算结束了么??!!关天那个人,那个名字,那张脸,应该被大脑永远永远的存档起来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洗过脸,洛云帆坚持扶她出去,她也没有抗拒。

    餐厅里。

    可可在为大家盛粥,几样清淡的小菜放在桌子中间,六个人坐了满满的一桌子,这样的清晨,也算是奇特。

    “昨天谢谢你们大家了”唐暖央沉着的微笑,身上有着莲花般洁白纯净的气质。

    大家看着唐暖央,都轻轻的笑了,总算恢复正常了,这样的唐暖央才像她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喝醉了没有出洋相吧?”唐暖央随口问,其实昨天从那人走了之后,所有的事情就变的模糊了,她想不起来自已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整个时空都被扭曲了一样。

    大家伙面面相觑,心想着要不要告诉她,说了,怕她会糗死。

    柳玄月忍不住说道“有,怎么没有,你差点把我给卖了,把我介绍给那家的女儿当男朋友还不止,还让我去当上门女婿”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么离谱?”唐暖央汗颜,完全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让我们择日完婚呢,要不是大家伙帮着我解围,估计我已经被卖在农村了”柳玄月想到这个就后怕,发酒疯的女人最恐怖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相信的指着自已“是我说的么?小子,你别唬我了,我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,不可能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在那边笑“哎,早知道就该录下来做记念!”

    “老板,你真那么说了,我可以做证”可可举手发言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还拉着洛云帆先生一会说要去离婚,一会说要去结婚,之后就喝挂了”小陈模仿出当时唐暖央喝趴在桌上的姿势,跟个蛤蟆似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低头笑的愉悦“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暖央发酒疯的样子,不得不说,很有特色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无比尴尬的扯出僵笑“呵呵,,,,大家吃早餐,吃早餐”她把头低下,装模作样的吃粥,心里囧的直拍脑袋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发誓,以后再也不会喝醉了!

    吃过早餐,大家建议唐暖央多休息一天,而她自已则坚持要去上班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清醒的静下来有多可怕!!!

    她坚持,其他人也没办法,轮椅忘了洛家,只好再帮她去买,原本可以走路了,这会又得再多坐几天轮椅。

    她去公司,几个男人也只好回去了。

    坐在办公室里,可可泡来了咖啡,见唐暖央的神情有些呆板,就关心的说道“老板,你需要什么就叫我”。

    “嗯,出去工作吧”唐暖央稍许回神。

    可可走了出去,唐暖央倾身,顺手拿起咖啡,放在嘴边,正要喝,她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来,手顿了那里。

    到现在还不舒服的胃,牵扯着她的心脏。

    她上个月的月经是10号,眼睛瞄到桌上的日历上,18号!

    咖啡杯从手中掉落,她的心惶惶不安的狂跳起来,这个月怎么会超出这么多天的?!!!

    深棕色的液体如同血管中被腐化的黑血,在办公桌上蔓延流趟,,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