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我不会让任何人把尊严踩在脚底下!

我不会让任何人把尊严踩在脚底下!

    “宁香,你这张牙舞爪的模样,真实的让人胆颤”唐暖央不慌不忙的回击过去,今天她已注定是个输家,她不会再容许洛家这群牛头马面爬到她头上,她会有一还一,奉陪到底的。

    “哼,对你这种人,我还需要假装来讨好你么,不好好当我的嫂子,勾,引走我的男人,连四叔你都不放过,你不是水性杨花是什么,瑾璃姐要比好上一千倍,无论是家世还是,,,”

    “洛宁香你给我住口——”洛君天,怒吼着打断的妹妹的话,那风雨欲来的黑沉表情,以及绿眸中不断加深的颜色,也预示着火气在不断的攀升。

    洛宁香害怕的低下头,不敢跟哥哥对抗,洛家上下谁不知道,若真的惹恼了他,后果是很严重的。

    蒋瑾璃在看到唐暖央跟洛宁香吵架的时候,她一声不响的在边上看好戏,这会洛君天发火了,她又假模假样的上前体贴的安慰他“君天,你别生气了”溴。

    她靠在他的身上,手抚摸着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洛君天抓下她的手“我会为你们安排住处的,今天你先走吧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一愣,脸上的血色尽褪“你还是不肯收留下我跟孩子是么”祷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只是想找个地方跟孩子住下来,住哪里都可以,你一心想住在这里的目的,以为我不知道么,瑾璃,不要跟我玩花样,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,非常不适合你来演,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,即便孩子是我的,我们也没有可能在一起了”洛君天直接揭穿她,蒋瑾璃又哭又跪的,说到底,就是想要逼他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”蒋瑾璃心虚的避开他的洞悉的目光,垂下脑袋,扯着他的袖子,心里打着鼓,君天可不是笨蛋,反之,他精明又条理清晰,想要骗到他,是有点难度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说了,孩子是不是我的,等亲子鉴定出来后就会有结果,看在我们青梅竹马的份上,我会照顾你跟孩子的”洛君天嘴上说的狠,可看着她可怜的模样,他心里又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说白了,他现在这强硬的态度就是做给唐暖央看的,如果她不在这里的话,他的话语会再软一些的,再说了,如果瑾璃跟孩子住进来,以暖央的脾气,肯定会立刻走人,就算她不走,以后三个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那肯定是天天硝烟弥漫的。

    蒋瑾璃也气了,握着拳头,用冷眼看着他“好!我走,洛君天,我算是看透你了,我后悔跟你的这么多年,不要做什么亲子鉴定了,反正就算孩子是你亲生的,你也不打算要,我要养大他了,我会告诉他,他爸爸是怎样的一个没有人性的大混蛋,我要让他永远恨你”。

    这番决绝的狠话,又激起了千层的浪。

    洛海珍起身跑到洛君天身边“君天哪,三姑知道你左右为难,但这孩子要真是你的种,我们洛家不能不要啊,你可要考虑清楚了”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逃脱不掉这个当爸爸的责任,现在为了一个女人晕了头,以后想要回孩子的时候,你就后悔了”洛宏国故作紧张的喊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,你太残忍了,不能这么对待瑾璃姐”。

    “表哥,,,,”

    唐暖央在视线一直望着窗外,耳边这纷纷扰扰,在她听着,全都没有意义,就好比,当你知道下午会下雨,之前的艳阳多么灿烂与明耀,那都是假象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蒋瑾璃还有孩子也是一样,孩子肯定会回到洛家,洛君天现在对蒋瑾璃说的再狠,最终还是会让她进来,从抚养孩子的名义到慢慢变为这个家的女主人,这个轨迹不会有所改变的。

