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该用什么方法!

    幽静的包厢内,安斯耀跟洛云帆对面对的坐着,桌上放着一套茶具,里面泡着清香四溢的龙井。

    “洛四爷,你找我有事么?”安斯耀开口问,接到洛云帆的电话,他也很意外,他们鲜少会联系,有事也是公事,从来没有因为私事联系过。

    洛云帆拿起的茶杯抿了一口,漫不经心着说道“今天暖央问了我,关于一年前发生的事”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告诉她了么?”安斯耀没什么特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说了,她都问我了,我能不说么,只是安行长,我们不是说好要保密,不告诉她的嘛,你为什么突然又想告诉她了?你不知道这对她来说是一种伤害,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,她不知道也没有关系,不是么”洛云帆表情依旧淡然,黑眸盯着安斯耀,变的更为幽深溴。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原因,我只是觉得她有权利知道这件事,都过了一年了,应该不会太难受,所以就想告诉她”安斯耀如实回答自已的想法,他探究的看着洛云帆,浅笑“洛四爷你好像并不想让暖央知道,我可以知道原因么?”

    他隐约感到洛云帆的目的并不如说的那么单纯。

    洛云帆缓缓的眨动着眼睛“原因很简单,我觉得没有必要”祷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现在是在责怪我没有守住秘密?”安斯耀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,反问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洛云帆低头笑笑“现在责怪你也没有用了,尽管我非常的不认同,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跟她说了,也没有所谓的责怪不责怪,我只是希望,以后不要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,因为今天当我跟她说了之后,她心里非常的难受,我想她不想再听到一次了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略为沉默了一会,点点头“她都已经知道了,我应该也不会无聊到再说一次,四爷,关于这件事,你好像过于紧张了”。

    “是嘛,我以为你会跟我一样的紧张呢”洛云帆文雅温润的轻笑笑,看上去没有一点的恶意,细细品他这番话,里面可是别有韵味。

    安斯耀也是聪明人,一听就察觉出来了“我是没有四爷你这么紧张,可能是我想的没有你这么深刻跟复杂吧”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中透露着狐疑,这洛云帆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洛云帆含笑与安斯耀的目光久久的对视,没有丝毫的回避闪躲,来打消他的怀疑“你说的对,我想的是比你多,因为我不希望看到暖央再哭了,安行长你那么喜欢她,难道不会替她的感受想一想么?”

    收回视线,安斯耀垂下眼帘“我明白了,这件事,就让它石沉大海吧,暖央应该也会慢慢忘记的”。

    他知道洛云帆今天找他出来的目的,一来是告诉他暖央已经知道了,二来是责怪他自作主张把秘密泄露了,三来是想来告诫他以后对这件事保持缄默,而他做这些,全都为了暖央,似乎是一切也是符合常理,那他还能唱反调去破坏么,他也想暖央以后不会再因为这事而伤感,最好的办法是不再提及。

    “安行长,你果然是聪明人”洛云帆的笑容更为明媚了“今天茶不错,多喝点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”安斯耀回以淡笑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感觉自已表明态度之后,洛云帆的表情顿时轻松了不少,这种感觉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怪异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过了一个星期,唐暖央的脚伤好了很多,不过医生建议她再多坐几天轮椅,因为伤口还很嫩,穿着高跟鞋走动的话,还是会有二次裂开的可能。

    任何伤口,二次裂开都会更加的痛。

    唐暖央真想自已能快点走路,那样她就不用骗洛君天去公寓,她自已有脚,走回去不就行了,可医生说的那么恐怖,她又不敢不听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几天一直在思考,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有信赖感呢,信赖这种东西,百货公司也没得卖,具体怎么表现她才能够感觉到,那还真是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“总裁,你这几天好像都很烦恼?”新来的首席助理伊容把咖啡放在他面前,淡定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好!”洛君天收回思绪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感情方面的问题,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哟”伊容靠近他一些,那兴奋的眼神,看洛君天活像是研究某种动物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视线转到这个短发的小丫头的脸上“容容,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有男朋友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总裁你要给我介绍男朋友么?”伊容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才18岁,我怎么可能给你介绍呢,我是想说,你没有男朋友,就不了解爱情,怎么帮我解决问题呢,好了,去工作吧”洛君天笑眯眯的打发她。

