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臭脸大叔与深沉大叔!

臭脸大叔与深沉大叔!

    唐暖央看着这一阴一阳的男人,无奈的说道“我不饿,能不能不吃啊”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洛云帆温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敢不吃看看,把嘴张开”洛君天从威胁升级到命令。

    呼!!!忍耐,忍耐,柳玄月那小子怎么还不来,唐暖央在心里拼命的深呼吸,以克制自已不要发火,不要失态,闭紧着嘴,对他们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病房门被推开,背着包包的时尚大男孩从外面冲进来,一阵风似的端走洛君天跟洛云帆手里的碗,走到桌边,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,一边竖起大拇指溴。

    “味道超正点,谢谢两位大叔”柳玄月转头,对他们笑的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唐暖央瞅着洛君天跟洛云帆在瞬间变幻莫测的脸,心里暗暗偷笑,赞赏的看着柳玄月,臭小子,有一套哦!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洛云帆第一次见柳玄月,心想,从哪里冒出来的男孩子祷。

    洛君天寒着一张脸回答“是唐暖央的小男朋友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洛云帆被吓倒“开什么玩笑,这孩子才几岁?”

    “大叔,我20岁了,成年喽,现在流行姐弟恋,我跟姐姐的感情可好啦”柳玄月转向唐暖央,对她嘟嘴,眨眼,妖精般的诱惑。

    唐暖央浑身起着鸡皮疙瘩,不过为了气走这两个洛家的大变态,她还是装模作样的伸出手来,嗲嗲的说道“玄月,你怎么才来啊,姐姐生病了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站起来,走向唐暖央,银白色的上衣加上紧身裤,加一双高帮的皮靴,还有朝前卫的发型,在他身上融合的时尚有型。

    他坐到床边,握住她的手,心疼的说道“对不起姐姐,我来晚了,你怎么样,还难受么”。

    “姐姐看到你就不难受了”唐暖央摸着柳玄月的脸,目光温柔,似能化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?看来我只好留下来陪你了,谁让我爱你呢”柳玄月接起她的手,放在嘴边亲了亲。

    他们打情骂俏的样子,看的洛君天跟洛云帆快要得内伤了。

    “暖央,你跟这孩子是认真的么?”洛云帆浅笑着发问,他还是不相信唐暖央会找这种都不能称之为男人的孩子当男朋友,这更像是故意表演的一场戏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不可思议么”唐暖央反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悠闲的坐在一旁,微笑的嘲讽“哪会不可思议呢,现在这个社会,本来就流行老牛吃嫩草,谁叫你这个暖央姐姐有钱呢,包个小男生玩一玩,是不奇怪,这跟老男人包小女生是一个道理”。

    挖苦别人,他向来最在行,唐暖央冷笑着,不去理会他的话。

    柳玄月孩子般的鼓了鼓嘴,然后对洛君天笑道“大叔,你的意思是让姐姐包养了我么,这倒是个不错的点子,这样的话,我就能住到姐姐家,跟她天天腻在一起,为她做饭,给她洗衣服,做她的贴心宠物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色有些难看“小子,你可个男人,就没点骨气么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举起自已跟女孩子一般秀气的细长手指,对着洛君天晃了晃“大叔,你说错了,为了我心爱的女人,我愿意做她的贴心小男友哦,姐姐日理万积,多辛苦啊,需要的就是我这种能够歉让她的小情人嘛,你说对吧”。

    “志向还真的远大”洛君天冷笑,这小子看似天真,实则城府还是挺深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,我也这么觉得呢”柳玄月面对唐暖央,垫着下巴,装萌“姐姐,你包养我吧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的有些不自然“玄月,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很好啊”小子,我是让你来赶走这两个家伙的,你会不会扯的太远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嘛,包养我,包养我嘛,我想好每天跟你一起入睡,一起醒来,难道你不想么”柳玄月噘嘴,靠在她的手臂上撒娇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的快要吐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一直在细心观察,这男孩子对暖央似乎是来真的,而暖央则是在演戏,他了解她的个性,她绝对不会对这种小男生有兴趣。

    唐暖央有些骑虎难下,只好抚摸着柳玄月的脑袋说“好吧,答应你就是了,现在,帮我送这两位大叔出去吧,姐姐有些累了,想睡一会”。

    这一口一个的大叔,直接把洛君天跟洛云帆归到老年人的一类。

    “玄月,你不该叫她姐姐,应该叫阿姨才是,因为她是大叔我的老婆”洛君天笑的无比恶毒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嘴角,似笑非笑,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。

    柳玄月装出惊讶的表情“我还以为大叔是姐姐的客户呢,这就怪不得,为什么姐姐现在会喜欢我了”说着,他灿烂一笑“对不起大叔,我并没有说你不好的意思哦,不过你的脸有点臭”

    洛君天想怒,又只能忍耐着,所以笑容更为寒冷“玄月小朋友,大叔想跟你说,暖央阿姨太老了,不适合你”。

    “爱情不分年龄,我感觉自已已经深深的爱着她了,所以,不好意思哦,我会对她不离不弃的”柳玄月表情为难的说道,然后定了定“现在,请臭脸大叔还有那边那位装深沉的大叔,你们先走吧,姐姐要睡觉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坐在那里,活像两尊精美的大佛,纹丝不动!

