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婚礼(2)

    眼前真实感受,触摸到的美景,震撼了每个宾客的心灵。

    一行上百人,发出阵阵的惊叹声,没有人大声的喧哗,生怕破坏掉这如梦如幻的仙镜,森林里空灵的鸟叫声,绿色与白色融合在一起绝佳色调,让视觉得到最好的享受。

    这与设计图上的效果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到最前面,面带微笑,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在最后面,拿着对将机跟婚礼现场的工作人员,压低声音沟通着溴。

    10分钟路程,让宾客感觉意犹未尽,陶醉于其中,穿过幽深的小径,豁然开朗的婚礼现场,更是唯美梦幻到极致,死在这里都愿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安排宾客们有序的入座,唐暖央站在外围指挥着。

    她一直没敢走的太近,事实上,她到现在都没有去看过洛君天,只是像陀螺似的,一刻不停的转着,只有这样,她才能不去多想祷。

    或许,等到心静下来的那一刻,所有的东西会一鼓脑儿涌上来。

    在唐暖央背后,洛宁香身着浅灰色的拖地礼服,如女神般高贵的来到她的身后,靠近她的耳畔,流淌出如鬼魅般阴冷的声音“贱人,今天,长大你的狗眼,好好看着,看我哥怎样在你面前与另一个女人结婚,看他怎么去亲吻他的新娘,看看他有多幸福,而你,不过是个快要人老珠黄的贱货而已,没有人会要你”。

    她恨这个女人,因为她,斯耀离开了,走的那么坚定,她恨她,恨不得杀了她,扒了她的皮。

    唐暖央怔了怔,微微侧头,顿了顿,淡然浅笑“洛宁香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有难看么?变成这般丑陋的你,更加不会有男人喜欢你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贱人,少得意,别以为你可以得到斯耀,他是我的男人”洛宁香美丽的脸,更是扭曲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,他是不是你的,不是由你说了算,如果你不想放弃他的话,那就好好努力,对我发火是没用了,如果他不喜欢你,没有我,他也不会选你,去坐着吧,婚礼马上要开始了”唐暖央提步走开,她没空去就应付。

    看时间差不多了,唐暖央下意识的往通道外面又望了一眼,收回了视线,又忽而转回去,因为在她收回视线的一刹那,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定晴一看,果然是安斯耀!他穿着米色的西装,很是俊朗亮眼。

    他朝着四周看着,像是在寻找着什么,直到视线落到唐暖央的身上,他才会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快步的走过去“斯耀,你怎么来了,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”。

    “昨天有事情耽误了,洛总的盛情邀约,我怎么能不来呢,婚礼策划的很漂亮,暖央你太有才了”安斯耀拍了拍她的肩,夸奖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见他笑的如此开心,不由的调侃“你看上去心情比新郎还要好”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安斯耀眉间的笑意更是盎然。

    洛君天结婚了,对他来说,可是天大的好事,少了个情敌,他怎么不开心,起码这婚一结,暖央跟洛君天就不会再有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婚礼快开始了,去坐下吧”唐暖央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安斯耀向前走,在倒数第二排找了个空位坐下来。

    白色的花架下,拿着圣经的神父站在那里,面带慈祥的笑容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神父的对面侧身而站,等着伊芙琳被父亲牵着走过来。

    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在11点钟准时奏响。

    维也纳知名乐队用他们高超的技术,拉出极富浪漫灵动的曲调,让这曲耳熟能详的曲子,变的更具魔力。

    伊芙琳挽着父亲的手臂,由四个小天使在后面洒花,一步步的走向洛君天,与结婚喜悦相比起来,现在在气氛更加让她陶醉,简直跟做梦似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刻,心被直白的刺痛到,而后似有一双手,将她的脑袋强行板过来,将她的眼珠子强行定在一个方向,不管对心脏撞击力有多大,都无法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于是,她看到了他,看到身穿着白色礼服的男人,俊美耀眼的闪着光,侧脸是那么精致,那么完美,他脸上有着幸福喜悦的笑容,他看上去真的很好,很好,,,,,

    另一段婚姻开始,也预示着过去的终结。

    她想笑一笑,可嘴角却是怎么牵扯就是起不来,心里酸涩的下着绵绵细雨,耳边婚礼进行曲就成一首怎么也唱不完悲伤,双手紧紧的绞在一起,想别开头,转过脸不去看,不去听,确像是被点了穴似的动不了。

    眼中浮起一层薄雾,酸痛,在心里放肆蔓延,,,,

    伊芙琳来到洛君天的面前,婚礼进行曲也渐入尾声。

    伊芙琳的父亲把女儿的手交到洛君天的手上“好好照顾我的宝贝!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”洛君天尊敬的微笑,牵过伊芙琳的手,一同面向神父。

    庄严而神圣的宣誓仪式开始,现场鸦雀无声,每个人的脸上都展露出愉快的笑容。

    神父的首先看向洛君天,开始问道“洛君天先生,你愿意娶伊芙琳小姐为妻,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,富有或贫穷,健康或疾病,你将永远爱她、珍惜她直到地老天长,一生不离不弃么,你愿意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洛君天张嘴,说了一个字,突然间,天空中轰隆隆直升飞机要声,掩盖去了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!

