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我要去买的东西,男人不适合跟来!

我要去买的东西,男人不适合跟来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唐暖央惊呼出声,又马上咬住下唇,不让自已再发出声音,身体被瞬间填满了,她想当作没有发生过的事,现在又一次重演着。

    觉得他卑鄙无耻的同时,觉得自已比他更加无耻,因为,她的身体起了反应,一种不能抵抗的本能,像一团火由她的腹间,蔓延着,烧遍全身。

    她用双手推着他的腰“你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“唐小姐,你这迷离的小脸已经说明一切,别装了”洛君天握住她的手,与她十拽交缠,压紧她的腿,用一种厮杀般的狠劲,在她体内驰骋着,沙发上被打湿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——溴”

    他低头,封住她的唇,在他好好爱她的时候,他不想听到她的骂声,他想跟她共赴云端,独享他们之间交融的美好,他知道现在她的身体很舒服,心里却不舒服,她是一个无法轻易放开原则的女人。

    唐暖央紧抿着唇,不让他的舌头进来,他突然退出她的身体,又一个猛烈挺身,她下意识的就张开了嘴,他的舌头也趁机进入。

    “唔,,,,”她甩头,用牙齿咬他的舌头,他的舌头像灵蛇般的马上从她的口中离开,吸允她的嘴唇祷。

    反正他现在的目的是堵住她的唇,不让她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舒畅极了,她紧致如少女般的***将他包裹的紧紧的,吸的他好***,每一次退出又深深进入,心里就很温暖,感觉永远不会分开一样,他贪婪不仅是她的身体,还有她的心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他堵着嘴,就只能就鼻子呼吸,在他的猛烈的撞击下,身体呈现白热化的反应,至深的快感将她沿着翻滚的浪潮,一路往高处攀登,最后脑子一片空白,到达了云端之下,她绷紧了身体,体会着这一波接着一波打来潮汐,这一刻,她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想不起来,人终究也只是高级动物么?

    她的呼吸在窒息几秒之后,用力的喘息着,可光用鼻子怎么够,她难受的甩着头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她的嘴,对她笑的温柔“怎么样,喜欢这种感觉么?”

    唐暖央喘息够了,别开头,不去看他的眼神,只是低声的说道“你若是想让伊芙琳看到的话,就继续为所欲为吧”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不骂了,是因为内心有着一份心虚与羞耻感,尽管嘴上不想承认,但是她还是沉沦在他的攻势下面,从以前到现在,她只有过他一个男人,就算无爱的性,也依然能让人起生理反应,她不想给自已找理由了,就她当无耻吧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最大的失策就是就伊芙琳来吓我”洛君天看她矛盾,自我谴责的表情,内心不忍,是他把她推到这个难堪的境地,低头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“不用觉得羞愧,28岁的女人,正是生理需求旺盛的时候,你可以把我当成为你解决生理问题的牛郎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有些不敢相信的转过脑袋来看他,盯了他好一会,才怔怔的说“洛君天你真是纯天然的无耻之徒”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也十分震惊的是,他愿意自降身份来哄她开心,要知道洛君天是一个骄傲的无法无天的男人,面子比天大,让他卑微一次,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随便你怎么说,如果你样,你心里能够好受一些的话”洛君天从她身体里退出来,在口袋里抽出手帕,往她的私处擦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脸顿时刷红“这个我自已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来帮你”洛君天笑盈盈的,轻轻的擦过,因为时间关系,尽管他很想跟她爱上一整天,不过他还不至于这么没理性。

