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见面了!

    洛君天蹙眉,惊呼起来“你说什么?我们离婚前一天瑾璃来找过你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来找我,她告诉我怀了你的孩子,还说,你不想让我为你生孩子,只想让她给你生,当然,我自以为聪明,以为她在说慌,爷爷去世了,她出手,我一点也不意外,也不相信她怀孕了,只是因为这个事情,我想,或许是该到了结束的时侯了,我已经没有力气再跟你们斗了,我觉得很累,所以我要离开,永远的离开,没想到,过了一年,我又傻乎乎坐在了这里,想一想,我真的已经蠢到无可救药了”唐暖央嘲笑着自已,眼睛酸涨的厉害,她微微的仰起头,不想眼泪掉下来。

    她恨她自已,为什么不坚定信念过新生活,那样的话,蒋瑾璃为洛君天生多少个孩子都与她无关了,而现在呢,她的心停顿在幸福的门外,再也回不到任何一条路上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”洛君天到今时今日才知道,因为这个原因,她才会在第二天突然提出离婚,他一直以为,她是早有预谋,正等着这一天,利用遗嘱来逼他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明白了,那个孩子就是你的,混血的小宝宝,还真是可爱”唐暖央内心酸痛的笑笑,深呼吸,把眼泪逼回去“洛君天,我们算了吧,不要做什么努力了,就在今天,就在现在结束吧”溴。

    她咬破了嘴里的肉,眼泪还是流了下来,她慌忙低头,想去擦,泪已经掉在了被单之上,氤氲成一团悲伤。

    他们终究还是走不到一起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心骤然收紧,痛的不能呼吸,绿眸中布满了心慌“你说什么傻话,怎么能结束,怎么可以结束,唐暖央你不能这样,我们才刚刚决定要重新开始的,你昨晚说过要给我机会,说要看我以后的表现的,没有我的允许,你哪里也不准去”祷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我怎么样——”唐暖央泪流满面的朝他喊“你要让我看着你跟蒋瑾璃的孩子,然后继续跟你生活下去么?我做不到,我没有那种包容心,让我走吧,就当,,就当作之前一个月的事情没有发生过,就当一年前我们签了离婚协议,我不想要自已再一次变的这么难堪,洛君天,你跟蒋瑾璃,你们就行行好吧,别在折磨我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愧疚,心痛的更是厉害,因为瑾璃对她说,不想让她为他生孩子这句话,所以才毅然把孩子给打掉了么,一切罪孽都是他造成的,可他却还在怨恨她的狠心。

    握住她的手,他忏悔着“老婆我错了,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,但是我没有跟瑾璃说过什么想让她为我生孩子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离婚,就算是以前我故意气的时侯,我也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我们会分开,而且如果像你说的,在那个时侯她怀孕了,为什么后来没有告诉我呢,这里面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狡辩说,那孩子不是你的么,如果不是,蒋瑾璃不会送来音乐盒,她的目的就是让我看到盒子里的照片,当年她之所以不告诉你,是因为你要跟她分手,她多聪明啊,当时你这么坚决,她告诉你她怀孕的话,说不定你会让她去打掉,生下来就不一样了,不管你爱不爱她,孩子是你无法抵赖,也不能不去认的,你与她之前牵绊,一生一世也断不了了,而我,接受不了,跟她同时分享同一个男人”唐暖央抽出自已的手,心中已经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洛君天慌张的再次拉住她的手“不会的,老婆,我现在很清楚自已的心,我爱的人是你,我想要永远在一起的人也是你,现在下定论为时尚早,说不定她是故意来破坏我们的,万一,,,我是说万一那孩子真的是我的,我也不会跟她在一起的,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伤害的”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,才能稳住她的心,承诺跟誓言,统统都无效了。

    “那孩子呢,他总归是叫你爸爸的吧,你也不要么,那可是你的亲骨肉,血浓于水,他一天天的长大,叫你爸爸的时候,你也能狠下心来不认他么?”唐暖央深深的望着他的绿眸,似要透过瞳孔,一直望进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已经说了无数次,那孩子不是我的,你也不相信,但是我还是要说,那种可能性很低”洛君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一来是怎么回答都是错,二来他直觉那孩子不是他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讥笑“呵——,回避不错,可你能回避一辈子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真是郁闷的想死,他不再为自已辩护“这样吧,如果瑾璃找上门上,我会带孩子去做DNA鉴定,是不是我的孩子,很快就能知道答案”。

    见他这么信心满满,这么笃定的模样,唐暖央有些疑惑跟不肯定了,不禁想,会不会那孩子真的不是他的,还是说,他是有信心收买医生,为他伪造一份假的亲子鉴定?!

