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手残废了就剁掉吧!

手残废了就剁掉吧!

    唐暖央立刻爬起来,去拉舱门,只不过手还没有碰到,腰就被洛君天给揽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飞机也缓缓上升,离开地面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扔下那一堆烂摊子,你让我的员工怎么处理,你这个人怎么就一点也不为别人着想呢”唐暖央气到不行,怎么会有这么自作主张,我行我素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发着蛮力跟他的力气对抗着,最后发现完全是徒劳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安排好善后的工作了,老婆你完全不用有后顾之忧,只要放松心情跟我去度蜜月就好了”洛君天盯着她隆起的胸口,眼神变的邪恶,大掌向上攀升,渴望的揉捏了起来溴。

    趁着这次蜜月,他要好好爱她,跟她重归于好!

    唐暖央握住他放肆的手,紧张的看了看在前方开飞机的飞行员,虽然隔着一段距离,但她还是忌讳。

    她平复了一下情绪,用冷眼注视着他,低压声音说道“洛君天你够了,我不想跟你去度蜜月,让飞机现在掉头回去”祷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直手被她握着,就伸出另一只手来揉捏把玩着她另一边酥胸,白色窄裙下的那一双**,让他有种现在就撕开她的裙子,深入她***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种幻想,让他眼中布满的***,他靠在她的发丝间,咬着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舔的酥麻,将脑袋避开,他又趁机吻她的脖子,用手去推,他又立刻趁机两只手同时揉捏着她的胸口,粗喘声回荡在她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,住手,你个色狼——”她低吼着,不敢发声,生怕会被听到。

    “老公对自已老婆色不算是狼,夫妻做,爱很正常啊,让要好好疼爱你”洛君天把唇贴在她的耳朵上,说着暧昧色情的话。

    “正常你个头,我不愿意,听到没有,我—不—愿—意”唐暖央抓狂了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,你说你愿意是吧,老婆,我也愿意哦,非常非常愿意跟你翻云覆雨,至死方休”洛君天故意曲解她的意思,笑的无比***,手已经不满足只是摸胸,而是探入她的裙底,抚摸她的大腿内侧,一点点的向上爬坡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脸色一会红,一会白,喘息急促了起来,双手推着他快要摸到她那里的毛手,心里慌张,眼神活像要宰了似的“洛,,,洛君天,这里不是只有我们,你能不能有点廉耻心啊,拜托,稍微有一点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她裙下的手不动了,就去挑开她上衣服纽扣,里面的粉色胸衣露了出来,看到那条深深的乳沟,刺激着他的视觉,直接转化为***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惊,一只手忙去捂着胸口,他下面的手在她另一只的的手阻挡下,激进向前,她完全阻止不了他前进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她恼怒的扑过去,咬他的脸,可反倒被他堵上了嘴,像是知道她的咬人似的,他聪明的不把舌头伸出来。

    四只手,像打太极拳似的,你推我进的,胸衣被扯开了,裙子也被高高撩起。

    洛君天之所以放心大胆,是因为前面的飞行员带着耳机,他根本听不到,也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他满手贪婪的揉着她柔嫩的丰满,用指腹轻刮上面花蕾,就能感受到她明显的颤栗,她有感觉了。

    ***中的手指抽动的快了起来,温润的几乎要泛滥了,他低头从她嘴上移开,快速含住她胸前的花蕾疯狂的吸允起来,拉下自已的裤链,那带火的巨龙弹跳了出来,拉过她的手挥舞反抗的手,放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下流——”唐暖央感觉像是碰到烫手的山芋般,把手往回缩,身体已被他撩拨的热潮翻滚。

    回应她的,只有更为疯狂的吸允。

    一阵***的快感袭来,唐暖央仰天咬住嘴唇,满脸的绯红,他用手跟嘴,就将她推至了极限。

    洛君天感受到她身体骤然僵硬,然后抽搐,笑着抬起头来,趁她意乱情迷之际,将她的从位置上抱着,分开她的双腿,让她坐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粗壮的火龙抵着她的***,他握住她的腰肢向上奋力一挺身,便全部淹没在她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这种至深的结合体位,让唐暖央咬住了他的肩膀,才不至于尖叫出声,她靠到他的耳边“洛君天,我要杀了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吧,狠狠的摇晃你的身体,杀了我吧,让我体会体会,什么叫牡丹花下死的感觉,老婆,你吸的我好紧,我死的舒服极了”洛君天坏笑着说道,在她体内纵情的耸动着,这一刻,他身在天堂,淋漓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敢叫出声来,他的大手正好盈盈一握的紧扣在她的腰上,她越挣扎他越兴奋,她心惊胆颤着,生怕前面那开飞机的人,突然间转过头来,那她一定杀了洛君天,一定要杀了他。