    “你住——”唐暖央说到一半,无力的扶着自已的额头,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干净了”洛君天满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手一松开,唐暖央就立刻爬起来,面无表情装好衣服,连跟他再见也没有说,就朝着外面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起来拉住她“我们还没有谈完呢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反手甩开他的手“得了吧,有什么可谈的,再让你多无耻几次么,我现在心情不好,你最好别在缠着不放,大不了撕破脸”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唐暖央你是理性的人,心里再恼火,也不会这么做的,大不了我保证,今天不再动你”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,今天?你的意思是,以后你还会像今天这样,你从一开始就打算找到我,然后以种方式来折磨我是么”唐暖央内心挫败无力,她斗不过他,如果可以,她想连夜潜逃到一个他再也找不到的地方,不然永远都是无止境的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突然想向他认输了,放弃凭自已努力创造的一切,胆怯的逃到世界的某一个角落,就算一生都颠沛流离都好,也不想在这个已知的死结中在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是折磨么?为什么不能当成新的开始”洛君天很不喜欢,她用这个词汇来形容,尽管事实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了新了开始,是你的出现,又让我倒退到过去的泥潭中的,洛君天,你就好好结你的婚,过你的新生活不行么”唐暖央拽过衣领,拳头握的紧紧的,瞪着他质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住她,深深的盯着她看“你难道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么?当初是你说要离婚的,我一直没同意”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们可是公平交易的,在50%的转让书上明确的写明了,你洛君天同意离婚才能拿这钱的,你反悔的话,把50%的股份还给我啊”唐暖央反驳他的话,权利对男人来说,应该比女人重要。

    “即使我在上面签了字,也不表示我内心是同意的,老婆,我不想你离开,这就是我要找你的原因,很简单”洛君天轻抚着她的秀发,如果她肯回头的话,他什么都愿意做,她不肯回头的话,他就逼她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想要的,也很简单,就是过平平静静的日子,洛君天,你坚持你的,我坚持我的,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就算身体被你用强硬的方法占有了无数次,心,还是不会回去,你说爱我也好,后悔了也罢,你这个男人我是不会再相信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有些失落的垂下手,唐暖央趁此推开他,转身大步的离开。*****

    驱车到湖边,唐暖央有气无力的顺着湖边走着,最后找个地方坐下来,靠在膝盖上,闭上眼睛睛,什么也不想,先让大脑放空,心平稳下来再说。

    坐了有半个小时,她长开眼睛,心终于平静,可以理性的思考了。

    是放弃公司离开这个城市还是留下来跟他继续纠缠不清,在这两条路中,她必须选择一条。

    如果不走,即便是他跟伊芙琳结婚,他依然不会就此收手的,这一点,从近来他的表现中,反应的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决定要走的话,公司就没了,而且她这一生,也都要过着躲藏,碌碌无为的日子,这也不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她想要呆在一个地方生根,编织她的生活,有固定的朋友圈,她喜欢这种安定感,不想为了躲他,把自已变成老鼠。

    想了半天,她依然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天色倒是有些阴沉沉的,要上雨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她给公司打了个电话,直接回家。

    走到公寓门口,一个灰色的身影站在那里,唐暖央从电梯里一出来,看到来人,就转过又回到电梯里。

    门关起的一瞬间,有双手伸进来,尾戒闪耀的着光芒。

    门又开了,灰色的身影走进来“为什么看到我就走?”

    “哦,忘记要买的东西了”唐暖央随便找了借口。

    洛云帆温润淡雅的笑笑“我陪你一起去买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法国那边你不用去打理么?早些回去吧”唐暖央浅浅一笑,和气的说道,跟这个老狐狸,就越发不能硬碰硬了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会回去,法国那边我让其他人打理了,听说今天你去了君天那里了,呆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的,而且表情很难看,他对你做什么了么”洛云帆中午听到消息,心里就阴郁到现在。

    唐暖央嘲讽“想不到你有本事在他那里安插卧底,演无间道啊”。

    “他对你做了什么?”洛云帆的黑眸精敛,欺近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倒后退了两步,跟他拉开距离“没发生什么,谈工作而已”。

    “仅仅就只有这么简单?”洛云帆再次欺近,将她堵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该有多复杂,或许你该想办法到他办公室去装个摄像头”唐暖央冷笑着说道,她不会把事情告诉他的,这对她来说,也不是特别光彩的事。

    洛云帆目光幽沉的看着她,似在判断她有没有说慌,看了一会,他暖笑着退开“想买什么东西?我陪你去!”

    提了一口气,唐暖央又想说不用了,转念,她想估计说了也白说,他还会像复读机似的重复。

    转了转眼珠,她心生一计“我要去买的东西,你恐怕不方便陪同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方便,你去买什么?”洛云帆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卫生巾,内衣,内,裤”唐暖央挑了几样,最让男人尴尬的东西,笑的无比无比的灿烂,明眸闪晶亮的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