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吃避孕药!

    “那要是忘不了呢,永远忘不了呢,到死也忘不了呢”洛君天强壮的双臂再一次揽紧,似要将她纤细腰折断,心痛的已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他抱的太紧,都不些透过气来了,心里很酸,眼中有了点点的泪光,就算这个男人现在正用他全身心的力量想要回她,可是抱的再紧,他们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如果你试着去忘记的话,一定可以忘记的,我们的个性不适合在一起,你难道还不明白么,伊芙琳才适合你,她天真,单纯,柔软,跟你的性格正好互补,我们已经分开了,就不要回头了,放开我吧——”她淡而平静的说着,安慰似的抚着他的发丝,心里充满了悲伤。

    她无法克制从心底涌来的酸痛,即使知道不该为他再忧伤,可是她忍不住。

    洛君天沉默的靠了好一会,抬起头来,绿眸中已没有了脆弱,他在幽暗中定定的看着她“好好策划我的婚礼,中途退出的话,我会立刻把你抓起来”溴。

    多说已无用,他只能按照自已的计划一步步的来,她永远是他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咬咬唇,她知道他不是吓唬她的,他既然说的出就一定做的到,她不明白为何他要这么执意的让她来办婚礼,他的目的,让她越来越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思考了一会,她泄气的说“如果你不再对我做这样的事,那我就把婚礼做完”祷。

    “哪种事,像这样么?”洛君天邪恶的笑了,撞击着还在她体内的火热,奋力的挺动着身子,每一下都是至深至沉着,他喘着粗气,亲吻她的脸“我有告诉过你么,你的身体是我最喜欢的么,所以有时我也控制不住,想要你的时候,我就会失去理智”。

    “禽兽——”唐暖央捶打着他的背,却又可耻的在他撞击中,很快到了白热化的阶段,身子在水中,翻滚出滚烫的热浪,电光石火间,大脑一片空白,极致的快感将她推上云端,

    这个时候本该停止的,可是他又却突然又更加大力的冲刺了,让她久久的停留在那种快感中,无法停歇,水中已经一片的浑浊,她瘫软双腿发颤,呼吸也急促,如果身上这个男人不是洛君天,让她客观来评价的话,这真是世界上最完美的***,完全达到了女人幻想中想要的感觉,英俊到让人尖叫的脸,强悍无比的身体。

    只是他是洛君天,一个她不该在沾染的男人。

    在疯狂而快速的掠夺了一个小时之后,他也到达了极点,闷哼着将热液全部洒在她的体内,畅快淋漓,舒服到全身每人筋络都无比痛快,他满足极了,今天一连几次占有,让他饿了太久的肚子,第一个吃饱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做够了没有,放我起来”唐暖央推着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捧着她的脸,在她嘴上用力的亲了一下,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“今天我真是快乐极了,要不我们就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做梦,以后我会在身上带够防狼的武器,你休想再碰我”唐暖央气红了脸,真想把这个男人给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以后就碰不到你了,那我今天可不能放过你了”洛君天邪恶的轻笑,双手又揉捏上她的丰满。

    在她体内放了很久的火热,又一次壮大了,男人不仅可以征服世界,也能征服女人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眼神顿时惊恐“洛君天,你怎么还能,,,,,,你到底是不是人啊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,你这是在夸我性,能力超强么?”洛君天傲气一笑,腰部顶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再做了,我受不了了,你出去——”唐暖央急于摆脱他,她不想等下站也站不稳,她还得走回房间。

    “亲我一下,今晚我就放过你”洛君天点了点自已的薄唇。

    唐暖央拍开他的脸“亲你个大头鬼!”

    “大头鬼现在亢奋了”洛君天又大力的顶了她一下,这个温热洞穴,他还真不想离开,紧紧包裹的温暖,一直一直能暖到他的心里,让他觉得此刻她是真实属于他的。

    “混——”唐暖央举起拳头,就要打过去,手举在半空中,她又停顿下来,现在她处于任他处置的弱势,不能跟他硬碰硬,亲一下总比又来一次要快。

    放下手,她靠过去,在他嘴上快速的亲了一下,在她想马上抽身的时候,他的唇跟过来,扣住她的后脑勺,舌头滑进他的嘴里,就是一阵热吻。

    吻的她快要断气了,他才放开她,火热也退出了她的身体,让她的身体顿时一空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她抱出泳池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吧——”唐暖央挣了挣,现在她才后怕被人看到。