    她越是参与其中,越是争越是会输的惨。

    心房忽而一空,她大声的说道“我要去上班了,你们在这里慢慢商量吧”。

    嘈杂在顷刻间变为寂静无声,蒋瑾璃跟洛家人都没有想到,她还没有参与进来,就退出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心提了起来,快速的赶到她的身边,不自然的对她笑“老婆,我送你去公司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还是先妥当的处理好这里的事吧”唐暖央淡然的拒绝他,转动着轮椅,让着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“老婆——”洛君天过去,挡在她的面前“只要你开口,任何的事情,我都可以做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低声轻笑“呵——,你想让我当这个千古罪人?不,我不做,这是跟你人生有关的大事,跟我无关,接受或是不接受,你自已去决定吧,现在,请你滚到一边去,别挡着我去上班,这种狗血的剧情,我没兴趣陪着你们一起出演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洛君天的声音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么?意思就是,或许你该考虑大家给你的劝告,一个女人,处心积虑,连自尊心跟起码的骄傲都不要的跪在你面前,这种程度的深情我可做不到,我唐暖央的自尊心是不会让任何人踩在脚底下的,人活着,并不只为爱情而活,所以,还是我退出吧,不对,我压根没想参与进来”唐暖央侧过一些轮椅,望向蒋瑾璃,温和友善的微笑“瑾璃啊,谢谢你,我正烦恼着,该怎么才能摆脱这个死皮赖脸求我回到他身边的男人呢,你就尽量施展你浑身的法术,看能不能让他对你回心转意,脸皮这种东西,对你来说,反正早就不重要了,好好努力吧,加油!”

    蒋瑾璃被她说的,脸一阵红一阵白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想帮着反驳,也找不到话可以说,唐暖央这女人,要么不开口,淡定的保持沉默,要么一旦开口,就决对能把人气到吐血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都是气话对么?”洛君天绿眸中凝满了雾气,凝视着她的双眼,痛楚的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他的模样就倒影在她的瞳孔中,唐暖央摇头,气若游丝“不,我说的不是气话,我比任何时后都要清醒,只有清醒的人,才能做清醒的决定,那种伤痛与折磨,试过一次就够了,我是不会给你第两次机会来伤害我的”。

    她要坚强,只要憋着一口气,不让任何脆弱的东西出现,她就可以刀枪不入了。转动着轮椅,她从他面前经过。

    洛君天呆怔了原地,绿眸中的痛楚终于凝固成液体,掉下来,他转身去拉住她的轮椅,蹲在她面前“唐暖央,你的记性可真差,我说过的,我不会放你走的”。

    无声的望着眼前这个为她落泪的男人,唐暖央又是痛又是恨,抚摸上他的脸,她的指腹碰到那温热的液体,喉咙里像是塞了一团棉花,胸口闷的似要窒息“无赖的话,我从来不当真!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变的黯然,失去了生气,,,

    突然间,她一把推开他,从轮椅上站起来向外疾步跑去,忘记了脚上的伤,忘记了痛,一口气跑到屋外。

    站定在阳光下,喘息着,抬头,耀眼的光刺下来,泪水在一刹那汹涌的流淌下来,直到泪水从抬起的脸颊上顺着喉咙流到胸口,凉意钻入,才意识到自已哭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回过神,忙从里面追出来。

    远处,一辆车子开来过,唐暖央也不管是谁,忙奔跑过去,打开后车门钻进去“快开——”

    车子掉了一个头,飞快的往外开,洛君天追了一段路,可两条腿怎么跑的过四个轮子呢,眼睁睁的看着车子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,却没有半点办法。

    喘着粗气他停下脚步,下一秒,他立刻果断的往回跑,拿出车钥匙按了一下,开车追出去,刚才那车子好像是洛云帆的,也只有那只老狐狸才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客厅里,洛宁香跟洛家其他的人都得意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瑾璃姐,不管怎么说,唐暖央她又输给你了,不管她嘴上说的多厉害,滚出洛家的还是好,最终她也得不到我哥,你放心的住下来,慢慢的感化我哥,我想总有一天,看到孩子的面上,他会接受你的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感激的握了握洛宁香的手“谢谢你宁香,还有大家,谢谢你们都这么支持我”。

    洛家的其他成员都客气的表示会一直支持她,事实上,他们只是想借蒋瑾璃来报之前唐暖央把他们赶出洛家的仇而已,孩子就是制胜的关键,就算是像君天这种精明果决的男人,面对这种情况,也是束手无策的。

    谁让这是他自已造下的孽呢。

    车子行驶的高速公路上,唐暖央将头埋在双臂之间,向前靠在前座的椅背上。

    脚上的伤口已经感觉不到痛了,心里也流干了血,麻木不仁了,她现在只想在黑暗中静静的呆上一会。

    而前面开车的人也没有出声,只是一直向前开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开了多么,唐暖央靠了太久,恍惚之间,思绪被扯入黑暗的漩涡中,苏醒不过来了,,,

    车子在开了很久之后,终于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睁开眼睛,看到前面开车的人“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洛云帆对她盈盈暖笑“洛家应该没有人敢把你带走吧!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谢谢你了”唐暖央对他扯出一丝虚弱的笑,也不去看,他把她带到哪里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