    体内的巨大一次次的撞击着她的花心,快乐的想要哭的感觉,高,潮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,他的裤子湿的好似泡了水一般。

    也不知进行了多久,反正唐暖央的双腿直打颤,他埋在她的胸前,绿眸中闪过一道电流,那巨大在她体内瞬间又大了几分,然后一股滚烫的热液射向她体内最深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通体舒畅的亲吻她的锁骨,放松下来,抱紧她,他感叹道“老婆,实在太棒了!”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——”唐暖央推推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她抱起,从她的体内退出来,将她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唐暖央迅速的整理好衣服,洛君天也拉好裤子。

    她望着窗外发呆,不去理会他,难道真要跟洛君天回洛家去么,又要跟他一起生活么,她不想再重蹈这个覆辙了,哪有走都走出来了,又要回去的道理。

    但是要反抗他,又淡何容易,她想想自已最大的败笔在于吴律师那里,太过于相信他了,如果说那张股权书被销毁了,那么爷爷的遗书也可以用相同的方法推说不见了,爷爷一死,遗嘱一生效,这股权就分了,这会要让洛君天吐出来,那完全是不可能的,加上当时在场全是他洛君天的人,就算对质起来,也是她输,就算洛云帆站在她这一边,就凭他一个人,也是没用的,所以他洛君天刚才才一点也不受威胁,因为他,已经有十足赢的把握。

    洛君天果然老奸巨猾,她承认自已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藏着这样的阴谋,引她入局。“老婆——”洛君天看她扭着头,半天没反应了,不由的靠过去“生气啦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现在是我生生气就解决的事么?”唐暖央没转头,说的话冷静而无力。

    洛君天捏过她的下巴“老婆,我们重新开始不好么?我们好好过日子,以后不吵架,也不做伤害彼此的事了,离婚书没签成是天意,是老天给我们机会,我们该珍惜才是”。

    天意?!完全是人为造成的好不好,他竟然说天意!唐暖央拉下他的手“可我觉得这样不好!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好,你以前不也说过,如果我跟瑾璃分的干干净净,你就跟我好好过日子,现在,我想跟你好好过日子,老婆,我真的想”洛君天握住她的手,口气很软。

    “这不一样,我说这话的时候,我没想离婚,可现在,我已经离婚了,开始新生活了,你却又要我回到原点,我无法接受”唐暖央觉得生活又一团乱麻了,而回到过去,她也没信心跟他就能白头到老,她没有勇气再冒一次险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离婚,你不过是离家走出了几个月而已”洛君天纠正她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事实上我们两清了,你拿了股份,我们就两清了,就算法律程序没办,我的心已经从洛家出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谁能证明我拿了股份?出来了就不能回来么,你在外漂流的再久,那里终究是你的家不是么”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,我说不过你,不跟你说了,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我——,要继续过的新生活”唐暖央不跟他车轱辘似的,说来说去打着圈,最后还是在这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双手环胸“你要继续开公司,我同意,不过你必须要回家来住,而且要冠上我的姓”。

    “我有人身自由的,我想住哪里就住哪里,你的姓我超级不喜欢,你脸皮厚要冠就冠,我没兴趣”唐暖央沉冷着脸,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洛君天叹了一口气“哎,行——,老婆大人,我们来日方长,慢慢来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跟自已来日方长吧,细想想,洛君天你真不是人,对伊芙琳你就没有半点愧疚么?她还是个小女孩,那么天真单纯,那么喜欢你,你都把人家伤成什么样了,怎么就能这么自私呢?你完全就是在利用她,你知不知道或许她以后就不会相信爱情了,你毁掉的是一个少女的心,洛君天,你以后真的会遭报应的”唐暖央想到伊芙琳哭着离开的场景,心里唏嘘不已,那真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其实伊芙琳她并不爱我,她只是喜欢漂亮又完美的东西,爱情是什么,她根本不懂,我承认我利用了她,是我的不对,所以我也愿意接受她们的家的报复,但是我想,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,伊芙琳很快就会好起来的,况且,我也没怎么欺负她”洛君天笑盈盈的说道,很轻松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暖央狐疑的瞅着他“没欺负她?你骗鬼去吧”她可不是天真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真的,你不信么,那一次我故意做给你听的,其实最后并没有怎么样”洛君天眼神很坦白。

