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未来,只有我和你!

未来,只有我和你!

    舌头碰到花心,一阵强劲的电流穿过唐暖央的身体,她惊的想要并拢自已的双腿,可他大掌死死固定的掰着她的大腿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求你别,,,”她嘴里求着他别在继续,可是被他勾起的***,却驱使着她瘫软的不再乱动,等着他继续。

    “口事心非,我得好好调教你”洛君天的舌头轻柔而狂妄的肆虐而来,折腾的她潮涌般的泛滥成灾,不过他仍旧没有停止,动作反而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,,,

    “嗯,,,嗯,,,,不要了,快停,快停,啊——”身体猛然间的抽搐着,强烈的快意,让她半闭着眼睛,窒息着绷紧着身体,眼神迷离涣散,享受着这一刻的快乐。

    嘴唇上突然多了个热乎乎的东西,她猛的张开眼睛,吓的转开头“你想都别想,我不干——溴”

    “老婆,这不公平吧,哪有每次都是我伺候你的,来嘛”洛君天板过她的脑袋,把自已的巨大,凑到她的唇边。

    唐暖央抿紧着唇,摇着头推开他“我说了不干的,谁要吃你这恶心的玩意,洛君天,你逼我,我就咬断它”。

    她对这种玩法,真的非常不在行,而且也有够丢脸,她做不来,也做不到祷。

    “恶心?!”洛君天大受打击,差点吐血“让你欲仙欲死的时候,你怎么不说恶心了”。

    “总之我不要,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”就这个丢脸的问题,唐暖央不想讨论更多,她转过去背对他,愁的皱起了眉,她在床事方面相对来说,还是比较传统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知道逼不了她,这种事得慢慢的感化,他抱起她回到房间的大床上,压在她身上“算了,我不勉强你了,做为惩罚,我要狠狠的要你,因为我现在很生气”。

    他分开她的腿,缠在他腰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盯着他,张嘴想说话,突然,他猛的一沉,挺身完全没入她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她咬唇,这种被涨满的感觉,说不出的舒服,她承认,她现在很需要,反抗什么的,不过是表面在打肿脸充胖子而已,真实的感觉,自已最清楚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进入那一瞬间的温热与湿润,以及立刻就紧缩的吸力,实在太过***了,似要把他灵魂也吸进去一般,这种能力,仿佛是她与身俱来的。

    在她还是处子的时候,新婚之夜,她痛的死去活来,他快乐的要疯了,他就被她给俘虏了,以至之后,一想到她,他就浑身燥热难耐,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依然跟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请你不要在这个时候发呆好么?”唐暖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她只知道,她需要他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说,老公我要,我受不了了,快给我——”洛君天笑说着,邪恶的奋力挺动着腰,力量强悍。

    唐暖央忍不住呻吟出来,最后干脆把眼睛一闭,懒的去多说什么,也不管不顾了,抱住他,让他好好发挥实力,总要物尽其用嘛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她主动配合,心里别提有多开心,不再抗拒,就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一整晚的纵情缠绵,让他们有些难分难舍。

    清晨,洛君天还抱着唐暖央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而唐暖央已经醒了,回想起昨夜的疯狂,不禁在想,自已的性,***难道就真的这么强盛么?可是她平时并不是一个放浪形骸的女人啊,这一年来也是,以前在美国呆了4年也是,她没有男人,照样过的好好的,仿佛是个没有生理需求的性冷淡,为什么一沾上洛君天,就跟饥渴了几百年的母狼似的。

    这男人不会偷偷在给她下药吧,瞅着洛君天精致漂亮的脸,她心里不禁嘀咕着。

    其实这几日,唐暖央明显的感觉到,自已的心已不如一开始那么坚硬了,虽然嘴上不妥协,内心也不想妥协,可是近来的自已,让她越来越迷茫了,仿佛已经没有坚定方向,她感觉到自已正在半挣半扎当中,被他所牵引着走,那为他所专门建造的堡垒在被他一点点的攻破。

