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占有!

    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一团肉嘛,找不到卡才糟糕,她这么安慰自已,不然她会脸红而死的。

    手碰到他下面,第一感觉就是好硬!!!!

    “救命啊,,,非礼啊,,,,”洛君天装模作样的呼喊了起来,其实他相当的享受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——”唐暖央的脸不可抑制的红了起来,纤白的手在缩回来之后,再一次壮着胆子在他那里摸索着,如果卡放在那里,照理在外面用手就能摸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洛君天受不了的抚摸她的大腿,手顺势来到她的双腿,之间溴。

    唐暖央察觉到他的手,身子一僵,拉开他的手“不许乱摸”。

    “你好霸道,就只许你在我那里摸,不许我摸么?这可不行,做人要公平一点”洛君天突然抽掉她身上浴巾。

    唐暖央惊恐的去抢自已的浴巾,见他高举过头,扔在床头,下意识想要去夺回来,他的手将她的腰一揽,她身形不稳的向前跌去祷。

    胸口压到热热的东西,接着,花蕾被含住了,那酥麻感顿时传遍全身。

    场面相当火辣。

    洛君天禁锢着她的上半身,尽情在啃咬着压在他嘴边的柔软,吃上瘾了,味道实在是好的没话说,狂热的***翻滚着,他知道这一次,他必须得做禽兽了。

    “君天你放松开”唐暖央恼羞成怒,想要撑起身体,可又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反身,洛君天将她压在身下,更加狂妄的揉捏着,啃咬着,一边用沙哑的嗓声说道“为了公平起见,我也得把衣服脱光了才行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是三岁的小女孩,哪会不知道她接下来要干嘛,她极力的挣扎“洛君天,我会跟你上床的,你起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觉得到了这个程度,我还会放过你么?”洛君天压制着她的身体,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,你不可以这么做,哪还有离婚的夫妻还做这种事的,想想伊芙琳,你不久就要跟她结婚了,你对得起人家么,对我而言,我也不想跟你再有任何关系了,理智一点好么,要是让伊芙琳知道,你的婚礼就泡汤了”唐暖央一边想着办法逃脱,一边想要说服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脱完了衬衣,又去脱裤子,释放出那早已火热坚硬的东西,光溜溜的覆盖住她的身体“你认为我会怕让她知道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没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,她绞紧了双腿“就算你不怕,我也不愿意,你起来,起来——”她推着他的胸口,心里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会愿意的,就像我们从前一样”洛君天分开她的腿,他已经忍耐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别乱来,啊——”

    他将巨大的火热推进她的身体,那种如处子般的紧窒,舒畅的让他快要叫出声来,全世界只有她才能让他达到如此***的淋漓,在别的女人身上,总觉得没有想要的快乐。

    唐暖央恨死他了,抓起枕头就朝着他的脸砸去“混蛋,王八蛋,把你那肮脏的东西,从我身体里拿出去,你这该死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任她吼着,拧着,咬着,骂着,疯狂的占有她,抽动着身体,他已经想念了渴望了一年,现在他要全部补出来。

    他压在她身上“宝贝别骂了,已经这样了,你就好好享受吧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气极了,对着他的肩膀就一口咬下去,直到嘴里尝到了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吃痛,为了表达不悦,他更加快而猛烈的撞击她,直抵花心最深的地方,每一下都是那么精准无误。

    一***的浪潮打在唐暖央的身上,她的身心很快到达了白热化的阶段,一阵快感将她的身心完全吞没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她只知道自已被无数次的高,潮洗礼着,一会这样,一会那样,反抗不反抗,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12点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满意足的将热液释放在她的体内,靠在她光滑的背上“老婆,你实在是太棒了”。

    “滚下去,我不想见到你”唐暖央把眼睛一闭,内心有种绝望的感觉,他们之间再次变的这么的不清不楚,她的生活因为这个男人再次一团糟了,她好恨,真的好恨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嘛,对不起老婆,我太冲动了,可我实在忍不住了,你太美了——”洛君天心情很好,细吻着她的了背,很想再要她一次。

    唐暖央睁开眼睛,愤恨的怒瞪他,咬牙切齿的说“我在重申一次,我不是你的老婆,你给我下去,滚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在她秀发上亲了一下,话里有话的说道“老婆啊,你再好好再想一想,说不定得健忘症的人是你哟”。

