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洛君天你结婚穿这个么?会不会太重口味!

洛君天你结婚穿这个么?会不会太重口味!

    “苹果好甜,要不要尝一尝”洛君天将薄唇往她嘴上压。

    唐暖央别开脸,用手推他的脸“洛君天,你别在闹了,放我起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不吃我就不起来”。

    “谁要吃你的口水,你也不嫌恶心,你给我走开”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一定要给你吃”洛君天拉住她的手,往她唇上压去,盯着她的菱唇,早就有亲一口的冲动了,让她对他冷冰冰的,爱理不理溴。

    这就算是对她的惩罚!

    唐暖央将脸别到一侧,死都不让他亲到“洛君天你混蛋,她们快来了,你究竟有没有危机意识,快点放我起来”她都快被家伙搞的有些神经衰弱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板过她的脸,准备无误的亲上她的嘴,苹果的果香味弥漫开来,他把苹果过渡到她的嘴里,在他们的舌头间嬉戏着祷。

    那边,传来更衣室的门打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唔,,,,,”唐暖央惊悚的拽拉着他的衣服,拼命的推着,挣扎着,她真的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了,,,

    洛君天从她身上下去,在千钧一发间,将她扶正。

    伊芙琳在店员的陪同下,拖着长长的婚纱来到沙发正前方的落地镜前“君天,好看么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好看!”洛君天镇定的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唐小姐,你觉得呢?”伊芙琳又看向一边的唐暖央,征求她的意见!

    唐暖央惊魂未定,不自然的笑道“呃,,,,挺好看!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伊芙琳转向落地镜,美美的照了一圈,忽而,她不解的皱眉转过头去,指着他们“刚才唐小姐不是坐在那里的嘛,这会你们怎么坐到一起去了?”

    唐暖央刹时冷汗直流,慌忙找着借口,随手抓起桌上的一本册子,强装镇定的说道“我再给洛先生看他要穿的礼服款式”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,是这样”伊芙琳丝毫不怀疑的笑笑,拖着婚纱跑过去“让我看看,你们挑了哪一款”。

    一旁的店员忙帮着托起婚纱,这些都是纯手工打造的,每一件都很贵,万一弄破了可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伊夫琳跑到茶几边,低头往册子上看去,顿时傻眼,被雷到了!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一边的店员更是忍不住掩嘴喷笑了!

    洛君天不解的往册子上看过去,见到上面的图像,他满脸黑线,,,,,

    “怎,,,怎么了?”唐暖央感觉到他们一个个的表情那么怪异,低下头去看,进入她视线的是亲一色的女性内衣。

    她张大眼睛,啪嗒一滴巨型冷汗掉了下来,她刚才好像说,这是给洛先生看他要穿的礼服款式,可难道他要穿女性内衣结婚么?!怪不得那么一个个的全都傻的傻,笑的笑,黑脸的黑脸。

    她囧的,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唐小姐,君天要穿这个当礼服么?会不会太重口味了?”伊芙琳的小脑瓜子,怎么也反应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店员已经笑抽风过去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由黑到铁青,这女人,她纯心的吧,不过貌似她也没有这个时间去想,看她的表情,也是一副被吓倒的表情,难道纯属意外?

    “呃,,,,,,”唐暖央舔舔唇,流着冷汗解释道“不好意思,我拿错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想,唐小姐只是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而且,我感觉她一直都这么富有喜剧性”洛君天为她解围。

    “吓了我一跳!”伊芙琳松了一口气,然后又兴奋的笑道“我再去换第二套哦!”

    洛君天笑着点头“嗯!慢慢换,我们有一下午的时间”他放在后面的手悄悄摸上唐暖央的屁股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身子刹时绷紧,可她又不能在表面露出一丝的破绽,只能在心里把洛君天给炖了,炸了,煮了,做成肉包子扔给狗吃。

    伊芙琳拖着长长的婚纱走了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你摸够了没有——”唐暖央怒瞪着他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没——”洛君天往她的浑圆的俏臀上打了一记,笑的如花般灿烂,像是偷吃到糖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气的脸都涨红了,又对这个无赖无话可骂,只好疾步的走开,离他离的远远的,那才安全。

    这时,负责人拿着四五个高档的蓝色丝绒盒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她见唐暖央站在那里,不禁好奇“唐总你怎么不坐呢”。

    没等唐暖央自已说,洛君天就抢先笑吟吟的说道“唐小姐屁股痛,想要站一会”。

    “屁股痛?”负责人不解的看着唐暖央,视线落在她的屁股上,小声的问“没事吧!”

