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危机感!

    “哎——,你这么说我真的好伤心,可就算你骂我无赖也好,我还是会照顾你的,我永远都会守护着你的”洛云帆如春风般温润的笑,绽放的更为明媚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中一暖,卑鄙的家伙,在她最脆弱的时候说这样的话,尽管多么的不想承认,可真的有打动到她,从小到大,他一直像个大哥哥一样,在她遇到困难或是难过的时候,就会安慰她,给她鼓励,他们曾经真的关系很好很好。

    算了,不想去想了,反正现在也斗不过他,说不过他,随他怎样吧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疲惫的暂时闭上眼睛,没想到这一闭,就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走了一段路,见她一声不响了,低头看她,发现她早已睡着了,他的唇边不由泛开温柔的暖笑,目光深情而浓烈溴。

    将她往怀里抱紧一些,他按了电梯,他调查过,她住在28层。

    到了公寓门口,看着这电子锁,洛云帆在门口站了片刻,伸出手上去按下密码,当应声而开的时候,他的心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果然是这样,她用跟君天离婚的年月日,当成了密码,那一天对她而言是一直铭记的吧祷。

    抱她走进屋里,他按亮了屋里的灯,淡雅简练的装修风格,线条分明,没有一丝花哨的东西,感觉更像是男人居住的地方,灰色的硬沙发,黑色的茶几,白色的墙,果然是暖央的风格,时刻都坚强着,她跟别的女人一直是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,因为她的内心经历过太多太多的创伤。

    他能体会,因为他也有相同经历,比她的更悲惨。

    把她抱到卧室,掀开被子,轻轻的放上去,指间温柔的抚开散落在她额前的头发“丫头,你这么讨厌我,知道我有多伤心么,心里真的很痛,很痛,,,,”

    俯身,他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起身,他走出房间,脱下外套放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从厨房的冰箱里拿了冰块,到洗手间找了脸盘跟毛巾,端到她的卧室,卷起起,敷在她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从袋子里把退烧药拿出来的,倒了一杯水,走到她的床边,拍拍她的脸“暖央,醒一醒,起来先把药吃了”。

    “嗯,,,,”唐暖央朦胧的嘤咛着,张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洛云帆坐下来,将她从床上抱起,让他靠在她的身上“乖,先把药吃了,把嘴唇张开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话的张开嘴巴,感觉有东西放到了她嘴里,然后喝到了水,她正好很渴,所以就拼命的喝水,那甘甜的水滋润了喉咙,感觉好舒服,供她依靠的胸膛,在此刻也变的那么的温暖,值得信赖,好像父亲的怀抱一样。

    “暖央真乖,接下来好好睡一觉,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,所以不要怕”洛云帆把她轻轻的放下,盖上被子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洛君天坐在阳台上,蹙紧着眉头,脑子里反复想着唐暖央,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一个人回到家会不会昏倒?如果没人发现的话怎么办?

    他越想越是忧心,手机握在手上已经10分钟了,最终还是忍不住打了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正穿着围裙在厨房煮粥的洛云帆听到手机铃声,关了小火从里面出来,拉开唐暖央的包,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洛君天!!!!!

    神经猛的一振,黑眸中闪过阴厉,想了想,他接起电话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,洛君天的脸顿时沉黑“你是谁?!”

    “君天,连四叔的声音你也听不出来了么”洛云帆并不否认自已是谁,也没有丝毫的心虚。

    “四叔?”洛君天诧异,洛云帆怎么会跟唐暖央在一起的?他知道他们很要好,不过后来貌似关系也没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笑笑说道“是啊!上次听伊芙琳说你们找了一位唐小姐做婚礼策划,我一猜是知道是暖央,所以隔天就有去找她,今天晚上我路过那里,正好看到她过马路,走的摇摇晃晃的,我就送她回家了,这会人在睡觉”。

    “她生病了么?”洛君天赶紧问,连他自已也没有察觉到语气有多紧张。

    “是啊,生病了,发高烧了,君天你就别担心了,有我照顾她就行,毕竟你是要结婚的人,让伊芙琳知道你还么关心前妻,总是不太好”洛云帆特别加强前妻这么词汇,好提醒他,唐暖央是自由身。