    她心里没底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,,,,”门外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是谁——”洛君天移开视线,把头转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少爷,少夫人,有人来拜访,请你们快点下来吧”管家的声音中,透露着焦虑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心立刻就咯噔一下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,我们马上来”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门外没有声音了,唐暖央的身体在僵硬过后,认命般的松懈了下来“来的还真快,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,洛君天,我恭喜你马上就能见到你的儿子了,做好父子相认的准备了么?”

    洛君天挫败的看着她“不要再损我了好么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损你么?我只是觉得,兜兜转转的,没想到,还能跟蒋瑾璃见面,还要以这么尴尬的身份,哈哈,,,还真是有缘”唐暖央一阵轻笑,心里重的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下去的话,就呆在楼上吧,这种事情,还是我出面比较好”洛君天一想到待会两个女人见面的场景,就开始头痛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下去呢,那样的老朋友,该去见一见的”唐暖央对他笑,她已经卷进这场纷争了,就算要离开,她也不会偷偷摸摸的,更不会躲在楼上当缩头乌龟。她的优美的笑容与淡定姿态,让洛君天心里更是不安。

    等一下会发生什么,他都不敢去想像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——”无力的叹气,洛君天把她抱到轮椅上,推进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吧,洗完脸我自已会出来的”唐暖央坐在轮椅上,语调平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洛君天退出卫生间,不去更新室换衣服,满腹心事的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像平时那样对着镜子刷牙洗脸,所有的情绪现在都收纳在心里,不再外露,对于一个即将要上“战场”的人来说,士气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洛君天——,她人生中的劫数,而蒋瑾璃则是让她深陷劫数,且在劫难逃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真是天生一对!!!

    走出卫生间,看洛君天独自闷闷不乐的坐在沙发上,她看他一眼,到更衣室换了一身衣服,又到梳妆台上精心的化好了妆。

    放下手中的粉扑,她来到他身边“走吧——,别让客人等久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抿唇,侧头看了她半晌,站起来推着她往外走“老婆,你现在心里恨不得把我卸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何止,最好是卸了之后,做成人肉叉烧包,邮寄给非洲难民当饭吃”唐暖央幽幽的回答,轻扯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洛君天刹那间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楼下客厅。

    满满当当的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当洛君天推着唐暖央进入的时候,所有的视线集刷刷的射来,原本喧闹的客厅,顿时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像是被点了穴道似的,定格住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到多日不见的洛家人全都到了,独缺洛云帆,蒋瑾璃烫着妩媚的卷发,蔷薇色的连衣裙,美丽又清新,她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的,所有人都对她众星棒月似的,满面笑容的模样,仿佛她是这个家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洛宁香收回视线,当着唐暖央的面逗着孩子玩,捏着他的小手的,甜甜的笑“宝贝,我是你姑姑哟!”

    她的率先出声,打破了无声的气氛,其他人也一一收回视结,对着孩子,也是一阵装模作样的逗弄,被定格的场面,又再次复苏了。

    孩子无疑是这里最大的焦点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色越来越阴沉,这看似和谐的场面背后,每个人心中都潜藏着一个魔鬼,各怀鬼胎,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蒋瑾璃穿着众人,望着唐暖央,自然而然的微笑开来,仿佛她坐在这里是多么的天经地义,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唐暖央含着笑意回视她,如佛般静如止水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神对视着,较量着,她们用温柔的笑脸,内心深层次的对抗着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感受到了,从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这股子无形的煞气,一种压力不自觉就产生了,这两个女人,也算是棋逢对手了!

    “瑾璃,这孩子怎么回事?”洛君天冷凝起了绿眸,出声质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