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手残废了就剁掉吧!

手残废了就剁掉吧!

    他提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你不等伊芙琳出来再换么?”唐暖央捧着册子,在背后叫他。

    不过洛君天好像没有听到似的,我行我素的消失在转角。

    唐暖央咬着唇,翻开册子,她哪知道他所指的是哪一件,就算拿对了,他也可以说不对,反正,他就是要找她的麻烦。

    思索了一会,伊芙琳已经换好了第六套,出来见洛君天不在,她就问了“君天到哪里去了?上卫生间了么?溴”

    “呃,不是,他看你还没有出来,去试穿自已的礼服了”唐暖央镇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伊芙琳眼睛一亮,喜上眉梢“他选好了啊,我看看是哪一款?”

    唐暖央硬着头皮翻开册子,指着其中一款“就是这一款”祷。

    “好帅啊,君天真有眼光,他穿了肯定比模特要好看多了,他现在在里面换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他刚进去,我这会正要去礼服区照着册子上的编号去拿,然后给他送过去呢”唐暖央没办法,只好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去拿,然后给他送去吧”伊芙琳甜美的笑说着。

    “好!”唐暖央笑着点头,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唐小姐,你帮我看看这套好看么?”伊芙琳在后面叫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转过头,上下左右故作细心的看了一圈“虽然很美,不过相比刚才那件款式要普通一些,换下一件事”。

    伊芙琳很是赞同的点点头“嗯,我也这么觉得,你快去拿吧,别让君天等久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勉强的牵扯出一丝笑意,她真的被这对搞的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拿了礼服,她走进男更衣室。

    洛君天等的都耐烦了“你是到火星上去拿的么?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我是直接翻着筋斗云,到天宫去拿的,喏,给你,换吧”唐暖央把衣服放在桌下,几乎是半秒也不停留,立刻向外走。

    不过他比她更快的将门堵住。

    唐暖央憋着一口气“又想干什么?想要说礼服我拿错了?”

    “哦,不是,你没拿错,我是想说”洛君天虚弱似的靠向她“我的手指突然间动不了了”。

    “突发性残废?”唐暖央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连篇,不过她喜欢挖苦他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不清醒原因,可能需要让你帮忙帮我换一下衣服”洛君天盯着她雪白的脖子,视线一路向下,微微敞开的领口,那嫩黄色的内衣,让他血欲膨胀。

    唐暖央意识到他在看什么,忙将领口一捂,退到安全地带“手要是真的动不了,不如先去医院吧,实在不行剁了装假肢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过去,唐暖央立刻又逃到另一边,眼睛盯着门的方向,计算着她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,加上开门,能不能从这里逃出去呢。

    “不用算了,基本上你跑不掉的,还是乖乖过来帮我换吧”洛君天一眼就看穿她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目光垂了垂,心里想了一计。

    “算了,即然你不能换,那我就帮你吧”她走过来,拿了礼服的上衣,来到他面前“我先给你换上衣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手臂抬起“来吧,给我脱吧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将礼服挂在自已的手腕上,走到他的背后,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将西装脱下来,然后给他套上白色的礼服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是裤子”洛君天面向她,眼睛里面色眯眯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——”唐暖央伸手去解他的皮带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看到洛君天的眼里,实在是***极了,他不由的压近她一些“小心别碰到地雷哦,随时会爆炸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屏息着,解开他的皮带之后,拉开他的裤链,手指不可避免的划过那滚烫肿涨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洛君天舒服的闷哼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将他的裤子向下退,在他有些意乱情迷的时侯,猛的向将裤子拉到最下面,用力的推开她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洛君天回神,可追她之前,总得先提裤子,这时间一耽误,她早就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逃到外面,整理了一下衣服,沉稳的走到外面,伊芙琳第七套也换好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洛君天从里面出来,并没有换衣服。

    “君天你怎么没换啊?”伊芙琳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唐小姐太马虎,给我拿掉型号了,不过没关系,我的衣服我自已另行准备就好了”洛君天无所谓的笑容中,掺杂着一丝阴郁。

