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不定时的炸弹!

    难道她真的要被这只色狼压一个晚上么?

    伊芙琳再次睡着的话,他会不会继续刚才的事,更要命的是,她还已经演上了,也不能把实情说出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低头看她“抱歉唐小姐,就算你要告我性***扰,我还是不能放了你,跟生命相比起来,一切都不算重要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双目喷火的瞪着他,要是她真被恶灵缠身,她第一个活撕了他。

    这样子对峙着,又过了半个小时溴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,我快被你压死了,你就不能松开我么,大不了手让你握着,你这样,我很辛苦”唐暖央真的是没辄了,跟一只狡诈的大灰狼还有一只呆蠢的小白兔呆在一个窝里,真是最大的不幸。

    让她再选一次的话,她宁可站在外面淋雨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狐疑的眼神打量她“唐小姐说慌吧,你是上半身觉得被压的透不过,还是下半身被压的透不过气啊”他知道,她在想着办法脱身,可是她软软的身子,压着实在太舒服了,他舍不得放开祷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阵气结,火大的喊道“上半身跟下半身都压的透不过气来,可以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那简单,我马上让你透过气来”洛君天拉着她的手直起上半身,又分开她的大腿,腰部顶着压过去。

    天哪,这姿势莫非就是***十八式里的第一式,要不要这么色情,要不要这么暧昧啊啊啊,,,,

    他西装裤下坚硬,正硬绑绑的,像快铁似的抵在她的***之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脸都红透了,抓狂的怒喊“洛先生,请你别太过份了”。

    就连伊芙琳了看的羞涩起来“君天,你这个姿势似乎不太好吧,也太,,,,万一唐小姐现在是清醒的,该怎么办啊”虽然说她相信他不是故意这样的,可是她心里还是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洛君天对伊芙琳盈盈的灿烂一笑“没办法啊,这是唐小姐主动要求的,她说被我压的透不过气来,我只好这样,全身上下就只有腰能压制住她,而且,我的思想真的很单纯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快要被气吐血了,是啊,一只思想单纯的大色狼,想要的确实很单纯,只想要做禽兽的事而已,看,多单纯,就奔着这一条理想而去了,单纯的色情!

    “可是,,,,”伊芙琳纠着小脸,想了想说道“那也只好这样了,不过君天,这样子,我怕你会受不了,毕竟唐小姐是女人”。

    应该说,正常的男人都会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的思想真的很单纯”洛暗天淡定的微笑。

    我呸!!!!!

    唐暖央用口水就能淹死他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,我—想—小—便,就地解决好不好”唐暖央笑的阴险,反正他不怕恶心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会被我趴掉裤子,光屁股的话,尽管就地解决”洛君天用最善解人意的微笑,温和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,你不要不讲理,我真的憋的很急,到时候我也控制不住,弄湿了你的裤子,你也不好受啊”唐暖央恼火的说着,看向伊芙琳“拜托你也说句公道话吧”。

    伊芙琳想了想说道“君天,要不,你把她送到旁边的帐篷中去吧,我好困啊——”她打着哈欠,难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主意,洛先生,你把我送到隔壁去吧”唐暖央发现伊芙琳也总算聪明了一回,而她自已快要被他气成弱智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假装蹙眉,认真的思考了一下“伊芙琳,我是怕那三个女孩对付不了她,要是万一这恶灵先掏吃了那三个女孩的心脏,又趁着我们睡着的时候来吃我们的,那怎么办呢,我看这样吧,你到隔壁去睡觉,我单独监视她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是很危险,君天,我不能让你死,你对我这么好,我好感动”伊芙琳一副感动的快了哭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唐暖央却是脑袋轰的一片,单独跟他再一起,那还得了。

    恶灵,恶他个死人头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——”唐暖央愤怒了,管不了那么多的说道“你不要趁火打劫,这世界上有什么恶灵啊,你别在给我装模作样了,放开我,你这混蛋,你这色狼”。

    “她心虚了”洛君天镇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伊芙琳点头同意“是的,她心虚了”。

    “拿着手电筒快过去吧,记住,不管发出什么声音,都不要过来,因为我在跟她搏斗”洛君天正义凛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去,伊芙琳,他骗你的,他想轻薄我,千万别让他得逞了,相信我”唐暖央恨不得告诉她,自已是洛君天的前妻的事实。

    伊芙琳拿着手电筒,害怕的看着唐暖央“我不相信你,君天是绅士,他不可能那么做,你不要骗我了”说着,崇拜而深情的注视着洛君天“亲爱的,你是我的英雄”

    唐暖央直接吐血了!