    洛君天如此精明的人,哪会听不懂他的意思,心里顿时不悦“四叔,你这三更半夜特别从那里开过,是不是有点奇怪,莫非你对你的侄媳也有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,君天,我跟暖央关系一直很好,难道你不知道么,至于是不是对她有意思,我只能说她是最符合我心意的女人,另外,她现在不是我侄媳,我们是朋友”既然问的如此直接,洛云帆也没理由去否认。

    他现在有这个资格与权利,去追求单身的唐暖央,名正言顺的。

    “当朋友?!哈——,四叔,你现在是想告诉我,你打算追求我老婆么?”洛君天的脸色变的恐怖起来。

    “君天,她不是你老婆了,所以四叔追求她,不算是错误”洛云帆表明自已的态度,唐暖央,他是志在必得的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你藏的够深的——”洛君天站起身来,眼神似要杀人,其实他心里一直隐约知道洛云帆对唐暖央这么好,必然有亲情之外的情愫,可没想到他竟胆大包天的妄想拥有她,这是他没有料到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云淡风轻般的叹息“哎——,君天哪,我也是男人,喜欢一个女人,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”。

    “去,你妈的正常——”洛君天暴怒的把手机砸到楼下。

    另一头的洛云帆,微笑着把手机从耳边拿开,一派的轻松悠闲。

    从今往后,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爱这个女人,在洛君天面前,在所有人的面前,告诉他们,他有多么的爱她,从她进洛家的第一眼开始,就深深的爱着她。

    洛君天,怒过之后,一种危机感浮上心头,唐暖央,你现在活的可真是风声水起,有前男友跟小男生围着你转还不够,连洛云帆也要插一脚,三个男人为你神魂颠倒,真是有本事,真是厉害的。

    转身,他快步的进屋抓起外套,离开,房间。****

    唐暖央睡的昏昏沉沉,额头的毛巾冰冰的,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坐在床边,给她不时的替换着毛巾,用温度计量体温,如果烧一直不退的话,只能去医院。

    墙上的钟指向了凌晨二点。

    洛君天驱车赶来,要公寓门口的保安却死活不让他进去,没办法,他只好让保安打通唐暖央公寓的电话。

    床边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,让唐暖央迷糊的睁开眼,虚弱的开口“电话响了,拿给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来接吧,你别管了,继续睡吧”洛云帆安抚着她,过去拿起电话机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一听又是洛云帆的声音,这气就不打一处来“让唐暖央听电话”。

    “她在生病,没办法接听”洛云帆幽幽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管她在不在生病,让她马上听电话”他就不相信,她病的连电话也听不了。

    “抱谦,她真的没有办法听,我要挂了”洛云帆噙着冷笑,把电话从耳边拿开,就要放回听座上。

    一只纤细的手从被窝中伸出来,拦下他,把听筒拉过来“给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听么?是君天的电话哦”洛云帆并没有松手,怕她不知道是谁,所以提醒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愣了愣,松开手“是他就挂了吧——”她把手又缩回被子里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洛云帆微笑着把电话放回去,尽管洛君天在那边怒吼着。

    洛君天听到电话里两人对话声,气到吐血。

    他又打了过去,洛云帆拿起就挂掉,不到10秒,又响了,如此折腾了三次之后,洛云帆干脆把电话线给拔了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洛君天仰天自肺腑中吁出一口浊气,表情骇人的将电话机重重一放。

    站在边上的保安不由的向后退了退,看样子好像是真的认识唐小姐,开这样的车,穿这样的衣服,小偷应该是不会的“先生,算我怕了你了,进去吧,进去吧”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10钟分钟之后,唐暖央公寓的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不开门,他就一直按一直按,,,

    “算了,去开吧——”唐暖央头很痛,听到这接连不断的门铃声,这头就跟炸开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——”洛云帆起身,走出的房间去开门。

    一打开,洛君天就阴沉着脸,推开洛云帆冲去屋里,直到走到卧室,看到唐暖央额头上敷着白色毛巾,虚弱的躺在床上,怒气顿时消失了,好吧,他承认,他在路上乱想她跟洛云帆孤男寡女的做些苟合的事情。

    洛云帆沉着眸光,拉了拉自已的衣服走进来“你的这种问候方式,可真特别”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洛君天握了握拳头,视线从唐暖央的脸上移开,冰刀般的落在洛云帆的脸上“你跟我出来,有话跟你聊——”

    他满身杀气的走出房间,洛云帆依旧淡然,跟着他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床上慢慢的睁开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