    “对,我不信,就好像一头狮子说,我现在不吃肉,改吃素了一样,当然这不重要,反正你洛君天过去有多辉煌,我都知道”唐暖央用漫不经心的语调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对此,有些无从争辩“OK,好吧,不过那有戴套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顿时一脸的黑线“洛君天,你是想说,用戴套跟不戴套,来区分女人的等级么?”

    “起码,我感觉,你会觉得好一点”洛君天有些不自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”唐暖央无语的干笑“做了就是做了,你以为戴个套就变成贞洁烈男了?”

    洛君天被她的话逗笑,厚着脸皮说“我不介意你给我立刻牌坊”。

    “我给从立个贞洁墓碑吧,然后烧一箱子套子给你,让你继续贞洁”唐暖央笑眯着眼睛,挖苦他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这都已经跳跃到诅咒上了啊,我告诉你,诅咒亲夫也是要遭天打雷劈的”洛君天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捧着他的脸“我这哪是诅咒你,我是在赞美你,听不出来么”。

    “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,看来有必要奖励一下”洛君天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嘴,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松开手,用双手将自已的唇捂住,他的唇亲在她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正身体“不想要奖励,那算了,度蜜月的时候,有的是时间”。

    她才不要跟他去度什么蜜月,不过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,现在她还另外更重要的事要搞清楚“洛君天,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保密!”洛君天满脸笑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幼稚,这有什么好保密,告诉我嘛,也好让我惊喜一下啊”唐暖央诱他说出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在知道哪里之后,策划用什么线路逃跑吧,老婆,你智商挺高,人也够聪明,不过你老公我比你要高那么一点,所以你注定只能做我的女人,明白么”洛君天揉了揉她的头发,笑眯眯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沮丧的靠在那里,没话说了!!!!!

    窗外的天空渐渐黑了,这究竟要去哪里?

    洛君天刚才消耗的体力太多了,现在靠在那里闭着眼假寐。

    唐暖央瞥见一角放着降落伞,她之所以认得,是因为她在美国的时候,喜欢参加低空跳伞的运动,熟悉它的操作。

    像这种小型直升机应该不会飞的太高,可是下面究竟是陆地还是海洋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算了吧,太危险了,她可不会拿命来博。

    打了个哈欠,她也有点累了,靠着闭上眼睛,可能是这几天一直没能好好的睡,本想靠着休息的,没想到竟然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脑袋缓缓的向一边歪去,靠在了洛君天的肩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睁开眼睛,侧头看了看她,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到自已的大腿上,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,老婆大人啊,你什么才能不像刺猬似的跟我相处呢。

    *****“嗯,,,,”睡梦中,唐暖央感觉有人在上腰上的摸索着,嘤咛了一声,她朦胧的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入眼是洛君天近在咫尺的脸,而且是超大型的俊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她被着实吓的魂飞魄散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后她感觉到有点不对劲,他们不是在飞机上么,那头顶为什么会这么明亮。

    这个想的时侯,双手忽然离地,人疾速向下掉去,吓的她惊恐的张大了眼睛“怎么回事?”她的眼睛向下望去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就不怕了”洛君天板住她的脑袋,不让她看,怕她吓坏了,按下身侧的按钮,他侧头吻住了她。

    向下掉落的感觉消失了,人向上提了几分,才又缓缓的降落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舌头已经卷入她的口中,热情的吻着她,缠绵至深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!!!

