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有本事自已来摸!

有本事自已来摸!

    洛君天也笑着闭上眼睛,双臂将她圈的更紧更紧,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已的身体里,他轻抚着她的秀发,心里有无限的满足。

    唐暖央说好让自已不要睡着了,可是听着他的平稳有力心跳,感受着这温暖的怀抱,还有这柔情的抚慰,困意不知不觉就袭来了,脑袋昏昏沉沉的一直向着黑暗不掉的坠落,,,,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洛君天张开眼睛,看着怀里的女人,早已经睡熟了。

    她像个孩子一样窝在他的怀里,双手抱着他的腰,面容平静安宁,非常的依赖他溴。

    伸手摸摸她的脸,唐暖央,你也还记得,也还是眷恋我的怀抱对不对,我知道你没有忘记,以前你总是想要的时侯,我气你所以不给你,可是现在我想给你的时候,你却一再的推开,再也不愿意回来,还非得用如此卑劣的办法,你才肯在我的怀里停靠一会,你真是世界上最残忍,最狠的下心的女人,离开之后连孩子也不要了,为什么你要这么狠心呢。

    望着她的脸,他内心冷热交加,爱有背面是恨,舍不得的背后是折磨,他仿佛是个双面派,时而温柔深情,时而冷酷残暴。

    亲了亲她的额头,这一刻,他还是不想恨她,只想要用力抱着她,直到天长地久祷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了,森林里的温度也是骤降,唐暖央下意识的把洛君天抱紧,睡梦中,这怀抱让她觉得很安全,气味那么熟悉,那么舒服,是她记忆中所贪恋的,可的一时间,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谁了,,,,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尖叫在清晨宁静的森林里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吓飞了小动物的同时,也把睡的正香的洛君天跟唐暖央给吓醒,他们睁开眼睛,彼此的眼前出现一双近在咫尺的眼睛,四目交接,他们有些移不开视线,一时间分不清是哪年哪月,洛君天差一点要喊她老婆了。

    伊芙琳的叫声把可可,苏苏,小陈全部招来了。

    帐篷里的情景,让她们顿时傻眼了,因为老板跟洛先生正用一种无比亲密的姿势彼此环抱着,面对面的相拥躺着,感觉像是,,,,老夫老妻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,,,你们,,,还不快开分开”伊芙琳醋意很大的怒喊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这才猛的回神,将洛君天推开,看着帐篷外这一双双的眼睛,她彻底凌乱了,外面的天空也已经大亮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却不慌不忙的站起来“天亮了,看来缠在唐小姐身上恶灵已经消除了,昨天晚上实在是太冷的,哎,到了后半夜我也困的要死,直接把唐小姐当成取暖器了,我想唐小姐也一样吧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有些许不自然的扶着额头“可能是吧,昨天晚上的事,我都记不大清楚了,到现在头还有点痛呢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没有做什么么?”伊芙琳昨天晚上是被吓昏头了,可是今天一早看到他们这么亲密无间的抱在一起,她心里又觉得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啦,你看我们的衣服也穿的好好的,哪有可能做什么呢,是吧”唐暖央微笑的说道,突然感觉到衣服里面空空的,才猛的想起昨晚上内衣给他扯了。

    顿时,她的笑容变的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伊芙琳看他们身上的衣服倒是真的很整齐,要是有做什么的话,肯定是光溜溜的,她心里一阵的轻松“我想君天也不会做这么做的”。

    她笑盈盈的钻进帐篷,扑到洛君天的身边,在他脸上用力的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唐暖央暗暗的松了一口气,内心莫明的发堵。

    可可跟苏苏跟小陈,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真的就只有这么简单么?!

    昨天晚上静下来之后,她们仔细想想,这世界上哪有恶灵什么的,老板的怪异莫非是另有隐情,比如暗地里被这位洛先生***扰着,可矛盾的是,以老板果敢的脾气,是不可能会忍下来的,难道说她是心甘情愿的,他们在偷情,她们越想越纠结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着三个手下挤眉弄眼的样子,心想她们心里肯定在对她跟洛君天乱猜了,哎,怎么办呢。

    她心里顿时一阵的烦躁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整理好了东西,太阳也出来了,森林里顿时又恢复仙境般的感觉了,特别是雨后这树叶上还挂着水珠,阳光一照,如同钻石般闪耀,整片林子顿时像一座镶嵌着钻石的世界,美的晃眼。

