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老婆,你好粗暴,我喜欢!

老婆,你好粗暴,我喜欢!

    “亲密你个头,我脚要是沾到了水,导致伤口发炎,洛君天,我一定剁了你”唐暖央凶狠的说道,拽着他放在她私处的手,她现在这副伤病员的样子,他还来欺负她,他到底还是不是人啊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,”洛君天发出一柔情而邪魅的笑声“老婆,你好粗暴哦,我喜欢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一愣,撩起浴缸里的水,拨向他“你去死吧你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用手去挡,自然就把手从她身上拿开了,头发上衣服上全都是水了,他皱了皱眉,他最不喜欢弄的浑身湿露露的,粘乎乎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见有效果,继续用水去拨她,不给他再次蹲下来的机会“出去,你给我出去——溴”

    “停手——,不许再拨了,听到没有”洛君天喊着,用手去挡着水。

    唐暖央瞥见放在脑袋后的莲蓬头,嘴角露出一丝坏笑,随手拿起来,拿开开关,朝着洛君天喷去“你出不出去,出不出去”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这悍妇,停——,快停——”激烈的水流把洛君天喷成全身上下都湿透了,而且还是冷水祷。

    看他气到跳脚,又接近不了,唐暖央大有扳回一成的胜利感,兴奋大笑“哈哈,再不出去,我让从落汤鸡变成人体喷泉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没办法,只好躲到一边的淋浴房里,把门给关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喷到他了,把莲蓬头一关“洛君天,你有本事躲着别出来”。

    湿的浑身都滴答滴答掉水的洛君天,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脱了自已的外套,又脱了衬衣跟裤子,,,,

    “喂——,喂——,暴露狂,你,,你又要干嘛”唐暖央看着他***,心跳加速了,特别是他腿间那条巨龙,更是让她瞬间就口干舌燥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把我淋成这样,难道要让我这么出去么?算了,借此机会,我也洗个澡得了”洛君天打开淋浴房顶部的大莲蓬头,温热的水就哗啦啦的冲刷下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盯在淋浴房洗澡的男人,说实话,她是第一次见到他洗澡时样子呢。

    那水流顺着他乌黑的发丝流淌到他线条分明,健壮的身躯之上,那雕刻般立体的脸,在水流的冲刷中完美的不像话,可以成为整容范本了,貌似洗澡的时候,他也一样这么俊美,好吧,他可是洛君天,生活了14年,都没有发现有任何缺点的男人,除了脾气有些变态之外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她傻盯着看已经超过三分钟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其实一直有观察到,最后,他终于忍不住拉开淋浴房的门“老婆,你看我看的这么肆无忌惮,如痴如醉,是想让我洗完了之后帮你洗么?”

    眨了一下眼睛,唐暖央回过神,意识到自已做的囧事,脸顿时红的跟熟透的虾子似的“神,,,神经,我才没有看你,我是,,我是,,在看你背后的的瓷砖”。

    一说完,她又恨不得咬掉自已的舌头,刚才心慌意乱的,不用脑子就找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洛君天憋住笑意,恍然大悟的说“哦——,原来如此,想到这白色的瓷砖有如此大的欣赏价值,那是我挡住了瓷砖,实在不好意思,我会错意了,我还以为,你看着我的***,在独自YY些什么呢”。

    像是被他说中了,唐暖央心虚的快速眨着眼睛“你——,无聊——”她大骂,把脑袋转过来,脸顿时纠结成一团。

    这次被他抓个正着,真是糗大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其实你不用偷偷摸摸,又不好意思的,呆会躺在床上,我让你看个够,摸个够,玩个够好了,宝贝,别性急哦,老公马上就洗好了”

    洛君天妖魅感十足的蛊惑声,在唐暖央的背后响起,激起她千层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快速的洗着自已的身子,她要赶在他出来之前,从水里起来,然后包上浴巾,单脚跳到外面。

    好吧,难度有点大,弄不好会摔个半死,不过她现在真的没脸见他了。

    见他还在洗,唐暖央坐起身体,撑着手,趴在浴缸的边沿去拿浴巾,只是实在是太远了,她怎么够也够不着,急的她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她又把上半身往外趴了一点,最长的中指离浴巾只有3,4厘米的距离,胜利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欣喜的想把身体在往外靠一些,只听“哗啦——”一声,淋浴房那边,有一只脚伸了出来,她忙把手缩出去,放到水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过来拿起她努力了半天都够不到浴巾,围在腰间。

    “老婆,洗完了么?看样子,你真的是在等我给你洗呀”他笑眯眯说道,她的小动作逃不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,我让你再让你回去洗一次?”唐暖央威胁着又要用水去拨他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来——”洛君天还真是怕了她这一招。