    “两位洛先生,我不过是感冒,现在我男朋友来了,麻烦你们请回吧”唐暖央冷着脸说,真没想到他们的脸皮这么厚。

    柳玄月对她耸耸肩,表示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阵无力,靠回床上“那好,你们喜欢在这里呆着那就呆着吧,玄月我饿了,把你刚才吃过的粥,拿过来给我吃”。

    “你敢——”洛君天眼珠子快瞪出来了,她只能吃他的口水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敢的,洛君天我吃个粥,至于看你的脸色么,玄月,去拿——”唐暖央一听火就来了。

    柳玄月假装战战兢兢的样子,嬉皮笑脸的对洛君天说“臭脸大叔息怒,其实姐姐也不是第一次吃我的口水,所以多吃一次也无妨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感觉自已快吐血了。

    柳玄月站起来,到桌子边把粥端过来“姐姐我喂你——”“好啊——”唐暖央看洛君天气的没话说的样子,心国痛快极了,好吧,她承认自已这种心态有那么一点变态。

    “有点烫,我给你吹凉哦”柳玄月勺起一点,用嘴吹着,这还不止,还用伸出一点舌尖试试温度,最后才送到唐暖央的嘴边“亲爱的,吃吧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皱着眉头,柳玄月你这臭小子,谁让你用舌头试温度的,可是当着洛君天跟洛云帆的面,她不吃就全漏了,于是,只好张开嘴巴。

    柳玄月正要把粥送到她嘴里,手里的勺子跟碗都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风驰电疾的过来,夺走了碗跟勺子,一股脑儿全部扔进垃圾桶“别吃了,细菌太多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就是说柳玄月脏。

    洛云帆在那里微垂着头,掩嘴而笑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真是无语了“我说洛君天先生,你究竟是来照顾我的,还是故意来折磨我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你好”洛君天双手环胸,说的理直气壮,他怎么能容许那么恐怖的粥,进入她的嘴里呢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给我滚,别在这里捣乱,有你这个大病菌在,才是最大的威胁”唐暖央跟他有理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滚字让洛君天颜面扫地,他干脆往病床上一坐“我不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是三岁小孩子么,别耍无赖,你给我起来”唐暖央用脚踢踢洛君天,一边对坐在那里看戏的洛云帆说道“你也给我走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悠哉的温暖一笑“暖央,你不觉得跟这两个小孩比起来,我更加靠谱么?”

    唐暖央想,靠谱有什么用,安全才是第一。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,要是你还想跟我做朋友的话,请别跟你侄子一样无赖”洛家男人的本事很多,而把死的说成活的,还能理直气壮,是他们的本事之一。

    柳玄月在一边大为震惊的喊“什么,他是臭脸大叔的叔叔,对不起,我该叫你大爷才对,想不到深沉大叔这么老了,保养的不错啊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,只是黑眸更加沉黑而已。

    而洛君天坐在床上,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,宣告他是不会起来,也不会走。

    柳玄月也没法子了,对唐暖央再一次露出爱莫能助的表情,坐到一边,谁这两个男人脸皮比犀牛皮还厚,内力比张无忌还深。

    一间病房,四个人,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干坐着。

    “咕噜噜——”唐暖央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,她可以说她真的饿了么?

    三个男人的眼睛同时看向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看的好似自已放了一个屁那么的尴尬“我脸上长花了么?肚子不行啊?某些人说是来照顾我的,结果让我连口粥也吃不上”。

    这个某人当然是指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臭脸大叔,粥是你倒掉的,你再去买吧”柳玄月看向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玄月小朋友,如果不是你污染了那碗粥,我也不会倒掉,所以应该你去买”洛君天才不会傻的把老婆留给这一大一小呢。

    洛云帆站起来,温润的微笑“我再去买吧,你们慢慢幼稚”。

    “深沉大爷,那你快去吧,小心别闪到腰,老年人伤不起”柳玄月用一种极度关心的眼神,笑眯眯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