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折磨病了!

    她慢慢的蹲下身子,捡起那药瓶,眼泪以垂落的姿态啪嗒一声掉在那血染的药丸上,融化的更加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神经病,混蛋,自私鬼,他有什么可生气的,说她不配当他孩子的母亲,她不稀罕去当,从瓶子里倒出混合着血与泪的药丸,她也分不清是几颗,泄愤般的直接放到嘴里。

    血腥味与咸涩的眼泪,混合成一种心碎的味道,尽管她不想承认,可是当他说她不配的时候,她的心还是狠狠的被刺伤了。

    用力的吞下去,眼泪又一次落下来,对,她不要他的孩子,就是不要!

    *****溴*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别墅里的人陆续起床了,今天他们得回去,洛君天有堆积如山的工作要处理,虽说来之前,都做了安排,一切都不会乱套,可也不能久留下去。

    而唐暖央她们,选定了婚礼的地点,也不能马上就开始布置,也得要先回去开会,制定计划之后,才能在婚礼前的一周再过来祷。

    这一夜,唐暖央睡的极不好,心一直温温沉沉的堵着,看到镜子里那女人,憔悴的黑眼圈,她无力的叹息。

    洗过脸,收拾好东西下楼,走到花院里,苏苏跟小陈已经在楼下吃早餐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早上好!”小陈热情的跟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”唐暖央勉强的笑笑,坐到她们边上。

    “哇——,老板,你黑眼圈怎么这么重啊,大灾难”苏苏看着活像大熊猫似的老板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想真有这么吓人么?她从包里翻出平光眼镜戴上“昨天有些失眠,这样有没有好一点?”

    “有,有,比不戴眼镜好多了”小陈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别墅里,又有三个人走出来,洛君天跟伊芙琳走在前面,可可走到后面。

    他们坐下来,在一边的酒店服务员送上了四份早餐。

    唐暖央低头吃着东西,不去看洛君天的脸,一看到他就想起他昨晚说的话,心里就会发堵到反胃。

    “唐小姐,我希望回去之后,你能尽快的制定一套方案给我,给你二天时间,没问题吧”洛君天冷悠悠的问道,注视着她,绿眸的色彩淡的没有情感,仿佛是个机器人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唐暖央头也不抬,回答的冷静快速,恨不得不等他说完,就回答般的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手中的银色刀叉“当——”的一声,不重不轻的放下,眉头的长眉一蹙,显露出不悦“唐小姐,就算你已经饿的只顾着吃,不想说话,可跟客户说话时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吧,抬起头来,看着我说话”。

    伊芙琳没看过洛君天如此冷漠严酷的模样,跟她没关系,也不由的害怕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可她们也大气也不敢喘,这位大BOSS酷起来的样子,可不是盖的,气压顿时骤低。

    唐暖央咀嚼着嘴里的食物,抬起头来,黑亮的明眸对上他的眼睛,没有表情的脸上,突兀的浮起微笑,温和的回答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眯起绿眸,他也刹时灿烂的笑开“没问题就好,我等着你给我带来惊喜”。

    “请放心”唐暖央又是礼貌的回答,心绷着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吃早餐吧,唐小姐看样子是饿极了”洛君天优雅的摆了一下手,脸上笑意盎然“我想,主要是昨天消耗了太多体力的原因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差点被他的话噎死,其他人听不懂,可她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一顿早餐,吃的她想吐。

    可可,苏苏,小陈,三个人不动声色的偷看着唐暖央跟洛君天的表情,这两人绝对有猫腻!

    离开酒店去机场,飞机早已在那边待命,不用过安检,更不用等待,不花一钱,直接就能坐上超豪华头等舱。

    一上飞机,唐暖央就率先坐到靠近窗子的位置上,带上眼罩“我饭不吃了,不用叫我”。

    “哦,好!”可可应了一声,看样子老板心情不佳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斜对面冷射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伊芙琳靠在他身上,手里拿着的杂志,撒娇的说“君天,我们结婚那天,让小朋友扮成天使给我们撒花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回过神,瞥见杂志上有一群小天使,伊芙琳就喜欢的就是突发其想。

