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男人的战争!

    天哪,饶了她吧,洛家这两个大变态想在她家干嘛呢?洛君天的口气听不上去相当的不善,不会在外面打起来吧,不会出人命吧。

    她努力的撑起身体,下床,走到门边,拉开一条缝隙,偷听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走到客厅里,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四叔,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,你真的打算追求唐暖央么?”洛君天双腿交叠的坐在那里,绿眸已接近墨绿色,了解他的人都应该知道,此刻他内心正潜伏着一头能将人撕成碎片的嗜血猛兽。

    洛云帆抿唇,温润而笑,回答的简洁而笃定“是!溴”

    洛君天的手骨开始嘎嘎作响,徒然笑了起来,灿烂的不像话,眼神却让人不寒而栗“你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么,要是让别人知道,你在追自已的侄媳,洛家的脸可真算是让你丢光了,四叔,你跟你母亲还真像,一样都是那么的恬不知耻”。

    笑意没有从洛云帆的脸上消失,眼神也依然那么云轻淡泊,内心受伤越重的人,到了一定的程度,就转化为心的一部分,不会让人从肉眼窥探到。

    他低声笑笑,温和的开口“君天啊,四叔知道你很生气,不过我依然不会改变决定,因为从很久之前,我就爱上她了,只不过爸爸把她许配给了你而已,如果当初许给我的话,我一定不会让她痛苦这么多年的”祷。

    “什么,早就爱上她了?所以也就是说,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觊觎我的老婆,幻想着有一天我们能离婚,你好趁虚而入是么?”洛君天沉敛的眸子,暴风雨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君天,话不能这么说,你们离婚跟我完全没有关系,如果你对她好的话,如果你们相亲相爱过一生的吧,就算我爱她爱入骨髓,我能做的也只是默默的注视而已,说穿了,是你自已毁掉了一切,既然你不好好珍惜她,不要她,那就由我来珍惜”洛云帆毫不忌讳的表露内心的声音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的心中一阵的惊惧,洛云帆真的一直暗恋着她么,她虽然也有感觉到他对她特别的好,但是她真的没想到会是如此强烈的情感,垂下眼帘,她的心里有些恐慌。

    只听砰的一声,像是有重物落地,她吓了一跳,抬起眼皮,看到洛君天把洛云帆打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坐在地上,不发怒,淡笑着看着洛君天“想打的话,就打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想死,我还不成全你么,有本事别还手”洛君天满是杀气,拽起洛云帆的领口,又是一拳,气他的同时,他也气自已,曾经有那么多的时间,他是可以跟她好好过下去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擦了擦嘴角的血丝,笑道“我没有打你的理由,所以我不会出手,你要是觉得还不痛快,那就继续打”

    眼看着洛君天第三拳就要挥下来,唐暖央打开门冲出去“别再打了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的拳头停在半空,侧头,眼神凌厉的看向她“你为他求情?”

    唐暖央脑袋昏沉的厉害,扶着墙,虚弱的说道“我不为任何人求情,只不过打人是不对的,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人在我这里受伤,所以请你住手”。

    “说穿了,你就在想帮他,唐暖央,你就这么需要男人来爱你,一个,二个不够,三个才过瘾,才有成就感么”洛君天的情绪有些失控,他只知道她在阻止他打洛云帆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他说不通,头也好痛,干脆就喊道“对,没错,我在帮他,我想帮他,我家不欢迎你这种暴徒,你给我滚出去——”。

    她指着大门的方向,身形一阵不稳。

    洛君天比洛云帆多犹豫了一秒,就被他占了先。

    “暖央,你干嘛出来呢,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,你在生病,乖乖回去躺着”洛云帆抱着她,抚摸她的脸跟脖子,还是很烫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把你的手从她身上拿开”洛君天大脑燃成一片火海,怒吼着冲过去,粗暴的把唐暖央拉到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手臂被他扯痛,吃力张开眼睛“洛君天,请你别发神经了,好么”。

    “对,我发神经了,全是因为你这不检点的女人”洛君天真好掐死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,她想一直被洛云帆吃豆腐,他不想。

    洛云帆也不去抢,只是嘴角勾起讥笑“君天,别像个孩子似的那么幼稚,这没什么好抢的,就算人在你怀里,她也不是你的人了,认清这个事实,理智一点吧”。

    “谁说她不是我的人,她唐暖央一辈都是我洛君天的人,你还是趁早滚回法国去吧”洛君天把唐暖央抱的紧紧的,好似松开一分,就会让她逃跑似的。

    “回法国不是不可能,但是,我要带暖央一起走——”洛云帆的目光坚定。

    “你做梦——”洛君天咬牙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做梦都好,这是我努力的方向”洛云帆对他笑的格外优美。