    宾客们纷纷往向天空,唐暖央也看向天空,谁在这个节骨眼来了?!

    伊芙琳有些害怕的拉住洛君天“发生什么事了?哪来的飞机啊?”

    洛君天摇摇头“我也不知道啊,看看再说吧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解的盯着天上的飞机,眯了一下眼睛,望向洛君天,不会是他安排的吧。

    安斯耀也是困惑极了,在这种关键时刻杀出来的程咬金,让他眼皮直跳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看飞机慢慢的降落,估计是他们停车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大家请冷静,我立刻让人过去看看”唐暖央对几个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们马上去看看。

    现场的宾客低声的议论开来。唐暖央焦急的皱着眉头,无意间瞥眼,跟洛君天的视线撞到一起,这家伙怎么还这么淡定?!好像还在笑?!

    正在她心生疑惑之际,通道内有一群人走来。

    看到走在前面的两个人,唐暖央呆了呆,是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,而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身后的人,跟着的竟然是吴律师跟阿忠叔。

    这,,,这算是哪门组合?!!

    两名警察径直走到洛君天面前,其中一个拿出手铐,直接就烤在洛君天手上,非常严肃的说道“洛君天先生,有人举报你犯了重婚罪,现在,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”。

    超级诡异的是,重婚罪三个字一出,洛君天的脸上隐隐透出笑意,唐暖央心里却是重重一沉,差点腿软,而洛云帆跟安斯耀的脸色,比唐暖央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洛家人也懵了,这婚明明是离了的呀。

    婚礼现场这下子全沸腾了。

    伊芙琳不敢相信的哭了起来“这不是真的,君天你不是早就离婚了嘛,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说?警官,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洛君天假装无辜的蹙眉,抿唇,缓缓的摇摇头“这个问题,我也很疑惑,警官,你可以告诉我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么”。

    两名警官对看一眼,像是在交换意见,其中一名开口说道“听说你的前妻唐暖央小姐也在这里,不如让她上来当前对质吧”。

    “唐,,,小姐就是君天的前妻?”伊芙琳惊的后退了几步,心里一下子全部乱套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道么”警察用一种,这女孩有够笨的表情看着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敏锐的嗅到一股子阴谋的气味。

    这早不来晚不来,掐准了时间算准了点出现,这未免也太神了,阴谋,绝对是洛君天的阴谋。

    “谁是唐暖央小姐,请过来!”警察在那边严肃的喊道。

    宾客的眼睛集刷刷的看向唐暖央,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并不好。

    可可,小陈,开米,苏苏他们,全都担心的看着唐暖央,这都是神马事啊!!

    想不出任何推辞的借口,唐暖央深吸一口气,在众人毒辣的目光中,目不斜视的走上婚礼台。

    她先对呆滞在那里的伊芙琳说道“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要隐瞒你,只是不想让彼此觉得不舒服而已,另外,我们确实离婚了,这点我能肯定,你不会担心”。

    伊芙琳回过神来,也顾不得想别的了“真,,,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!”唐暖央说这话的时侯,对洛君天狠瞪着,这话她是说给他听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摊摊手“我也这么觉得,真的好奇怪哦”。

    警察在一边说道“唐暖央小姐,现在有人匿名举动洛先生,说他犯有重婚罪,我想问,你确定跟洛先生签了离婚合同么?据我们调查,在法律上,你跟洛先生的夫妻关系,还没有解除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一沉,脸色有些发白“离婚的时侯发生了一点小意外,不过没关系,这是马上就可以解决的事,吴律师,麻烦你把那张股权转让书给洛君天看看,上面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,是离婚了,他才可以拥有的,不离的话,这股份可就拿不到手了,而且他已经签字,那了就表示,他是同意了呢,所以,就算没在离婚协议上签字,这婚烟关系也结束了”就算晚了一年,她也照样不会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吴律师在一边为难的说道“对不起唐小姐,我搬了一次公司,然后,,,那张纸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不见了?”唐暖央惊诧大叫,当然不相信知名大律师会这么马虎“吴律师,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公正的好律师,你怎么能伙同洛君天这卑鄙小人来害我呢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很是冤枉的模样“这不关我的事”。

    “对,不关你的事,关那阴险狡诈无赖的事”唐暖央气愤的骂过去。

    吴律师有些心虚的低下头说道“真的很对不起,警察昨天找到阿忠叔,之后找了我,全是我的错,不关总裁的事,怪我,怪我,,,,”

    唐暖央见他们个个一副,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,把心一横“那现在想怎么样,把洛君天抓走坐牢去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上前一步,拉住她的手,故作无奈的说“事到如今,为了不坐牢,我也只好不结婚,跟你好好过日子算了”。

    “做你的春秋美梦去吧”唐暖央甩开他的手,现在才完全明白过来,他干嘛非要找她做婚礼策划,还有什么办法,比这个更能叫集亲戚朋友,也能让她乖乖的等着上勾呢。

    狡猾的男人!!!!