    他伸手抱过她“好啊,听你的,看不出我的小心肝还很有爱心呢”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给你生一大堆的小宝宝,我妈咪说了,最好可以生三个儿子一个女儿,那样的话,哥哥都会来宠妹妹,兄妹之间的关系就会很融洽哦”伊芙琳笑颦如花,窝在他的怀里,很幸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不错的主意!”洛君天的笑意有些减淡,可不得不说,当伊芙琳说要为他生一大堆孩子的时候,他的心暖了一下。

    总比有的女人,接二连三的毁掉他的孩子来的好。

    唐暖央好似已经沉沉的睡去了,宁静的连呼吸都是那么微弱,头侧向着窗外,表情沉寂。

    没有人去注意她的伤悲,在黑暗的世界里,她的心静静的流淌着血,她的人生有太多的讽刺与可笑,让她常常觉得自已是个小丑,现在她更加能确定离开他是正确的,再选一次,还是会这么做,昨天吃下那避孕药也是正确的,扼杀掉那百分之一可能性也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伊芙琳才是最适合他洛君天的女人,她已经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回到国内,下飞机的时候,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唐暖央感觉头很痛,一摸滚烫烫的,这下子还真的生病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的脸色很差,不要紧么?”小陈看她唇色苍白的样子,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啊,我很好,可能刚刚睡醒的原故吧,你们回家吧,路上小心”唐暖央不想麻烦她们了,这一路她们也累了。

    几个女孩听她这么说,也放心的坐计程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转过身,洛家的车子也到了,司机打开着车门,洛君天跟伊芙琳正要坐进去。

    拍了拍昏沉的脑袋,唐暖央强打起精神走过“洛先生,伊芙琳小姐,你们走好,我也先回去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她脸色不太对,心不由的软了“我们送你回去吧!”“不用了,不顺路,我坐计程车,再见!”唐暖央拒绝的很干脆,微笑过后,她大步的朝着路边走。

    脚跟踩棉花似的,眼前的路灯也模糊成一片,她甩甩头,老天爷,你可千万别耍我,别让我在他面前狼狈的昏倒。

    “少爷——”司机见洛君天一直站着不上车,不由的提醒。

    一辆计程车开过来,唐暖央恍惚的向前冲了一下,差点撞到她,看的洛君天一阵的心惊肉跳,拉下伊芙琳提步过来,她已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差几步就能看到车上的女人了,计程车却开走了,留下一股白色的尾气,在夜色渐渐远去,,,,,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”伊芙琳小跑到他的身边“你干嘛追唐小姐呀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从失落中回过神“呃,,,本来有个事情要跟她说一下的,这下子不用了,打电话也一样”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,我们回去吧”伊芙琳没什么心眼,洛君天说什么她就信什么。

    计程车里。

    唐暖央倒在座椅上,半闭着眼睛告诉司机地址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看你还是先去医院吧,你人都快一副昏倒的样子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,只是太累了,待会你在小区门口放我下来就行了”她知道小区对面有一家大药房,她去买些药来吃吃就行了。

    司机听她这么一说,也不再多劝了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小区门口,唐暖央付了车钱,打开车门下去,半夜的风有点凉,一吹来她就瑟瑟发抖,人也有了片刻的清醒。

    她直接穿过马路,去了对方的药房,买了一大堆的药,还要温度计,这一年她都没生过病,这次彻底让洛君天折磨病了。

    从药房出来,人更难受了,身体冷的每个关节都在打颤,头昏沉的举步为艰,黑暗中,她有些找不到路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那么的坚强的她,此刻心里也感觉到无助了,站在马路中间,来来往往的车辆那么多,她在原地徘徊着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从前面冲来,将她抱进怀里,扶着她走到小区门口,唐暖央闻到他身上有干净清新的香气,心也有了依靠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抬头去看,一只大手就覆盖在她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趁着路灯的光,她朦胧的看到一张清隽文雅的脸,就算是浑身无力,她还是惊叫起来“洛云帆——”

    “暖央你病了,我送你去医院”洛云帆知道她今晚上会回来,所以在小区门口等她,看她站在马路中间摇摇晃晃的,着实把他吓出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——,你别管我”唐暖央甩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洛云帆注意她手里铃着一戴子的药,二话不说横抱起她,往小区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,放我下来——”他也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,生病归生病,她脑子可不糊涂。

    “送你回家,然后照顾你,不用太感激我”洛云帆低头,对她笑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谁要感激你啊,我不要你照顾,你们洛家的男人全是无赖投胎”唐暖央无力的挣扎着,心里一阵的挫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