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云帆,咱们认识这位先生么!

云帆,咱们认识这位先生么!

    “你跟他们一起来的,又怎么会变成单独一个人呢?”中年男人不是不相信他的话,只是有些好奇,加上那小姐脚又受伤,不像是来郊游,更像是来避难的,所以他不免对洛君天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洛君天又是盈盈一笑“因为我的车子在半路上没有油了,而这附近也没有加油站,那位小姐是我老婆,那位先生是我的小叔叔,家里出了事,我们才走出几天的,你也看到我老婆的脚受了伤,所以我就让我小叔叔带着她先来了,而我则等着别人给我送汽油来,这就样,我们分开了,更加糟糕的是,我的手机也没电了,没法了,我只好到处找”。

    “噢,原来是这样的——”中年男人打消了心里的怀疑“那你跟我来吧,他们就在我家,那小姐睡着了再挂点滴,你不用太担心,你小叔叔照顾的很好”。

    “是嘛,那我待会还真得好好感谢他!”洛君天绿眸中阴鸾一闪既逝,迷人笑容带着残酷嗜血。

    洛云帆,你就等着受死吧!!溴!

    这些心理活动,对于耿直老实的乡下人来说,哪会留意“那我在前面骑,你在后面跟着,到我家里,说不定他们已经再吃饭了”。

    让跑车跟着一辆自行车,这让他怎么开,洛君天礼貌又客气的说道“我看,你还是坐我的车去吧,你给我指路,这辆自行车买来多少钱,我赔给你!”

    “这多浪费啊,我这车年初才买的,你这车上能放么,我放你车上吧”祷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这脏兮兮,满是泥巴的自行车,心里郁闷了,,,

    他很是果决的说道“真是抱歉,不能放,还是不要了吧,大不了,我赔你三倍的钱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伙子真是搞笑,你这车看着倒是挺漂亮,不过中看不中用,连个自行车都载不了,应该是便宜货吧,你应该买那种大的车子,贵了贵了点,8万多呢,不过气派呀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华丽丽的内出血了,他这辆好几千万的跑车竟然拿来跟货车比,他从怀里拿出皮夹子,也没点,就抽出几十张一百块的塞给中年男人“大叔,我现在急着见我老婆,麻烦你立刻带我去”。

    他客气的语气中,不自觉多了一丝命令的语气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看着他一下子给他这么多的钱,有点发懵,转身把自行车锁上,放在田地,然后铃着菜过去,洛君天已经为他在那边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谢谢——”中年男人坐进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立刻关上车门,折回到驾驶座上“大叔,接下来往哪里开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还在研究着这真皮座椅,听到洛君天的话,忙抬手一指“一直往前开,在第一个路口向右转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挂了一档,加快了车速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这座椅坐着可舒服,我还没坐过呢,对了,你叫我利叔就可以了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,利叔!”洛君天对他灿烂一笑。

    这笑容,直把这50几岁的男人都看花眼了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洛云帆跟唐暖央走到楼上,四四方方,漆着红漆的八仙桌上,坐着3个人,主人的位置还空着,桌上放着炒鸡蛋,鱼,跟一些蔬菜。

    “你们坐吧,我爸爸去鎮上买菜了,马上就回来了”刚才叫他们下来吃饭的女孩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菜就挺好啊,其实不用再去买了”唐暖央客气的微笑。

    洛云帆把她放在条登上,一种乡下才会有登子,长长窄窄的一块木板,两边各有两条登脚支撑着,在上面坐久了,屁股就会有点痛。

    “要的,我们收了这么多的钱,哪好只让你们吃这些呢,你们再稍等一会,我爸马上就回来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跟唐暖央各自对她友好的笑了笑,表示不要紧。

    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,不过听上去,好像不止一个人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神经立刻警惕了起来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高一矮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,这家人惊奇的发现,他们的爸爸身边多了一个绝世美男,这衣着,这外貌,这气质,简直跟从画里走出来的似的,,,,

    他还笑盈盈的注视着他们,正确来说,他是笑盈盈的注视着某个方向。

    唐暖央屏息,倒抽了一口凉气,心沉了沉,果然,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,她移开视线,假装没看到,又或是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洛云帆揽过她的腰,暗暗用力的握了握,望着洛君天的深邃黑眸里,暗涌澎湃。

    “你们动作可真快,知道我找的有多苦么?”洛君天像来到自已家里似的,不客气的跟另一个年轻的男人坐在一起,眼睛盯着洛云帆跟唐暖央,三分怒气,七分杀气,他笑的无比灿烂跟耀眼,亮晶晶的脸上仿佛镀了一层寒冰,让周遭的气温骤降。

    唐暖央现在最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洛君天,一看到他的脸,心就好痛好痛,不知是出于何种报复的心态,她攀上洛云帆的手臂,娇弱的靠在他的肩头,轻声慢语的问“云帆,咱们认识他么?”