    他们对视着,用眼神较量着。

    15分钟之后,唐暖央一动不动的靠在洛君天的胸前,早已昏迷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洛君天跟洛云帆这才后知后觉的赶紧把她送往医院。

    一路上,洛君天都霸道的将她抱在怀里,不让洛云帆碰一下,跟个小孩般的执拗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睁开眼,雪白的天花板,雪白的墙,身体轻飘飘的,感觉不到存在,好似上了天堂一般的宁静祥和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两张脸冒出来,近距离的印在她的瞳孔中,于是乎,天堂就这么变成地狱了,,,

    “你醒啦!”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饿不饿?”

    同时的话,同时一时间,分秒不差的从两个男人的嘴里吐出,好像是事先排练好一般的默契。

    唐暖央华丽丽的汗颜了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你无不无聊,干嘛学我说话”洛君天自已也觉得相当的囧,跟个傻子似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浅笑“你从哪里感觉出来,我是在学你说话呢?我说的并不比你晚”。

    看着洛家这在辈分上称之为叔侄的两个男人,唐暖央有种想继续装睡的冲动,史上集阴险,霸道,卑鄙无耻于一身的人,简直跟地狱中牛头马面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可是她醒了就不能装睡了,为了防止他们继续争论下去,她快速的回答“我醒了,我很好,我不饿,两位可以回去了”。拜托,有你们在,怎么可能好的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同时从彼此的脸上移开,低头看去唐暖央“那怎么行呢,我来照顾你!”

    相同的话又同时说出来,洛君天抓狂的瞪眼“不学我说话,你会死么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受不了的笑笑“我还感觉到,是你在学我呢”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唐暖央忍不住喷笑,见他们低头看她,她摇头“不好意思,感觉你们有点搞笑,所以忍不住就笑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微微泛红,对洛云帆说道“四叔你回去吧,我来照顾她就行了”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留下来不太合适吧,伊芙琳待会找你的话,你要怎么说呢,还是我留下来,你回去吧”洛云帆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自然会向她解释的”洛君天表情冷淡。

    “怎么解释?说你来陪前妻了么”洛云帆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的头痛,插话进去“两位,容我说一句好么,我很好,不需要你们照顾,你们都回去吧,好么?”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看了她一眼,没回答,各自坐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暖央,你现在这个样子很需要人照顾,我今天没事,我陪你,待会我下去给你买点吃的”洛云帆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吃的我会去买”洛君天悠悠接口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啊——”洛云帆也不想退让。

    唐暖央拉高被子,真是烦死人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们前后脚离开了,唐暖央掀开被子,心想,跟这两个变态呆上一天的话,简直要她的命了,她得想办法。

    思考了一下,她想了一个办法,看到病床边电话机,她打电话给柳玄月“喂——,小子,你在干嘛呢”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暖央姐姐啊,玄月,你现在有空么,能不能帮姐姐一个忙”。

    “帮忙没问题,不过得要有回报哦”柳玄月正接受发型师给他弄头发,原本是没空的,不过一听到是唐暖央,他改变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要多少钱都可以,听着,你现在马上到圣心医院来,我前夫,还有,,,嗯,另一个男人对我死缠赖打,我真的没辄了,所以玄月,你继续充当的小男朋友,帮我气走他们,做的到么”唐暖央也实在是对那两个变态没办法了,玄月很会演戏,找他最合适。

    柳玄月耸着肩笑了起来“姐姐你的行情可真好,好吧,我来帮你,关于回报嘛,到时再说,我挂了,亲爱的”。

    切了电话,他站起身,看着这一身超炫的时尚打扮,也赖的换了,对摄影师扔下一句改天再拍,也不管整个摄影棚的人怎么抓狂哀嚎,走的潇洒极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差不多时间回到病房,他们各自我行我素的打开餐盒准备喂她。

    他们的架势,看的唐暖央一阵的忐忑不安,不会都要来喂她吧,天哪,救命了,,,,

    “来,暖央,我喂你——”洛云帆暖笑着把勺子递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“不准吃他,吃我的——”洛君天绿眸一眯,口气与表情,是赤,裸裸的威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