    “也好!我剩下的两套也不想换了,感觉还是第五件最好看,就订那件吧”伊芙琳也觉得有稍的累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一边笑说道“伊芙琳小姐,婚纱我们这就算定下来了,婚礼当天,我会请一位国内顶级的化妆师全程为你跟妆的,至于洛先生,既然礼服你自已准备了,那我也不用管了,挑选戒指,婚鞋,还有礼物,伊芙琳小姐如果想让我陪同,那就我陪同,如果不需要,我就不陪了,我们直接婚礼上见吧”。

    伊芙琳点点头“好,有需要的话,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!那今天就到这里吧,我公司还有事,先走一步了”唐暖央跟伊芙琳礼貌的告别,眼睛也顺带看了一眼洛君天,算是跟他也说了。

    “再见!”伊芙琳友好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再见——”唐暖央面带笑容的转身,步伐从容的走出婚纱店。

    她已经想好,接下来的应对办法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隔天,洛君天就打电话给唐暖央。

    正在机场的唐暖央看来来电显示,她微微一笑,就知道这家伙一天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她清了清喉咙接起来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“晚上一起去挑东西吧,伊芙琳特意让我打电话给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今天么?那真是不好意思,我有个客户在海南,我现在正要飞去呢,真是很抱歉,你们俩自已去买吧,好了不聊了,我登机时间到了,再联系,拜拜”唐暖央果断的挂了电话,笑的无比之惬意。

    一连五天,她关了手机跟一切的通讯设备,在马尔代夫享受着阳光与沙滩,好好放松一下被洛君天折腾的快神经衰弱的身心,让他气的跳脚去吧。

    人总要为自已好好活着!这么潇洒自在过了近一星期,她才充满了电,容光焕发的回来,为了迎接接下来更是激烈的人生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婚礼时间,剩下不到10天,她即将面对的不仅仅是高强度的工作,还有随之而碰面的洛氏家族。

    冷嘲热讽,群起而攻之,洛云帆从中搅和,伊芙琳得知真相后诧异,员工会知道后的反应,最后还要站在一旁,在别人的嘲笑中,注视着洛君天迎娶了别的女人,还得在婚礼圆满落幕后,得到那一大笔策划费后,跟全公司的人庆功,她还得笑,开心的笑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她一件不差的都预测到了,也是未来10天的生活。

    感觉离地狱就只有那么一步之遥了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怕,因为总会过去的。

    回到家,她按了大门的密码,让她吐血的是竟然是错误的,去马尔代夫之前,她一连两天都住在酒店。

    肯定是洛君天改的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打给他,一听到他的声音,她就立刻说道“洛君天先生,麻烦你不要自作主张的篡改我家大门的密码好么?现在,把你改的告诉我”。

    “你回家了?”洛君天一阵惊喜,失踪这么多天,他以为她逃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现在把密码告诉我,我得进我自已的家门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起来,疾步往外走,一边说“我不太记得了,你让我想一想吧,30分钟后告诉你”说着,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喂——”唐暖央将手机从耳边拿开,无语了。

    28分钟之后,洛君天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注视着眼前的女人,洛君天莫名的就火大了“唐暖央你倒是潇洒,一走就是一个星期,电话不也不通,知道有多让人忐忑么”。

    “切——”唐暖央讥笑着“我去旅行,我不想有人打扰我,这个关你什么啊,快给我开门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按下密码,门一开,唐暖央走进去放下行李箱,里面都是她在马尔代夫当地买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去海南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临时改变主意去马尔代夫了”唐暖央不以为然的说道,走到厨房,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喝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跟进来,板过正在喝矿泉水的她“唐暖央,你说句心里话,我跟别人结婚,你真的不伤心,真的完全无所谓么?我不相信”.

    “对于一个十天后就要结婚的男人,你现在的问题问的很没有意义,就算我有一点点心里不舒服,又能说明什么呢,又能企图改变什么呢,洛君天,成熟一点吧,别在三心二意,别在左右摇摆了,好么”唐暖央冷静挡开他的双臂,往外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还站在厨房,绿眸表面,像个洞穴般,渐渐变的深不见底,他明白到,对付唐暖央,只有那一个办法,他不能再过于浮躁了,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沉着心,静静的潜伏着,,,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!是没有意义,谢谢你提醒我,离婚期还有十天,好好做准备吧唐小姐,我期待着看你完美成果”。

    他说完,从她身边擦身而过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心跳莫明的漏了一拍,不安在她心底蔓延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