    “好棒啊——”伊芙琳一改昨天的恐慌,又做起了梦来。

    可可她们几个女孩也沉醉了。

    只有唐暖央没心思看风景,看看站在一边的洛君天说道“洛先生,我们回去吧,在逗留下去,我怕这天又得黑了”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全听唐小姐安排”洛君天看的出她心情不大好,也不去招惹她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往回走,好在沿途的莹光棒没有被风吹起,也不去被掉落在树枝给遮盖,他们顺利的回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发动车子,沿路开出森林,回到外面广阔的草地上,也不做停留,直接开回酒店。

    在路上,伊芙琳靠着洛君天的肩又睡着了,可可她们也是东倒西歪的睡的昏天暗地,看来森林这一夜,她们都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“唐小姐,不如我来开车吧”洛君天看她开了都一个多小时了,肯定累了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,闭上你的嘴吧”唐暖央面无表情在镜子中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由的笑笑“唐小姐貌似对我很火大”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,别来惹我”唐暖央也赖的跟他伪装了,因为他,她还得跟她的员工好好解释一番早上的事情,她一心想隐藏的事情,如果曝光了,她想起来就觉得烦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再说话,靠在那里假寐。

    9点半,他们回到酒店。

    一群女孩迷迷糊糊的下车,直接跑回房间睡觉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回到自已的房间,洗了澡,除一除洛君天留在她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从房间出来,看到靠在她床头,拿着相机看照片的男人,她吓了一跳,转而,她怒骂“洛君天,你有病啊,谁准你进我的房间,立刻给我出去”。

    她捏着身上的浴巾,想着自已浑身上下都空空荡荡的,生怕这头大灰狼又朝他扑来。洛君天转过脸去看她,悠然自得的笑“我来看看我们合照拍的怎么样”。

    对了,那张合照!!

    “你把相机放下,那是可可的,我等会要去还她”唐暖央眼神紧迫的盯着他手里的相机,这混蛋又要使什么坏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我看看而已嘛”洛君天随性的笑笑,把相机举起来“来,给我们美丽的唐小姐拍一张出浴照”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——,别拍”唐暖央皱着秀眉,怒视着他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洛君天按下快门“身材挺好,皮肤也不错,就是表情不太好看,笑一笑嘛,别绷着脸”。

    “请你别在这么无聊了好不好,放下相机,给我出去”唐暖央握紧了拳头,气的要命,可又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想要相机啊,喏——”洛君天把相机往前一递“自已过来拿”。

    当她是笨蛋么,等她走过去,他就趁机抓住她,以为她不知道他的这点小伎俩么。

    “你放到床上,然后出去”唐暖央冷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起手机,掀开后面的盖子,取走里面的内存卡。

    “你,,,你干嘛”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照片拍的不错,打算存到我的手机里,发给所有朋友看一看,主意不错吧”面对唐暖央的惊恐表情,洛君天笑的格外明媚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脸顿时惨白“洛君天,你给我放回去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——”洛君天坏笑着,把内存卡放在上衣侧袋里,将相机放在床上,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一急,扑过去把他按回床上,直接往他胸前的侧袋里摸去,她决对不能让他拿走卡,照片一公布,她就再无宁日了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洛君天一阵闷哼“唐小姐,你这么猴急的扑上面,对我上下其手,让我好不知所措,我可不是柳下惠哦”。

    他的手抚摸着她光滑的大腿,沐浴之后清香更中撩人,她这样子开分着腿坐在他的身上,简直让是想要他的命嘛。

    唐暖央停下来收下,看看此刻的姿势,才知道自已有多豪放,她管不了那么多,立刻又翻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我放在口戴里了么,其实,我转移了”洛君天躺在那里,任由她摸。

    口袋里面空空的,什么也没有,奇怪了,她明明看到他放进去的。

    “混蛋——,内存卡在哪里”唐暖央拽起他的衣领,火大的问他。

    “在下面裤裆里,有本事去摸啊”洛君天笑眯眯的训

    唐暖央愣了半晌,红着脸骂“下流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敢摸就起来吧”洛君天无视她气到要杀人的样子,笑的我比惬意。

    “把卡拿出来——”唐暖央掐着他的脖子,沉着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拿——”洛君天坚定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拿不拿出来,不拿出来我就掐死你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拿出来的,地方已经告诉你了,有本事自已去拿,另外,你现在这样,我也可以告你性***扰哦,骑在客户身上,乱摸乱掐,真豪迈——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屏息瞪着他得意洋洋的脸,松开他的脖子“拿就拿,你以为我怕啊”说着,手直接往他的裤裆摸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