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相信还是不相信!

相信还是不相信!

    洛君天就知道看了新闻后,她会是这个反应,所以才坚持不让她看的。

    刚才,当他点开电脑,看到头条新闻是瑾璃抱着一个小婴儿回国的消息,他的心就重重的一沉,倒不是说第一感觉这孩子是他的,而是在于,所有知道他跟瑾璃过去的人,头一个会冒出的念头,都会猜测这孩子是他的。

    暖央也不会例外!!

    他板过她的肩膀“都说让你听我解释了,我发誓这孩子不是我的,跟我没关系,对于这一点,我是绝对可以肯定的”这方面措施他做的很好,可以肯定没有一次例外。

    “你走开——”唐暖央表情木讷,像困兽似的做着无用的挣扎,她觉得自已就是个大笑话,原来那个时侯,蒋瑾璃是真的怀孕了溴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有一个孩子,他们之间竟然有一个孩子,她与他,哪还有什么未来可言,那团近在眼前,触手可及的白光,即使感觉已经握在手中了,原来那也不过是一个幻觉,人还没从中醒过来,就已经灰风烟灭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这孩子真的不是我的,到底要我怎么说,你才能相信我呢”洛君天很害怕看到这样的她,用力的将她扯到自已怀里,紧紧的抱住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再挣扎,身体越来越冰冷,像是一具刚从棺材里挖出来的尸体,僵硬,透着沉沉的死气祷。

    房间陷入一片死寂之中,

    这么抱着她有五分钟,她一句话也不说,一动也不动,洛君天心里恐惧已经到达了最高点,他小心的,慢慢的松开她一些,控制着力道,不让她有机会推开他,然后逃跑。

    他望着她没有情绪,没有表情的脸,叹了一口气“老婆,你不要这样好么,我知道你向来是个理性的人,不会什么都不看,就宣判我死刑吧,我可以跟那孩子做DNA鉴定,我可以证明给你看,信我一次好么,不要离开我,你不能为此就离开我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近乎是乞求。

    唐暖央没有生气的垂着眼帘,脸色白寥寥的,仿佛没有听到一般,脚上还在流血,她也已经麻木的感觉不到痛了,灵魂在一点点涣散着,,,

    洛君天真的束手无策的,她哭也好,闹也好,骂也好,最可怕的就是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低头,看到她的脚,他忙将她抱到床上,立刻的打电话给洛家的私人医生,让他马上赶过来。

    望着天花板,望着这个房间,唐暖央没有半点表情的脸上,突兀的扯出一丝笑容,她在笑自已,明明知道这是一座海市蜃楼,为何还是受不了诱惑的回来了呢,这下子,她该怎么活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笑容在顷刻间变成了绝望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身心就一路的下沉,,,

    洛君天打完了电话,转身折回床边的时候,看到她闭着眼睛,平静的脸,似是睡着了,又像是已经死去了,他慌忙坐下来,屏息握住她的手,冰冰凉凉的触感,让他更是恐慌“老婆——,你说句话行么,不要这么折磨我了,你生气你就骂,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,只要我们的心在一起,任何困难都可以克服的”。

    他说的半天口都干了,她就是没反应,看来她是铁了心的不理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杜医生匆忙赶来了,给唐暖央清理了伤口,包扎好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不能再走动了,肌理二次拉伤,愈合起来会更慢一些的,不要沾到水,最好也不要吃海鲜类容易发的东西”。

    杜医生向洛君天低声的交代着,他也看了那则新闻了,哎,这洛家,又要掀起一阵的血雨腥风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”洛君天有气无力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自已也要保重”杜医生对他安慰的笑了笑,然后又说道“那没有别的事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好,你慢走!”

    杜医生拿着医药箱离开了房间,洛君天走回床边,看着床上的人儿,无可奈何的叹气,给她盖上被子,自已靠在床头发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房间里静到只剩下呼吸声。

    他们都睡着了么?

    洛君天睁着眼睛,绿眸晦暗,像失去光泽的玻璃球。

    唐暖央平躺着,维持着同一个动作已经有两个钟头了,与其说她是个活生生的人,现在更像是一具逼真的蜡像。

    突然,他侧身靠下去,抱过她的身体,将她的脑袋压在自已的胸口,怕是抱的不够紧似的,很是努力的揽紧到已经不能再进紧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把嘴唇贴在她的耳边“就一次,相信我行不行?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只有无形的空气。

    等了几分钟她始终没有回答,他不死心的又问了一次“行么?”