    她发誓,她平生第一次无语到已经发傻的地步,这洛君天平时给女孩灌了什么**汤呢。

    洛君天会心的一笑“快走吧,这里由我战斗着”。

    伊芙琳拿着手电筒冒黑冲进了隔壁的帐篷,把可可她们吓的魂飞魄散,尖叫成一片,还以为是什么野兽来了。

    看清楚了来的“东西”,她们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“伊,,,伊芙琳小姐,你怎么到我们这里来了”可可把掉在地上的半块饼捡起来,又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伊芙琳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她们“真的好可怕,所以君天就让我躲到这里来了,他在孤军奋战,他是真男人”。

    可可,苏苏,还有小陈全都僵化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们脑子里同时冒出同一个疑惑,洛君天先生真的真的不是在轻薄老板么,,,,,

    好几群乌鸦飞过的,外面卷起一阵苍凉的大风之后,她们一声不响,也不发表意见的又吃饼的吃饼,玩游戏的玩游戏,睡觉的睡觉。

    唐暖央要是知道她们这么见死不救的话,一定一个个的削了她们。

    另一间帐篷里,洛君天狂妄而邪恶的笑了“现在可就只有我们两人了,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看被你才被恶灵附体了吧,这前后的差别也太巨大了”唐暖央挣扎着双手,心里也彻底绝望了,在森林里,外面又下着大雨,而这小小的帐篷,实在是逃无可逃。“呵呵,说的对啊,我就是魔鬼——”洛君天向前用力的挺身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这剧烈的冲撞,把唐暖央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可就是真枪实弹”洛君天俯下身子,压住她的胸口“今天晚上,纵情狂欢怎么样?”

    唐暖央惊魂未定的喘息着骂道“不怎么样,我没兴趣跟魔鬼欢爱,你真要,充其量也只能说是在***而已,堂堂洛氏集团的总裁,对已离婚的前妻死皮赖脸的索欢,你真是太没品了,洛君天我看不起你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激我,待会,你的腿就是紧紧的缠在我的腰上,快乐的喊道再用力一点”洛君天抚摸着她的大腿,***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你这么不要脸,你是我见过最下贱的男人,还有点男性尊严的话,我劝你住手吧,别让我鄙视你”唐暖央尽可能的让自已冷静下来,她下次该带一瓶防狼喷雾才行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色有些阴沉,这些伤人的话,让他的***减退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——,我要你的话,你以为凭你这三寸不烂之舌,我就会被你刺激到么,我只要更加拼命的要你,刺穿你的身体,让你知道,就算你远离了我,但是依然属于我”洛君天心里有些伤心,可他还是要嘴硬。

    “我属于我自已,你以为这么霸道的掠夺的我的身体,我就属于你了么?洛君天,你要结婚了,你干嘛还要跟我为纠缠不清,你觉得有意思么,我真不明白,你脑子里究竟再想些什么,你到底想要什么”唐暖央心里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洛君天整个人瘫软似的靠在她的身上,侧身用力的抱紧她,将头埋在她的发丝里,合上绿眸“就想要这样!”

    唐暖央一怔,拽着他的头发“你——,无聊!”

    “无聊么,我觉得很好,老婆,我真的很想要抱着你睡”洛君天调正了姿势,拉开毯子,盖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可我不想跟你一起睡,而且,我不是你老婆”唐暖央推开他的胸口,又被他紧紧的压回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要么睡觉,要么做,爱,你自已选”洛君天注视怀里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能选择一脚把你踢飞么?”唐暖央气咻咻的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轻笑“显然不能,看你这么不安分的样子,是想要选做,爱吧,你早点说嘛,不需要害羞的,我马上就可以实现你的愿望”。

    他边手开始趴她的裤子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选睡觉,睡觉”唐暖央按住他的手“你可要说话算话,不能搞突袭”。

    “这个,,,,我不能保证,毕竟有的时候,会情不自禁”洛君天挑着她的下巴,笑的莫测高深。

    所以,也就是说,前面说的全是屁话,他老兄什么时候想兽性大发,全凭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好吧,该死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笑,靠在他怀里“睡吧——”她闭上眼睛,心想待会等他睡着了,就悄悄的逃离他的掌控,然后找找有没有可以当武器的东西。