    他从她身上起来,穿起衣服,然后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唐暖央蒙在枕头上,不知过了多久,才爬起身来,冲进浴室,钻进淋浴房里面,彻底的清洗了一番。

    权当被一个疯狗给咬了,洗干净就不会留下痕迹了,没错,这不代表什么,她跟他之间不会因为这次的事情,有任何改变的。

    她拼命的这么安慰自已,可是心里还是郁闷的要命。

    午餐她没有下去吃,晚餐也推说身体不舒服不下去吃,她不想看到他的那张脸,极度的不想看到。

    “你们老板呢,晚饭她也不吃么?”洛君天问着坐在那里三个女孩。

    “她说不太舒服,待会再说”可可礼貌的回答他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洛君天淡淡的应道,他知道,她是因为不想看到他,心情不由的低落了,她就那么不想再跟他发生关系么。

    晚外10点多,唐暖央饿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。

    她悄悄的下楼,想到厨房还有些食材,给自已随便煮了些食物,端着坐到外面的桌子上慢慢的吃。

    一个米白色的身影坐到了她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终于知道饿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头也不抬“洛先生,我想过了,我不做你的这桩生意了,我算过了,损失太大了,不合算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已经投入进来了,现在毁约的话,你的损失不是更大,到时,公司真的会跨了”洛君天料到她会跟他彻底翻脸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,反正你这魔鬼横竖不会放过我,大不了我不博了,你要搞跨我辛苦建立的公司,你就尽管搞好了,我不陪你玩了”唐暖央的情绪有些失控,把叉子往桌上一扔,起身就走。洛君天站起来拦住她,一把将她扯进怀里“别生气了,好么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推开他“你当我三岁小女孩么,打一巴掌,过来哄哄就好了,因为你的随心所欲,你知道会伤害多少人你知道么,我不是生气,我是恨,我恨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,难道就不能让我好好的活着么,我要求不高,没有你洛君天就行”。

    她内心酸涩,往前走了几步,又被他扯住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我就行是么”洛君天沉痛的望向她“可是唐暖央,我没有你不行,因为我要时时刻刻的恨着你,我就是不就你好过,我就是不放过你,你别想逃,逃到地狱,我也会追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愿意追你就追吧,反正你就是这样的人,洛君天永远都是自私又恶毒的人,跟你生活了14年,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的本性,我一定会摆脱你的,离你远远的”唐暖央甩开他的手,朝着前疾步走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心脏骤然痛的窒息,绿眸深邃而阴厉,他转身大步的过去,拉住已走到泳池边的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放开——”唐暖央甩着他的手,纠缠之中,左脚踏空,摔入泳池,洛君天还握着她的手腕,随着重力,也一并跌入泳池。

    可即使到了水里,他依然不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这无赖——”唐暖央喝了两口水,鼻子酸的她眼睛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她逼入泳池的死角,撕开她身上的衣服,在水中拉开裤链,挺身,进入她的身体“逃啊,你以为能逃的掉么,我会在你身上一次又一次的烙下属于我的印记,唐暖央你应该觉悟到,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浑身发冷,身体被他撑的满满的,仿佛是一针钉入她骨髓的钉子,永永远远的禁锢住了她的灵魂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因怒气而残酷,慢慢的平静下来,从水中拿出冰冷的手指,抚摸他上的脸,麻木的微笑“洛君天,你知道么,曾经有很多机会你是可以让我属于你的,可你伤害了我的心,将我推入深渊,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,直到离婚那一天,我终于放弃了,我们已经彼此折磨的太久了,这一年来我过的很开心,就这样放过我吧,我来世再给你折磨好了,这一生你就让我安安静静的活着吧,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不可以,你开心我不开心,你长在我的心上已经长达14年了,我已经习惯了,所以,我不让你离开”洛君天抱着她,固执又软弱的靠在她的身上,呢喃着“老婆,我真的很想你,每天每夜的想你,恨你,告诉我,该怎么办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柔软了一些,也更加的痛了,她好想问,他爱着她么?可是现在还有什么意义呢“洛君天,忘记我吧,就算离婚之后,你才发现你是爱着我的,可是已经没用了,跟伊芙琳结婚,好好过你的日子吧,我们彼此祝福,将对方慢慢遗忘吧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