    一大早的想要刺激死她是不是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他吻着的时侯,眼皮向上抬去,一下子明白过来,这家伙趁着她睡着的时侯,带着她从飞机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们在空中晃悠了一会,落在一边草地上,旁边有一片湖,四周很空旷,应该是在乡下,远处零星有几栋房子,看建筑风格,她能断定,应该是在美州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们到了,看看这风景,有没有与世隔绝的意境”洛君天穿着黑色的运动装,不过仍旧不改他低调的华丽风格,这运动装上,全是黑色的珠片,走动间,流光溢彩的。

    正在她为他的衣服感觉郁闷的时候,悲哀的发现,她自已也穿着同款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这里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猜!”

    “我不猜,你不说就算了,不过到这种地方,好像不是你的风格”唐暖央心里很纳闷。

    洛君天过来搂住她的肩“我看你好像很喜欢这种宁静的乡下,所以就带你而且,我以前是不喜欢,这过现在我正在喜欢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了他一会,说道“话别说的太早,以我对你了解,你不会喜欢”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你在小看我”。

    “有么,没有啊,话说,这究竟是哪里啊?我想你来这么偏僻的地方,另一种不可告人的重要理由是,防止我逃跑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呵呵的笑了起来,往她脸上拧了拧“呵呵,,,老婆,你怎么就这么聪明呢”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聪明,这是卑鄙小人都会有的心态跟惯用的伎俩”唐暖央没好气的说道,掸开他的手,走开一些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嘛,我会骄傲的”洛君天心情好,直接把讽刺当赞美。

    “真不要脸——,这到底是哪里,说吧,别藏着掖着了”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阿拉斯加”洛君天笑够了,语调轻松的回答,她说的对,他选这里的另一个目的是,她逃不掉,只能留下来,跟着他。

    唐暖央点头“原来是阿拉斯加,不错啊,晚上还能看到极光呢”。

    “说的没错!”洛君天笑着挑眉,凑到她的脸边“而且,我们还能在草地上欣赏着北极光,边做,爱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怔,俏脸微红,她一把将他的脸推开“你真是色到没底线了”。

    “有么?我觉得挺浪漫的,走吧——”洛君天拉去她的手“我们先去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,前面有个村子”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打算住几天?”唐暖央知道跟他吵没用。

    “看心情!”洛君天随口说。

    “那不如在这里安家落户好了”唐暖央在背后用拳头猛挥,这算是什么回答,等于没说。

    洛君天转过头,煞是认真的点头“好主意!然后生一大堆孩子好了”说到孩子,他的心还是刺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唐暖央颓废的低下脑袋,她无语问苍天哪,,,,,

    洛君天带她到了一个小村子,这里的房间很矮,虽然有些破旧,但很有格调,他找了一户人家,租下了一间房间,并且让他们提供三餐。

    这里的人极少出去,全年的收入也很微薄,见洛君天给的美金给很可观,便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钱就是王道。

    吃着当地的风味特色早餐,闻着这里的清新空气,唐暖央感觉挺惬意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,这里的人活的过的节奏极慢,到处都是西方人的脸,洛君天这混血儿应该会觉得亲切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们他们扛着的是什么东西?”洛君天好奇的指着远处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那是用来种庄稼的工具”虽然形状跟中国锄头有点不同,但作用应该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庄稼?!你是说他们去米?粮食?”

    种米?!唐暖央第一次吃惊的发现,洛君天对于这方面这么无知“大少爷,你知道这米是怎么来的么?”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沉了沉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种出来的嘛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无力的放下刀叉“好吧,起码你知道这米还属于植物类的,大少爷,这米一开始是禾苗,然后慢慢长,就成水稻,然后把稻谷全部收下来,去了外面的皮,那才叫米,懂了么?原来所谓的贵族全是白痴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憋红了脸,不自然的咳了咳“这些低等没用的知识,我不用学”。

    “这种最基本的都不知道,我看也不见得高级到哪里去”唐暖央就是听不惯,总是把人分成三六九等”。

    眼珠子一转,她嘴角露出一丝坏笑“吃饱了么?反正这一整天也没什么事可做,不如我带你体验体验种地的乐趣吧,对你来说,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哟!”

    让你看不起,今天我就要让你吃点苦头。

    “老婆,从你奸诈的表情来说,我这要是去了,那就是凶多吉少”洛君天优雅喝了一口汤。

    精明的家伙,眼睛这么尖,唐暖央心里嘀咕着,干脆下巴一扬说道“你要是怕的话,就别来啊,洛君天不就是个胆小鬼嘛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