    在知道他跟伊芙琳只是假结婚,在他忧伤深情的对她说我爱你的时侯,被攻破的更是快速了。

    于是,之前所有的决绝在不知不觉中就被软化了,变成半推半就,可这种状态是最糟糕的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8点半了,唐暖央想起今天她要去公司上班,猛推着洛君天“快醒一醒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朦胧着张开眼睛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起床了,我要去公司上班”。

    “再睡一会吧”洛君天抱过她,将她压在胸前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脸都要被他给挤扁了,好不容易才推开一些缝隙“快9点,你想让我下午去上班么?”

    “不这是一间小小的策划公司,是你忙还是我更忙,再睡一会,没事的”洛君天舍不得放开怀里的温香软玉,抱着睡觉正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我有事,马上给我醒”唐暖央去挠他的痒痒,捏他的腰“你起不起,起不起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这下子总算是醒了,张开眼睛,握住她的手“好了,不要再摸了,我起床就是”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唐暖央换好了衣服,坐下洛君天为她准备的轮椅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去吃早餐,到外面去吃吧”洛君天推她出房间,一边提议。

    “不要了,都9点多了,等吃了早餐再过去,我估计也要到中午了”唐暖央摇头否决。

    “那去你公司吃吧,既省了时间,也能安稳的吃顿早餐”洛君在再次提议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看他,过了一会,果断的说道“算了,那还是在外面吃吧”她可不想让公司上下的员工全都没心思工作。

    “好啊!我全都依你”洛君天笑着回答,呵,他就知道她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驱车来到市区的一家露天餐厅,它隐藏一条街的后面,进去就是一个大院子,零星有几个客人,倒是一处闹中取静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“以前这里跟谁来过?”唐暖央开玩笑似的问。“跟你啊”洛君天边看着菜单,漫不经心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跟我?”唐暖央朝着四周又看了一圈,仔细回想,她确定自已没有来过这里“洛君天,你记错了吧,这地方,我们没来过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点了两份早餐,递给服务生,笑看着她,绿眸清澈而温柔“我们现在不就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现在!!!

    唐暖央的心被猝不及防的碰撞了一下,而后跟这春光一般,慢慢的泄露出灿烂来。

    轻轻的,嘴角上扬了一些,像是要笑,又好像没有,眼中有了小女人娇羞,不再那么坚硬理性,不再那么冰冷。

    她的眼珠子转动着,东躲**的想要掩盖什么似的,可又挡不住眉梢的笑意“谁跟你说现在,我是说以前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向前看嘛,那干嘛总说以前呢,说现在,说此刻不好么,这里没有以前,只有现在,只有我跟你”洛君天笃定的说道,望着她的眼神,同样的笃定。

    只有——,我跟你!!唐暖央在心里照着的声音,默念着他的话,心不由的就温热到发烫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出她有几分动容了,倾身去握住她的手“老婆,以前是我对不起你,给了你很多的伤害,我知道我很混蛋,以后我再也不会了,请我一次机会吧,我们不说以前,只说以后好么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么?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,你应该知道我的心痛在哪个地方,不要只是嘴上说说忽悠我,好好想想吧,我也会好好想想的”唐暖央看着远处端着餐盘走来服务生,轻快一笑“早餐来了”。

    她仓促的结束,本该有个答案的话题,因为她觉得自已还处于矛盾与困顿之中,而他所说的所做的,虽然有很多让她动容的地方,但是总觉得还差那么一点,没有真正温暖融化到她的心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她似乎在逃避这个问题,也就不再多说,怕逼的太紧,反而适得其反,谁让唐暖央是个极其理性的女人呢,不是三言二语就能哄回来的。