    伊芙琳绝望的扑到洛君天的身上,扯着他的衣服“你不跟我结婚了么?哪我怎么办,今天是我的婚礼啊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握住她的肩“伊芙琳,你是个好女孩,这些日子,我发觉其实我并不爱你,我心里想念的还是我原来的老婆,原本我不想伤害你的,可是你看眼下,我要是跟你结婚,我就得被警察抓走,我想我们还是算了吧,以后你一定可以找到更爱你的人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一边受不了的干笑“洛君天,你就专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吧”把利用说的那么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伊芙琳的父母跟朋友全都激愤了,在下面恼怒极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跟你在一起,你可以跟她先办离婚,我们在结婚啊,君天,我要嫁给你,我就要嫁给你”伊芙琳任性抱着洛君天,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附和道“伊芙琳说的对,办个手续花不了多少时间,而且你不离的话,以后洛氏的半壁江山可就是我的了,你可要考虑清楚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力扯开伊芙琳“对不起,我真的不能跟你结婚——”

    伊芙琳见洛君天主要已定,哭的呼天抢地“妈咪——,爹地——”

    台下,伊芙琳的父母冲上去将女儿带下来,一边指着洛君天的鼻子骂“你这个欺骗感情的骗子,我们要起诉你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对不起,但愿法官能给我公平判决”洛君天礼貌的说道,他又没有真跟伊芙琳结婚,他们能起诉他什么呢。

    伊芙琳被扶走,她的亲戚朋友也跟着愤怒的离开,现场剩下的全是洛君天这边的人。洛云帆跟安斯耀要疯了,他们站起来就上去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未免也太过分了,把大家耍着玩么,暖央我们走”洛云帆难得语气严厉,拉起唐暖央就要走。

    安斯耀扯过唐暖央的另一只手“洛四爷,你是洛家的人,还是不要插手,伤了跟你家人感情为好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挣开他们的手,头痛欲裂“你们难道觉得不够乱么”。

    洛宁向看到安斯耀,她就不安定了,提着裙子上去“斯耀——,你不要在理她了,她早就跟四叔在一起了”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,你闭嘴,别污蔑你嫂子”洛君天不快的蹙眉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,你不会还要这个女人吧?”洛宁香不敢相信似的望着安斯耀。

    “什么这个女人,那个女人的,没规矩”洛君天的眉头蹙更是紧,握住唐暖央的手臂,以一种绝对强硬的气势,将她扯到怀里抱住“她可是我的老婆,名正言顺的洛太太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掰着他的手,反驳“我不是你老婆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你不是那谁是”洛君天低头,眼角眉梢霎时全都染满了笑意,生机勃勃的脸,闪耀着钻石般的光泽“老婆,别玩了,离家出走都一年了,也该收收心,跟我回去了”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——”唐暖央断然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,难道我要眼看着自已的老婆住在外面么,说不定会被戴绿帽子呢,我没这么傻吧,你说是不是”洛君天笑的更是明媚。

    洛云帆跟安斯耀,在这一时间竟完全没有话说,以后一年前就结束的婚姻,想不到洛君天还留着一手,杀了这么一个回马枪。

    两名警察也和颜悦色起来,解开手铐“既然这婚礼不存在了,那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带你回去调查了,跟你老婆好好过日子吧”。

    “警察先生,你们的戏演的真不错”唐暖央猜想这两个八成是演员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是真警察,为人民服务,是我们职责”其中一个警察脸又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活雷锋是吧!”唐暖央讥讽道,她看完全是在助纣为虐。

    两名警察不自然的咳了咳“我们先走了!”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们了”洛君天在他们背后喊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他怀里屏着力气挣扎着,咬牙切齿道“你是不是该把片酬给他们,演的好多啊!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洛君天把食指放在嘴边,凑近她,很神秘的说道“警察叔叔听到了,会生气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跟你回去的,要是硬把你绑回去,信不信我改明就把50%的股份捐给非州难民”唐暖央低声恐吓。

    “哎呀老婆,我真的好怕怕哦”洛君天做出惊恐状,要是怕她这一招,那就不会策划这场阴谋了。

    他扛起唐暖央就向外走。

    洛云帆跟安斯耀想去阻拦,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黑衣人将他们拦住,留在现场的宾客,有的一笑而过,有的谈论着,而洛家那一批人,则个个都脸色死白如灰。

    一场布置完美的婚礼,就这么戏剧性的落幕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员工在想,这婚礼砸了,那策划费怎么算,他们凌乱了,,,

    洛君天一路大步走着,把唐暖央仍进直升机里,开心的喊道“起飞吧,我要跟我老婆去度蜜月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