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打翻醋坛子!

    留个屁情,今天她说不过他,整不过他,咬也要咬死他!!

    洛君天好不容易才把自已的手给抢救出来,一看,手上两排血淋淋的牙印“老婆,你吸血鬼附身哪,你看把我给咬的,你实在是太残暴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擦了擦嘴角,阴阴的笑“你小心半夜,我对着你的脖子就咬下去,吸干你的血”。

    “别入戏太深了,真疯了可不好”洛君天用担忧的语气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疯了我就第一次咬死你,吓死你”唐暖央对他露出凶狠表情“怕的话,就先走吧,我还要工作”溴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着站身起来“老婆,咱们也玩够了,现在该恢复正常了,咱们去吃饭吧”。

    他推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唐暖央泄气的靠着,一脸的郁闷祷。

    洛君天推她站在电梯前,不一会儿,电梯来了,他推她进去。

    电梯里面已经有一个人矮矮胖胖的男人了,看到唐暖央,眼睛神就凝固住了,两眼放光“唐总,好久不见你了,怎么坐轮椅了?出什么事了么?”王经理边问边看推她进来的人,但是他实在好高,平视只能看到他的胸。

    “脚受了一点伤,不要紧的”唐暖央笑容可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”王经理说着,顺势抬头看了一眼比他高出一个头还不止的男人,被他俊美的脸震的有些呆了“唐总,这位是?”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。

    “他,,,他是——”唐暖央犹豫着,正烦着不知该怎么介绍。

    洛君天面无表情的脸上,绽放出一抹灿烂的微笑,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“我是她老公”。

    “什,,,什么?老公?”王经理大受打击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老公”洛君天骄傲的点头,别以为他不知道这死胖子对他老婆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可是,,,可是我都没有听唐总说过,她不是一直未婚嘛,你们,,你们是刚刚结婚的么?”王经理心灰意冷了,他都追了她大半年了,没想到这么快就给人家追走了,而且还这么高,这么帅,他表示自已恨长的高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们早就结婚了”洛君天的话说完,电梯也到了。

    他推着唐暖央出去。

    留下傻在电梯里的王经理,突然,他想起刚才那个高帅男在哪里见过了,在财经杂志上面的富豪排行榜上,他是,,,,,洛氏集团的总裁洛君天!!!他惊张大了嘴巴,没想到唐总是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直抿着嘴笑,洛君天的举动实在是好笑了,有那么点幼稚,有那么点可爱,总之,她的心情莫明的就变好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唐暖央抱上车,放好轮椅,自已坐了进来,脸有点臭臭的说道“跟那种货色当情敌,真是有辱我的身份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高贵无比的洛少爷,让你屈尊降贵了”唐暖央端着笑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是怎么吸引到那种货色的?”洛君天一想到那胖子的眼神,就满心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是想说我勾,引吧”唐暖央慢悠悠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向他放电,他会这么哈着你么?”洛君天酸意浓浓的看他一眼,这女人的行情,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好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他这么一说,这气就来了,手臂一环干脆说道“是啊,没错,我不仅对他放电,还对他摇了屁股呢,人家王经理虽然长的不怎么样,可是又老实又安全,是个相当不错的男人呐,比有一些自以为事的自大狂好多了”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”洛君天干笑“你的品味改的实在是让人不敢苟同,跟那头猪睡,半夜醒来,看到边上躺着这么一个怪物,不会被吓死么,一起吃饭不会吐么,站在一起不会觉得没面子么”他心里相当不爽,死丫头,再说一句那胖子好试试看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车上什么味啊——”唐暖央皱眉,手在鼻间挥了挥“洛君天,你车上放了坛百年老陈醋么,怎么这么酸呢的?”