    早餐上来了,他们享受阳光,彼此安静而惬意的吃着,这里的氛围很好,因为这里独属于他们的地方,所以唐暖央不由自主的就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两人的世界,再大,多一个人也会显得拥挤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,洛君天送她去公司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到写字楼底下,洛君天推着唐暖央进公司,现在已经过了上班的高峰期,所以没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他推着她进去,按了公司所在的楼层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——”电梯门正要合上,一声清脆的男音,伴随着一只修长细白,漂亮的,一看就知道是男孩的手,伸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玄月——”唐暖央一看这手,就认得是谁。

    电梯门重新打开,果然是穿着白色T恤,银色马甲的妖精男孩柳玄月。

    他一进来,看到唐暖央跟洛君天,也是非常吃惊,他很是热情的弯腰抱了唐暖央一下“暖央姐,好久没见到你了,你怎么坐轮椅了?又生病了么?”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这年轻有朝气的男孩,这气就不打一处来,他将柳玄月从后面铃开,然后沉声问道“玄月小朋友,你去几楼啊!”

    “17楼,大叔麻烦帮我按一下!“柳玄月不客气的指挥洛君天。

    他是大人,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,洛君天憋着怒气,用力的按下17楼。

    “暖央姐,你又生病了么?”柳玄月关心的又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唐暖央回答他“不是啦,是出了点意外”。

    “意外?”柳玄月惊诧的喊道“难道说,暖央姐你出了车祸?你的腿,,,,”他忽然又一把的抱住她“姐姐,你放心,我不会抛弃你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额头的青筋终于爆了,把柳玄月拉开推到一边“小朋友,别在胡闹了,不然叔叔打烂你的屁股”。

    这时,电梯门开了,洛君天不去管这个小子,推着唐暖央出去,直接进了公司,柳玄月也赶紧按开了电梯的门,跟着进去,他还没弄清楚究竟怎么一回事呢。

    公司里的人正在忙碌着工作,看到老板来上班了,而且还是被她的前夫,,,不,不,正确的,从法律的角度来说,应该是丈夫推着轮椅送她来上班的奇景,给震了一下,就忙全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暖央姐——”柳玄月拨开一些,又跑到唐暖央的面前。

    公司上下打量着这个冲进来的花样美男,如此俊俏时尚的男孩,让小女生芳心大动,让成熟女人母性大发,可可第一个要昏厥了,如果说洛君天是气场太大,只可远观的耀眼物种,这迷人的花样美男,就感觉有亲和力多了,感觉易扑倒。

    柳玄月看着这阴盛阳衰的公司,以及来自四面八方如狼似虎的眼神,有种误入狼穴的感觉,他不由的打着一个哆嗦“各位大姐姐们,你们能不能不要用这么恐怖的眼神看着我,很可怕哎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忍不住喷笑了“玄月,你追过来,有什么事啊!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的伤势啊,人家很担心你嘛,要是你一辈子都要坐轮椅的话,你的小宝贝会照顾你的”柳玄月用清纯的双眼,含情脉脉的望着她,天真加万分的认真。

    他这股子萌样,让一旁的雌性动物,骨头都软了,真是的好可爱啊啊啊,,,,

    “那个,,,玄月,姐姐只是伤到了脚而已”唐暖央都有点不好意思把自已的伤说的那么轻了,让这孩子失望了,她真是太不应该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后面用力的咳了一下“柳玄月小朋友,你似乎还不知道,我跟你的暖央姐是夫妻的事情,我不是她的前夫,而是她的老公,看在你是小孩子的份上,我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,以后不许对我老婆那么亲热,叔叔生气样子,可是十分可怕的哟”。

    他阴笑着威胁,顺便捏了捏拳头。

    柳玄月着实愣了好一会“暖央姐,你又跟他复婚了么?”他的心里不由的失落了。

    可可跑上来小声的告诉他“不是复婚,而是压根没办手续,没离成,那天的事情可精彩了,你想知道全部的现场直播么?今天晚上你跟我约会,我就告诉你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