    “好像不认识”洛云帆配合着回答,脸上是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色立刻变幻莫测,看似不怒的脸,透着阴森之气。

    利叔也诧异极了。

    “爸,这位是谁啊”这户人家的女儿,看了洛君天半天眼都不带眨一下的,心里小鹿乱撞,这会她坐在他的对面,看的更加仔细,也更为着迷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还有长的这么好看的男人,笑起来的样子很迷人,板起来的样子又好酷,连生气都这么有型。

    “他自已说是唐小姐的老公,洛先生是他的小叔叔”利叔按着洛君天的说法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什么,不会吧,唐小姐是他老婆,他结婚了”女孩惊呼,刚刚萌芽的幻想,就破碎了。

    女孩身边中年妇女扯了她一下,压低声音骂道“茗美,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别老盯着人家男人看”。

    跟洛君天坐一起的男子喷笑了出来“妹妹这是犯花痴”。

    利叔的脸都被女儿丢光了,忙转移话题“你们三个人到底认不认识啊!”

    “认识!”“不认识!”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同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再敢说一次不认识”洛君天真想站起来,掐死这个跟他闹脾气的女人。

    唐暖央靠在洛云帆的肩上,不咸不淡的说道“先生,我真的不认识你,而且如果你是我老公的话,我现在会靠在别的男人肩膀上么?”

    茗美开心的拍手,一时激动,口无遮拦的喊“说的对啊,我刚才去叫他们吃饭,还看到他们躺在床上亲热呢,这位先生怎么可能是唐小姐的老公嘛”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唐暖央愣住了,心里大呼冤枉,但是没有表现出现,更没有任何解释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绿眸在短短几秒之中,由碧绿色变为深墨绿,骇人的杀气让所有人的心惊胆颤了“唐暖央,我就问你一次,她说的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虽然心里打着鼓,唐暖央还是硬着头皮,冷着脸承接下他的狂怒“我没必要向你解释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还是假的?”洛君天徒然暴怒的冷吼,像是忽然冲破铁笼的嗜血狂魔。

    利叔一家吓的赶紧离开饭桌,想不到这个男人发起火来这么恐怖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吓的心率混乱的同时,对他怨气,怒气,以及各种各样爱着,恨着的情绪一鼓脑儿的也涌了出来,她板过洛云帆的脸,在他唇上用力的轻了一下“先生,这下子你该明白是真的还是假的了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握紧了拳头盯着她,浑身颤抖不止,,,

    她以为他会一拳头挥下来打死她,他的脾气向来很差,而她知道这一举动,无疑是直接拔了老虎的牙。

    好几分钟过去了,让她意外的是,他并没有打下来,相反的,他的拳头松开了,沮丧的垂下了肩膀,绿眸变回碧绿色还不止,简直到达了通透的浅绿,仿佛透明的一般,,,

    他心里难受了,很难过很难过,,,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在报复我,你不想听我解释,也不想给我时间向你证明了对么”他痛楚的凝视她的双眼“唐暖央你到底要我怎么样,你说啊,只要你说出来,我就可以办到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望着他,眼中盈满了雾气,她靠回洛云帆的肩上,闭上眼睛,眼泪顺着眼角向下滑,她有气无气的开口“亲爱的我累了,我不想吃饭了,送我回房间吧”。

    “好!”洛云帆抱起她,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双手撑着额头,长长的叹息,泪水也终于流淌下来,他究竟还能怎么样。

    利叔一家子你看我,我看你,从这情况来看,这三个人认识还真的可能是认识的,要不然唐小姐也不会流眼泪,看来这其中的关系很复杂。

    洛云帆把唐暖央抱回房间的床上,她侧身躺着,一声不响。

    “我把饭菜拿上来,你在房间吃吧”洛云帆轻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现在不想吃”唐暖央拉高毯子,将头蒙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为男人自怨自艾的女人很傻么,这会怎么又要为他绝食了?”看她为了洛君天这样,洛云帆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唐暖央转过身来,睁开泛红的眼眶“谁为他绝食了,他配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