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食物大战!

    男人都是狼投胎来的么?!

    唐暖央在心里嘀咕着,从安斯耀的怀里挣扎出来“关于这事我心里自有分寸,接与不接,既然他找上了门,我就只有迎战了,况且我打开门做生意,有钱当然要赚喽,放心吧,我有我自已的原则,不会轻易动摇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怕他会借由工作这个理由,对你做卑鄙的事情”安斯耀定定的看着她,闪耀的星眸中,有着化不开的深情,还有她明显的疏离所带来的落寞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存心要那么做的话,我就算害怕又有什么用,倒不如兵来将当,水来土淹好了”唐暖央也难以启齿说,洛君天已经卑鄙过了,她正打算把这一页给抹去,当作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暖央,我发现即使你离开了洛家,可是你的心依然坚硬冰冷,这跟小时候那天真活泼的你一点都不一样了,我以为只要你离开洛家就会有所不同”安斯耀浅淡的笑着,心里满是与时空断裂后,再也衔接不上的失意溴。

    唐暖央徒然的笑了起来“安斯耀,你是不是活傻了,我那时才13岁,我现在28岁了,一边是小女孩,一边是成熟的女人,人慢慢长大,心智自然也会慢慢的成长,天真活拨若是出现一个28的女人身上,不觉得反而很可笑么?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望着她,也不由的笑了起来“说的也对,或许我在记忆中停留在太久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缓缓的敛起笑容,拉过他的手,认真的说“或许,你喜欢的只是13岁的我,斯耀,你应该走出回忆了,那对我们来说,是一生的美好,但断裂太久的东西,非要连接的话,不一定就会好,倒不如,松开手,让回忆永远成为回忆”祷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你有想念过我么?当初离开的时侯还有后来的岁月里,有想念过我么?”安斯耀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沉默着细细想了想,唐暖央决定实话实说,她点头“有!刚刚进洛家的时侯,关在上那冰冷华丽的宫殿中,我有想你,心里非常的难受,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,你的影子自然而然的就淡了,之后偶而也会想起的时侯,不觉得难受,只觉得一份美好的记忆而已”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——”安斯耀忧伤的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唐暖央见他好似难过了,巧妙的岔开话题“4点多,你肚子饿么?留下来吃晚饭吧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整理好心绪,淡笑着点点头“好啊!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坐着看电视吧,我去煮,就当作是你今天帮我解围的回报吧”唐暖央站起来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,一顿晚餐怎么够”安斯耀目光悠悠,虽不邪恶,可也绝不单纯。

    “安斯耀,你可别趁火打劫”唐暖央装作不快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是什么,你怎么就知道是过分的要求呢,先去做饭吧,需要帮忙么”安斯耀笑的还算明媚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就坐着吧”唐暖央说着,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安斯耀在她离开之后,笑容渐渐淡去,,,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洛家。

    等于洛君天跟洛云帆分别驱车回到家,来到洛宁香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金医生怎么还没有来呢,肚子痛的很厉害么”洛君天第一时间赶到洛宁香身边,蹙着眉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,是我让金医生别来的,因为我已经好多了”洛宁香躺在床上,柔弱的说道,安斯耀主动打电话来需要她的帮忙,为了有机会跟他开始,她只好什么也不问的想办法把他们骗回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走过去“宁香,我觉得还是找金医生来看看的好,你现在不痛,难保待会不会复发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四叔,我感觉应该不会再痛了,可能是例假快来了吧”洛宁香极力找着借口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觉察到一丝不对劲,宁香也不是小女孩了,怎么会连来例假肚子痛都不知道呢,而且刚才在电话里说的那么严重,跟现在的不以为然完全是天差地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有着什么玄妙呢,,,

    “呃——,那既然没事了,四叔也就放心了,你好好休息吧”洛云帆温润如玉般的轻笑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四叔”洛宁香灿烂而甜美的回以笑容。

    洛君天从床边站起来,俊脸微微严肃的板起“下次不许开这样的玩笑,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开玩笑,我刚才是真的不舒服嘛”洛宁香狡辩,眼珠子心虚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他们一前一后的从房间里出来,分别沉默不语的的思考着,这宁香究竟为什么要故意把他们骗回来呢?

    突然间,他们明白过来了,该死调虎离山之计,,,

    而能利用到宁香的,全世界也就只有那么一个而已,安斯耀!!