    “好吧,只要你能够站稳”洛君天将她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双脚一着地,就酸软的扑向前,眼看着要摔倒,一只大掌又将她揽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都说会摔倒了”洛君天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滚开——”唐暖央站稳之后,一把推开他“还不是因为你害的,洛君天,我告诉你,没有下一次了”。

    “都别男人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,想不到女人也这样”洛君天装出很伤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暖央懒的跟他理论,现在最重要的是回房间,早知道半夜这禽兽还会出现,她宁可饿死,也不会出来的。

    看着落荒而逃的女人,洛君天的表情变的认真,唐暖央,总有一天,你会知道,自已最终停泊的地方是哪里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唐暖央泡了一个泡水澡,驱走了寒气,也洗干净了身体,躺在床上,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    这场婚礼策划到底要不要继续做呢?

    不做怕洛君天真的会搞跨她的公司,并把她抓起来,那疯子什么事都做的出来,就算报警也没什么作用,要是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继续做的话,她真不知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,洛君天是永远不会让人猜到他的心思的,所以才恐怖。

    是进或是退,都是死路一条,她现在唯一能做的,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闭上眼准备睡觉,突然间,她猛的张开眼睛,坐起了起来,因为她突然想到刚才他把***都留在了她的体内,老天,她会不会怀孕。就算有1%的可能性,她也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,算算时间,还没有过24小时,她得赶紧吃紧急避孕药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穿上衣服,她打开,房门,向左右两边看了看,确定没人,她才走出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洗过澡,睡不着站在窗边,无意间看到有个白色的身影出门了,他一眼就认出是谁,那么晚了她出去干嘛?!!

    唐暖央在酒店的便利商店里买了紧急避孕药,回到别墅。

    走到房间门口,她看到洛君天穿着黑色的睡袍站在那里,他本想进去的,不过门被锁上了,他进不去。

    下意识,她握紧了手里的药瓶“这么晚了,有事么?”

    洛君天注意到她手里拿着的东西了,他用下巴指了指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药!”唐暖央简洁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什么药?”洛君天追问。

    唐暖央往四周看了一圈,这里的每个房间现在都住着人,伊芙琳跟可可她们万一有哪个没睡着,听到外面的声音的话,特别是如果她回答避孕药的话,那还得了。

    她咽了咽口水,回答“感冒药,我觉得头有点疼,所以去买药了,时间不早了,洛先生也别在外面溜达了,回房睡觉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有些将信将疑的让开身体,微笑道“好的,唐小姐也早点睡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过去,打开,房间,手里的药瓶子,忽然被人挖走。

    “还——”我字还没说出来,她的嘴巴就被人捂着,下一刻人被推入房间,门被关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起手里的药瓶子定晴看去,紧急避孕药几个英文,映入他的瞳孔,万箭穿心。

    他的手微微的颤抖,一年前听到她打掉孩子那一刻的痛苦,又一次清晰的体会到了,窒息的撕裂感,像野兽那么凶残,绿眸中蒙起了一层雾气,久久不散,,,,

    “洛,,洛君天,你怎么了?”唐暖央内心震撼而慌张,这样的他,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对待才好。

    她伸手想碰他,又把手缩回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心又一次完完全全的碎了,一行透明的液体从他漂亮的绿眸中滑落“不想要我的孩子是么?一点点机会也不给是么?唐暖央,孩子有什么错,孩子有什么错——”

    他怒吼着将手里的瓶子捏碎,塑料碎片插进他的手掌,可是他觉得不够痛,不够深,,,

    唐暖央被他吓的愣住了,她不过是买瓶紧急避孕药,他的反应未免也太夸张了吧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又发什么疯,你是要结婚的人,想让我成为单亲妈妈么,避孕有什么错”她反驳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孩子很可怜么,生下来的话就是一条小生命,可是你因为自已,毅然决然的选择不要他,唐暖央,你永远不配当我孩子的母亲——”洛君天扔开手里的碎渣,退了几步,转身出了房间,他不该原谅这个女人,到死都不能原谅他。

    唐暖央站在房间,眼泪莫明就掉下来,地方的瓶子破了,白色的药丸被血染成了红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