    唐暖央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“坐的久了,站起来放松下筋骨,洛先生平时很爱说笑的”她朝着的洛君天暗暗狠瞪了一眼,巴不得让眼神变成刀子,将他切成肉片。

    她不是个暴力的女人,可是现在她心里只想动用武力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是这么回事啊,我说呢,刚才我走的时侯你还好好的,怎么才一会就屁股痛了,洛先生还真是幽默”。

    “是幽默”是一个欠扁的神经病,唐暖央在心里暗暗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负责人把视线从唐暖央脸上移开,落在洛君天的脸上,堆满了笑意坐下面“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首饰,每一条都是最好的,我打开来,你看看”。

    她将手中的蓝色丝绒盒,全部打开放在他面前,他可是洛氏的总裁,大主顾。

    “好,我看看”洛君天目光悠悠的浏览着面前这一排闪亮的钻石首饰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,有喜欢的么?”

    “这么光看看不出,若是有人帮我试戴一下就好了”洛君天若有所思的说道,眼睛有意无意看向唐暖央。

    一听他这么说,唐暖央那条被他刺激的早已十分敏锐的神经,用力的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负责人立刻心领神会“唐总,你不介意当一回模特吧,你的脖子又白又长,戴上一定会非常漂亮的”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别人,唐暖央想拒绝,又觉得这样会显得太小家子气,权衡之后,她大大方方的同意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她坐下来“洛先生想看哪一条呢?”

    “这条吧!”他随意的点了一条。负责人将他所选的那一条钻石项链拿出来,给唐暖央戴上“哇,唐总不亏是大美女,真漂亮”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唐暖央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眼睛肆无忌惮的扫在唐暖央的脸上,脖子上,胸口,用眼睛大吃她的冰淇淋。

    “好看么?”唐暖央格外温柔的问道,明眸闪出凶光。

    “嗯,好看,想都要了”洛君天灿烂的笑着。

    去死吧,去死吧,,,,

    负责人以为这些首饰洛君天都要了,一阵的激动“洛先生,要给你都包起来么?”

    “好啊,把唐小姐包的漂亮点”洛君天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负责人怔了一下,哈哈大笑“洛先生你可真是爱开玩笑,我可不敢把唐总给卖了”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买卖人口可是犯法的”洛君天低声笑笑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这些首饰先放着,待会让新娘子自已挑吧”。

    “那也好!”

    唐暖央把项链摘下来,放回绒盒里,站起来“失陪一下,我去上个洗手间!”

    走出贵宾室,她自肺腑中吁出一口气,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故意在外面多逗留了一会,她才进去,伊芙琳已经换到第五套婚纱了。

    “唐小姐,你人去哪里了呀,我本想让你帮我出出主意呢,这每条都好漂亮哦,我选不好了”伊芙琳烦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这件比第一件要适合哦,穿着更加能突出你纯净的气质,挺不错的”唐暖央顺口说道,真的要她说实话,她觉得这里的婚纱每一条都很好看,闭着眼睛抓一条,也能穿出仙女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伊芙琳被唐暖央这么一忽悠,倒真的觉得身上这件最漂亮了“那这件就列到头号挑选之中,还有五套,说不定还有更好的,我再去换”。

    她欢天喜地的又进去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,小女孩就是小女孩,任何东西总想着下一样会更好。

    她坐下来,洛君天在那里翻着杂志,负责人又不见了,桌上的首饰也不见了,她忍不住问“你全都买了?”

    “伊芙琳都说喜欢,就全部的买回去了”洛君天说的像是买了几条玻璃似的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果然有魄力!”唐暖央似笑似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要帮我选礼服嘛,怎么到现在还不行动呢”洛君天放下杂志,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拿出一本册来交给他“全在这里,你看中了哪一件,我帮你去拿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接过,一页一页的翻着“唐小姐你觉得这件怎么样?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给看,我怎么知道,洛先生,抱谦我没有千里眼”唐暖央眼都直了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不给你看,你坐过来不就能看到了,过来,一起看”洛君天对她招招手。

    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,就是为了把她给骗过去,唐暖央的眼皮沉了沉“我觉得刚才那件挺好看的”。

    “唐小姐一秒之内练就千里眼了么?”

    “对啊!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,你别太羡慕嫉妒了”跟个无赖讲话,不用管逻辑跟可行性,直接把他说死就行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起来把册子扔给她“就拿这套吧,我先去更衣室了,不要拿错了哦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