    他们同时下楼,快到门口的时候,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,直接将洛君天抱住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终于回来了,我快无聊死了——”伊芙琳环着洛君天的腰,就撒起娇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对洛君天别有深意的笑笑,提步先走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可不能让他给捷足先登了,拉下伊芙琳的手“我跟四叔有点急事要去办,你乖乖的呆在家里,知道么?”

    他说完,快步向着外面赶去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唐暖央把三菜一汤端上餐桌,又盛了两碗白米饭。

    “可以开饭了”她对着客厅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安斯耀起身走过去,看着桌上这色香味俱全的三菜一汤,竖起了大拇指“看上去很好吃哦”。

    “那就帮我全部吃光吧”唐暖央笑盈盈的说道,松开椅子坐下来。

    安斯耀坐下来“我先来尝尝这汤吧”他拿起勺子,勺了一些放到嘴边,喝下去,惊喜的说道“嗯,味道不错”。

    “那多喝点——”

    他们正有说有笑,外面忽然传来动静,侧头去看,两个人影已经走进餐厅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唐暖央跟安斯耀两人有说有笑的吃着晚餐,这怒气就足以吞下山河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黑眸也暗了暗。

    “你,,,你们怎么知道我家大门密码的?”唐暖央后背一阵发寒,汗毛倒立。

    “是你昨天晚上自已告诉我的,忘记了么”洛云帆挑眉而笑。不可能——”唐暖央不记得有告诉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才不管这些,他噙着阴冷的笑意,踱步走到餐桌边,看了看桌上的菜“看上去蛮特别的,我试试味道看”。

    他去抽唐暖央手里的筷子,她捏紧了不肯给他,结果还有给他抽走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每一样夹起一些放在嘴里慢慢的咀嚼“嗯,味道还不错,我正好饿了”他不客气的拿起她吃过的白米饭,慢条斯理,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饭——”唐暖央有些哭笑不得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小气,给安行长做了这么一桌,我吃一碗都不行么”洛君天阴阳怪气的说道,试问,她什么时候给他做过饭。

    想到安斯耀竟然有这样的待遇,他心里一阵的发酸。

    安斯耀沉稳着拿勺子继续喝汤,还大方的对洛云帆说的“洛四爷,你要是没吃的话,也坐下来一起吃吧,暖央,再去盛两碗饭出来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面对这种状况,又一种无可奈何了,到厨房去盛了两碗饭,用手肘撞了撞洛云帆“一起吃吧!”

    吃饱了全部给我滚蛋!!!

    两人晚餐变成四人晚餐,暗涌激烈。

    安斯耀去夹肉,洛君天也用筷子去挡,他夹在哪里他挡在哪里,最后洛云帆轻松的夹走了,如此一来,他们的寒光就都射向同一个地方,而洛云帆只是报以温和的笑。

    无声的战争也能硝烟四起,有声的战争更是激烈。

    “安行长喜欢吃肉是吧,来,肉给你”洛君天自已咬了一口气,把剩下的扔到安斯耀的碗里。

    “洛总裁喜欢喝汤是吧,来,汤给你”安斯耀礼貌的勺子里的汤倒在他的饭上,有些还溅到洛君天的身上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擦出激烈的火花,心里磨刀霍霍的,眼看着一场世界大战就要爆啊。

    唐暖央用力的放下碗筷,站起来,捏着拳头提起一口气,可忽然发觉到她说什么也没有用,她极缓慢的呼了一口气,笑容满面的说“你们慢慢吃,我去趟洗手间,马上回来!”

    她不疾不徐的走出餐厅,快速的走进房间,把房门反锁,扑到床上。

    随便他们去斗个你死我活好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趴在床上就这么睡着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伸了一个懒腰,她从床上坐起来,像往常一下,拉开窗帘,打开窗户,呼吸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脑子完全清醒了,昨天的事情一一回到脑海中,她走开门外,把耳朵贴在门上,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什么声音也没有!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打开门,生怕洛君天会突然出现在门口似的,神经绷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客厅空无一人,她走出去,来到餐厅,上面干干净净的,没有人,也没有碗筷,走到厨房,里面也干干净净,整整齐齐的。

    傻站了一会,她暗暗发笑,看来那三个家伙,倒还是知道几分涵养的。

    神清气爽的去公司上班,一坐下来,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