    唐暖央只将牙齿咬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洛君天没有办法了,他感觉明天她就会离开她,然后永永远远都不回来了,就像一年前,他站在阳台上,看着她提着行李走出他的生命一样,那种无所适从的痛苦让他害怕,胜利就在眼前,可转眼之眼全部化为泡影,让他怎么能接受,怎么甘心,,,

    表情由乞求变为坚冷,他抚摸着她的长发,喘着沉重的粗气将她的脑袋压的更紧“唐暖央,我不会让你走的,你怎么恨我都可以,但是你别想走,永远别想,就算你把这里当成监狱,就算你每天都不理我,不跟我说话,我也要看着你,让你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,因此,你劝你现在就打消离开的念头,明白么”。

    他只有这一个办法了,像个任何孩子像父母提着无理的要求,没有逻辑可言,如果耍无赖能留住她的话,他不介意变成无赖,因为,他不能再失去她了。

    重而有力的心跳声,打在唐暖央的心中,此时此刻,透过皮囊,她离他的心那么近,手里有一把利刃的话,刺进去,就能将他的心挖出来。

    可即便,挖出来之后,证明那颗心现在对她是真的,又能怎么样呢,他们之间能容下一个蒋瑾璃还有一个孩子么?!!!

    她真想把他给杀了,那样的话,她也就不会有永无止尽的痛苦了。张嘴,她咬住他的胸口的肉,直到嘴里尝到了血腥味,才回神知道自已在做什么,才明白,她现在有多气他,多恨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呀洛君天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为什么,为什么,,,,

    胸口一阵刺骨的痛,他咬紧了牙关,任由她咬着,冷汗直冒,脸上却透露出笑容,她终于有反应,肯发泄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咬吧,你咬吧,觉得现在心里有气,就咬的多深好了,老婆,只要你心里能舒服一点,然后,我们试着冷静的来处理这件事好么,那孩子真不是我的”洛君天忍不住再次重申。

    真的有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。

    唐暖央慢慢的松开牙齿,从肺腑中吁出闷在心头的浊气“睡吧,我不想听了!”

    她的心里很乱,很烦,相信与不相信之间,她给不出答应,现在她只想逃避,暂时让大脑休眠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们明天再谈这个问题”洛君天觉得这样也好,睡一觉,或许她就能听他的解释,冷静的看待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爱你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听!”

    他的一句真挚情话,只换来她压抑的一句吼声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这一夜,他们拥抱在一起睡,可两颗心却是追追躲躲的,像是在玩捉迷藏,人也不知是睡着还是醒着,半梦半醒的,沉甸甸的心,想哭哭不出来,想骂骂不出来,黑暗中的压抑,一度快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天亮了,唐暖央张开眼睛,脑袋是晕晕沉沉的,比睁着不睡还要累,身体的每个关节都像是要脱臼了。

    她拉开洛君天横在她腰上的手。

    洛君天霎时张开眼睛“你醒了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醒了么?”唐暖央漠然的回应,坐起身来靠在床头,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风,凉的让她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坐了起来,身上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,他抹了一把脸“老婆,现在可以跟你谈谈么?”

    “谈吧,反正总要谈一次才能结束”唐暖央平静的看着他,眼神淡定。

    经过昨晚的打击与绝望之后,她已经静下来,打算去面对现实,好比一条铺满荆棘的路,不是向后退就可以逃避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整理好了思绪,面向她“首先,这只是一条跟瑾璃相关的新闻,知名女画家未婚生子,近日归国,上面并没有说,这孩子是我的,其次,我很能肯定,没有在她身上留种,说不定,是她后来遇到了别的男人,然后发生关系后生的呢?”

    “说完了?”唐暖央冷静的发问。

    “是,说完了,你有什么想法,现在可以说了”洛君天理性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知道这是没有悬念的一件事情,这孩子看上去刚出生大概四,五个月的模样,从时间上推算,你们那时应该还没有分手,还有就是,在我们离婚前一天,蒋瑾璃来找过我,她说她怀孕了,那时我以为是她编造出来的谎言,现在看来,是真的”唐暖央定晴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,心脏赤,裸裸的被切割成了碎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