    洛君天憋着气,黑沉着脸,用绿眸冷瞥瞥她,暂时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洛君天,你今天实在是太太太可爱了”唐暖央挑了挑她的下巴,在车座上笑的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实在太有趣,太好玩了,她笑够了,打开车窗,懒懒的靠在窗子上,将手伸到外面,惬意的吹着轻柔的暖风,心里很温热,很充足,她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,离幸福是那么的近,好像触手可及似的。

    她半眯着眼睛那路灯散发出来的白光,伸手去接,真的好近,仿佛就在眼前,不用太费尽就能全部抓住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她如此孩子气的举动,也不由的笑了,轻松了下来,想一想,他还真的很好笑,像安斯耀跟洛云帆那样的男人都没能得到她的心,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胖子,完全算不上什么危机,说到底,是他对她的占有欲太强,强到不许任何人来碰触,看也不行,想也不行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一家法国餐厅前,洛君天抱了唐暖央下车,径直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你忘记拿轮椅了?”唐暖央搂着他的脖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拿了,我抱你进去好了,就让我代替你的腿,在我怀里安心的呆着吧”洛君天低头轻笑。

    迎面从餐厅出来的一对男女,朝他们看了看,然后偷笑着走过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脸顿时红的跟番茄似的“洛君天,我还是给我拿轮椅吧,这样子,实在是太丢人了”。

    “要丢也是我陪你一起丢,怕什么”洛君天推门进去,大大方方的抱着她往预定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餐厅里的客人十有八,九都侧目了,女人看了都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而唐暖央想让自已变成透明人算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她放下之后,她第一时间拿起桌上的手,喝了大半杯,才使脸上的红潮退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,”洛君天那边低声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——”唐暖央用脚在桌下轻踢他。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,原本你也有脸红成这样的时侯”洛君天撑着手,瞅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只有脸皮厚的人,才会不知道什么叫丢脸”唐暖央回视着他一清二白的脸,言下之意,就是说他脸皮厚的意思。洛君天舔着唇,不生气,因为一生气就着了她的道,对号入座了!

    吃过晚餐,他们回到洛家。

    进屋之后静悄悄的,一问之下才知道,二叔三叔他们,果然全都搬出去了,暂时住在酒店,等洛君天把房子造给他们,再搬进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这样结果是她想要的么?她不会虚情假意的说她舍不得他们,只是觉得,他们是姓洛的,纵然再坏,家还是他们的家,她无权赶走他们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她坐在沙发上发呆。

    “觉得把他们赶走,你心里愧疚了?”洛君天似乎看出她心里所想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沙发上换了一个姿势,扭过头去“我为什么要愧疚,决定权在你那里,你也可以选择让我走啊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下来,板过她的脸“你以为我肯定没办法做抉择,所以才赌这一把是么,老婆,这样的赌局不好玩,因为,最终只有让你的心里难受而已”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想的太善良了,实话告诉你,我心里一点也不难受,我讨厌你们洛家的人,因为你们,我以前的人生过的像关在笼子里行尸走肉,什么难听恶毒的话都听尽了,他们走了我很开心,终于不用再看到哪些人的脸了”唐暖央反驳他的话,冷笑的是那么的无所谓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了她一会,点头“好,只要你真的这么想,那就好,就没问题了!”

    他拉过她,将她抱紧,手抚摸着她的秀发。

    唐暖央略微有些激昂的心情,在他的抚慰下,慢慢的平静下来,她真的没问题么,不用感到愧疚的,那是一群不值得她浪费感情去同情的人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君天在餐厅吃早餐,她以为洛家现在就他们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餐厅外响起的脚步声,让她诧异了一下,转头看去,洛云帆一身儒雅的走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在?”洛君天蹙眉,最该赶出去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洛云帆坐下来,佣人送上了早餐,他拿起刀叉优雅的切割着,温煦而笑“我为什么不能在,这是我的家”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我已经把你赶出去了么?二叔跟三姑他们都走了,四叔,你是不是该识相点”洛君天把话说的直接又难听。

    “识相点这种话,是你对长辈该说的么,君天,只有我父亲才有权利赶我出这个家,一如他当初把我带回洛家一样,而如今,他不在了,有个权得的人只有我自已”洛云帆细嚼慢咽着早餐,说的话又稳又沉。

    洛君天鄙夷的勾起嘴角“什么长辈,你不过是爷爷流落在外面的野种而已,若不是你妈死了,你无依无靠了,爷爷才不会把你带回来,我告诉你洛云帆,这个家从来就没有你的地位,我奶奶才是明媒正娶,她根基上的人,才有姿格姓洛,而你不过是你妈妈卑鄙的以死相逼,换来让你认祖归宗的野种而已”。

    说到他母亲的时侯,唐暖央明显的感觉到洛云帆的脸色变了,虽然还是那么面无表情,可是她感觉到有一种至深的悲痛的他身体里流动的,那种感觉她能体会,她不由的就开口喊道“洛君天,你够了,说话别太过分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