    “把浴巾拿给我,我也洗好了”唐暖央趁机提要求。

    洛君天抽下围在腰间的浴巾“喏,给你——”

    眼前近距离突然暴露的某物,让唐暖央差点流鼻血,她结巴的说不出话来“你,,,你,,,,”

    “你要么?”洛君天装作天真的眨了两下眼睛,绿眸内波光粼粼,透着一股子诱惑。

    这底是要浴巾,还是要那什么呢,,,,,

    天哪,能不能别这么暧昧,别这么色情。

    唐暖央僵硬的脑袋用力的别向另一边“洛君天,你这色情狂,神经病,快把浴巾给我围上”。

    “我围上了,那你怎么办”洛君天使坏的挺着腰凑过去,把勃起的巨龙轻顶她秀气白皙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再去拿一块么,洛君天,你欺负伤病员,你罪大恶极啊——”唐暖央感受到后颈上热热的,什么东东?脑中千回百转之后,她想要有可能是什么,说话也变的近乎在尖叫了。

    这杀千刀的洛君天,,,,

    “浴巾放在哪里我不知道啊,你能不能指给我看”。

    “就在那边第三排的抽屉里,快去拿啊——”唐暖央下意识喊道,说完之后她不禁想,她怎么还记得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过去,拉开第三个抽屉“老婆,你的记性真好,还真的有一柜子干净的浴巾呢”他心里一软,这可不可以说明,她心里或许对这里,对他,还是有感情的。说实话,唐暖央自已也是吃惊到了,不过她不想去深究了“有就拿过来,别废话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了干净的浴巾过去,不过他没有立刻交到她的手上,而是先把她从水里抱出来,然后在裹上浴巾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说什么,想想还是闭嘴了。

    他把她抱到浴室一旁的白色靠椅上,给她擦干身子,打开浴室里的立体环绕音乐,是她喜欢听的一首曲子,轻柔而又缠绵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把我都弄湿了,我还得自已擦呢”他边说着,边用巨大撞了她的屁股一下,让这看似停正常的话,变的那么不正常。

    唐暖央感觉到屁股上顶着的那个大家伙所散发的巨大能量,心不由的颤了颤,此刻不宜跟他硬碰硬“那个——,能不能麻烦先把我抱回房间,然后你再回浴室慢慢擦呢?”

    如果现在她能走路的话,她一定马上从他腿上跳下来,因为那大家伙似要把浴巾都穿透似的,光是想像,她的腿就颤抖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会把房间弄湿的”洛君天把她放在沙发上“还是擦干了,一起回房间吧”。

    他光着身子,站在她面前慢慢的擦,她的视线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,只好面向墙壁“那你快点”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着急嘛,催的人家都受不了了”他一把抽掉她身上的浴巾,且故意放慢速度,让她反应过来,及时拉住浴巾。

    条件反射般的,唐暖央一见他来扯浴巾,忙拉住“还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都潮了,不要了——”洛君天往他那里扯了扯。

    “潮了我也要,还我——”唐暖央奋力一扯,没想到把洛君天整个人都扯过来,压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做出大为吃惊的样子“老婆,你要不要这么主动,这么急啊,人家这下子真的忍不住了”他在大掌覆盖住她的酥胸,就是一通火热的揉捏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反应过来“洛君天,你这卑鄙的家伙,你是故意的对不对,你的气力有这么小?被我一扯就倒了?你起来,我脚痛,今天不能做”。

    “老婆,就算不懂医学的人也应该知道,做,爱唯一不用动的地方就是脚,所以——”洛君天舔了舔薄唇“现在老公被你勾,引的已经受不了了,你要对我负责哦”。

    “负责你个鬼——”

    “白天不能说人,晚上不能说鬼,不然鬼真的会出来的,来,先跟老公亲个小嘴”洛君天把唇压近她的脸。

    唐暖央用手把嘴捂着严严实实的,哼,就会使炸的家伙,就是不让你亲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,你不给我亲上面的嘴,那我只好去亲下面的嘴喽,一样的很粉嫩的”洛君天分开她的腿,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——”她连忙摇头,那种刺激的事情,她体会过一次了,又是害怕,又是心痒,总之,心脏顿时跟装了马达似的剧烈跳动,从生理上来说是一种致命的引诱,从心理上来说,这未免也放荡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了“嘴上说不要,可是心里面其实很想要再尝试一次吧,那我就如你所愿好了,这可是老婆你的专属待遇哦”。

    说话刚落,他菲薄的唇,勾起着邪笑,向她腿间逼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