    伊容是他朋友的女儿,是个小天才,在美国读完了所有大学课程,她爸爸为了骗她回国,就硬往他这里塞,来了没几天,工作起来倒是挺有效率的,最主要的是,绝对不会来勾,引他。

    “总裁,你这就有所不知了,我虽然没有男朋友,可是我研究过女人啊,你现在不就是因为女人的事情而烦恼么,我正好可以帮到你的”伊容不客气的坐到他对面。

    其实她现在做一项关于女性心理的研究,老爸跟洛叔叔是她首选的目标,因为他们很帅,女人缘很好,她可以借机利用他们替她完成要做的实验。

    “伊容,这里是公司,我是总裁,现在是工作时间,明白么,出去工作”洛君天没空跟个小屁孩说感情的事。

    伊容往后面一坐“我知道你烦恼的事情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是嘛,小丫头,你要是说中了,我就让你帮忙”洛君天失笑,他压根不信她会猜得到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要追的那个女人,她嫌你花心,没安全感,不够信任,你想得又得不到,而且你又不知道该怎么让她相信你的一片真心,于是你很烦恼,想啊想的,哎,这种东西又不能去百货公司买一样送她,你完全迷失了方向,束手无策,对不对”伊容贼笑着,很有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下子傻眼了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“不是跟你说了么,我是这方面的专家”伊容得意笑道,太好了,蒙对了,因为她老爸也面临同样的问题,而洛叔叔刚才的表情,跟他很像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或许还真的有两下子,洛君天对她刮目相看了“那你说说,该怎么样,才能让女人对男人有信赖感呢,像你说的,这东西,百货公司买不到”。

    “百货公司是用来对付庸俗的拜金女的,当然买不到喽,而信赖这种东西,就跟空气一样,你摸不到,可是你需要它,缺氧的爱情,注定是要死翘翘的,然而,,,,”

    “容容——”洛君天打断她的话“长话短说,直接有什么办法吧”。

    伊容心中一喜,不用忽悠就成功了,省得她浪费口水了,她笑的比蜜还甜“洛叔叔,你的觉悟就是比我老爸高,怪不得比他帅上几百倍”说完献媚的话,她脸色顿时严肃,语调很快的说道“办法很简单,用实际行动来打动她,积累她心里的感动点,这整套行动分成低级,中级,跟高级,你想先试哪一种?!”

    洛君天有种被骗进实验室当小白鼠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什么低级,中级,高级?”他挥开这种感觉,反正他也想不到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低级就是从日常生活中着手,把你的手机密码,电脑密码,银行密码全都告诉她,让她管理与监督,以示你的忠诚,如果这样她没感觉,那就要进去中级阶段,情感上的打动,一口气娶了她,这样还不行,只能用高级阶段了,制造一场生离死别,亲爱的,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分钟,我想要跟你永远在一起,这一招是个女人都会感动的稀里哗啦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撑着额头,蹙着眉,半晌后说道“你还是出去工作吧!”。

    “洛叔叔——”

    “在公司叫我总裁,出去工作,不然让你爸把你领回去”。

    “别呀——,好吧,我出去就是了”哼,整栋大楼这么多痴男怨女,她就不信找不到帮她实施计划的。

    伊容出去后,洛君天靠向椅子上,若有所思起来,伊容这小丫头说的办法,也并非全都没有用,或许可以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办公室莫明的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晚上,洗过了澡,唐暖央坐在阳台边,往手上涂透明的护甲油。

    “老婆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唐暖央很自然的应了一声,转过头去,看洛君天抱着一大堆东西,她吓了一跳“你,,你我这是要干嘛?”

    洛君天坐下来,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她“今天我要把我所有的密码都告诉你,以后你可以随便看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像被点穴了似的定格住了,心想,他疯了吧,脑子没发烧吧,受什么刺激了?!!!

    洛君天拿出自已的手机,电脑,一大堆的金卡“我的手机密码是你的生日,我的电脑密码是我们的结婚日期,银行卡的密码是,,,,”

    “停,停,停——”唐暖央急忙打断“我没有兴趣去窥探别人的**,所以我不想知道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顿时在心里吐了一大口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